书阁网 - 都市小说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4章 风起

第014章 风起

        “你是谁?”

        夜已深了,宋钰早就睡下了,幸汝南披了一件外裳到底还是出了门,那女人依旧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看着她,听到她的问话,没有做声。

        已经入秋了,晚上的风拂在身上,还是有些凉意。

        幸汝南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望着那女人:“我看你每天都在这里,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只鬼和之前幸汝南在画舫上遇见的那只不一样,那只更像是一缕游魂,而这只的身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

        女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幸汝南的身后。

        她的身后,房门开着,宋钰作为小丫鬟的身份,自然不能睡在内室,幸汝南也不肯让他进去睡,所以女人的角度,一眼就能看见睡在外间的宋钰。

        “你在看他?”幸汝南指了指宋钰,轻声问,“你是在守着他么?”

        这回,女人轻轻点了点头。

        “你是他什么人?”幸汝南又问道。

        宋家的家庭关系很简单,从宋钰的祖父开始,就没有纳妾,这么一来,幸汝南倒是有些想不明白,这只鬼和宋钰是什么关系了。

        女人没有回答她的话,抬眼看了眼被阴云遮蔽的圆月,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

        “好好照顾他,不然,不会放过你的。”

        女鬼阴森的声音让幸汝南的后背一寒,下一瞬,眼前的女鬼便消失不见了。

        幸汝南望着空无一人的院落,眉梢微蹙,那女鬼看上去三十七八的样子,和秦氏差不多,难道说宋钰是这女鬼的孩子?

        正想着,里头睡得如死猪一样的宋钰也不知何时醒了。

        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她身边,含含糊糊的问:“你咋醒了?要尿尿?那也不能在院子里尿啊。”

        幸汝南眯了眯眼睛,在他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睡觉!”

        “你耍流氓!”宋钰一下子清醒了,说不上是觉得臊还是觉得怪,毕竟那是他原来的身子,打了他现在的身子……

        那天之后,女鬼没再出现了,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幸汝南一场幻觉。

        时间过得很快,秋去,便入了冬。

        早在第一场霜降的时候,宫里就已经烧起了地龙,眼下还未曾下雪,可是北风拂过之处,却也是寒意袭骨。宫里人都晓得,淑贵妃向来是最怕冷的了,每年冬天,昭阳宫都是宫里第一个烧上地龙的。

        小太监挑了帘子走了进去,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淑贵妃的大宫女琉璃。

        琉璃接过信,奉到了正在梳妆的淑贵妃面前。

        “娘娘,老爷来的信。”

        淑贵妃放下手中把玩的香盒,接过信。

        琉璃站在一旁,瞧见淑贵妃脸上的神色由处变不惊,渐渐变为狂喜,琉璃心中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老爷递来的是好消息,这些天,皇后那边处处找昭阳宫的不自在,贵妃被挑刺,整个昭阳宫都得小心翼翼的伺候,不敢出一点差错。

        “好!”淑贵妃看完信,喜不自禁,“这段时间本宫处处忍让,现在也该叫明粹宫的老泼妇头疼一回了!”

        琉璃微微笑道:“娘娘,看来是大喜事,恭喜娘娘。”

        淑贵妃缓缓站起身,走到炭盆前,将信搁了进去:“父亲信中说,五皇子六月前往闵州祭拜先师,归来路过嘉城,和一浪荡纨绔作赌,以圣上作赌约,只为了博佳人作陪,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你说明粹宫的老泼妇会不会头疼?”

        “拿圣上作赌?”琉璃狐疑的问。

        “你可知他们的赌约是什么?”淑贵妃心中痛快极了,忍不住大笑了两声,“他和那浪荡纨绔作赌,若是赢了,就可让画舫中的头牌作陪,若是输了,便要跪在地上,绕着船舱爬三圈,再从对方的裆下爬过去,末了,还要给对方磕头谢罪,称自己是不孝子,不该和父亲作赌,拿天子作赌,这事,也就他五皇子能干得出来了。”

        琉璃听了淑贵妃的话,大惊:“五皇子竟然这样大逆不道?”

        “现在正好撞本宫手里了。”淑贵妃慵懒的往软塌上一歪,“父亲信中说,他已经安排人上了奏折,估计圣上已经看到了,也好,就让五皇子给我儿谋个锦绣前程!也不枉他来世上一遭!”

        五皇子在嘉城拿天子作赌一事,到底还是纸包不住火。

        景元帝雷霆大怒,五皇子被禁足宫中,皇后知道后,急急忙忙赶去求情,跪在紫宸殿外整整一夜,更深露重,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的皇后也一下子病倒了。

        可这并没有消减景元帝的怒火。

        他坐在殿中,看着面前垒了厚厚几摞的奏折,心中恍惚。

        百官并不知道天子之怒的原因,只知道五皇子做了错事,连皇后也受了迁怒,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到底还是丢人,景元帝丢不起这个人!

        “陛下,淑贵妃求见。”

        景元帝乏力的摆了摆手:“叫她回去吧。”

        太监刚要转身传话,又听到景元帝的声音传来,“算了,叫她进来吧。”

        淑贵妃如愿进了紫宸殿,手里拎着一个食盒,行了礼后,满脸俱是关切:“臣妾听说陛下晚上便没有用膳,心中实在担忧,所以亲手做了陛下最爱吃的莲子膳粥,陛下多少用些,龙体要紧。”

        “来。”景元帝对淑贵妃伸出手,将她带入怀中,“老五从小就让朕操心太多了,倒不像咱们的桓儿,自小就懂事。”

        淑贵妃微微一笑,道:“臣妾以为,君臣为先,父子在后,可纵然是天家,也免不了像寻常人家的父亲,为儿子操心,五皇子此事确实顽皮了些,陛下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说到底还是亲父子,怎会真恼了他?要臣妾说,那日和五皇子作赌的纨绔,也该受一受责罚,若不是他们带坏五皇子在先,五皇子又怎会犯此大错?”

        景元帝听了她的话,若有所思。

        等到淑贵妃走后,景元帝便唤了粘杆处的人觐见。

        “去查查,五皇子路过嘉城,与其作赌的那个纨绔,是个什么来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