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小说 - 仙帝重生混都市在线阅读 -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石头砸脚,风雨欲来!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石头砸脚,风雨欲来!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石头砸脚,风雨欲来!

        苏衍这一剑不只是斩下黑泽的脑袋,更是彻底断了他的生机。

        黑泽人头落地,身体挣扎了几下,便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四周元力瞬间消散,天空的绚丽光彩一下不见,那金丹八品之境的异兽此刻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苏衍也没有理会,杀了黑泽就足够了。

        本来他都打算离去,可是这人非要来送死,那他就没有办法了。

        当然,苏衍心里也是有几分喜悦。

        自己金丹六品就能击杀金丹九品中期的黑泽,这说明他的实力又得到了一次提升。

        他感觉如果突破到金丹七品,甚至可以和战鳌一较高下。

        毕竟战鳌的境界最多是金丹九品后期,达到巅峰恐怕没有那么快。

        战鳌最难对付的就是他的九五之尊元力,这比战天的九龙之尊都还厉害几分。

        一切结束,苏衍也不想在这片地方多做逗留,毕竟杀了北冥的杀手组织老大,其冥皇肯定会非常震怒。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到时候冥皇来了,又是麻烦事情。

        一道元力施展,苏衍直接遁走,彻底消失在了彻底。

        而四周的人根本没有见到苏衍离去,直到良久元力散去,他们才是明白过来。

        “黑泽死了!”

        “我的天!”

        “这下北冥将要震荡了!”

        “那苏衍究竟是什么存在,金丹六品击杀金丹九品!”

        一群人震颤无比,仿佛见到了最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事情从未有过,难以理解,哪怕是亲眼所见。

        北冥帝国都城,冥皇此刻刚刚从梦中醒来,便是被外面的急促脚步声所惹怒。

        “来人啊。”冥皇大神喝道。

        有冥使进入寝宫,恭恭敬敬的跪拜,问道“冥皇,不知有何事吩咐?”

        “外面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吵闹。”

        “冥皇,您有所不知,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冥皇正色起来。

        “大队长去核实了,属下也不敢乱语。”冥使低声道。

        “给我说,我是冥皇,我还不可以知道吗!”冥皇越震怒。

        冥使被吓得瑟瑟抖,连忙说道“遗迹之地生乱事,总队长去查探,现在还未归来,恐怕遭遇不测。”

        “胡说八道!”

        冥皇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怒火,一道魔威笼罩整个寝宫。

        那冥使更是被吓得不敢抬头,只能跪趴在地上。

        “总队长怎么可能有事,他可是金丹九品之境!”

        “我也只是听人诉说,大队长去证实,所以我不敢妄断,是冥皇您。”

        冥皇鼻孔吐出两团浊气,望向冥使道“朝政!”

        “是!”

        不过一会儿,朝堂之上集结了各路冥使大将。

        冥使如同玄澄帝国文官,大将便是武官了。

        冥皇端坐在守卫,一脸威严,不一眼。

        良久之后,大冥王开口了“冥皇,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冥皇沉吟了几秒,开口道“传闻总队长出了事情。”

        大冥王急道“总队长是金丹九品之境,会出什么事情?!”

        这个境界的人,能威胁的也就各国顶尖存在了。

        “我也不清楚,一切等大队长回来再说。”

        等待,漫长的等待,从早朝等到快要下朝,但官员们不敢有丝毫不满,都是笔挺站着。

        知道冥使声音传出,许多人这才正色起来。

        “大队长回来了!”

        杀手组织一番队队长朽木,境界在金丹九品初期,也是极其强悍了。

        此刻他一脸冰冷,直接进入大殿,望着冥皇跪拜下来。

        “朽木快快起来,总队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朽木闻言,眼眶一红,差点落泪。

        “启禀冥皇,总队长他他不幸殒命了!”

        “啊!”大冥王直接叫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满脸震惊,双目圆瞪,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就连冥皇都是从座位站了起来,望着朽木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朽木不敢期满冥皇。”

        “为何!”冥皇双目冷冽,杀意涌动。

        “总队长去遗迹查探,遇到了玄澄帝国总督苏衍!”

        “玄澄帝国总督苏衍?”

        一群人疑惑了,几秒过后才是想了起来。

        大冥王开口道“就是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妖孽天才?!”

        “正是他。”

        “是他杀了总队长?!”冥皇眼中杀意更加凌冽。

        “是的,他靠着金丹六品境界击杀了总队长!”

        这句话如同闷雷一般,击中每个人的心脏,让许多人甚至直接懵了。

        冥皇紧握拳头,他知道事情的不简单,那个所谓的天才少年非常恐怖。

        金丹六品究竟击杀总队长,这已经不是天赋的事情了。

        “玄澄帝国这是要对我们直接开战了吗!”冥皇鼻孔吐出两团浊气,脸色阴沉无比。

        “冥皇,这摆明了是开战啊,总队长都被杀了!”

        “这口气绝对不能忍!”

        “是啊!”

        一群人义愤填膺,怒不可遏,皆是叫嚣要报仇。

        而大冥王却是思索皱眉,隔了几分钟后,他望向了冥皇。

        “冥皇,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冥王爷有何见解?”冥皇忍住怒火问道。

        “玄澄帝国之前出现了很多的事情,和琅琊帝王对战,战天生死,战鳌登基才不久,他会急着和我们开战吗?”

        冥皇皱起了眉头,这没错,战鳌才当皇帝几天,自己家里的事情恐怕都没处理完,敢对外宣战吗。

        可是结果如此,就是苏衍杀了总队长的,这无可更改。

        一旁的朽木也是说道“总队长是玄澄帝国总督杀的,这是事实。”

        这让大冥王没法说话,因为这确实无法反驳。

        战鳌登基,追杀苏衍都是在国内闹得很大,国外都是秘密进行的。

        这也是冥皇等人不知道才会如此猜测,如果知道苏衍已经被通缉,也不会怀疑到战鳌头上。

        “此事不小,我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大冥王开口道。

        可冥皇却是摆了摆手“战鳌公然对我宣战,杀了总队长,如果我忍气吞声,有何颜面统领北冥帝国!”

        大冥王顿时无话可说,冥皇这话也没有错。

        “既然他战鳌想要玩真的,那我不介意和他完,我还要和他玩更大的,让他覆灭!”

        许多人皆是内心不安,不知道冥皇究竟要干什么。

        “朽木,你给我传一封口谕!”

        “朽木定当万死不辞。”

        “让琅琊红袍在断背山见我。”

        “是。”

        琅琊帝王已经和玄澄帝皇差不多了,奄奄一息,就差最后一条命了。

        所以只能找红袍,现在琅琊基本红袍为尊。

        “冥王爷,你就到夜落去走一趟吧。”

        “夜落?!”大冥王有些不解。

        “夜落之前和我们是敌人,但战鳌篡位,初音公主恐怕很不甘心吧,如今敌人的敌人,我们就是朋友。”

        大冥王顿时明白,直接领命。

        吩咐完毕,冥皇这才脸色缓和下来,直接退朝。

        而此刻,玄澄帝国皇宫内,战鳌却是总感觉右眼皮老跳,这代表着不详。

        “最近有苏衍的消息了吗?!”战鳌望向身旁新晋的左元帅。

        左元帅忙道“还在寻找,全国没有踪迹,他肯定跑到其他国家去了。”

        “那小子天赋可怕,如果如此放任,到时候恐怕更加难以对付了!”

        战鳌气的一拳轰向假山,假山顿时炸裂,成了一片废墟。

        而就在这时,一名手下跑来,急忙跪拜。

        “启禀帝皇,有机密之事。”

        “念!”战鳌直接吩咐。

        “是。”

        那手下取出一张白纸,一字一句道“北冥遗迹开启,各路纷争,有人见到苏衍,与之北冥总队长大战,北冥总队长身死道消!”

        念完,战鳌眼神冷冽无比,浑身元力震荡,一旁的左元帅都是吓得瑟瑟抖。

        “苏衍,你真的是让我越来越惊讶了!”

        战鳌当然知道北冥总队长的实力,金丹九品中期,这都能被苏衍灭杀,他算是彻底明白,苏衍又增长了实力。

        这太可怕了,战鳌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他知道如果再不灭了苏衍,恐怕到时候真的难以对付了。

        “吩咐下去,加紧查探,找到他立马禀报!”

        “是!”手下退走。

        而战鳌望向身旁的左元帅,目露冷意。

        “左元帅,立马吩咐下去,就说玄澄帝国总督叛国,早已逃出国外!”

        “是!”

        战鳌心中不安,非常的不安。

        不只是苏衍,还有其他三国。

        现在本就是非常时期,他刚刚登基不久,才将国内局势稳固下来。

        他一开始就不该秘密抓捕苏衍,应该整个星海通缉的。

        现在搞得反而麻烦了。

        因为其他国家还不知道苏衍被通缉,已经是叛国者。

        如今杀了北冥总队长,北冥帝国冥皇会怎么想,肯定是认为他战鳌故意挑衅,想要引两国战争。

        这要是真的战斗,玄澄很不利,他战鳌很不利!

        战鳌想的没错,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加可怕的事情。

        北冥冥皇已经去联络夜落和琅琊了,这将更加可怕!

        冥皇见到玄澄出的通缉告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之意。

        “战鳌这个时候出通缉告示,真的是浮夸作假啊!”

        冥皇当然不会相信,只是认为又是战鳌的计谋。

        他现在只想联络另外两国,一起攻打玄澄,灭了玄澄也能分到至少三分之一的土地!

        一天过后,战鳌越想越是不安,这绝对不能如此被动。

        他直接休书一份,派人送去了北冥。

        “希望冥皇会信我吧。”战鳌感觉虚脱了一般,有些心累。

        可是他明白,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信他的几率非常低。

        果不其然,刚一送到,信件被直接撕碎,连送信的人都没有回来。

        战鳌知道了冥皇的态度,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北冥总队长死了,这可是大事情,天大的事情。

        这就相当于冥皇失去了一臂,如何能忍。

        现在冥皇根本不管苏衍还是不是战鳌的人,导火索已经燃了起来,冥皇不介意让其燃的更加猛烈。

        只要其余两国同意,他就会派兵攻打玄澄,这块肥肉,谁都垂涎。

        战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认为两国交战在所难免了。

        所以她命令武将,严防与北冥的交界之地,为的就是防止北冥偷袭。

        此刻,冥皇派出去的人也分别到了夜落和琅琊之地。

        琅琊自然是热情迎接,毕竟和北冥是盟国。

        琅琊红袍坐在位,有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

        他此刻望向所来的北冥杀手组织大队长朽木。

        “朽木对着来琅琊,不知有何要事呢?”红袍当然问道。

        朽木也不废话,望向红袍道“红袍宗主,我冥皇派我前来是想要和您商量重大事情。”

        “什么重大事情?”

        “关于联合抗玄的事情!”

        红袍面色微变,最近他的骷髅头不见了,多了一副皮囊,恐怕是掌管琅琊,专门弄得吧。

        “冥皇是想攻打玄澄吗!”红袍说话更加直接。

        “这我也无法细说,冥皇说到时候可以在断背山见面。”

        “断背山。”红袍沉吟。

        断背山处于两国交界之处,实际上也和夜落交界。

        红袍自然知晓,这其中必然还含着其他的深意。

        红袍也没有拒绝。

        他想要坐稳琅琊第一的位置,还需要一点火候,而现在冥皇就给他送来了。

        如果能拿下玄澄,他当琅琊帝王也就水到渠成了。

        “你告诉冥皇,到时候我肯定会到断背山的。”

        “好。”

        同样,夜落之地,夜落君主最近操劳无比,诸多事情繁忙,都需要他处理。

        可北冥大冥王的到来,让他不得不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

        虽然夜落和北冥是交恶,但大冥王到来,夜落君主还是要重视的。

        望着地上趴着的太监,夜落君主思索了一下,说道“让他道西厢房等我。”

        “是。”

        蒙德里王子此刻拦住君主,说道“我们与北冥交恶,何必接见。”

        “儿子你不懂,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蒙德里王子眉头一皱,不明白什么意思。

        而夜落君主也不急躁,望着蒙德里王子说道“北冥亲自派人来,这说明了它的诚意,而且所来之人还是北冥大冥王,我不可能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