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小说 - 末世归来的神豪在线阅读 - 011.基本的信任呢?

011.基本的信任呢?

        “哼哧哼哧”

        老货车风驰电掣般的驶过石桥,刹停后,石烁着急忙慌的向着家里跑去:

        “妈,我爸呢?怎么会和对门吵了起来?”

        对面那家人也姓石,当家人叫石龙。

        柳喜荣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忿,听到石烁的问题,不忿的神情里多了许多愤怒:“还不是眼红,看见你爸今天送了辆车砂,去镇上把你爸给举报了,镇上说要把砂子全部拉走,你爸气不过就去对面吵了一架。”

        果然是这些砂子惹的祸。

        石烁回来的路上就有猜测,自家和石龙家虽然关系算不上好但也一直没有什么矛盾,按理说住得这么近,就算有小矛盾也会维持表面关系。

        想到石龙的性格......

        去年前任村长还差一年就能领退休工资,石龙眼热,生生把村长从选举中拉了下来,最可笑的是最后他还没选上村长......

        前年,村子里一位老人去世,石龙非说老人葬在那里堵住了他家的田的水渠......他家的田早就荒了许多年,水渠变成了土沟。

        结果石龙不依不饶的折腾,老人的子女不堪其扰,只能拿出一千块息事宁人。

        还有当初果园种树闹出来的笑话......

        石龙一家说白了就是死要钱,只要能有办法搞到钱,那就像闻到了腥味的猫。

        石天荣同志搞了那么多砂子当做补偿......石龙家人眼红了!

        “拉走就拉走,也就几万块钱的砂子,还要费力的筛出来。”兜里揣着百多万巨款的石烁,还真看不上这点买砂子的钱。

        想要钱,去末世捡一次垃圾不就行了.......

        不过,他不要是一回事,被别人阴了又是一回事。

        就这么算了,别人还以为他石家好欺负呢。

        柳喜荣顿时皱眉:“你这个败家子,你姐家出了这档子事,我们要不想办法搞点钱,你还结不结婚了?”

        “姐家的钱我想办法给她借到了。”石烁思考了片刻后,接着说道:“结婚的钱不用你们操心,我这两年除了养鸡还入股了钟海荣的蔬菜批发生意,跟着赚了不少钱。”

        他在末世淘来的钱总不可能一直躺在银行卡里吃利息......最终还是要拿出来用的。

        他既想买房买车也想父母不想那么辛苦的上山下田赚钱!

        每天就学着城市里那些有退休工资的大爷大妈们钓钓鱼、跳跳舞就行。

        这些都是需要钱才能实现的!

        “你那能赚多少钱?你知道现在结婚要花多少钱嘛?”

        柳喜荣虽然这么说,但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

        当父母的不奢求儿女能挣多少钱,只要儿女上进孝顺就行。

        当然......能当大老板大官那更好!

        “这两年跟着赚了四五十万,不过我没敢把这些钱借给姐,毕竟我看着别人成双成对我也羡慕的很。”

        石烁没敢说实话,毕竟猛地告诉老妈,你儿子是个百万富翁......老年人激动起来很容易心梗、脑溢血的。

        “多少?你说多少?四五十万?”

        柳喜荣的声音顿时提高了无数个八度,那些专业的女高音听了都得无地自容。

        果然!

        还好没说实话。

        这要是说实话,就算没背过气去,也会把嗓子给弄废了。

        石烁点了点头:“投之前我怕你们不同意也没敢跟你们说,今天钟海荣打电话给我,让我去算账,一年分红五十一万三千九百八十。”

        他知道自己说的话很扯,为了增加可信程度,他故意将钱说的有零有整。

        老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石烁,刚想开口,客厅旁边的房门打开了,石天荣同志夹着一根烟从里面走了出来,皱着眉问道:

        “什么四五十万?石萍那损失了四五十万嘛?”

        心情不好的他躲在房间里抽烟,柳喜荣那声尖叫差点没把他吓得背过气,这才赶紧出来问问情况。

        “没,我和妈说我去年在钟海荣那投的钱赚了五十多万。”

        “你说什么?”

        石烁无奈,只能将刚才和老妈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石天荣懵逼了,被手中的烟烫了手才缓过劲来,思考了片刻,说道:“你给钟海荣打个电话,开扩音,我听着。”

        握了棵大草。

        我们父子之间那点基础的信任呢?

        石烁撇了撇嘴,只能无奈的掏出了手机,给钟海荣打了过去。

        “喂,什么事啊?刚分开就打我电话?”电话接通,钟海荣的声音传来。

        石烁直奔主题的说道:“我去年是不是在你那投资了一笔钱,赚钱了,今年给我分红五十一万三千九百八十?”

        钟海荣知道石烁的意思:“是啊,怎么账算的不对?”

        石烁松了一口:“没事了,你忙吧。”

        挂断电话后,石烁看向石天荣两人:“这回信了吧?你们这么怀疑我,真的是过分了!”

        “我和你爸也是怕你走上邪路,毕竟这事也太突然了。不过你能赚钱了,我和你爸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知道钱来的没问题,柳喜荣脸上布满了笑容,就像菜地里的油菜花一样。

        “钱你存着,别花钱大手大脚的,你姐出了那档子事,这钱就是你的老婆本了。”石天荣本来想叫石烁把钱给柳喜荣保管。

        想到之前柳喜荣不声不响的把给儿子攒的老婆本借给了女儿,这话还是没说了。

        石烁点头答应:“我知道的,不过你们也别使劲折腾了,现在我能赚钱了,你俩就在家里享清福就行!”

        “兜里有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和你妈还没老到让你伺候的份上。”

        石天荣虽然话这么说,但任谁都能听的出他心中的高兴。

        “爸,你那砂子弄不了就算了,为了这么点搞的村里人都看咱们家眼红,犯不上!”

        “知道了。”

        石天荣想搞砂子卖钱为的就是给石烁攒老婆本,现在不需要了,他对砂子也就无所谓了。

        点上一根烟,美滋滋的抽上了两口。

        “不过,你以后别和对门来往,那家人一肚子坏水,见不得人好!”

        石烁拉过把椅子坐下:“就算咱家不要这些砂子,但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咯,否则村里还以为咱家好欺负,以后都敢来踩上两脚。”

        村里就是这样,老实人容易受欺负。

        虽然都不喜欢和地痞无赖打交道,但是谁也不敢去欺负他。

        “你可别冲动,现在可不像当初在学校,打人是要坐牢的。”一听儿子这话,柳喜荣急忙嘱咐道。

        当初读书的时候石烁有多混她可还记忆犹新。

        一个星期她愣是被老师叫到学校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