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小说 - 末世归来的神豪在线阅读 - 001.福寿山镇小家庭

001.福寿山镇小家庭

        钱不是万能的,人也不能一切向钱看。

        但是钱这东西却是最重要的,不仅直接决定了我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的好坏,亲情爱情友情也需要靠它维持。

        湘南省西南部的小山村,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恩惠万物。

        春节刚刚过去不久,小山村内的留守人群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忙碌生活。

        换洗床单、晒菜、翻种菜地、上山砍柴、一刻不敢松懈的盯着刚刚学步的孩子。

        这些都必须尽快做完。

        晴天,在冬季的湘南市是稀罕东西。

        石天荣拿着锤子敲敲打打着他的工具,这是石家挣饭吃的工具,也是他的宝贝。

        他喜欢当个手艺人,意淫手工一辈子的他,无所不会但却没有几样能够精通。

        但在福寿山镇这个小地方,他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大家有需要都喜欢找他。

        屋前水泥浇盖的空地很大,足足有三四百个平方米。

        穿着花花绿绿的柳喜荣刚刚晾好被子的在空地里忙碌着,她昨天看了天气预报,这几天都是晴天,她想趁着这段时间晒些酸菜。

        刚刚摘下洗干净的各种蔬菜布满了整个空地。

        其实石家三口人再加上远嫁北方的女儿,也几年都吃不完这些酸菜。

        但她还是每年都晒这么多,除了因为地里的菜太多不晒成酸菜也会浪费,更多是想在街坊邻居开口要一些时显得大方些。

        虽然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晒酸菜,但口味各不相同,你晒得酸菜好吃,就算家里有,村民们也会时不时开口讨要一些。

        “孩他妈,趁着天气好下午我上山弄些柴火回来,咱们早点吃午饭。”

        石天荣穿着一身已经看不清工厂名字的厂服,脚下踩着黄胶鞋,嘴里叼着一根抽了一多半的经典红双喜。

        过膝的厂服是村里最受欢迎也是最常见的衣服,原因无他,抗造。

        不论是上山还是下地都是些非常费衣服的事情,那些几百上千一件的衣服,如果进一次山还没有阵亡......那绝对是在山里偷懒。

        “弄那么多柴火干嘛?咱家又没了老人,柴火放上几年就不好烧了。”

        “镇上的云母纸厂收柴火,一车能卖四五百。”

        “好嘞,我现在就去蒸上几个菜。”听到钱,柳喜荣占满水的手在围兜上随意的抹了几把,脚步匆忙的进了厨房。

        忙碌时她总喜欢一锅蒸上几个菜对付一餐,虽然味道不如炒菜,但胜在省事,米饭和菜一锅都解决了。

        “哼哧哼哧......”

        老旧发动机的声音从远处的公路上传来。

        不一会,严重掉漆的老爷货车转了个弯,驶过桥,向着石家开来。

        这座桥是石家和邻居家共同出租修建的石桥,桥这边也就这两户人家。

        老货车空地上晒满了菜的缘故,老货车只能停在桥头。

        车门推开,石烁跳下货车,穿着一身有些破烂的老旧衣服,手里还提着几斤猪肉和一条经典红双喜:“爸,我妈呢?”

        “做饭呢。”

        “这肉是妈让我买的,中午我不在家吃饭,我得赶紧去后山上扎几个草人,前段时间你把树砍了,岩鹰飞下来把鸡给咬死了几只。”

        说着石烁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石天荣。

        “谁让你把公鸡都卖了,有公鸡在岩鹰也不会飞下来。”

        石天荣毫不示弱的回怼道,他是个不爱承认错误的人,尤其在自家儿子面前,为了维护做父亲的威严,他更是不愿承认一点错误。

        相处了二十多年,石烁哪能不清楚自家老爸是个什么性格。

        虽然他不喜欢,但谁让他是儿子呢。

        惹不起只能躲!

        “行,下次我去鸡场买几只公鸡回来。”

        石烁说话的同时,爬上了老货车,启动后“哼哧哼哧”的向着后山驶去。

        山路有些陡,老货车毕竟年纪大了,即使没装什么货爬着也很费力。

        这条路是去年修建通讯基站的工程队留下的,这倒是极大的方便了石烁,以前颇有些距离的鸡场和猪场,现在能开着老货车直达,喂食的时候省了不少力气。

        石烁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而是上过二本的大学生,毕业后也在魔都上过两年班。

        被炒鱿鱼的他脑袋一抽风,带着仅有的两万块钱积蓄回到了老家搞起了绿色种、养植业。

        当然他能弄成养猪、养鸡厂和几块果园都离不开石天荣的人力和财力的支持。

        虽然搞养殖要比在魔都上班辛苦,但挣得好歹多一些、存的更是多了不少。

        一年下来,他不仅还了石天荣当初支持的钱,还攒下了一万块的积蓄。

        如果明年市场好,换个新货车指日可待。

        “咕咕咕咕......”

        面对开来的老货车,在山里找食的鸡们无动于衷,依旧忙碌的寻找着玉米粒和蚯蚓。

        石烁养的鸡和养鸡场的不一样。

        他的是放养的跑山鸡,鸡肉和鸡蛋的价格也要比市面上的贵上许多。

        三十五一斤的带毛鸡肉、一块五一个的土鸡蛋。

        利润还不错,三百多只鸡,一年也能净赚七八万块钱。

        下车打开鸡圈门,上车将老货车开到鸡圈中间。

        爬上货车厢,石烁用勺子将玉米粒洒向鸡圈的各个角落。

        鸡吃玉米粒容易生蛋,所以石烁隔三差五总会给鸡吃几顿玉米粒。

        洒了近半袋玉米粒后,石烁还扔了许多烂掉的菜叶子。

        烂菜叶子不要钱,比玉米粒和饲料划算多了,只可惜每天的量不够多。

        鸡是一种很贱的生物,至少在石烁看来是这样。

        它们不喜欢把鸡蛋生在石烁准备好的地方,总爱满鸡圈找些隐秘的地方下蛋。

        大树根下、枯草堆都是它们的理想藏蛋地点。

        石烁每次都会找蛋就像在玩寻宝游戏,寻找着藏蛋的地点。

        垫了枯稻草的框子装了满满一筐的鸡蛋,大约有两百三四十个,再盖上一层枯稻草,石烁将鸡蛋框搬上了车。

        下一个目的地养猪场。

        养猪的成本要比养鸡的高很多,而且回报周期也要比养鸡长很多。

        所以石烁养的猪并不多,只有十只。

        也多亏了养的不多,去年猪瘟才没伤筋动骨。

        “握了棵大草,这特么是什么?”

        “外星人入侵?”

        养鸡场和养猪场的中间,一片淡蓝色的光幕诡异的挂在石壁上,光幕的中间位置,原来的石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旋转的漩涡。

        就像科幻电影里的时空隧道。

        石烁将老货车刹停,下车,拿出修车用的大扳手,小心翼翼的靠近着淡蓝色光幕。

        这里是他的大本营不容有失,即使有危险也必须去探一探。

        十米。

        五米。

        三米。

        光幕没有任何动静。

        石烁大着胆子再次往前走了两步,光幕依旧还是那样。

        “难道是海市蜃楼?”

        石烁从地上捡起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向着光幕扔去。

        他记得光幕的位置是一块石壁,都如果是海市蜃楼,那么石头一定会再弹回来,且伴随着石头砸在石壁上的声音。

        石烁的脸色有些难看,石头就这么消失了,没有任何动静。

        他不死心的继续朝光幕扔了几块石头,都如同石沉大海。

        “难道......真是时空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