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65章 整日就知道喝酒、聊男人!

第65章 整日就知道喝酒、聊男人!

        卖掉了“珍藏”已久的战利品,许扬只觉神清气爽,招呼一众驭异殿弟子再次腾空,朝魂源殿而去。

        飞出不远,许扬腹中便发出咕噜之声,这才想起从昨晚到现在还粒米未进,刚才又在驭异殿一番折腾,此时更是饿得吃口风都觉得香。

        恰有两只仙鹤悠然自得地从他们面前飞过,许扬盯着那肥得乱颤的鸟腿,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酥皮鸡、叫花鸡、黄焖鸡等等,不由地吞了口吐沫,“现在就烤一只多好……”

        飞在他两侧的驭异殿弟子貌似在各自闲聊,闻言却皆是沿他目光看去,心中默默点头记下。

        ……

        鸿云峰上。

        李歌满脸傻笑地抱着只大葫芦,轻手轻脚地来到一块巨大的山石下,四下看了一圈,并未发现其他人,这才抬头轻呼道:“丁师妹,丁辰!是我,下来。”

        正盘坐山石上的一名褐发女子轻盈跃下,却是那晚听到了宋璇在悬崖旁高声宣泄之人。

        她目光从李歌脸上扫过,微笑道:“师姐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乐成这样?”

        李歌的嘴咧得更开了,晃晃手中葫芦,“那是!我珍藏多年的神仙醉,走,边喝边聊。”

        丁辰看着那酒葫芦也是眼前一亮,“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竟舍得将它拿出来!”

        “嗨,过年过节的算什么?今天不醉不归。”

        李歌拉着她轻车熟路地沿山中小径走了一段,眼见就要到她们平日偷喝酒的地方,却冷不防路旁蹿出一只野兔,随后一柄短剑噗一声将兔子钉死在地上,剑柄犹在微微颤动。

        李歌看着那距离自己脚尖不到二尺的短剑,正要发怒,就见一名年轻女弟子慌忙跑来,向她连声道歉,“我没看到两位师姐路过,抱歉,实在抱歉!”

        李歌皱眉道:“怎么跑这儿来逮兔子?你是那个新来的吧,叫……”

        “啊,我叫宋璇。”年轻弟子目光落在李歌手里的葫芦上,不由乐道,“师姐要去喝酒啊?”

        “啊?没有!”李歌慌忙将葫芦藏在背后。

        丁辰却朝宋璇大有深意地甜甜一笑,又在李歌肩上拍了一把,道:“何须作假?既然遇到了,索性邀宋师妹一起喝便是。”

        “对,对!”李歌拉住宋璇,“走,上好的神仙醉,同去同去。不过宗门规矩,弟子不得饮酒,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能向旁人提起!

        “哦,我叫李歌,她是丁辰。”

        宋璇也是好热闹之人,当下捡起兔子,任由她拉着向前走去。

        三人来到一处极宽的石缝间,地上有一方扁平的青石,正如桌子一般。

        李歌将酒放在桌上,又取出酒盅和一包花生,笑容满面道:“来来,满上。”

        宋璇却抬手一扫,以灵力将附近枯枝聚在一堆,生起火来,“我给师姐们弄个下酒菜。”

        李歌乐道:“好,好!那便有劳宋师妹了。”

        丁辰捏起一粒花生,对正在斟酒的李歌道:“李师姐到底遇上什么喜事,快说来听听。”

        李歌早已按捺不住,当即一副吃了蜜的表情,却故作神秘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有一位俊美如……哎,我找不出词来形容,总之就是帅到绝颠的男子,又天资卓绝,为人亲切随和……”

        丁辰不耐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难不成人家看上你了?”

        “是啊!”李歌吃惊地望向她,“你怎么知道的?!”

        丁辰斜睨李歌那张烧饼脸,撇嘴笑道:“他瞎吗?”

        “去!”李歌白了她一眼,“我说真的!”

        “他跟你吐露心声了?”

        李歌垂眸道:“那倒没有,不过他有所表示……他会刻意找借口,非要和我挤在一起……”

        她说着,脸一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丁辰瞥了一眼宋璇,故意高声道:“人啊,要直面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既然你喜欢人家,对方也似乎有意,那你就更应该主动表示,抓住机会。

        “感情这事儿啊,必须要勇敢,绝不能退缩!不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勇敢点儿,总会有机会的!”

        她说完,又望向宋璇,意味深长地笑道:“你说对不对啊,宋师妹?”

        宋璇听到“不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总会有机会的”这句话,却是心头一震,喃喃道:“是啊……不管他距我多远,勇敢争取才有一线机会,否则必是余生空叹……”

        丁辰眯起眼,追问道:“宋师妹在说什么?”

        宋璇猛地抓起桌上的酒盅一饮而尽,高声道:“其实,我也有个喜欢的人!但他……离我太过遥远,我不敢,我怕会被人笑话……”

        丁辰心中暗道:她说“太过遥远”,应是指两个女人之间谈感情就如有天堑之隔。“不敢”“怕被笑话”则是为感情受世俗打压,已心生畏惧。

        这个可怜的女人啊,喜欢女人又不是你的错,为何这般胆怯呢?

        她越想越觉得宋璇楚楚可怜,心中怜爱之意更盛,不由脱口而出道:“宋师妹,别怕,我支持你!只要是你自己喜欢的,勇敢去争取吧!”

        宋璇久久凝视着她,用力点头,抓起一只酒盅来,高声道:“谢师姐,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李歌傻愣愣地来回看着两人,心说:今儿该是说我的事儿啊,这怎么没我插嘴的份儿了?

        三人又喝了一会儿,宋璇看了眼手中的兔子腿,忽然想起他也最喜欢吃这一口,当即站起身来,对丁辰道:“丁师姐,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好!”丁辰认真点头,“我等你来……”

        她刚说了几个字,就听到有人一声低喝:“你们几个,竟敢偷偷饮酒?!”

        随着一个人影纵身跃入石缝之中,李歌顿时吓得将酒盅扔出老远,颤声道:“纪师叔?没、没有……”

        她心中纳闷,此处极为隐蔽,怎么就被发现……她忽然看到一旁冒着炊烟的烤肉架,当即懊恼不已,怎么忘了这茬?!

        来者正是纪林萦。

        她瞥了眼桌上的酒葫芦,冷哼道:“那是什么?”

        李歌结结巴巴道:“这……东西是我捡到的……”

        纪林萦一把捏住她的嘴,嗅了嗅,“胡说,嘴里尽是酒味!”

        “我,以为里面是水,就喝了一口试试,这才知道不是……”

        纪林萦又抓住丁辰,“为何你也是满嘴酒气?”

        “我、我怕她尝错了……”

        纪林萦冷眼从三人身上刮过,斥道:“喝酒就是喝酒,藏头露尾!”

        说着,她拎起酒葫芦灌了一口,微微点头,“神仙醉,还挺会喝。”

        李歌等人对视一眼,忙赔笑道:“纪师叔喜欢就多来点儿。”

        纪林萦放下葫芦,教训道:“整日就知道喝酒、聊男人,修为有没有精进?宗门较技准备好了吗?”

        “还、还没……”

        不知为何,当纪林萦提到“男人”二字时,却不由想起了那双“素手”,当即气势减了数分,丢下一句,“少喝点儿,莫要醉酒误事。”便闪身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