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其他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在线阅读 - 第523章 盾牌改造

第523章 盾牌改造

        “什么人,胆敢直呼我们温排长的名讳,一定是敌军细作,杀了他,论功行赏!”

        守备军没有对张兮的叫喊就此去营里对号入座,趁着他喊的时机,地上的那些倒下守备军立马撤退开来,弓箭手准备,箭如雨发。

        “一定要这样么?”

        张兮望着如雨般的箭矢从天降落,好在他从来没有落下过对外在功夫的锻炼,炫雪出鞘,面对那些落下羽箭,虹光飞射,一刀一刀的将那些箭矢全数接了下来。

        没有弈力的普通箭矢,对他来说,依旧没有太大压力。

        眺望台上的军备也是有限,他们几十人的守备哪怕是射箭速度再快,也无法达到万箭齐发。

        正好,他的速度可以应付这些守备的箭如雨下。

        “第二轮,三箭启发!”

        守备军从下向上继续发号施令。

        原本一支一支射箭的弓箭手,每一次,都搭上了三支箭矢,用三支箭矢同时向着张兮的方向快速射击。

        这样的射击方式并不是每一名弓箭手都能将箭矢瞄准,他们在一次一次的射击后,体力都会有所下降,拉弓的手,也会跟着疼上几分,累上几分。

        到了后面,他们的准度只会越来越低。

        本身,张兮就是活动着的,以他们的瞄准预判程度,还无法捕捉到张兮可能会移动的具体方位。

        以箭的数量取胜,恰好可以弥补到他们这方面的不足。

        当箭的数量增加时,张兮能够活动的空间就会降低,从而由他主动选择方向进行躲闪,向着他必须从箭矢给他还能够躲闪的空隙方位进行躲闪。

        三倍量的箭同时射下,几十名弓箭手几百支箭同时射向他一个人,他就是身手再厉害,也是无法全部硬接,只能部分硬接,然后向着安全的地方躲闪。

        随着可以移动的反问选择越来越少,张兮只能按照箭矢留给他的位置方向躲闪。

        然而,在他正要往那个位置躲闪时,几十只箭矢齐刷刷的封锁住了他欲躲闪的方向。

        “厉害啊。”

        从远距离外想要精准的捕捉到一个活动着的猎物,除非是技艺高操,否则不太容易。但倘若箭往着一个指定的方向射,一个不会动的方向射,而下一刻,在箭矢快在那个方向下落时,猎物会主动往那个方向一跳,进入到那个方向之中。

        这样一来,就弥补了技艺上的不足。

        几十人中,总会有大部分的士兵在经过专业的训练后能够精准的射击固定的位置区域。

        以诱导的方式,将射箭,也形成了一种排兵布阵,将箭矢的落下,布控成了一张有谋划的天罗地网,不得不说,训练他们的人,很厉害。

        还真如听闻的那般,自己的精英营,变得不一样了。

        后面的路,被箭矢封死,前面的活路即刻就将有箭矢落下。

        他,要怎样选择?

        叮!叮!叮!叮!叮!

        箭矢撞在硬物上,发出刺耳的声响,碰撞出星星点点的火光。

        众多的箭矢,从天而降,封锁了张兮所有能够逃跑的方向。

        于是乎,他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块坚硬的盾牌举在头顶,将自己给封锁在了下面,以此,来抵挡那些羽箭。

        开玩笑吧?

        经历过一次万箭齐发的窘境,他肯定是不会再让自己冒第二次险。

        上一次,他是旁边有尸体,可以用那些尸体帮助他抵挡从天空中落下来的箭矢。

        终究尸体是软的,若是箭矢的材质特殊,又或者射向同一个目标的箭矢太多。尸体,在承受过数支箭矢之后,终究会承受不住,从而破烂,放箭矢插入,陪尸体一起成为一具新的尸体,被它以引路人的身份牵引着跟着上路。

        作为一个受过苦难,受过屈辱,并且发誓要将自己所受过的屈辱奉还,并且已经奉还的人。

        他如何能让同样的一种方式,再伤害到自己第二次。

        被一次万箭齐发过,他自然是会时刻将那一次的困境深刻的记忆下来。

        他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是会面临照夜大军的,面临大军,免不了会再次经受万箭齐发的洗礼。

        为避免相同的困境再让自己遭殃一次,他有留意应对这样局面时所能够用到的东西。

        这一块盾牌,就是他特意留意到,收入储物戒指当中,以保面对此种情况万无一失。

        “弓箭手,准备!”

        张兮盯着头上的压力,忽然听闻身边传来新的命令,分散心神,竟发现不知何时,在他的周围已经站满了数百名的弓箭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三支箭矢打在弓上,并已经将弓弦拉满,就待一声令下。

        “温浩,你够厉害啊。”

        侧开头顶上的坚硬盾牌,他在眺望台上看到了温浩。

        他确定温浩也看见了他。

        这一出,他到底是没有认出自己来,还是认出了自己想用自己练兵,又或者,他不想自己没付出什么,就直接回来接手他辛苦付出的劳动果实?

        “射!”

        咻咻咻咻咻!

        密集的箭矢从张兮的平行四周向他射出。

        头顶上依旧是在叮叮作响,除了脚底没有箭矢之外,五个方向,全都有箭矢袭来。

        光芒一闪,四块大盾牌出现,防护住了他的四周,将从头顶,从四面八方,全部将其给包裹在了里面。

        盾牌与盾牌之间有扣件,可以将它们组合起来,不用他分神去兼顾每一块盾牌,自己就能形成一个整体。

        在看到这些盾牌时,他将其收入囊中,同时想到了一个省力又能让防护更为坚不可摧的方式,他便去铁匠铺,让专业的铁匠将几块盾牌进行改造,在上面加了扣件,让它们既可以分散使用,也可以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使用。

        “长矛手逼近!”

        箭矢攻击无效,守备军中传来换阵型换兵种的号令,早已经准备好的长矛手将矛尖对准盾牌,向着张兮一步一步的逐步靠近。

        “刺!”

        叮叮叮叮叮!

        长矛刺在盾牌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极快盾牌组合在一起,各自的力道相互扶持,即便是在众人长矛手的同时出矛下,短时间也很难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