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历史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三章 写的太好?

第两百九十三章 写的太好?

        西苑,万寿宫。

        内阁严嵩、徐阶、吕本眼观鼻,鼻观心。

        兵部尚书许论、工部尚书赵文华等人个个低着头,只有吏部尚书李默怒视钱渊。

        “陛下御笔钦点,怎能让新科进士在侧?”李默义正言辞,“这成何体统,还不退下!”

        钱渊一脸的委屈,又不是我要来,也不是我想走就走得了的!

        “陛下,钱渊此人先后在贡院、皇宫门口大打出手,斯文扫地……”

        “陛下,那邹应龙殴打东南大儒,又背后恶语伤人,非说学生被陛下钦点状元……”

        “好了。”嘉靖帝不耐烦的打断,他现在有点烦李默,这家伙当年就是性子太刚,现在一点都没变。

        “惟中,前二十份卷中可有钱渊?”

        严嵩笑吟吟道:“陛下,钱渊名列第十九。”

        嘉靖帝只看了三份考卷,严嵩怎么可能让钱渊的考卷落到二十名开外,为此他和李默在文华殿怼了一场。

        “胡闹!”让人意外的呵斥,嘉靖帝冷声道:“新科进士,对朝廷税赋大计胡乱揣测,不革进士功名就不错了,居然还能名列前二十!”

        几乎所有人都偏过头看向面无表情的钱渊,感情是被叫来骂了顿?

        问题是殿试这道策问,问的就是朝廷税赋大计,这些人都是看过那份考卷的。

        内阁三位都不敢吭声了,李默也没话说了,倒是一向秉公直言的礼部尚书吴山出列道:“陛下,虽其言简陋,但其心为公,此举未必不可行,以文采论,前二十名不符实,以经世论,当进前十。”

        嘉靖帝似笑非笑的瞥了眼钱渊,后者学着徐阶眼观鼻,鼻观心。

        钱渊这份考卷没有去谈提编法的优劣,也没有去谈提编法对朝廷,对东南战局,对百姓的各种影响,而是立足于提编法提出,除了部分粮食征收外,其余税赋差役一律折色,也就是折为色银,这是后来张居正改革中效果最好的一条。

        当然了,钱渊不头铁,没有提出张居正改革中最重要的一条……清丈土地、统一赋役。

        嘉靖帝倒是没骂钱渊,只是直言其太过理想化,干这种事是需要极大的勇气,也需要极大的魄力的。

        不管是严嵩还是徐阶,都不会,也不敢干这种事,嘉靖帝心里那个念头越来越浓,钱渊太年轻,自己是用不了了。

        修了十多年的道,吃了十多年的丹,嘉靖帝内心感性那一面让他期盼着得道长生,但理性的那一部分让他为后来者寻找良臣。

        嘉靖帝看了眼送上来的考卷,被排在第一位的是绍兴会稽陶大临,第二位的是江西浮梁金达,第三位的是绍兴山阴诸大绶。

        再往后翻,徐渭排在第六,孙鑨排在第十一,嘉靖帝哼了声,一般来说,会试前三名都是会放在最前面的,而自己亲自查看徐渭的考卷,理应也放在前面。

        但偏偏会试的会元是绍兴人,第二名也是绍兴人,官僚的敏感性让他们将徐渭放在前三之外。

        看嘉靖帝提起笔,钱渊这个“幸臣”抢在黄锦之前磨墨,细细看了会儿,不禁心里感叹,十年之后,满朝皆言吴语。

        “好了,你先出去。”嘉靖帝头也不抬。

        钱渊无奈的放下墨,拜别而出,黄锦跟在后面亲自送出去,这一幕让严嵩、徐阶都瞳孔微缩,这样的待遇是他们都难以享受的。

        这是当然的,嘉靖帝还真不是那种刻薄寡恩的皇帝,虽然经常性翻脸不认人。

        黄锦跟着他从兴王府来到北京城,侍候了几十年,总要落点香火情的,嘉靖帝是明朝对宦权监管力度最大的皇帝,但也免不了私人感情。

        “钱……”黄锦吐了个姓住了口,迟疑如何称呼,钱渊现在中了进士,但还没得官职。

        “黄公公还是唤我展才好了。”钱渊笑吟吟道:“那事儿就让黄千户来酒楼寻我就是,放心吧。”

        黄锦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他的弟弟黄锈如今是锦衣卫千户,但只不过是个虚职,他自己身为内相都不敢肆意妄为,弟弟更是小心谨慎。

        前些日子黄锈看中了钱渊的蜂窝煤炉生意,拖黄锦来说,钱渊自然是一口答应。

        说起来钱渊很是感慨啊,虽然这个时代没什么专利法,但商家都守规矩,想做这门生意的都拐弯抹角的找上门来,虽然也有不讲规矩直接仿制的,但至少到现在两个月了,蜂窝煤炉也没在北京城普及。

        出了西苑,钱渊径直回了家,一进随园就愣住了,十几个家伙都在正厅等着呢。

        “展才,没事吧?”陈有年沉声道:“适才华亭长子来过。”

        会试结束之后钱渊也探查清楚了,邹应龙是顺着徐璠这条线攀上徐府的,看来是来给邹应龙站台的,钱渊随口问:“然后呢?”

        十几道视线同时转向了徐渭,这厮得意洋洋,看这模样是想邀功!

        钱渊觉得有点头痛,等过些日子事情被捅传了……虽然自己和小七都看那家伙不爽,但毕竟是小七的父亲。

        想想吧,徐渭那张嘴平常是能和钱渊平分秋色的,徐璠说不定都被喷的吐血三升了。

        “这时候才回来……”孙铤笑嘻嘻的问:“展才,名单出来了吗?”

        “出来了。”钱渊板着脸看向徐渭,“让你帮忙写首青词,能不能尽尽心?”

        “一眼就被看穿是抄袭的,好吧,被大骂了一顿……会试倒数第二,殿试居然还是倒数第二,你说说怎么办?!”

        这句话隐藏的有点多,其他人可是不知道徐渭曾经在酒楼觐见嘉靖帝的。

        徐渭一时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周诗幽幽道:“可能是……写的太好了?”

        “哈哈哈……”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

        周诗这厮在杭州就曾经去过食园和钱渊认识,来了京城常住随园,平时话不多,但一旦出口,要么引人深思,要么哄然大笑。

        “说得好?”钱渊鼻子都被气歪了,盯着起哄最起劲的冼烔,“别得意,你也是三甲同进士。”

        这话一出,厅内安静下来了,冼烔倒是无所谓三甲进士,反正会试是最后一名,“一甲呢?展才,状元是谁?”

        钱渊慢条斯理的坐下,“今儿晚饭都没吃……陛下居然说上次赐宴我没吃饱,干脆这次就空着肚子回去吃……哎哎,都进来半响了,热茶都没一杯?”

        陈有年嗤笑道:“无非是虞臣兄,端甫相争。”

        陶大临是会元,诸大绶会试第二,他们俩是最有力的竞争者。

        吴兑补充道:“文长兄也有可能,还有文中兄,北直隶解元。”

        徐渭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孙鑨倒是有点紧张。

        “文中兄是二甲传胪。”钱渊歉然一笑,“今年这一榜必定流传后世,绍兴文气盖压天下。”

        刚才还无所谓的徐渭……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钱渊这句话说的够明白了,如若不是一甲三人都是绍兴人,如何称得上文气盖压天下?

        众人的视线在陶大临、诸大绶、徐渭身上来回盘旋,到底谁是状元,谁是榜眼,谁是探花呢?

        偏偏钱渊伸了个懒腰,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困了……小弟先去睡了,你们……要不开个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