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其他小说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坏人好事

第五十章 坏人好事

        雅间里充斥着一股神秘沁然的微香,红黄相间的笼灯高挂于精美的雕窗上,随着微晃的船只轻轻摇摆。



        几名穿着金国服饰的舞女露着纤细雪白的窄腰,衣裙上的金片随着舞姿抖动撞击出一阵轻响,而领舞的女子戴着轻薄的面纱,漂亮的脸蛋若隐若现,特别是眼角处的朱砂痣让她整个人显得妩媚逼人,望一眼就能令天下间的男子心魂微荡。



        然而,座上的慕珑渊只是神色清冷的握着银制的酒樽,一边缓缓饮着散发果味的紫红色佳酿,一边又似醉非醉的望着那领舞女子。



        直到一曲终了,其余的舞姬缓缓退了出去,那女子才盈盈上前,亲自为慕珑渊添了酒。



        “多谢幽王殿下出手相助,云霜先干为敬。”



        她优雅的摘下了面纱,露出了那张极美的脸蛋,微红的双颊有种说不出的娇态,饮酒之时微扬起纤细白皙的脖颈,一举一动皆是风情万种。



        就在这时,一道惊叹的声音从门边传来,“王爷今晚失约了,原来是有佳人相伴。”



        夏浅薇大大方方的提着裙摆进来,竟是在慕珑渊的身边坐下。



        云霜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坏她好事,当即疑惑的抬起头,那张难以形容的绝美面庞便毫无预警的撞入眼帘。



        这年轻的少女玩味的笑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挑衅,身子又以一个暧昧的姿态偏向慕珑渊那边,给人一种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的暗示。



        从没听说过幽王的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看她的着装淡雅大方,也不像什么女宠侍妾,云霜心中一动,故作慌张的直起身跪在了一旁。



        “姑娘误会了,奴家今日在花船上被四皇子纠缠,万不得已向恰巧在场的幽王殿下求救,此刻才有命留在这里。”



        四皇子?



        夏浅薇听说过,辰国四皇子贪恋美色且癖好特殊,但凡被他看中的美人却极少能得到一个好的下场,最近就传有舞姬被四皇子带走之后,三日内必定衣不蔽体的横尸林中,着实可怕。



        “哦?姐姐挑人的眼光着实奇怪,难道不觉得幽王殿下比四皇子更危险?”



        他长得像是菩萨心肠的人吗?放眼辰国无人不知,幽王铁石心肠手段凶残,她究竟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幽王会救她?



        慕珑渊将这两名女子的暗中较劲看在眼底,眸中极快的划过一丝了然,这个夏家的三小姐,果真是胆大得很,什么叫他比较危险?



        想拆穿云霜也罢,居然连自己也编排讥讽上了。



        夏浅薇这话说得云霜瞬间接不上来,她当即小心翼翼的看了慕珑渊一眼,只觉得以幽王的性子,不是应该立刻结果了对他如此不敬之人,怎么一副毫无反应的模样?



        这名少女到底是何身份?



        不行,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的身份就会引起怀疑。



        云霜忽然俯下身子惶恐道,“王爷恕罪,奴家确实有所隐瞒!”



        只见她从领内抽出了一样东西轻轻放在慕珑渊的面前,竟是一块纯金打造的罗盘!



        夏浅薇的眼中沉了沉,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身边的男子。



        当年卫玄麒要她尽量避免与幽王冲突,将这名男子说得何其危险,夏浅薇却觉得但凡是人就一定会有软肋,因此她便去查了慕珑渊的背景。



        随后,竟发现他身上有一半的金国血统,当年辰皇年少出征金国,与幽王之母相遇相知,二人排除万难回了辰国以后,其母没过多久便突然失踪,关于她的身份也有不少传闻,但夏浅薇却打听到,幽王之母多半是金国皇族。



        而这罗盘,是当初卫玄麒从金国战将手里夺来的,如今却出现在云霜,不,雪飞的手上!



        莫非一开始,雪飞这枚暗桩就是为慕珑渊准备的?



        卫玄麒这么做,难道是打探到了幽王的软肋所在……



        云霜见慕珑渊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当即心中升起几分底气,楚楚可怜的开了口,“云霜本是金国人,外祖父乃金国黑罕将军,当年战败之后族人又受奸人所害,一家流离失所,云霜就被卖到了辰国。”



        她好似忆起了一段伤心往事,眼底尽是哀色,任人见了都忍不住心生怜惜。



        “外祖父临终时将这罗盘交给了云霜,说是当年某位贵人赐的。云霜本想守着这身世之秘直到老死,却不料招惹上了四皇子,恰巧今日跳的是家乡舞,心想着或许能得到幽王殿下的一点儿垂怜,才壮着胆子求王爷相救!”



        夏浅薇算是听出来了,她的意思是因为慕珑渊身上也有金国血统,所以看在她会金国舞的份上兴许能救她一命,这么说来也算合理。



        而且若自己猜得没错,赐给黑罕将军罗盘之人,恐怕跟幽王之母关系匪浅,否则卫玄麒怎知这名女子,这样东西可以打动慕珑渊?



        此时,这尊贵的男子眼底锋芒暗涌,天知道他已寻找这罗盘多时,没想到今日却有人拱手相送,还真是有些感动。



        云霜不由得紧张起来,却见夏浅薇突然伸出手去毫无顾忌的拿走了罗盘,“此物对你意义非凡,莫非是想献给殿下?”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云霜身份卑贱,唯有这一宝物拿得出手。此罗盘刻着二十四山砂法五行,不但能辨别方位,还能占吉避凶,对行军之人最为有用。”



        夏浅薇看着眼前的美人,卫玄麒教养出来的何止这般简单?



        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还有后手,只是碍于自己在场不肯说罢了,既然如此,不妨逗她一逗。



        “亏你有这份心意,我就代王爷收下此物,这里也没你什么事儿了,退下吧。”



        果真,云霜心中一急,本想着彻底得到幽王的信任循循渐进,谁会想到这少女逼得她不得不将所有底牌掀出来,“这罗盘需以金人之血为饵方能启用,并且砂法五行十分复杂,云霜也是苦习了多年才能得心应手,若王爷不嫌弃……”



        她望向慕珑渊时神态尽显羞怯,双颊绯红的模样不由得引人浮想联翩。



        夏浅薇渐渐收敛了笑容,只见自己身边的男子终于有了些许反应,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挑起了云霜的下巴,毫不掩饰他欣赏且炙热的目光,仿佛真的已经被她的美色所迷。



        云霜心中暗暗得意,宝物和美人都可以留下,哪怕幽王再怎么厉害,他也是名男子,真能毫不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