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其他小说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恶灵之猛鬼养成(八)

恶灵之猛鬼养成(八)

        前世她十二岁就跟着祖母行走江湖,无论是人还是鬼,她都见过无数,却唯独再也没有遇到过落仙坡人。

        但是她也从同道中人口中听说过落仙坡人的事。

        落仙坡的祖师名叫李翠仙,她是正统道门出身,她自幼拜在三清门下,原是要像所有道门中人一样,要么专心念经,要么斩妖伏魔,要么炼丹炼药,可惜她却走上了邪道。

        刚开始时并没有人发现她有何不同,直到有一次,李翠仙趁夜色悄悄去义庄里偷尸体,被义庄的人发现,那人以为遇鬼,吓得没敢声张,次日请了三名道士过来,那三名道士埋伏在义庄里,她没去,但是附近村子里一座新坟被被掘,尸体不翼而飞。

        这三名道士也有些见识,当下便猜到几分,遂让人放出风声,又造了一座假坟,李翠仙不知有诈,夜里果然去掘坟,被三名道士团团围住,其中一名道士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当下便道出了她的身份门派。

        那一役,李翠仙逃脱,但是她的事也传扬出去。

        外人或许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道门中人一听便知,李翠仙所做所为分明是养鬼人的行径。

        堂堂道门,居然出了一个养鬼人,这是奇耻大辱。

        宗门立刻将李翠仙逐出门墙。

        虽然李翠仙被逐出去了,但她毕竟是自幼长在宗门里的,她不是正统道门的吗?为什么还会养鬼呢?天底下道门中人那么多,怎么只有她会养鬼?是不是她所在的宗门有不足为外人道也的邪术?

        这些传言出现之后,李翠仙曾经的师傅师叔立即做出一个决定,由他们宗门发起,要将翠仙诛之!

        只有翠仙死了,宗门才能彻底和她撇清关系。

        那是长达十年的追杀,李翠仙和她养的鬼,最终被诛杀于落霞坡。

        宗门杀了李翠仙,同时也与各大门派达成共识,从此后谁也不要再拿李翠仙的事说三道四。随着李翠仙的死,这段过往便再也无人提起。

        至于李翠仙为何会去养鬼,又从哪里学到的养鬼之术,便成了永远的不解之谜。

        一百年后,鞑子入侵中原,烽烟四起。俗话说,盛世无妖,乱世必出妖,这个乱世,不但有妖,还有鬼。

        厉鬼频出,人心惶惶,道门和几大世家纷纷出动,遇妖杀妖,遇鬼收鬼。

        妖有妖道,鬼有鬼道,不是每条蛇都能成为白素贞,也不是每个人死后都能成为厉鬼,无论是妖还是鬼,都有据可查。

        这一查就查出了一个神秘的家族,落仙坡人。

        再三追问之下,才有百岁高龄的老道长说出早年的那桩公案。

        李翠仙被诛杀于落霞坡,这个落仙坡,十有八、九,就是指的李翠仙死去的那个地方。

        落霞,落仙,李翠仙陨落之处!

        而这些厉鬼便是落仙坡人养成的,她们都是李翠仙的后人。

        当年李翠仙虽死,但却留下了一个女儿李玉仙。李玉仙聪明绝顶,靠着母亲留下的一本残书,把李翠仙当年没有练成的法术修成正果,并且代代相传。

        道门和几大世家虽然得知了落仙坡人的由来,却一直没能找到她们的栖身之地。后来战乱平复,国泰民安,落仙坡人和她们的鬼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再之后的一两百年,偶尔也会有落仙坡人的零星消息,比如有人掘坟,怀疑是落仙坡人在偷尸;再比如哪里出了鬼杀人的事,怀疑是落仙坡人养的鬼在造孽,诸如此类,却也只是小打小闹,而且也都是道听途说。

        前世何灵语虽然见过落仙坡人,可也只是见过而已,那时无论道门还是各大世家,都不再将落仙坡人放在心上,甚至有人说,落仙坡人只不过就是几个阴阳怪气的女人而已,哪里会养鬼,那些不过就是道士们给自己捉不到鬼找的借口而已。

        何灵语打死也没有想到,朗朗乾坤,太平盛世,在这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她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落仙坡人。

        她只觉如芒在背,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有点僵硬。

        徐远方看她一眼,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武力值虽高,可是情商堪忧,瞧这笑容,就像是刚刚打过玻尿酸的。

        “灵灵,你没事吧?”徐远方低声问道。

        “没事”,何灵语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里有彩票站吗?我应该去买彩票,说不定能中大奖。”

        徐远方还没想明白,这和买彩票有啥关系,胖子便高声叫道:“哥,妹子,到了!”

        胖子的民俗博物馆分成上下两层,空空荡荡,只有七八个学生模样的游客,看身上的装备,一看就是属于穷游一族,也不像是有消费能力的。

        胖子看了一眼,连个笑容也没给他们,满腔热情地接街徐远方和何灵语。

        何灵语到了这里,脸上的线条终于缓和下来,她一个一个展柜仔细看,真的像是来参观的。

        徐远方则在催促着胖子:“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些图样呢?我们先看看吧。”

        胖子道:“在楼上,咱们上去吧。”

        徐远方和何灵语没有迟疑,跟着胖子上了二楼。

        二楼没有一楼的井井有条,有货架,有大小不一的纸箱,还有随意堆放在地上的工艺品,胖子的床就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工艺品中间,床头放着一把椅子,充当床头柜,椅子上扔着两三个方便面,显然,胖子大多时候就是吃这个。

        胖子有点不好意思:“单身狗,让你们笑话了。”

        徐远方哈哈一笑,道:“东西呢?”

        胖子连忙在那堆纸箱子里翻找,一边找一边说:“那东西是我在寨子里收的,那寨子离这儿不远,就在山上,半小时的电动车,再步行一个小时就到了,若是你们想去,我就带你们去看看。”

        说着,他从纸箱里翻出一件衣裳,他把衣裳从一堆东西里拽出来,立刻便带出一片灰尘。

        何灵语挥手扇了扇,走到胖子面前,接过了那件衣裳。

        衣裳拿到手里,抖开,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件旗袍,红色的旗袍,和那天晚上,红衣女鬼身上的那一件,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件衣裳的前胸上有个破口,破口处的断丝齐齐整整,一看就是用利刃割开的,而这破口的四周,则是一片干溘成深褐色的血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