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其他小说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恶灵之猛鬼养成(七)

恶灵之猛鬼养成(七)

        虽然徐远方没有异能,但他是一个侦探!他不但有缜密的思维,他还有极强的观察力。

        经过昨天与沈阿成的一役,徐远方已经发现何灵语的手镯不是凡品了。

        除非是在铃铛里面塞了棉花,否则哪有不响的铃铛?

        何灵语这种活泼的小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细心到在铃铛里塞棉花的人。

        当他发现这些疑点时,再看到何灵语张牙舞爪地晃手腕,他就释然了。

        这和刑侦人员检查有没有窃听装置是异曲同工吧。

        现在何灵语用手捂住的,刚好是那两颗铃铛。

        “妹子,这是怎么了?再往前走就是我的博物馆,那里面就有卫生间,还能坚持不?”胖子满脸都是关切。

        何灵语快要哭出来了:“不行,我......我闹肚子,快要忍不住了。”

        原来不是尿急,是屙肚子,是啊,屙肚子远比尿急更难忍。

        徐远方已经反应过来,他埋怨道:“在服务区和你说了,那关东煮的材料看着就不新鲜,你还偏要吃,现在后悔了吧?”

        “大叔,我要去卫生间......”何灵语楚楚可怜,关东煮?属你吃得多!

        一个长腿平胸却青春甜美的小姑娘,在街上忽然抱着肚子弯下腰,早就引起注意了,更何况这地方粥多僧少,游客少得像秃子用过生发剂的脑袋。

        立刻就有人凑过来,一边和胖子打哈哈,一边用更关切的语调询问:“这是不舒服吗?”

        小姑娘强忍悲伤:“哪里有卫生间啊?”

        “卫生间啊,我店里就有,来来来,就在这儿呢。”

        可不是吗,店铺门口黑底金字的招牌“祖传酱大骨”,原来是餐馆,真是东西南北风味齐聚,这里还有北方的酱大骨。

        何灵语就像多年未归的游子,用最快的速度飞奔进去,徐远方跟在后面,冲着那位好心人点头哈腰:“谢谢,谢谢。”

        卫生间在餐馆的最里面,男女共用,门里有锁。

        何灵语冲进卫生间,把门从里面反锁,徐远方转身看去,胖子没有跟进来,透过透明的软玻璃门帘,他正和餐馆的好心老板在门口说话。

        徐远方松了口气,冲着路过的服务员笑了笑,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顺手拉过一把塑料凳子,摆出一幅等人的样子。

        他刚把手机调成静音,何灵语的微信就到了。

        “有人跟着来了,你到门口看看,胖子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

        徐远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胖子还在和餐馆老板说话,看到他走出来,关心地问道:“那位妹妹还在里面?”

        徐远方有些不好意思:“小孩子贪吃,你们别笑话。”

        “哥,瞧您说的,这不是见外了。”胖子哈哈一笑。

        徐远方假装去看街景,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道:“这里的房租贵吗?”

        胖子道:“不贵,这景点去年才开发,为了招商引资,不但租金便宜,去年还免了半年,原本还担心今年涨价呢,让游客投诉了几次,来的人越来越少,这房租一两年里是不会涨了。”

        “这还不错,不过没有生意,就算房租再低,也是干赔钱啊。”徐远方说道,他的视线落在一个人身上。

        那人离他们大约六七米,正在一个小摊子前挑选帽子。

        徐远方记得,他好像刚刚看到过这个人,按理说这人早就应该走到他们前面去了,可是耽误了这么一会儿,这人居然还在这里。

        “哥,别在这儿买帽子,这帽子都是义乌货,我那里有真正的当地少数民族同胞亲手编的帽子。”胖子显然是注意到他的举动,笑着说道。

        “好啊,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都要买顶帽子。”徐远方说着,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帽子,他今天恰好戴了顶弯沿鸭舌帽。

        他看看手表,对胖子道:“这丫头是掉进去了吗?我去催催她。”

        说完,转身进店,他敲敲门,高声喊道:“你快点,都等着呢。”

        都等着呢?那就是让他找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

        何灵语一边答应,一边打开卫生间的人,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餐馆。

        徐远方不经意地看了看,那个人还在挑帽子。

        “胖子说他那里有真正的少数民族帽子,不是那样的义乌货。”徐远方很自然的冲着帽子摊上指了指。

        何灵语习惯性的捏着手腕,已经把那个人看在眼里。

        那是个女人,又黑又瘦,脸上有很深的纹路,但是身姿笔直,让人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说她三十也行,说她六十也像。

        女人提着一只旅行袋,是七八十年代的那种黑色老式旅行袋,上面有白色的字,何灵语视力很好,能够清楚看到,那是“上海”。

        女人提着旅行袋的手黑瘦且粗糙,青筋暴起,何灵语还注意到,女人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链子,就像是RAPPER    们爱戴的那种,出现在这样一个中年女人的脖子上,就显得极为突兀。

        何灵语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找对人了。

        因为那条大金链子下面有个吊牌,吊牌非金非铁,打磨得又光又亮,看着像是玉石,却又不像。

        何灵语却是知道,那是竹子的,几百年的老竹牌。

        这样的竹牌,她见过,是在前世。

        如果她没有记错,竹牌上会有三个字:落仙坡。

        落仙坡这三个字,乍看是地名,事实上也的确是地名,只不过这个地方早就没有了,是不是曾经存在过已无从得知,但是有一个家族,自称是落仙坡的人,这个家族的人出门都会戴着这样一个牌子,这牌子世代相传,母亲传给女儿,女儿再传给女儿的女儿,如果没有女儿,那就传给儿媳,儿媳再传给孙女。

        总之,落仙坡人传女不传男,你问她们是哪里人,她们就说是落仙坡人;你问她们落仙坡在哪里,她们就说落仙坡在心里。

        上一世,何灵语八岁的时候,在祖父的葬礼上见过落仙坡人。

        祖父的葬礼很隆重,来的人里有道门的,有俗家的,甚至还有上不了台面的土夫子,这些人对祖父都很敬重,规规矩矩地上香,规规矩矩地行礼。

        只有两个女人,她们神情倨傲,站在祖父灵前,高昂着头。

        其中一个说道:“死得太早,真是可惜。”

        八岁的何灵语跪在地上,悄悄抬起头来,她看到那两个女人的胸前,都挂着一枚牌子。

        牌子上的字是篆字,她不认识。

        祖父的葬礼过后,她去问祖母,祖母告诉她,那是落仙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