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小说 - 豆家媳妇在线阅读 - 190 石榴镯

190 石榴镯

        付昔时没管胖婆婆给人衣服,她也没那么小气,把三胞胎交给外祖母,她拿着肉去厨房。

        肉有五六斤,她知道这是给她明天过生日准备的,付温氏看到这么些肉,问道:“你去买的?”

        “是姨祖母买的,娘,我来准备,做个新菜,肉不多,这么多人,不够吃的。”

        付温氏道:“现在和平时不同,有这些肉已经不错,你看谁家买这些肉?”

        “我不是嫌肉少,是不好做菜,不能一个桌上肉菜,其他桌没有,不好看。”

        “你姨祖母说了,包饺子够,多些菜有点肉味就行。”

        付昔时道:“娘别管了,肯定有饺子。”

        付温氏知道女儿又做新花样,只问需要什么她来做,付昔时说了几种调料,胡氏刚好进来,找了出来,有道:“她们刚回屋,我去叫她们过来。”

        一会年轻媳妇都来了,看着付昔时准备,问要做什么来帮手。

        付昔时今天准备做夹菜,肉切小方块,锅里放入调料,煮肉,大火煮一会,用小火炖,顿时肉香四溢。

        然后把肉捞出,留下肉汤。煮过的肉皮切成丝放到肉汤里,再用大碗调淀粉汁,加入还冒着热气的肉汤里,淀一边加入一边搅拌,变成浓稠的糊状。

        再装到做豆腐的木盒里,放入笼屉里蒸。

        蒸好了取出放凉,切成长条,看着像肉皮冻。

        付昔时拍拍手道:“大功告成,这叫夹菜,凉拌炒菜都可以,最好吃的是炖菜里放夹菜,可以代替肉,炖菜没肉不香,肉太少见不到肉片,做成夹菜显得肉多,最主要还好吃。”

        她切了几片挨个让人尝尝,胡氏吃了后笑道:“是好吃,小昔手就是巧,以后过年我们也做这个,能放。”

        天气冷,夹菜可以一次多做点,想吃时切一些就可以。

        煮过的肉剁碎调馅可以包饺子,好歹是肉饺子。

        付昔时遗憾不能做灌汤包,刚做夹菜时想起,灌汤包用肉冻,蒸出来馅里才有滚烫的汁,怎么吃灌汤包不被烫着那可是学问。

        以后条件好了再做吧。

        今天做的夹菜留着明天做菜,付昔时明天就是十八岁了,实打实的不是虚岁。

        天黑了去上封县的人还没回来,三胞胎一个劲的问爹哪,付昔时哄着说:“爹给你们买好吃的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们先睡,等明天醒来就能看到爹了。”

        二铁摇摇头说:“不睡,睡了没了。”

        “真嘴馋,和你爹一样,只记得好吃的。”

        二铁撇嘴要哭,豆包氏抱过去,翻了儿媳一眼,哄着孙子说:“二铁不馋,二铁最乖了。”

        陶姨姥指着二铁笑道:“他哪里是因为说他嘴馋,是嫌说他爹了,二铁最护着他爹了,谁说他爹不好都不愿意。”

        二铁歪在祖母怀里,脸上挂着泪,豆包氏心疼的给他擦,心里道:欺负自己相公自己儿子,仗着有人撑腰越发得意,恨不得恨不得……

        她也知道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后,这个儿媳不能由她打骂,哎哟!那是儿媳是祖宗。

        焱华在豆陈氏怀里一歪一歪困了,付昔时给他们铺好杯子,让三个躺下,等他们睡了回到西屋。

        自从和豆渣搬到西屋,没多久,但好像已经习惯了,平时这个时间夫妻俩被窝里说话,或者打狼,今天进来冷冷清清。

        有点孤单。

        付昔时把火盆添了碳,洗漱好,上了床,睁着眼睛想,天这么冷,会不会出什么事?又想有表舅在,有事也能摆平。

        临走时表舅说快点能赶回来,要是有事耽误那就明天回。

        那就是在县城办事,今晚不回来了。

        想一想迷糊一阵,又惊醒,继续想一想,来回折腾到半夜。

        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付昔时一骨碌爬起来,穿上棉袄棉裙棉鞋跑出去。

        正屋陶姨姥和包姥姥边走边穿棉袄,东屋陶留贵踢踏着鞋出来。

        开了门,果然是去上封县的人回来了。

        陶福运道:“这么晚了,爹娘出来干嘛。”

        豆渣几个从马车里搬东西,看到付昔时他咧嘴一笑。

        “事情办的顺利吗?”陶姨姥问道。

        “挺顺,我买点东西回来,耽误了,想着快点赶道能赶回来,有段路不好走,回来晚了。”

        陶福运解释完了,东西也都搬下来,所有人进去,陶姨姥道:“有啥明天说,都先回去睡觉。”

        豆渣把东西放好,回到西屋,见媳妇给他倒热水,他脱了大袄从后面抱着。

        “别,好凉,快热水洗洗,暖和暖和。”

        豆渣用下巴蹭媳妇的脖子,付昔时痒痒,躲开。

        “别闹,再闹我回正屋睡。”

        豆渣放开她,过去洗了脸,又喝了茶,拿出一个圆木盒。

        付昔时知道是给她的生日礼物,面上装的不稀奇,心里不由得欢喜。

        这和以前给她的礼物感觉不同,以前高兴是收到东西还挺值钱,现在是啥,她没多想。

        打开一看,是银镯子,雕着花,付昔时拿着对着灯光看,豆渣凑过来,俩人头挨头。

        “这是石榴镯,上面是石榴花。”

        镯子很细,根本看不清上面雕的啥,石榴是多子的象征,这个她知道,撇嘴,三个儿子了还想要儿子,如果儿子可以批发,一下批发一打,看你能不能养的起。

        付昔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抬头问道:“你存私房钱了?”

        豆渣道:“没,我就没私房银子。”

        “那哪来的钱买的?”

        豆渣后退一步,说:“走前外祖母给我的,交代我买个石榴镯,本来我前阵子买好了。”

        付昔时好奇问道:“你买的啥?”

        豆渣从书柜顶上取下个小包裹,打开,一块布料,付昔时晕,买布料干嘛?让她学女红?

        是块大红色,还有图案。

        豆渣凑过来说:“你做俩肚兜,你一个我一个,上面是鸳鸯。”

        付昔时一把推开他,笑道:“你个大男人还穿肚兜?我不会做,给你买一个。”

        豆渣道:“哪有去买肚兜的?都是媳妇给相公做好。”

        付昔时还是吃吃笑,问道:“你见谁穿肚兜了?”

        豆渣一本正经道:“屋里穿,穿给媳妇看,谁让别人看到呀。我娘只会做鞋底还有肚兜,给我爹穿,说夏天睡觉不会受凉。”

        付昔时啊了一声,然后爆笑,但不敢大声,不然大半夜的,吓死人。

        她没法想象男人穿肚兜是何模样,看着豆渣,笑道:“等有空了我给你做。”

        我给你做吊带衫,哈哈!

        豆渣不知道媳妇为何听到肚兜如此狂笑,他上去摁倒,堵上她的嘴。

        呀呀呀咦咦咦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