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天帝在线阅读 - 第262章 九道器辉,破尔道心

第262章 九道器辉,破尔道心

        发生什么了!

        整个炼器广场一阵躁动,无数道目光直勾勾的看向那石台上空。

        一道墨黑色的气流,如龙吸水一般,竖直冲起,在苍穹中掀起风暴。

        气流如柱,磅礴大气,隐藏着一股深邃的光芒。

        高空中,姬流天收回手中的地阶灵宝,而后猛然转头,在看到那黑色气流时,他的脸上便是涌现一抹狂喜。

        秦命,也引出器辉了!

        虽然只是一道,但这胜负,还没有分出来不是?

        一件地阶灵宝,说实话若是交了出去,即便他是大秦三皇子,也是有些肉痛。

        整个大秦王朝,地阶灵宝也是为数不多呀。

        不仅是姬流天,高仙芝、姬云天,以及一众北策军高层,纷纷翘首以盼的看向下方。

        他们都不甘心!

        谁甘心输给乾元?

        现在,场上再度出现异动,那胜负,可还不一定呢。

        石台上,陆松深也是眉头一皱,看向那突然涌出的黑色气流也是有瞬间的愣神。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恢复平静。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引出器辉,倒是我小看你了。”

        “不过……”

        他话锋一转。

        “即便你能引出一道器辉又如何?结局早已注定。”

        嗖!

        陆松深话音刚落,秦命突然出手,九天游龙步化为一道道残影,秦命直接欺身到陆松深面前。

        陆松深面色陡然大变,惊呼道:“秦命,你要做什么!”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陆松深的脸上。

        顿时,巴掌印红了。

        “抱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在我面前装逼,我觉得,你似乎还嫩了一些。”

        “你!”陆松深羞怒至极。

        “这是在比试炼器,你却动用武道修为,阁下这般,未免有些令人不齿吧!”

        陆松深怒道。

        “不齿?你管我啊。”

        秦命瞥了他一眼,而后淡淡说道:“从小到大,应该都没有人教过你做人吧?”

        “嗯?”

        “现在,我来教!”

        秦命嘴角一勾,下一刻,袖袍瞬间挥出,一股气流,击打在半空中的黑色长枪之上。

        轰!

        仿佛是有沉睡的巨龙醒来一般,一股无言的大势,从长枪枪身之内蔓延而出。

        嗡!

        虚空剧烈的颤抖,继而再度有一道黑色气流横亘而出。

        这气流,和先前那一道一模一样,尺寸相同,整齐划一。

        此时,两道气流喷涌出的黑色光芒,几乎笼罩了炼器广场的上空。

        “两道,你觉得如何?”

        秦命问陆松深。

        “呵。”

        陆松深冷酷一笑。

        “那就再来!”

        秦命一喝。

        嗡!

        一道气流再度轰出。

        满场哗然,此时,秦命黑色长枪三道气流,和陆松深的三道白色气流势均力敌。

        这一刻,陆松深的脸真的变了。

        “你,你竟然也能引出三道,这不可能!”

        陆松深脸色微微有些扭曲的开口道。

        他身为天狼宗外门第一炼器天才方才堪堪引出三道器辉,这个穷乡僻壤的臭小子,何德何能!

        高空,元千愁和楚人美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秦命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而渐渐地,楚人美看向秦命的目光多出了一分杀意。

        相比于这二人的难看脸色,高仙芝等人的脸上则是不断涌现出惊喜。

        姬云天和姬流天在惊喜的同时,眼中都是有些愧色。

        “不应该怀疑秦命的,他的天赋,价值太大了!”

        二人先前都怀疑自己对秦命价值的判断,但现在,他们心中对秦命的价值评估,再度登上一层楼。

        裁判席上,陈康原本冷笑的脸凝固下来,眼中闪过愤恨。

        而华不虚普林二人则是如同早已预料到一般,二人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师尊无敌!”

        石台上。

        “现在,你可服?”

        秦命再看陆松深,眼中戏谑。

        陆松深脸上涌现一抹不自然,不过他还是开口:“三道器辉又如何?在我面前,你还嫩了一些!”

        他心下一狠,抬手一挥,在他面前,三道白色气流逐渐融合,形成一道。

        这一道气流形成巨大的气柱,承天载地,浩瀚无穷。

        嗡!

        虚空再一颤。

        这白色气柱仿佛变得有灵性一般,扭曲而起。

        形如一条白龙,盘亘半空,朝着秦命的黑色气流撕咬而去。

        这一幕,让四周人的目光不断闪动,这炼器一道,果真是精妙绝伦,竟然能够引起如此异象!

        秦命见状,目光平静,也是随手一挥。

        三道黑色气流汇成一气柱,而后形如黑龙,噬天裂地。

        黑白两龙,争锋相对,这天地间平静的灵力如同沸水一般沸腾起来。

        很快,二龙撕咬在一起,互相不断的吞噬,那般巨大动静,让整个炼器广场都是微微震动。

        元千愁、楚人美、高仙芝等人看着二龙相斗,眼中都是有着斗志,那条龙能够存活下来,这一次的炼器交锋,谁就能够获胜!

        这事关两国颜面!

        石台上,陆松深脸色铁青,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一幕。

        他乃是天狼宗的天才,面对大秦这弹丸之地,应该有着绝对的碾压姿态。

        但秦命,却生生遏制了他的光芒,这让他心中始终憋着一股气。

        现在,二龙相斗,胜负不分,这个时候的他竟然也没有足够赢的把握。

        “既然如此,是你逼我的!”

        陆松深看向秦命,心中掠过杀意,而后舌尖一咬,一滴精血化为万千血丝,融入白龙之中。

        吼!

        白龙仿佛嘶吼了一声,气势顿时大涨,从白色长枪枪身中,再度有一道气流涌出。

        四道气流!

        四道气流形成的白龙,气势横绝,盖世绝伦,原本僵持的局面,开始出现明显的倾向。

        最为重要的是,那白龙原本无神的眼眸,仿佛瞬间有神了一般,龙眸看向秦命,丝毫不掩饰杀意。

        白龙竟然直接摆脱了黑龙的纠缠,朝着秦命轰杀了过去!

        陆松深的目的,是杀了秦命!

        这一幕落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但随着白龙的冲杀,那股气势,已经完全笼罩了秦命。

        元千愁看到这,脸上的担忧这才消散了几分,转而多了几分喜色。

        “不愧是天狼宗的高足,实力不俗,竟然能够以炼器手法,行武道之杀伐!”

        下方,陆松深也是一脸狠色,此时白龙距离秦命,已经极为的近了。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秦命轻轻开口,抬头看向白龙,任由那劲风将自己的头发向后吹起。

        身在狂风中,心却如磐石不动。

        “太幼稚了。”

        秦命缓缓摇了摇头,而后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一点。

        哗!

        黑色长枪颤抖不已,一道气流冲出,加持入黑龙内。

        “什么!你竟然也能强行凝出一道器辉?”

        陆松深惊声道。

        黑龙冲出,将白龙逼退。

        “强行?不,是随心所欲。”

        接触了生死危机之后,秦命淡淡一笑,再度手指一点,黑色长枪内,再度有一道器辉飞出。

        嗡!

        空间都是被黑色光芒笼罩。

        五道器辉,于当空耀眼万分!

        陆松深的脸,终于大变!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五道器辉,你怎么可能引起五道器辉!我都无法做到这一步!”

        “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不可以。”

        秦命轻笑一声,索性不再留手。

        手指一点,枪身内又有一道器辉飞出。

        六道!

        陆松深的瞳孔张缩到最大,不可置信。

        “六,六道,即便是内门的那些炼器师,也做不到这般吧?”

        然而,让陆松深绝望的,还在后面。

        只见秦命手指不断点动,每一点,都让陆松深的心头一颤。

        七道!

        八道!

        九道!

        九道器辉啊,那是何等场面!

        裁判席上,华不虚等人早已是站起,看着那九道器辉,面容惊骇。

        “那长枪,有进化为天阶的潜力!”

        九道器辉,反应了那长枪恐怖的进化潜力,就连华不虚都不得不承认以他目前的炼器水平,想要引出九道器辉,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六道,已经是极限!

        然而再看秦命,后者云淡风轻,仿佛九道器辉于他而言,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小事。

        华不虚一旁,陈康看着那九道器辉有些出神,心中突然涌起一抹悲凉。

        眼前那个如同妖孽一般的少年,真的是不可战胜的吗?

        陆松深,则是早已呆在了原地。

        “不,不,这……”

        他张着嘴,想说些什么,质疑些什么,然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九道器辉,放在天狼宗,那也是最顶尖之姿!

        大秦王朝,究竟有何气运,竟然存在着如此妖孽之辈。

        此刻,他已经没有丝毫比试的心思,九道器辉,破了他的道心!

        秦命在那九道器辉下,如少年战神,又如盖世英豪,惶惶不可一世。

        “凝!”

        秦命大喝。

        九道器辉凝成一道,半空中,黑龙消散,转而一条金色的巨龙缓缓浮现。

        巨龙咆哮间,风云变色,龙眸看向陆松深,充满了一股无视淡漠的眼神。

        “不!不要!”

        陆松深突然知道秦命要做什么,惊恐的不断后退,甚至狼狈的朝着金龙战舰里跑去。

        但是那金色巨龙何其恐怖,一瞬间,洪流般的恐怖龙息,直接是穿透了陆松深。

        陆松深被龙息所埋没,一丝惨叫都没有发出。

        哗!

        天地间,一阵风吹过。

        金色巨龙,消散。

        器辉,消失。

        炼器广场,变得无比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但独独少了一个人。

        陆松深,连渣,都不剩,就这样消失在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