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文明之星神劫在线阅读 - 321. 主人来了

321. 主人来了

        “好了,献出你的血液吧。”苏哲淡淡说道。

        “是,大人!”

        路波斯没有任何犹豫,伸出黑色的指甲,在苏哲的要求下割破了自己的手掌。

        他的血液顺着容器下小器皿的凹槽,如同一股血线激射入其中,转眼间在容器内化为一片血雾。

        狼族的血液瞬间发生了反应,容器的壁上明显起了变化,像神经一样的细细经脉如同花藤爬上管壁,并开始缓缓颤抖,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

        苏哲的手掌也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线,直接进入器皿中。

        混合着不同血脉能量的血液,开始融合变化。

        乔伊娜不知道此刻在发生什么,但她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能量在汹涌成长,血液里面的细胞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分裂、互相吞噬、再度分裂。

        苏哲的额头水晶浮现出一道道光芒,很快就形成符文,与容器对应的四周也浮现出相同的符文。

        苏哲的身形如同一尊雕像般,巍然不动,一个声音传进了乔伊娜的脑中:“这是月之符文的能量——幽能,驱动容器中的高频振动,可以让血液分子更为均匀的散播到容器中。据主人所说,远古的计都人管它叫‘血惑之术’。”

        “‘血惑之术’?”乔伊娜看得目不转睛,嘴里默念道。

        “是的,等下你就知道了,远古的计都人……他们早就掌握了这种技术。”

        “原来如此!可这容器如果是计都人的造物,那你是用……灵力来启动它的吗?”

        “……”

        在幽能的催化下,无数细细的经脉开始在壁上膨胀、蠕动着,扭曲蜿蜒。

        很快,那些经脉的数量就无以计数了,密密麻麻的分支开始把容器内部整个填满起来。

        “我说过,我使用的符文之力叫幽能。主人告诉我,这是远古‘月兽’一族的能量,呵——幽能与灵力乃是同脉同源作用不一样的能量,我觉得它们应该差不多吧。”

        “啪!”一声微小的脆声。

        墙壁上竟然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之前看到的潮湿的水汽被冻成冰片,随后出现了数道裂痕。

        乔尹娜感到房间的温度降低了不少,她忽然警觉地扭过头,看到路波斯的身体正在蜷缩着,抵抗寒冷并有轻微的颤抖。

        这现象同样引起了路波斯的不适。

        怎么回事啊?这现象正常吗?

        她的目光停留在苏哲身上,发现冰寒来是自于苏哲的额头,他的脸上已经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寒冰,毛发都被冻住了。

        他双目闭着,似乎毫不知觉房间中发生的一切。

        他的脸上赫然出现了隆起的筋脉,皮肤上也长出像钢针一般的黑色胡须,一团淡蓝色的光晕大盛,是他额头的水晶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

        “厉害!这就是……你的能力吗?”

        乔尹娜也下意识的启动了身上的能量,一团如同薄膜般的五彩流蕴在她的周身运转开来。

        在被主人重新升华过身体后,她已经能非常自如的控制着庞大的能力了,但现在这个反应连她自己都有点吃惊。

        一开始,她以为这是自己身体下意识的防御举动,但后来她感到不太对劲——因为,乔伊娜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在深层次地颤抖。

        有一股能量从她体内经过。

        身体的灵力像是被什么牵着走一样,不受控制了,难道是苏哲的能力发动后的反应?

        跟着,她眼前被一片片流光占据,有什么东西开始爬上了自己的躯体,体内的灵力受到了那股强大能量的感召。

        嗯?不对!她低下头。

        老天啊!这些筋脉是什么时候窜上了她的身体?

        她迅速举起手臂,只感到浑身酸软。手臂上面的细细血脉逆势上行,已经快爬到了她的脖颈处。震惊之下,她运起灵力妄图抵抗那些膨大的筋脉继续爬行,但这不仅没有一点效果,反而加快了它们上行的速度。

        灵力就像打开的闸门一样不知流到了什么地方,身上有一股热量与冰寒同时存在着。

        苏哲此时也感到了不对劲,他的幽能符文像进入了寒冷的虚空之地,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血惑之术”似乎被某些更强大的力量活生生中断了!

        深层的寒意在前一刻还没显示出来,但此刻被苏哲切实感到了。他的神识仿佛坠入了无名的虚空,深邃幽暗的恐惧感袭来,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未知的时空中伸出,拉扯着他额头的晶体。

        啊!是什么东西?

        他额头上的晶体逐渐暗淡下来,想睁开双眼,却觉得眼皮难以撑开,像是被冻住了。

        “给我开!”

        他的额头发出光芒,终于强行睁开了眼睛,只见乔伊娜的身体僵硬,就在他的面前绷紧并剧烈颤抖着,像在抗拒着什么。

        “你在作什么?快停下来!”苏哲一声厉喝。

        “不……不是我干的!”

        乔伊娜此刻的表情痛苦,隆起的血脉已经爬到了她那迷人销魂的俏脸上,像是被藤蔓爬满的墙上,鲜花绽放着最后一丝娇艳。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苏哲一低头,看到了本不应存在于乔伊娜身上的东西。

        她的大腿处似乎有一个约40厘米长,完全透明、不定型的细长幻影,在空气中变幻着虚妄的形体。

        此刻他真的被吓到了,身上感觉两重温度同时出现在室内,一般是冰寒,一般是炙热,两股混合的空气在交战,屏蔽了实验室正常的温度。

        随后,她身上的所有织物都燃烧起来,就像是一团灵火,但并没有烧伤她的皮肤、血肉,高温燃烧之后,瞬间就平静的消失在空气中。乔伊娜的灵力形成了自身的保护膜,在紧贴皮肤的表面阻止了强能侵蚀她的身体。

        怎么,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吗?

        苏哲重新动用了“天眼”的神识扫描,这次,一个人形的轮廓跃动在五彩斑斓如同气泡中,他认了出来,那是乔伊娜的轮廓。

        但在深邃的背景里好像还隐藏着什么东西。

        不对,有这感觉,一定还有别的东西!

        看到了……

        在他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影子,无端变化如同涟漪,从虚影中实体化,那个虚影好像是个人?

        他的身体蜷缩着一动不动,像是僵硬的雕塑一般。

        真的是个人!

        乔伊娜手上忽然传来一阵高频波动,用来防御的蓝色光晕被红芒所吞噬,手臂的形体竟慢慢变得透明起来,仿佛在下一刻要消失掉。

        “坚持住!你不能放弃抵抗!”

        苏哲身上猛地腾起一个护罩,把他和乔伊娜都包裹在其中,蓝色瞬间就占据了上风,反过来把红色的光芒吞噬了。

        但是,乔伊娜大腿外侧那根细长的东西,正逐渐从不稳定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在不到一秒钟后凝聚成实体,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成了成千上万的颗粒,变成一个个细小的肉刺,一股脑地全部钻进了乔伊娜的体内。

        实验室中被神秘的阻断所掩埋了,双眼看到的是破碎的景象,分辨不出任何东西,只能靠苏哲的神识来辨认。

        乔伊娜的轮廓,在苏哲的神识中开始改变形象,他感受到扭曲虚空里的一股能量正在侵袭这个研究室,有什么深邃幽暗的东西正死命的要进入这里。

        “混蛋,那倒底是什么鬼东西!”

        苏哲惊恐地低吼了一声像是在唤醒乔伊娜,但只有他知道,这一声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增加勇气。

        一道无比耀眼的白光让苏哲的神识瞬间关闭了,紧接着就是一片虚无的感觉,苏哲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浮上了半空。

        他在浑浑噩噩中感觉到破碎的星空,从发出那道白光的地方有个人显现出来。

        那个人只用了一只手就建立起一层屏障,彻底隔绝了从扭曲虚空而来的东西,之前那个像僵硬雕塑般的形象,在触碰到白光后就消失了。

        随后,那道耀眼的白光和那个人也一起消失了,而那个人的身影就是和飘扬的黑色长发,是如此熟悉和令人惊异!

        “主人!是主人!”苏哲的喉头喊出了无言的声音。

        等苏哲挣扎着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忽然伸了过来一只手,这只手上布满了暗红色的筋脉,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的手。

        乔伊娜的身体犹如虚脱了一般,能抓到什么东西就抓什么,她全身的衣服被灼烧殆尽,现在几乎是赤着身体。她感觉到吸取自己力量的能量消失后,浑身都被一种虚空无力所俘虏,但是神志还算清醒。

        “是主人!”

        虽然她还没有掌握神识的奥秘,但有种直觉和苏哲是一样的。

        刚才的一刻,她感到熟悉、敏感而强大的灵力,根本就是主人的力量,替他们隔离开那了股庞大的阴影。

        乔伊娜的目光有些涣散,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让她极度困惑。

        当她看到苏哲诧异的目光看向自己后,立时意识到自己的身上有什么改变,她伸出手臂,看到了自己的小臂和手掌上有一些暗红色血脉正在消失。

        “刚才……发生了什么?”她茫然地问苏哲。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以为是你作的……”

        “不,绝对不是我!”她矢口否认,晃了晃脑袋道:“对了,我刚才感到主人出现了,是吗?”

        “嗯,我也感觉到了,他好像帮了咱们?”

        苏哲点点头,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身旁,只见路波斯昏倒在一旁,须发皆白,浑身都被冰霜覆盖着。

        他额头发出微光,神识探出,路波斯的心脏还在跳动,生命力还很顽强,性命应该是无碍的。

        “他一定是在刚才的狂暴能量中抵受不住了,不过放心吧,他不会连这么点打击都承受不住的。”

        乔伊娜点点头,问道:“刚刚是什么情况?我以为是那个容器,它在吸收你们的血液后,好像……咦!你快看,那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