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君)在线阅读 - 第2308章 1984.退隐之心

第2308章 1984.退隐之心

        此时已经距离赵洞庭下达各军陆续撤退的命令已经过去半个月的时间,前沿撤下的军队越来越多。

        那些投降的元军更是全部都被遣散回家,连那些将领都是。

        在前沿主掌此时的文天祥并不担心这些将领们回去以后还能闹出什么风波来。

        元皇投降的消息已经传荡开去,他们再无士气。

        再者,他们也应该知道和大宋禁军之间的差距。

        在这场战役中,四大藩国的军队没起到什么作用。

        元军的落败,并不是什么意外。

        这并非是战之罪,而是实实在在的两国之间的国力差距。

        蔡州主府汝阳。

        “终于都撤了……”                文天祥站在南城门楼子上,看着城门外渐行渐远的大军,轻轻叹道。

        这支军队是建康保卫处的天罡军,又文起率领,在最后面殿后。

        自他们后,便只有各军留守的大军未撤了。

        “是啊……”                就在文天祥的身边,陈文龙抚着胡须,面带微笑道。

        自赵洞庭在唐州泌阳见过他后,他便奉旨匆匆赶来这汝阳城了。

        只待元朝那边有消息过来,便打算同文天祥进京。

        此时距离年关尚且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前文有错,漏算了一个月,已改),他们和留守在这蔡州的将士们肯定是没法赶回家去过年了。

        但那些已经启程的弟兄们,隶属于建康、祥龙保卫处的,甚至还有部分蜀中保卫处、兴国保卫处的将士,要赶回家去过年倒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看似不是什么大事,但实际上是大喜事啊!因为能让那些将士们的家人都吃下颗定心丸,安安稳稳地过这个年。

        “元皇、噢,不,真金也应该快到中都了吧?”

        文天祥忽的又说。

        陈文龙在旁边点点头,“按照时日,应该是差不多了。

        只要不是故意拖延,最多两日之内应该能到。”

        “嘿!”

        文天祥难得轻笑起来,道:“到时候咱们率领这六万大军北上,接受了他们的投降,再沿路将他元朝各地的守将、守军全部都给招抚拿下,这元朝,便算是真正初步落在咱们大宋手中了。

        老兄,咱们同朝为官得有……二十余年了吧?

        说实话,你可曾想过咱们大宋竟然能够在如今就恢复当初最为鼎盛之世?”

        “有二十三年啦……”                陈文龙颇有些感慨道:“愚兄我是咸淳四年中的状元,入仕为官,从那时起,你我算是同朝为臣。

        说句不自谦的话,你我都算是临危受命啊,在大宋摇摇欲坠之际才好不容易有发挥自己才干的余地。

        贤弟你是大才,愚兄远远不及,但要我说,以你我之力,再合陆兄等人全力抗元,最终只怕也……对如今之盛况,我是真的连做梦时都不敢想。

        莫说如今,就算是定雷州、复临安,那都是我在海外那段日子连想都不敢想的啊……”                说到这话时,他眼中隐隐露出崇拜之色。

        在他和文天祥旁侧,还有文武将官,谁也没插话。

        这刻,眼中也是神色各异。

        有的如陈文龙这般崇拜,有的,复杂万分。

        他们这些人里边,成分驳杂。

        有些是一直跟着朝廷的,还有些则是半路提拔的。

        还有,是元朝投诚的。

        他们听陈文龙这番话,当然心里的感受各自不同。

        谁都听得出来,陈文龙这是对赵洞庭推崇至极。

        不仅仅觉得自己不如,连将文天祥、陆秀夫等人全部加上,也远远不如。

        “是啊……”                文天祥道:“当初你们在硇洲岛,我在江西,虽然在率众抗元,但心中实际上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

        直到硇洲见到皇上,看到皇上截然不同于以前的模样,再有他研制出来的轰天雷,我就知道咱们大宋有希望了。

        如今,只待接受元朝投降,咱们这些人,便总算是可以彻底安心了。”

        他说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抬头瞧了瞧天空。

        陈文龙面色微变,拽着文天祥就向旁边走去,“贤弟你刚刚这话是何意思?

        莫非你……”                他和文天祥同朝为臣数十年,又非政敌。

        如此称呼更显亲近。

        此刻陈文龙脸色也满是紧张之色。

        那些文官武将们没敢跟着。

        文天祥呵呵笑着,“老兄不必紧张,文某并没有什么病痛在身。”

        他知道陈文龙是会错意,连忙让陈文龙宽心。

        接着又说:“只是说,咱们这些人可以放心交权了……”                说这话的声音很低。

        陈文龙脸色刚刚松下去,听着这话又微变,“愚兄明年便满六十,自当交权。

        可贤弟你……怎么会有此想法?”

        作为当朝的副国务令,他难免要联想到很多东西。

        这刻,脑袋里各种思绪纷杂。

        他又想到赵洞庭让他作为此行纳降的主使,而并非是地位、威望都要高于他的文天祥。

        难道是皇上就已经对文天祥有所猜忌了?

        这尚且才刚刚过河,就要拆桥?

        大宋又要上演狡兔死、走狗烹这样的从前又过无数惨痛教训的事?

        好在文天祥接下来的话让得陈文龙重重放下心去。

        文天祥说:“不瞒老兄你,这些年文某虽无重病,但却也留下不少隐疾。

        之前尚且为大宋之兴盛时刻牵挂,便不觉疲惫,而如今大势将定,这人一下子突然轻松下来,就觉得精力实在不如从前了。

        虽小老兄你几岁,但着实心力俱疲,与其继续担任着这军机令的职务,倒还不如让他们那些有精力的年轻人上来坐这个位置。

        皇上跟我说要迁都中都,依我看呐,皇上还有更大的雄心壮志。

        而皇上每每如此,必是以新政为基,我自觉跟不上皇上的思维了,还是早些回家养老的好。

        最多,也就在军机内阁挂个职,替皇上出谋划策,如此便是最好。”

        “不是怕功高盖主?”

        陈文龙轻轻点头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

        文天祥轻笑:“这大宋,遍数朝中文武官员,有功者无数,但谁敢说功高盖主这四个字?”

        陈文龙愣了愣,随即点头笑道:“还真是,没有皇上,咱们不过是些乌合之众。”

        紧接着笑容便是有些揶揄起来,“老弟你今天突然和愚兄我说及这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