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历史小说 - 蜀中龙庭传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自有仙人天上来(求推荐票)

第一章 自有仙人天上来(求推荐票)

        永嘉六年,长安风云平息……



        荷华范内,百年银杏树下,一老一少对弈象棋。



        少,自然是世子徐扶苏。老,则是刚入长安的蒋去。



        蒋去为何要与世子下棋,有考校的意味。蒋去毕竟曾是骊阳首铺,棋力不俗,世子与其下棋,十局输八。



        蒋去望着棋盘上已近收官的局势,便不在落字,喃喃道:



        “象棋不同围棋,没有围棋般十三道,十九道般繁杂,变化多端。



        春秋南楚国,有位棋诏国士,就以围棋众生平等,象棋等级森严一句道尽两棋本质。又以围棋重和谐,象棋主杀伐,指出两道风流。



        纵然是在棋道造诣不熟的姜诩,也就是你的亚父都不敢直言能下的过那名棋诏。”



        蒋去回忆往昔感慨,“春秋名家倍出,士坛文坛棋坛,气象万千。反观如今,骊阳尊法儒,百家恢宏便不再能重现了。”



        徐扶苏瞅了许久棋盘,实在是难以翻盘奠定胜局,干脆放下棋子,轻笑回应蒋去:“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仅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前的宁静呢。”



        蒋去低眉,似乎在细细考量,没说话。



        徐扶苏视线移开,看向杵在院门出的徐晃,伸手微勾。后者打死不敢进来,少年偏头看向外公,轻声道:“老徐站在外头呢。”



        “嗯。”蒋去漫不经心的回答,些许是察觉到了徐扶苏的目光。蒋去抬头,瞄了眼院外的徐晃,邋邋遢遢的老仆咧嘴笑笑。



        “哼,小外孙让他进来吧,就说我蒋去又不是老虎,欠着的钱能还就还。”



        “真的?!”突兀的声音在蒋去身后响起。那位邋里邋遢,一口黄牙的老仆不知何时已临于身。



        蒋去点点头,撇了一眼徐晃,“看书回来了?”



        徐晃乐呵呵,“送朋友送朋友,不小心睡着了。”



        “那叫张衍的小子,不错。”蒋去称赞道。



        听到蒋去难得夸人,徐扶苏都不禁好奇张衍是个何方神圣。



        仅听蒋去继续道:“我刚进书屋时,见到那小子在收拾行李,去哪?”



        徐晃老实巴交回答:“说是对功名失意,回金陵孝奉姐姐去了。”



        “金陵?”蒋去猛然回头盯着徐晃,眉头紧缩,“糟了!”随即苦笑,他看向一头雾水的两人,道明:“金陵倭乱,恐怕……”



        蒋去留话半分,但徐晃和徐扶苏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他话里有话。



        徐晃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徐扶苏拍了拍他肩膀,宽慰他道:“吉人自有天相。”



        “朝廷派了王明凯去金陵平定倭乱,让我留在长安,扶苏出长安。明面上,是我以指换王安被撤职,王明凯去金陵,博得扶苏离开囚笼的机会。”



        蒋去淡笑,“当然,也是我们那位圣上的帝王心术。打一棒子喂一甜枣。暗地里,王安四年后出东林学宫,依旧是大学士。王明凯在金陵,是否能平倭乱,不重要。只不过是明帝架空两人权利的手段罢了。”



        蒋去站起身,在院里来回挪步,双手负于身后,娓娓而道:“四年,左宗棠早回来了。比起王明凯,左宗棠难道不胜于他?”



        “王家在长安城的种种作为,莫不要以为明帝赵衡是瞎子。国师叶宣六年不入长安,是因为早早布局好了。都府之事,简在帝心。”



        “敢说外孙来长安,那次见到神出鬼没的锦衣卫了?就是司礼监太保赵高,在沉香阁的袭杀,不过是试探徐晃和那位叫齐咏春的武夫实力。”



        蒋去嗤笑,见银杏树上有两头黄莺,吹哨逗弄黄莺。



        两头黄莺不予理会,顿时给喜好挑弄珍禽,在北梁流州蒋家里养了不少珍禽异兽的老首铺泼了波冷水。



        老首铺蒋去年纪不小,仍是孩气的哼了声,气闷闷的坐回凳子上。



        看的徐扶苏是眉眼舒展,忍而不笑。徐扶苏给徐晃和蒋去各倒了一杯浮生茶,招呼道:“老徐坐。”



        徐晃嘿嘿笑笑,也不客气,和蒋去坐在同一侧。



        “离开长安这座囚笼,总比待在这发霉的要好。双腿不能行路,多少好地方都不能去。听闻第一楼美人无数,不能一探究竟,可惜可惜。”徐扶苏一脸惋惜,故作愁眉苦脸。



        “呵,要何家那姑娘在,你敢去?”蒋去不留情面的反驳道,又继续思忖,点头缓缓言:“何家那姑娘,长的是国色生香,但是能不能当北梁王妃,再考校考校。”



        听到蒋去聊到何熏儿,多日不见红衣少女的徐扶苏头疼不已。估摸着何侍郎锁了何熏儿半旬时光,连是东林学宫的课业都一并推免。可见何侍郎是谨慎至极呀。



        徐扶苏摇头苦笑,有些沮丧:“明天就要出长安了,连丫头的面都没见上。”



        王明杰遭暗杀的事情虽然过去了,王家这头疯狗放开了嘴,哑巴吃黄莲。



        至于宋家,摆在徐扶苏和宋如言,仍然是有所芥蒂,毕竟第一楼就是宋家名下的隐秘产业。其中利害关系,纵然是他都不敢轻易触碰。



        这下好了,他离长安,能早些不被棋局束缚。换成了他外公作为棋子和宋家,明帝,王家博弈。



        徐扶苏心里有对老人的惭愧,又无为力。直到他真正入局,才知其中凶险。不过少年万万没有意料到的是,这盘棋局早有一方大手掌握。



        “这去哪还不知道呢?”徐晃接了一句,道出世子心中想法,同时也打断徐扶苏的思绪,惹得前者一阵点头附议。



        蒋去哼哼,一锤定音:“去哪儿都得把腿先整好。腿瘸着,跑路都得靠推轮椅?在来北梁前,外公和武当山那帮道士打了招呼。估计不久就来长安了,既然你体内的离火符能抑制龙虎山金符“镇”字。”



        “那武当山的掌教应该有法子治好你的腿。正好,你也去山上多修炼修炼武道,不要整天跟着徐晃看神仙书,多没出息。”



        在徐扶苏和徐晃两人面面相觑,左耳进右耳出,对于蒋去的唠叨,两人都不感兴趣。



        忽然!



        天穹一阵昏暗,众人仰头举目凝视上方。自天而下,两个小黑点渐近渐大,隐约能见是两个模糊的人影,下坠迅速,如同两颗流星飞弹般。



        饶是武夫齐咏春和徐晃都不敢伸出手来接住下落的两人。



        轰!两颗流星飞弹下坠,镶入地底,两个人形怪坑,一大一小……



        气机诡异,长安城中静谧如常……



        徐扶苏目瞪口呆,这…,自有仙人天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