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历史小说 - 举汉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拍击

第二百一十九章 拍击

        由于此段湘水宽度仅有百余丈,是以绕袭敌侧等战术难以实施,也缺乏回旋余地。

        因此战场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两支规模庞大的舰队冒着铺天盖地,如同蝗灾一般的箭矢,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对撞在一起。

        伴随着一声声惊天巨响,冲在最前方的数艘艨艟发生激烈碰撞,一瞬间船首就被撞得支离破碎,甲板上的士卒不可抑制地抛向天空,亦有士卒被甩落水中。

        不过纵观整个战场,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类似于决死冲锋的交战方式,终究是少数。哪怕战场宽度有限,但双方舰队仍然尽量打开队形,留有足够敌舰通过的空间。

        双方则趁着敌舰交错之际,在女墙、战棚、船舷的掩护下,互相以弓弩旁射,一路深入敌阵,进无可进之时便会形成混战,最后便是激烈残酷的接舷战。

        刘宗以大将陈进为锋镝,黄武为前部,率领三十二艘艨艟当先开路,他本人自将四十五艘斗舰,尾随其后。

        这四十五艘斗舰,至少都在船首装备了两具拍竿,其中几艘十余丈长的巨型斗舰,甚至装备了六具拍竿,即船首及左右两侧各置两具。

        为了起到迷惑敌人的作用,拍竿外面皆蒙着绛布,这个异常的举动虽然引起了荆州水军将士的注意,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以为对方性好奢绮。毕竟,他们的主帅蔡瑁,就喜欢在楼船上置青色篷盖、张绛色帷幔。

        刘宗舰队顺流而下,速度极快,期间很少与敌人纠缠,冲在前面的艨艟,主要的任务就是为后面的斗舰开路,并扫清阻碍。

        在前进的过程中,艨艟或主动、或被动,陆续掉队。当蔡中的楼船编队遥遥在望时,刘宗方负责在前开路的艨艟已不满十艘,就连担任锋镝的大将陈进,也被敌舰截住,没能坚持到最后。

        所幸另一员大将黄武一路有惊无险,他望着前方最后几只“拦路虎”,一改之前避而不战的态度,挥刀大声喝道:“撞上去、撞上去,将它们撞开……”

        剩下的艨艟随即排成“楔形”,狠狠撞上挡住前路的敌舰。

        一阵地动山摇、人仰马翻后,前方顿时一片开阔,令蔡中的楼船编队彻底暴露出来,很快,大批斗舰便源源不断从缺口冲出,蜂拥杀向蔡中的楼船编队。

        蔡中脸上不禁露出冷笑,他不知道对方为何选择“不顾一切,直攻中军”的战术,然而在他看来,这无疑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他麾下的楼船编队,足有二十艘,另外两翼又有艨艟、斗舰拱卫,对方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

        楼船的确有种种缺点,比如船上建筑过高,重心不稳,遇到大风大浪容易倾覆。但这只能说明它适应性差,却并不代表它战斗力也差。相反,其高大巍峨,载兵甚众,宛若一座水上堡垒,乃是当之无愧江河之中的霸主。

        事实也确实如此,双方接近的过程中,楼船编队的弓弩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在与刘宗的斗舰对射时轻易就占据了上风。

        接下来的接舷战,船更高、人更多的楼船优势只会更大。就在蔡中如此笃定时,刘宗一方直冲而来的斗舰群相继撤去船首的绛布,露出一左一右,长达五十尺,其上悬挂巨石的拍竿。

        蔡中一见之下,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这东西他固然没见过,可只要看看木杆之上的巨石,是个正常人也能猜到它的用途。

        蔡中瞬间冷汗迭出,这样的巨石若砸下来,就算是高大坚固的楼船,恐怕也很难保持完好。

        此时双方之间相距不过二十余丈,距离实在太近了,蔡中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徒劳的嘶喊道:“射……射……”

        然而箭雨相比之前,明显变得稀落许多,由此不难看出,被拍竿震慑到的绝不止蔡中一人。

        冲在最前的几艘斗舰,士卒聚集船首,举楯排成一道楯墙,而负责拍竿的吏士,则透过楯墙的缝隙,心里默默计算着距离。

        拍竿平日被辘护紧收绳索,固定于上方,当双方船首近在咫尺时,几名吏士同时松开拍竿的辘护,船首两根粗大拍竿带着两方巨石,猛地落向敌舰甲板。

        “轰……轰……轰……”

        巨大的轰击声直如天崩地裂一般,瞬间盖过了战场上的杂音。

        数百年来无敌于水上,只有天灾才能打败的楼船,仅仅挨了一轮拍击就变得惨不忍睹,有的数层庐室,尽数摧毁,将藏身于内的士卒全部埋于废墟、残骸之中。有的甲板破裂,江水涌入,原本上面的士卒变得七零八落。

        落水之人不计其数,无甲者尚能在水中浮游,运气好或许还有机会游上岸,而披甲者除非能够找到可以借力的水上漂浮物,否则就算其人再善泳,也终究会有力气不济之时,最后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死亡的结局。

        拍竿首次出现在战场上,就取得了颇为不俗的战绩,仅仅一轮攻击,就令五艘高大的楼船近乎陷入瘫痪,如同待宰的羔羊。

        面对拍竿这种人力难以抗拒的武器,荆州军士卒纵然捡回一条性命,也已经被拍竿的威力吓坏了,根本升不起丝毫战意。

        眼前密密麻麻的敌舰、拍竿就已经够让人绝望了,更让人绝望的是,拍竿居然还能收回,反复使用。简直不给人留活路。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荆州水军的楼船被拍竿拍得支离破碎,斗舰上同样震荡不轻,不过刘景军士卒毕竟已经操练半年之久,早就应对自如。吏士利用辘护、绳索,熟练的将拍竿拉回束好,然后随着命令,拍竿再度落下。

        “轰……轰……轰……”

        这次不再只是前面几艘斗舰,更多的斗舰、更多的拍竿参与进来,效果也是出奇的好。其中一艘楼船,在遭到三艘斗舰的拍击后,船身发生严重前倾,江水汹涌灌入船舱,再难恢复船身平衡,沉没只是时间的问题。

        作为水上无敌战舰,由十艘楼船组成的防线本该坚不可摧,可结果在遭遇到拍竿后,立刻就变成一堆脆弱不堪的水上棺材。

        亲眼目睹这一切,蔡中紧了紧手中刀柄,内心一片冰冷。

        “校、校尉……”麾下部将脸上带着震恐之色,颤声道:“敌人冲过来了!此船船顶悬挂校尉的将旗,必定会成为敌人首要攻击对象,为了安全起见,校尉应尽早出之,换乘他舰……”

        周围将士皆深以为然,然而蔡中不待他说完,便恶狠狠瞪着他道:“你让我未战弃船?”

        “校尉请息怒……”部将心里暗暗叫苦,校尉也太不知变通了,这怎么能说是未战弃船呢?“末将的意思是,校尉如果被敌人围攻,就难以指挥舰队作战,到时候势必会引起全军上下混乱,对战事不利,不如……”

        蔡中根本不听对方的劝告,挥起长刀狠狠砍在甲板上,斩钉截铁道:“我受将军、军师之命,为水军前部,大敌当前,岂能未战弃船?敢复言此者斩!”

        “……”将士们闻言无不一脸惨色,内心寒意刺骨。

        说话间,斗舰如鲨鱼群般,接连而至,就像蔡中部将担心的那样,蔡中座舰顶端那面迎风招展的将旗,就是最大的靶子。

        蔡中目光凝重地望着敌舰上的拍竿,临近之后,他才意识到其上装置的巨石,是何等慑人。

        蔡中心里有一瞬间,对刚才的决定产生了怀疑,面对这种威力强大且无解的武器,自己的坚持,是不是完全没有必要?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扼杀了,将旗,是一军之魂,尤其是在水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将旗比他本人还要重要。他本人可以死,将旗不能丢,将旗若是失于敌手,必会引发前军溃败。

        当拍竿带着巨石呼啸而落,蔡中双目圆瞪,脑中一片空白,或许日后会出现对抗拍竿的办法,但现在,就只能眼睁睁看着。

        “轰……轰……轰……”

        剧烈的震荡中,蔡中及周围的将士立时如天女散花一般抛洒向四空,蔡中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一头直愣愣撞在庐室墙壁上,鲜血顷刻间流得满脸都是。

        虽然模样极其凄惨,可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如果他没有戴兜鍪,这一下必然脑袋开花,断无幸免之理。

        蔡中缓了好一会,才晕头转向的爬起来,眼前两步远的甲板,已经被砸得不成形状,而身后的三层庐室,业已被击毁,置于其上的将旗,自然也找不到了。

        然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第二轮拍竿攻击随即落下,其中一块坑坑洼洼,鲜血淋淋的巨石,正是向着蔡中的位置砸下。

        “校尉……小心……”

        蔡中头部遭到重击,反应不免有些迟缓,部将见状,急忙将他扑倒,总算将其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身体和头颅的剧烈疼痛,一波波冲击着蔡中的神经,他勉强睁开眼,发现脸上枕着的,正是自己的将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