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历史小说 - 举汉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开战

第二百一十八章 开战

        自荆州水军进入衡山乡开始,其一举一动,便都在刘景的监视之下。而当他接到荆州水军离开衡山津渡,连舟南下的消息,即刻下令水步军进入备战状态。

        湘水南岸属于丘陵地带,树林密布,刘景亲率五营将士藏身于离岸不远的一座密林之中。

        士卒们按照伍什而坐,等待敌人的过程中,为打发无聊的时间,或检查身上的甲胄、或擦拭手中的兵器、或绑牢腿上的行藤,偶尔与身旁的袍泽交谈几句。

        军中固然没有明确禁止士卒说话,可大战前的巨大心理压力,令士卒实在没什么兴趣交谈。

        况且,如果一直说个不停,或者声音稍大,很快就会引来队率(五十人)、屯将(百人)的关注,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刘景穿着精美的袍铠,坐于一张带着靠背的小马扎上,这东西现在不叫马扎,而是叫胡床。

        胡床纵然在大汉朝北方,也属于罕见之物,因受到汉灵帝“好胡物”的影响,一度在京师上流社会风靡一时,但影响仅限于京师洛阳,亦未渗透到民间。

        至于南方,就更勿需提了,人们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胡人之物。刘景也是在与韩广聊天时,听后者谈及,才让工匠做了几张马扎,也就是胡床。

        胡床的坐姿不符合华夏的礼仪,可军中多是粗鄙之辈,从来也不是什么守礼之人,在亲自试过其便捷性及舒适性后,胡床马上便成为了众将们的标配。

        刘景抬头向上望去,透过树叶,隐约可以看到阴霾的天空。

        长沙不愧其“下湿之地”的名声,从正月到现在,四十余日间,不是阴天就是下雨,太阳出现的次日,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令刘景称庆的是,近几日来,长沙南部天气虽然不见晴朗,却也没怎么下雨,以阴天居多,这无疑更加有利于伏击作战。

        苦等大半日,日昳时分,荆州水军姗姗而至,数以百计的前军舟舰,从刘景、单日磾的“面前”经过,一路沿着蜿蜒曲折的湘水南去。

        规模更加庞大的中军,逐渐进入刘景、单日磾的伏击圈,就在这时,南方传来一阵急鼓声。

        刘景知道刘宗那边决战在即,顿时坐不住了,一路来到树林边,拨开枝叶眺望湘水。

        蔡瑁本来卧于楼船最上层的爵室中,正享受着美酒佳肴,然而他听到鼓声,立刻弹坐而起,一脸不敢置信,这是警鼓,前军只有遇到敌人,才会敲响警鼓。

        敌人不会有别人,必是刘景无疑。蔡瑁心里不禁有些狐疑,刘景莫非得了失心疯不成?居然敢在江上正面拦截他的水军?

        就算是昔日鼎盛时期的长沙水军,敢于这么做,也没有逃过近乎全军覆没的下场。刘景到底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另有依仗?

        吴巨同样难掩震惊,却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刘景、刘宗果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他最怕的就是两人据城而守,那时他将不得不硬起头皮率领部曲蚁附攻城。

        荆州水军前部、讨寇校尉蔡中站在楼船座舰的甲板上,其年约三十余岁,身材魁梧,皮肤泛黑,面容刚毅,他出身于襄阳蔡氏末支,中平黄巾之乱时从军,凭借着不俗的军事才能,一步一步成长为蔡瑁的左膀右臂。

        望着远处数以百计的战船,列舰整齐,塞江截流,旌旗蔽日,军势之盛,令他暗暗吃惊。

        毫不夸张的说,眼前这支舰队,也就比昔日的长沙水军稍逊一筹而已,和荆州水军的前军实力相差无几。长沙水军覆灭后,湘江怎么可能还有这等规模的舰队?莫非是零陵、桂阳的援军?

        不管这支舰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反正是来者不善就对了。敌人舰队实力不俗,又是顺流而下,可谓颇占优势。相反,己方则是逆水行舟,不免吃亏。

        不过即使身处劣势之中,且限于地形,兵船数量也占不到便宜,但蔡中内心仍然信心十足,这是屡战屡胜后养成的绝对自信。他可不认为敌人能够击败他。

        见敌人舰队展开队形,逐渐逼迫而来,蔡中扭头对身边的持旗吏下令道:“展旗雷鼓,大小战船,以次迎敌。左不得至右、右不得至左,前不得易后、后不得易前。违令者——斩。”

        “诺。”持旗吏领命,向楼船上方的鼓手挥舞手中旗帜,袒胸露臂的鼓手旋即敲响大鼓。

        “咚……”

        “咚、咚、咚……”

        伴随着雷鸣般的鼓声,荆州水军由行军模式转为战斗模式。

        其实水战说白了,比的就是谁的船更大、谁的人更多,因此蔡中阵型以楼船大舰居于中央,艨艟、斗舰等中船拱卫于四周,走舸等小船处在最外围。这也是重要程度的排序。楼船乃是舰队核心,艨艟、斗舰等中船则是中坚力量,走舸等小船无疑便是炮灰。

        而刘宗率领的舰队并无楼船,加之拥有秘密武器拍竿,是以轻舸小船在前开路,艨艟、斗舰紧随其后,顺流盖江而进。

        双方小船很快就进入到彼此的射程内,一时间,弓弩响声不绝,双方你来我往,箭矢丛飞。

        不管是哪一方,小船上的弓弩手都缺少必要的铠甲防护,又因船小舷低,没有遮挡,血肉之躯,又如何能够抵挡钢铁箭簇?

        然而小船上的弓弩手处境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棹卒,他们在控制棹橹时,很难集中精神躲避箭矢的攻击,所以伤亡远超弓弩手。

        双方各驾轻舸,手持弓弩,纵横于江心,杀得不可开交,开战没过多久,水面上就布满了双方士卒的尸体,有些人只是负伤,尚未死去,在江中徒劳挣扎着。

        然而大战之时,危机重重,即便是袍泽,一时也无暇施以援手。这些人,九成九都会死去。

        不过就像前面说的,轻舸小船只是战场上的炮灰,就算杀得再惨烈,也是无关大局,真正能够决定一场水战胜负的,是以艨艟、斗舰为主的中大型战舰。

        当双方的艨艟、斗舰进入一箭之地,小船基本就算是完成使命了。没办法,它们面对艨艟、斗舰等中大型战舰,几乎毫无还手之力,除了发起自杀式袭击外,对战局帮助有限。这时,它们可以选择尾随己方大舰行动,也可以选择退往战场边缘地带。

        艨艟、斗舰之上可载数十战士,聚在一处,弓弩齐射,威力绝非小船散兵游勇可比,霎时箭矢如同暴雨一般倾泻而出。若是缺乏防护的轻舸小船仍停留于战场中央,瞬间就会被消灭殆尽。

        三艘艨艟,呈“品”字形,处于刘宗舰队的最前端,以为锋镝。艨艟又名蒙冲,刘熙的《释名·释船》载曰:“外狭而长曰蒙冲,以冲突敌船也。”

        另外人们常以生牛皮蒙船覆背,以更大化发挥艨艟“冲突敌船”的特点。

        眼下三艘艨艟,便是如此,而负责指挥三舰者,便是刘宗麾下头号大将陈进,其身长八尺,体躯雄壮,身被重衣双铠,手持长刀大楯,昂扬立于船首,视乱丛飞下的箭矢如无物。

        这种身先士卒,不避矢石的行为,最是能够鼓舞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