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玄幻小说 - 高武27世纪在线阅读 - 第611章 对青初洞为所欲为

第611章 对青初洞为所欲为

        当苏越抵达阳向族圣地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熙熙攘攘,以秘境入口为核心,这片新开发的地带,俨然是成了一个大集市。

        刚到圣地,墨铠那老东西就已经逃之夭夭。

        苏越嘴里还嘀嘀咕咕。

        简直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能成什么大气候。

        不就是让你接应一下,看看你吓得那个怂样,青初洞一口唾沫都会吐死你,还口口声声最强九品,也有脸说。

        你徒儿红锅第一个看不起你。

        当然,苏越好说歹说,最终墨铠还是同意了苏越的计划。

        其实计划的内容也很简单。

        万一苏越忍不住,在秘境里面捅了什么祸患,到时候得墨铠想办法接应他逃走。

        逃亡最困难的瞬间,是苏越从秘境里传送出来,就会被几个绝巅斩杀。

        苏越想用一念闪烁,抓住最关键的契机,最终传送到墨铠脖子上。

        之后,就得看墨铠老兄的能力了。

        毕竟,这家伙口口声声号称自己是绝巅之下最强者,天天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看样子随时都想去挑战一下柳一舟。

        如果逃不走,就太丢人了。

        其实苏越从秘境里出来的一瞬间,哪怕被青初洞他们秒了也无所谓。

        他已经做好了牺牲一条命的准备。

        不就是100万酬勤值嘛,爷不缺,爷大方,爷豪迈。

        墨铠拒绝了一路。

        他根本就不知道苏越有系统的事情,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这都是纯粹的找死行为。

        但最终,他还是迫于苏越的威胁,只能勉强答应。

        苏越告诉墨铠,自己有杀手锏,可以保证离开秘境的瞬间不死。

        并且还激将法,不断刺激墨铠怂。

        墨铠最终发怒,和苏越对赌,只要你能闪烁过来,我就可以逃走。

        就这样,两个人达成协议。

        可墨铠还是将信将疑,但又拗不过苏越。

        也正因为有了掩护逃亡这个环节,所以墨铠得更换一个身份,否则到时候不容易逃走。

        至于入场券这种事情,也并没有记名,所以也不可能顺着苏越,最终追查到墨铠。

        以墨铠的谨慎,他必须得把事情做到完美。

        挤挤攘攘的大街,苏越一脸茫然,一时间还有点格格不入。

        墨铠虽然不在身旁,但他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几秒种后,苏越就融入了人群之中。

        为了不暴露虚弥空间,他特意找了个择兽腰包,把需要的东西装在腰包里,里面除了入场函,还有大量的宗师级丹药,在湿境,丹药向来都是硬通货。

        反正还有好几个小时秘境才会开启,苏越也正好赶赶集。

        说实话,异族的经济体系还是比较落后,武者们也就是趁着这段时间热闹,纷纷用摆地摊的方式,售卖点平时的存货。

        当然,市场不规范,也就没有什么统一的定价可言,你是买到宝,还是被坑一笔,完全是看运气。

        苏越就这样溜达着。

        说实话,还挺失望的。

        可能是因为眼界太高了,苏越一路上也没发现什么珍贵用品。

        这里的丹药,都不配让苏越消费。

        他转遍了七品和八品武者的摊位,一无所获,当然这些摊位的顾客也都是宗师,普通武者都没资格过来,即便来了也没用,第一不敢问价钱,第二没钱买东西,纯粹是自取其辱。

        失望!

        什么都没有!

        兵器不需要,丹药不需要。

        苏越发现自己状态,已经无限接近于一个无欲无求的仙人模式。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

        最终在一个八品虫头族的武者手里,苏越买到了一点勉强算是有用的东西。

        毒药!

        这是一个很歹毒的植物。

        虫头族所出售的物品,仅仅只是毒核。

        这些毒核其实并没有什么毒性,但只要用特殊的土壤培育过,这些毒核就会开花,最终可以释放出极度恐怖的毒雾,连宗师都难以避免。

        而培养毒核的土壤,就是宗师的尸体。

        对!

        必须得六品以上的宗师尸体,才可以成为土壤,否则毒核不会开花,但六品并不是极限。

        六品尸体培养的毒核,只能释放对六品宗师有效的毒雾。

        以此类推。

        如果用七品武者的尸体,就可以培养出对七品都有效果的毒雾。

        甚至,这毒核连八品宗师都可以削弱。

        当然,八品武者中毒,和六品武者中毒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武者品阶到了八品,气环里灵气充沛,肉身已经拥有抗毒能力,所以效果会打折扣,除非是一些特殊毒,否则八品直接免疫。

        但根据这个宗师所言,哪怕是八品中毒,削弱他30%的战斗力问题不大。

        这毒核,明显就属于特殊毒。

        中毒之后,武者会头痛欲裂,耳鸣眼花,四肢酸软,呼吸不畅,那所谓的30%削弱,其实就是武者需要用30%的精力去压制毒性。

        对宗师强者用毒,其实杀人的意义不大,主要作用是削弱。

        想用毒来杀宗师,特别是八品这个级别的宗师,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毒核培养成功,可一颗毒核的毒雾,也仅仅能是一个八品中毒,且中毒时间很短暂。

        所以,综合考虑下来,其实这毒核的性价比极低。

        至于九品,毒核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首先,能找到新鲜的九品尸体,就代表你拥有了斩杀九品的能力,还要毒干什么?脱裤子放屁。

        第二,九品压制毒性,估计也就多耗费4%的气血,根本不痛不痒。

        有几个宗师可能是心动过,但他们也都是六品。

        相对于八品,六品武者用毒核来阴人,还有些效果。

        可惜,到目前为止,这个八品虫头族摆出的五颗毒核,却一单都没有成交。

        还是那个老问题。

        性价比不高。

        这个虫头族出售的价格,可能对八品来说,也不算伤筋动骨。

        可对六品武者来说,简直就是开玩笑。

        花费这么多的代价,买点修炼用的丹药,它不香吗?

        所以,苏越直接包场了!

        等到了秘境里面,杀七品武者比较简单。

        可八品的数量也不少,一旦围攻过来,有没有开阔的场地可以游走,到时候被很被动。

        苏越可舍不得把复活的机会,白白浪费在八品战场。

        五颗毒核到手,苏越也付出了不少丹药为代价,而且还是比较珍贵的八品级别丹药。

        多亏了墨铠大方,否则苏越的货币都有点不够。

        结束交易,苏越转身离去。

        横竖还是无聊,他计划再去六品聚集的地方看看。

        “阳向族大户果然多,宰起来也顺手!”

        虫三水目视着苏越离开的背影,嘴里嘀嘀咕咕,忍不住感慨道。

        作为老牌的强大种族,阳向族的消费能力真的是堪称残暴,而且这个阳向族明显来自散星城。

        果然,和神州厮杀久了,油水就是丰厚。

        刚才的交易,虫三水甚至得到了两颗神州丹药,这才是真正的宝贝。

        虫三水卖毒核,其实也就是抱着宰大款的目标,能宰一个就算一个。

        没想到,阳向族的白痴,一次竟然舍得买五颗。

        “话说回来,这家伙到底是要干什么?暗杀?得多大仇?

        “这些蠢货的想法,我是真的想不通。

        “如果你想暗算一个七品宗师,用这些丹药,雇佣一个八品多便捷?

        “哼,没脑子!”

        虫三水摇摇头。

        当然,他也只是感慨一下,至于苏越杀谁,和他无关。

        虫三水八品后期实力,这次也是手握入场函,计划去秘境突破一番的强者。

        可惜,虫三水的实力终究不够,他想突破到九品,可最终还是差点意思。

        “拿了这批丹药,应该可以勉强混到八品大圆满了吧。

        “神州,等攻到神州,一定得多抢点资源,到时候九品也是手到擒来。”

        虫三水摇摇头,收起来自己的摊位。

        对西战区的武者来说,神州是个神秘又富饶的地方,从刚才那个阳向族身上,虫三水更加看到了神州的富足,他甚至想立刻就开战,去神州掠夺。

        离开之前,虫三水又看到了不远处几道不友好的目光,甚至还有几个八品公开嘲笑虫头族。

        虫三水也没办法。

        虫头族向来都是八族鄙视链的最底层,再加上这次来参战的绝巅又是血虫皇,他们虫头族就更抬不起头。

        心酸啊。

        其他种族都是货真价实的绝巅。

        可血虫皇终究只是个赝品,根本就算不上实实在在的绝巅。

        虫头族整体情绪不高。

        王虫其实就在不远处,他全程目睹了虫三水的心酸,心里一直在憋着一口怒气。

        除了沸血族和掌目族那些丧家之犬,其他五族都在鄙夷虫头族。

        等着!

        你们都给我等着。

        等我拿到了落圣丹,等我在秘境里直接突破到绝巅。

        到时候,我再看你们是什么表情。

        该死!

        自己手握天地雷图腾,一定可以夺走宝物。

        “你是王虫吧?

        “来了阳向族地盘,也不说和大家聚聚,你简直比双角族的银门还要孤僻啊!”

        一道声音打破王虫的思索。

        他转头一看,瞳孔顿时缩在一起。

        “黑捕?”

        王虫冷冷问道。

        眼前这个阳向族虽然伪装成了八品,但他眼里的那种不羁与孤傲,足够特立独行。

        当然,这股不羁的气息,也只有王虫能看得出来。

        因为,他眼里也有同款的野心,甚至比对方还要更甚。

        “幸会!

        “钢骨族钢绝白,四臂族肆段扉,刺骨族古恩裴,还有双角族的银门,目前都已经在我的大帐等候,你也和大家见个面吧。

        “说实话,我对你们几个都是仰慕已久,好不容易能聚起来,而且彼此还没有敌意,真的不容易。”

        黑捕犹如老朋友一样,拍了拍王虫的肩膀。

        虽然不知道在第九城会有什么争锋,但目前来说,他们都是盟军一员,都有着共同的强大敌人,勉强可以算是战友。

        黑捕是阳向族,同时也代表着青初洞,他需要帮青初洞去笼络人心。

        王虫眉宇间闪过一抹厌恶。

        他很讨厌黑捕这副假惺惺的表情。

        大家的目得都是第九城里的落圣丹,彼此心知肚明,还有什么必要聚起来,提前打一架吗?

        恶心。

        当然,王虫毕竟是九品大圆满,他脸上还保持着基本的冷漠,这也算是一种强者的从容。

        “银门都到了,目前就缺席你一人,可别扫了大家的兴啊。

        “酒水已经备好,走吧!”

        见王虫不说话,黑捕也没有生气,还是一脸热情的邀请道。

        其他几个九品大圆满,态度甚至比王虫还要恶劣。

        黑捕不在意他们的态度,他是那种可以隐忍的毒蛇,否则也不会隐忍到苍毒死。

        先认识一下这五个家伙,聚起来都探探虚实。

        黑捕掌握着解封落圣丹的唯一咒印,而且还有个黄素俞随时可以牺牲,理论上是绝对无敌的状态。

        可其他五个对手,那也都是九品大圆满,绝巅之下最强的一批存在。

        不可小觑。

        “行吧!”

        王虫点点头。

        如果其他对手都在,自己不去,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

        雪阳就在不远处。

        她用特殊药物修改了样貌,虽然毁容的过程很痛苦,可雪阳也不得不毁。

        该死的苏越,强行用毒药改变自己的性别不说,还改成了沉鱼落雁的绝世美人样子。

        对雪阳来说,这副相貌就是个灾祸。

        她当山大王的时候,甚至还想了几个办法去毁容,但她毕竟已经是宗师,肉身恢复能力之强大,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每次毁了容,可用不了几天,伤疤愈合,皮肤依然还是曾经的样子。

        所以雪阳只能用特殊的药物来修改。

        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而且还要忍受痛苦,但雪阳豁出去了。

        她受够了舔狗堪比苍蝇还多的烦恼。

        “黑捕……青初洞手下第一爪牙!”

        望着黑捕远去的背影,雪阳喃喃自语。

        毕竟是她斩杀了苍捕的弟弟,雪阳也想看看黑捕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等天圣复活,自己也要培养几个手下。

        至于第九城里的那颗落圣丹,雪阳眼里还真不稀罕,关键她也用不。

        她的目标是万道白羽。

        这可是诛杀绝巅的宝物,落圣丹又能算什么。

        当然,雪阳也不认为她有实力去抢落圣丹。

        不值得送命。

        其实雪阳这几天也有点事情想不通。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明明是自己杀了黑捕的弟弟,可阳向族最终为什么会怀疑到苍毒的身上。

        甚至,青初洞和黑捕还杀了苍毒。

        太乱了。

        雪阳摇摇头。

        算了,乱就乱点吧。

        不管现在有多乱,不管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终究也都是泡沫一场。

        等天圣复活,世界就是另一个格局。

        ……

        苏越并不知道黑捕和王虫,就在他身旁不远处出现过。

        当然,对黑捕他们来说,苏越这种七品初期的武者,几乎也就是垃圾而已,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意。

        而苏越在六品宗师的市场里又溜达了很久。

        如果仅仅论规模,六品宗师的市场,比七品和八品加起来,还要再大一倍。

        当然,毕竟是出自六品的东西,几乎也没有什么宝贝,垃圾居多,坑蒙拐骗的更多。

        苏越挑挑拣拣,给牧橙挑选了一个五颜六色的手镯,虽然作用没有多少,但从材料上来看,还算珍贵。

        之后,也就没什么值得购买的东西了。

        但不得不说,湿境底蕴还是太雄厚,面对乌央乌央的六品武者,苏越的心情真的是格外沉重。

        如果论数量,六族联盟之后,宗师数量已经远超神州。

        现在他终于可以理解袁龙瀚的忧愁。

        神州最担心的场景,终究还是发生了。

        湿境一旦真正亲密无间的联盟,现在的神州还真的不是对手。

        苏越也第一次感觉到了神运山一战的危险。

        “外面这些宗师我管不了,但只要是进去秘境的那些,我一定得全部收拾了。”

        苏越环视着各种各样的异族,甚至都有些窒息。

        这一战开启之后,也不知道神州会遭受什么惨痛的代价。

        大决战时代,终于开启了。

        湿境八族不蠢。

        在他们强势的时候,会内战,会彼此掠夺。

        可神州崛起,他们多出了一个多共同的敌人,接下来的情况,就是异族的配合越来越紧密,甚至可能彻底冰释前嫌。

        这对神州来说,就是灾难。

        “朋友,我看你逛了很久,我这里有个比较特殊的玩意,就是价格有点贵,敢不敢收?”

        苏越心情烦躁,也懒得继续在六品市场乱逛。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六品阳向族悄悄叫住了苏越。

        “嗯?

        “什么玩意?”

        苏越皱着眉。

        这个阳向族贼眉鼠眼,哪怕在阳向族里,都属于丑到没老婆的那种,和黄鼠狼一模一样。

        “朋友,来自散星城池?”

        蓝大丑也观察了一下苏越,又神秘兮兮的问道。

        “对!”

        苏越点点头。

        这家伙,到底卖什么东西,还得查户口?

        “那就可以。

        “我这里有个禁品,如果不是着急用丹药突破,还真的舍不得出售。

        “我刚刚才看您出手阔绰,可能会感兴趣。”

        蓝大丑又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阔绰?你怎么知道?”

        苏越一愣。

        自己这是不知不觉遇到地头蛇了?

        “能一口气买下那么多东西,还是和八品交易,您能不阔绰吗?

        “唉,说起来,也是圣地武者的悲哀,我们这些圣地武者,从小都没有离开过圣地,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广袤,其实你们这些散星武者更富有。

        “土豪多啊。

        “从您和那个八品虫头族交易之后,我就已经在关注您,您一看就是那种有钱没地方花,因为钱多而烦恼的枯燥大佬。”

        蓝大丑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能跨阶段和八品交易,还根本没有讨价还价,一举就交易成功的人,能是穷人吗?

        而且蓝大丑还观察过虫三水的表情,那个八品一脸窃喜,明显就是宰了冤大头的表情。

        眼前这个七品武者,是个冤大头。

        “咦……还懂得察言观色。

        “说说吧,是什么禁品!”

        苏越也来了兴趣。

        从自己夸品阶交易,就能分析出这么多内容,看来也是个狠人。

        “借一步说话!”

        蓝大丑领着苏越,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这是个什么东西?鸟?”

        到了角落,蓝大丑小心翼翼从腰包里拿出一只……鸟!

        对!

        一只死鸟。

        可也不完全算是死鸟,类似于标本吧。

        拳头大小,栩栩如生,可唯独没有生命迹象。

        “这是黑歌鸟,您听说过吗?”

        蓝大丑问道。

        “没有!”

        苏越摇摇头。

        “也对,40年前,黑歌鸟就已经被湿境灭了族,仅存的那些也都被一一收缴,你们散星武者没有听说过也正常。

        “黑歌鸟是一种镜像鸟。

        “呃……怎么解释呢……你可以用黑歌鸟制造出一个强者的投影。

        “蜡像知道吧,地球武者很流行的东西。

        “黑歌鸟可以投影出一个蜡像,然后不管在任何地点,您都可以对蜡像为所欲为。

        “而蜡像的投影者,很可能会承受一些镜像的反馈。”

        蓝大丑笑得突然有些琐猥。

        “镜像?蜡像?

        “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可以杀人吗?”

        苏越好奇问道。

        投影过来一个蜡像,这不就是诅咒类的战法吗?

        类似扎小人?

        可这种战法杀伤力平平无奇,再说也根本就不是什么禁术。

        这家伙是不是想忽悠劳资。

        “哎呀,您怎么满脑子都是打打杀杀。

        “作为一个武者,有时候也得宣泄一下自己的火气,想想风花雪月的事情。

        “比如,族尊的小妾,那各个都是国色天香。

        “仔细幻象一下。

        “您可以用黑歌鸟制造出绝巅的小妾蜡像,然后……

        “关键这黑歌鸟还可以用镜像反馈到蜡像身上,对方是有感觉的,那种感觉……您敢想吗?

        “一只黑歌鸟,可以体验一次绝巅的风采,难道不合算吗?”

        蓝大丑的笑容已经从琐猥,逐渐走向态变。

        “弄了半天,这黑歌鸟竟然是这种作用?

        “呵……怪不得会成为禁品。”

        苏越差点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气笑。

        湿境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什么玩意都有。

        隔空……亵猥?

        帮绝巅大佬去入洞房?

        就这么个破作用?

        难怪绝巅会灭了这个邪恶的族群,这绿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戴上了。

        “要吗?

        “黑歌鸟已经被灭族,但得益于它们族群特殊,可以以风干的状态存活下来。

        “现存的黑歌鸟已经不多了,用一只,那就少一只,机不再来啊。”

        蓝大丑继续笑着问道。

        “哼,我堂堂正人君子,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你以为我会稀罕吗?

        “别说用一只少一只,你就是有两只,我也可以买下来……说吧,多少钱!”

        苏越义正言辞的问道。

        有钱任性。

        “黑歌鸟其实不算昂贵。

        “但凝聚蜡像,需要镜像宿主的一滴鲜血。

        “这里是阳向族三个绝巅的所有小妾,您可以随便选择一个,鲜血的价格,从高到低,不等!

        “您也真会说笑,黑歌鸟这种禁品,怎么可能还有两个呢……我都说了,是孤品。”

        蓝大丑又拿出一个源像石。

        果然,里面是莺莺燕燕,数不清的阳向族头像。

        以苏越的角度看上去,这些所谓绝巅小妾,全部一个样,全部都一样的丑,他甚至想吐。

        蓝大丑真的是在为难人。

        这种问题,几乎等同于让苏越去猪圈,找一头最漂亮的猪。

        特么还不都是一样?

        劳资只能判断出哪头猪比较肥。

        “无趣啊!

        “黑歌鸟如果用在这些胭脂俗粉的身上,有点浪费,也对不起我的丹药。

        “我问你,我想来点更刺激的……比如,青初洞的鲜血,能搞到吗?”

        苏越想了想,突然阴阳怪气的问道。

        操控蜡像的时候,可以有一部分感知,通过镜像传导在青初洞身上。

        这黑歌鸟只能做一些很轻微的事情。

        轻微?

        但轻微也可以做事啊。

        嘶!

        闻言,蓝大丑倒吸一口凉气。

        随后,他用一种仰视神仙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苏越,似乎要把苏越灵魂都看透。

        “朋友,您是来搞笑的吧?

        “青初洞族尊那可是绝巅?他也是我阳向族的王,你竟然敢打族尊的坏主意!

        “我看你是想死……绝巅鲜血很难搞到,而且我会掉脑袋……得加钱!”

        蓝大丑咬牙切齿的说道。

        “青初洞的一滴血,你真的能搞到?”

        苏越彻底震撼了。

        他原本也只是随口一问,其实根本就没想着蓝大丑能搞来。

        可没想到,这个蓝大丑还真的敢答应。

        “青初洞族尊还没有突破到绝巅的时候,经常和人厮杀,要保存一滴鲜血,其实并不难。

        “说实话,我曾经就出售过一滴族尊鲜血!”

        蓝大丑洋洋得意。

        “除了我,还有人买青初洞的血?用来干什么?”

        苏越更加茫然。

        青初洞这么吃香吗?

        他明明那么丑。

        “废话,当然是为了满足一些女阳向族!

        “她们得不到族尊,却又馋族尊的身子,最终就只能用黑歌鸟代替一下,但有一次玩过火了,族尊震怒,差点把我们的商务链都连根拔起来。”

        蓝大丑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玩过火?”

        苏越舔了舔嘴唇,顿时间来了兴趣。

        “细节就不多说了,两天,整整40次,虽然是蜡像,但族尊那边是有感应的。

        “如果你是族尊,你会不会愤怒?

        “要知道,黑歌鸟之所以被灭族,就是因为这种镜像规则太霸道,连绝巅都屏蔽不了。

        “太残暴了,毫无底线,竟然这样摧残一个蜡像。”

        蓝大丑痛心疾首。

        每每回想起来,他都觉得有点对不住族尊。

        可作为一个商人,职业操守让他只能继续伤害青初洞。

        族尊……对不住了。

        “什么时候可以把青初洞鲜血搞过来,我赶时间!”

        苏越问道。

        他心里已经决定,一定得把青初洞的血弄过来,不惜一切代价。

        “放心,在您进秘境之前,一定办妥当!

        “接下来,咱们还是谈谈钱吧,在商言商嘛!”

        蓝大丑一副市侩的小人模样。

        “丹药不是问题,我怎么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

        苏越眯着眼问。

        虽然他不缺丹药,而且神州丹药的价值更高,自己完全可以挥霍。

        可也不能上当受骗啊。

        “到时候自然有验证的方式,而且以您的权势,想必身后必然有九品强者,等大战结束,您一定会建功立业,我一个小小六品,又怎么敢欺骗您。

        “做生意,讲究一个诚信,没有诚信,不配当商人。”

        蓝大丑又说道。

        苏越点点头。

        既然打开门做生意,想必这家伙也不敢骗自己。

        就这样,苏越出了一笔大血,最终勉强完成了这次交易。

        其实通过蓝大丑,苏越对阳向族更加担忧。

        在很久以前,阳向族根本就没有类似的生意链条。

        可能是和神州交战的时间足够长,阳向族也学会了地球不少东西。

        商贸,物流,这些东西已经被不少阳向族效仿。

        不是什么好信号啊。

        神州在学习湿境异族修炼武道,而湿境异族,其实也在学习地球先进的地方。

        这才是最恐怖的。

        ……

        快开始了吧!

        不少摊位开始收拾起来,大家明显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青初洞会直播秘境,这已经被证实,并不是小道消息。

        苏越把这只标本鸟放回到虚弥空间。

        同时,他手里还有一个特殊的容器,里面就是青初洞的一滴鲜血。

        其实这是青初洞九品时候的鲜血,里面的气血活力都已经接近枯竭。

        但黑歌鸟神奇的地方就在这里。

        不管血液存放多长时间,只要有办法保持为液态,就可以隔空诅咒。

        用特殊办法让黑歌鸟复苏,之后,在血液的配合下,黑歌鸟就可以凝聚成一个蜡像。

        嗯!

        可以为所欲为。

        但这个为所欲为,又得在一定的范围内,它和诅咒类战法不一样,不会对镜像外的宿主造成任何伤害。

        奇妙!

        只能说湿境里的东西,乱七八糟太奇妙。

        结束了枯燥又无趣的逛街之旅,苏越也朝着秘境的入口走去。

        全世界直播。

        青初洞你也真有脸。

        到时候劳资了秘境里把你的蜡像搞出来,让你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