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在线阅读 - 第2516章不是所有山歌都嘹亮

第2516章不是所有山歌都嘹亮

        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天亮了。

        黑烟四处升腾,还有些余火未尽。

        街道上都是曹氏兵卒,以及被看押得这边一堆那边一堆的各式人等。

        曹操缓缓催马前行。

        身后红色旌旗之上硕大的汉字,就像是要从血海当中越出一般。

        有时候,人的智商感觉起来,并非是一个定值,而是一个波动上下变化的数值,当达到上限,或是超出上限的时候,当然会让他人感觉到了惊艳和敬佩,但是有时候落到下限,甚至是跌破下限的时候,也同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能想不明白?

        比如抗着竹竿进城门,非要横着进去的。

        一群人看着,傻乎乎的乐。

        然后要人排着队听谢谢你的,也是一群人站着,傻乎乎的乐。

        出了少部分先天上的问题之外,大部分人的智商下降到了下限,甚至是负数的原因,往往都是四个字,『利令智昏』。

        就像是大汉当下,可谓说是国难当前,难道这些人都不懂得要同心同德,才能共渡难关么?懂啊,说起大道理来比谁都能讲,可是一看到金钱,就什么都忘了。说傻么,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捞钱的,确实也不能说傻,但是从全局来看,这些人,又是极端的弱智。

        华夏从来就不缺乏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