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敢问世间是否有月亮?

第五十七章 敢问世间是否有月亮?

        王长生一个人走在神京之中,瞳色微微泛纯白,他偶尔仰头看着天空,不知在看着什么,眉心的桃树微微摇曳,不知是惧怕还是欣喜。

        他终于站在一个地方,看着面前充满着古朴韵味的青山,面前的是一座落在水中的青山,青青翠竹,郁郁黄花,古老的气机流转,惊人的神力覆盖在山峰之上,这是一座疑似从上古一直未曾被打碎的山峰。

        眉心的桃树哗哗哗的摇动着枝叶,王长生总算是知道它的异状来源于什么地方了,他脸上浮起一丝微笑,

        “还想要再骗我过去?不把你砍下来,我不会登此山。”

        王长生‘看着’眉心的那愈发庞大的桃树,若有所思,语气森然,转身离开。

        回到了天价客栈之内,姒宗发正坐在房间内,看着王长生后,连忙站起,

        “姐夫,你来了?”

        他赶忙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了王长生,并且在王长生翻看的时候,如数家珍的讲解了起来,连这些人分别有修行着什么样的功法,掌握什么秘术,甚至于天赋、神通,以及什么样的战斗都一五一十的讲述了出来。

        王长生听完之后还有些诧异,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姒宗发一听这话那叫一个得意,眉毛都抖了三抖,他颤了颤自己的袍子说道,

        “其实也就是一般般,我也就这点擅长了,姐夫你要是有什么跟修炼无关的事情都可以问我,我通读百万卷古史,就算是再艰深晦涩的传闻我都阅读过。”

        王长生点头,若有所思,脸上突然满含笑意的问道,

        “我最近对灵树很感兴趣,尤其对灵树里的桃树感兴趣,我曾在古籍中看过一句话‘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问东北曰冥界之门,冥王所出入也’,你知道这树从哪里能够找到,又怎么把它砍了移摘走吗?”

        王长生眉心的大桃木一抖,也不知是吓的还是高兴的。

        姒宗发则是受到了活生生的惊讶,他的嘴巴张地可以塞进去一个鹌鹑胆,意识到自己过于夸张了之后,连忙合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姐夫,你想进冥界啊?”

        “这可不兴进啊姐夫,传闻到底是传闻,虽然传闻冥界之中有永恒,但这只是一个传说啊!”

        “去找冥界的就没有见回来的,姐夫你可不要想不开,可以找找别的嘛,比如说什么昆仑神木啊,什么月亮啊,什么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神山昆仑山,或者被砍了的通天建木,或者书院神秘消失的那位圣人......”

        姒宗发说的天花乱坠,王长生却猛然一震,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瞳孔放大,不自觉的舔了舔下嘴唇,

        “你停停,你说的月亮是什么?”

        姒宗发本来喋喋不休的嘴巴一下子停了下来,听到这个问题一愣,

        “啊,就是月亮啊,一千年前从荒原落下就不见了,听说掉进了归墟里面,有大势力一直想要将其捞出来。”

        王长生听到这话,便想到了自己在留仙镇的第一个夜晚,当时自己看着仙域之中的太阳抬头问:敢问世间是否有月亮?

        原来真的有。

        “这个世界和前世的世界究竟有什么关系?”

        越来越多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王长生的眼前,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勉强压抑心中的震撼,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之前问你的,只是问那株大桃木而已,我对冥界没兴趣。”

        王长生说的很诚恳。

        姒宗发哦哦了两声,

        “那就好那就好,姐夫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那株为冥界指路的大桃木啊,被一位天帝砍断了,断掉人间和冥界的关联,听说,只是听说,是姬家的天帝,传闻啊,姐夫这话我就跟你说说,你千万别说出去,尤其是别被姬家的人听到,姬家对这件事情讳莫若深,避之不及。”

        王长生微微一笑,感觉到眉心的大桃木枝叶晃动,笑得很开心,

        “那是怎么砍断的?”

        “一把斧头,乃是姬家天帝的帝兵”

        王长生点了点头,他想到了颛顼,

        “问个问题,建木是谁砍断的,是不是也是这位姬家的天帝?”

        “不是”

        姒宗发沉思片刻,似乎在回想什么,然后说道,

        “不是,姬家的这位天帝,传说,传说啊,他去了冥界,不知发生了什么,回来把为冥界指路的大桃木砍断了。”

        “但是建木的话,修行的最后一个境界不是天庭吗?”

        王长生:“是”

        “嗯,姐夫,你有没有听过,朝闻明宫夕见天庭?”

        王长生瞳孔猛然一缩,

        “你是说?”

        “建木又叫通天建木,通天通的是天庭,就是修行的最后一个境界,哪怕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只要顺着建木爬上去,爬到天庭,就入天庭。”

        姒宗发摊了摊手,

        “但是这玩意太违反修行常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不知道哪个缺德冒烟的家伙,把他给砍了,这可是万古悬案,我看了那么多典籍古史都没有找到一点点的影子,手脚是真干净,不过姐夫,据我的推测,有能力干出这件事情的人,其实也就这么几个,姐夫,你听我推测.....”

        “....要是还有的话多好,就不用我这么幸苦的修行了....传闻有人一直想找到重新恢复....”

        王长生拧了拧眉心,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千只鸭子嘎嘎嘎的叫,忍无可忍之下打断,

        “那把斧头在哪,只有这种办法可以砍断大桃木吗?”

        姒宗发讲的口干舌燥,听到王长生的问题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把斧头位在姬家的宗祠内,因为从那位天帝神秘失踪之后,就没人能够发挥其神异之处了,所以被当作祭祀之物,摆在天帝牌位之前。”

        他突然回过神来,看着王长生蠢蠢欲动的眼神,大惊,

        “姐夫你难道想要闯进姬家宗祠抢这把斧头?!”

        王长生磨了磨后槽牙,他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姒宗发是什么脑子,看着他站在自己的旁边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起来更是两眼一黑,让他滚回自己的房间。

        ......

        空气终于安静了下来,王长生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安静。

        也不知那大桃木是有灵还是怎么,原本长势喜人,曲蟠快十米,现在速度突然慢下来了。

        盘腿打坐修行了一夜,王长生用截神指为自己的神识补神,助其登重楼十一阶。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王长生睁开双眼,双眼中突然射出一道金色的闪电,虚室生白。

        出去找了点吃的之后,就听到路人议论,那位境界惊人的荒原人在和神京的天才打擂台!

        王长生一下子生起来了兴致,正巧姒宗发也醒了,二人一起出门。

        很快便到了擂台之处。

        他们来晚了。

        却见擂台之上站着一个身穿麻衣,身材高大的男子。

        男子不过二十来岁,可周身的杀意几乎凝成了实质,几乎将眉毛也染上血红之色,眼神却平和无比。

        另外一边,则躺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生死不知。

        王长生看向那女人,眉头一皱,知道她已经没有了生机。

        一位年轻男子看着血泊之中的女人,脸色奇差无比的质问了起来,

        “比试就比试,为何要下如此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