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法不传六耳,道不传非人

第四十四章 法不传六耳,道不传非人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王长生双手束在背后,衣袂随风而动,此时正站在白莲教之中,一旁一盏赤色的灯笼气势强大,宛若神人。

        众势力齐心协力,都动用己方的至宝,想要击开通道。

        数万荒人身上的鲜血汩汩流出,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条血河。

        若是单个的荒人之血其实看不太明白,然而此时,如此多的荒血落了下来,便引发了奇异的波动,鲜红的血液之中生出了黑色的铁锈质感的一层血,黏稠的黑色血液带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魔幻感觉。

        血河被神力托起,只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如同酸腐蚀着铁,血液腐蚀着神力,很快便将这位姬家人的神力腐蚀了一半,最后还是强行将血河接引入第一层仙域的尽头。

        面前突然光华大震,宛如对着一面镜子泼上了污垢,洁净不再,而姬家之人祭出的山河至宝乃是一座散发着七彩神华的小鼎,鼎一下子击打在了这面镜子之上,似有似无之间,似乎听到了镜子碎裂的声音。

        小鼎之上,万条瑞气散开,方才见这座青铜模样的鼎落回了姬明飞的手中。

        其余各方势力也纷纷动用了手中的宝物,天空中赤霞缭绕,光雾氤氲,强大的神力几乎贯穿第一层仙域,一条散落在镜中不存在的通道就这样被打了出来。

        漾清月骑着白鹿,面上云雾绡串明珠,面容隐约可见,站在人群之中,三千青丝落下,众星拱月,秋波流慧,翩若惊鸿,一身红衣,更衬得她姝色无双,在场如此之多神女仙姑,可眼波流转之间,却全部注视着面前这位姑娘。

        她旁边正是姬家圣子,姬道古。

        “清月,请”

        姬道古温和一笑,让漾清月先行。

        王长生站在白莲教之中,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啧了一声,

        “不是说姬家圣子演算天机之能,同辈无可匹敌吗,怎么见到一个貌美的姑娘,一下子连自己家族都不管了。”

        他饶有兴致的看了漾清月几眼,却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随着各方势力陆续的进去,那从大西洲而来的殿下不急不慢,正夹在队伍之中,听着马蹄声逐渐消失,白莲教也进入了第二层仙域。

        王长生依然停留在原地,遥遥的看了一眼远处隐藏在水雾之中,如梦如幻的第二层仙域,最后离开。

        第一层仙域重新变得空荡荡,这些势力终究没有做绝,少量无法跟去第一层的人被留了下来。

        他深入水潭之下,石壁之间,有一天然通道,通往那处不知名的禁地,只是在外面看了两眼,他并未准备进去,眼中闪过千头万绪,最后一跃而出水潭。。

        天芝如同芝兰一般,流光溢彩,拿出来便觉得此物非同凡响,王长生跃在石潭之上,正对瀑布,开始修炼《青帝密卷》起。

        青帝乃东方之主,身负青龙,此密卷一旦修行成功,不但生机源源不断,而且可以化拟万宗功法秘术,万道洞源,可得其六成神妙,若是能修到大成,或可拟化各家秘术十成能力,因而被称之为密卷,乃姒家不传之秘。

        第一卷,乃是明宫卷。

        王长生从明宫之内将卷一拿出。

        法不传六耳,道不传非人。

        若想要将此等无上密卷携刻出来,非有大神通则不可为,就算大神通者,也必选其可用的载体,这携刻《青帝密卷》明宫卷之物便是上古紫金木所化,极为珍贵罕见。

        王长生往日也不是没有看过,只是其晦涩难懂到了极点,几乎需要一字一词的解读,现在也只能说前三千字囫囵吞枣,前一千字,大约都懂了。

        天芝传闻乃是受青帝恩泽而生长出来的芝兰,因而可引动青帝之力。

        他屏息凝神,腰间挂着一个小挂饰灯笼,天芝悬在手掌中,顺着《青帝密卷》修行,天芝散出点点辉光,全数落在他的眼耳口鼻舌之上,为其渡上一层青色的淡淡霞光。

        体内金色的神力汹涌波涛,根本无法和青帝兼容,小明王端坐明宫之内,瑞气落下,浓烈的天地初开生命之气都被它吞噬。

        神力如泉涌,不停的冲刷着王长生的身体,肌肤莹润,骨骼亦是灿灿生辉,生命精气流转,玉泉之下已经拓宽的如同一片金色汪洋,不断的流出纯金色的神力。

        他周身充斥着莫大的光明,重楼之上,神识小人璀璨无比。

        王长生睁开眼睛,神光外泄,见之便令人刺目。

        “见鬼了,小明王怎么如此的排斥青帝,《青帝密卷》没修行成功,倒是把小明王刺激出来了。”

        王长生看着体内的场景颇有些头疼,他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修行不了这种局面,百般无奈之下,只能去询问圆寂了。

        上一次询问还是问怎么能够把自己脑子里长出来的桃树砍掉,只可惜圆寂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办法。

        重新回到留仙镇之内,

        圆寂抬头看了王长生一眼,便惊讶道,

        “阿弥陀佛,小施主的修为有所精进,果然是天纵奇才,可惜了。”

        王长生一屁股坐在了圆寂的旁边,叹了一口气,

        “别提了,我刚刚试了试修行《青帝密卷》,发现会和我体内的功法争锋相对,大师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一旁的姒宗发有些奇怪的嚷嚷道,

        “怎么可能,《青帝密卷》只是辅修的功法而已,任何功法都可以与其相容,姐夫,你练的不会是魔功吧?”

        王长生:“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圆寂有些诧异,再仔细的看了王长生一眼,摇头,

        “我观小施主所修行的功法虽说不是俗品,可决不至于万法归一,霸道的连《青帝密卷》都无法修行。”

        “小施主是不是修行有误?”

        王长生想了想《小明王出世经》,觉得也许这功法就是这么的霸道。

        “如果就是这么霸道,有什么办法吗?”

        圆寂噎了一下,

        “这.....没有。”

        王长生听到这个答复,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师你别吓我,这《青帝密卷》我是必然要修行的。”

        姒宗发左思右想了想,

        “姐夫,这和尚说的不对,我曾经见过有一个人,身兼数家功法,融会贯通,道魔佛鬼同修,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堪称古往今来第一人。”

        圆寂一愣,

        “施主说的是吕抱云?”

        “当世大魔,小施主可不要学他,他如此博采众长,是因为他天资万古第一,学他的不是疯了就是死了。”

        王长生指了指自己,

        “难道我的天资无法和他比?”

        圆寂与姒宗发同时摇头,

        “不行”

        王长生脸一黑,却听到姒宗发蹲在地上,捧着一碗装的满满当当菜的饭,用筷子夹了一口吃,然后嘟囔道,

        “他可是被称为为修道而生的人,论修道的天资,没有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

        “姐夫,你还是别想了。”

        王长生眉头皱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就连圆寂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回想了自己刚刚修行的画面,发现是随着青帝神力涌入明宫这才引动了小明王的反抗,那要是青帝之力不经过明宫呢?

        想到这里时,王长生突然一愣,

        “不经过明宫,那不就是荒原人可以修行的办法?”

        王长生看着蹲在一旁,完全没有之前世家少爷样子的姒宗发,用力的扯了扯他的袖子道,

        “你之前跟我说,近百年,近百年荒原人才从荒原出来,难道他们这么久的岁月就没有研究出来什么别的替代明宫修行体系的办法吗?”

        “咳咳”

        圆寂突然用力的咳嗽了起来,

        “小施主,这乃是大忌大忌,勿论勿论!”

        王长生瞥了圆寂一眼,却还是看着姒宗发,等着他说什么。

        姒宗发苦着一张脸,哪里知道火又烧到了自己身上,

        “姐夫,不从明宫修行,就是些邪门歪道,不说能不能长生久视了,连百年的岁月都未能熬出来,根本就是些无用的道路。”

        “荒原人确实研究出来了无明宫的修行办法,可争得是一时,兴亡弹指,百年一瞬。况且他们没有明宫,就无法开辟玉泉,没有玉泉,自然就无法引动神力,只能依靠天地元气,去了这天地元气,便归为凡人。”

        王长生殊无在意,

        “你这里有吗,有的话让我看看。”

        姒宗发叹了口气,拿出两本册子,交给了王长生。

        “姐夫,你看,这些修行的法门,根本不得天地认可,写在布帛上就可随意轻授,正常的修行者根本不会看这种东西。”

        王长生一把将两本册子拿来,好生的琢磨了起来。

        “化天地之中的神力为己用?”

        姒宗发连忙补充了一句,

        “不是神力,那和泉涌之内的神力有者天差地别,不过是天地中随处可见的元气,他们称其神力,纯往自己脸上贴金。”

        王长生看完这两本册子,大为震撼。

        圆寂看到他蠢蠢欲动的模样,连忙阻止道,

        “小施主,明宫修行才是正法,我们可反哺天地万物,可此等歪门邪道,乃是掠夺天地,夺天地造化,不可为啊!”

        王长生翻了一个白眼,

        “我当然知道不可为,我又没这么蠢,放着康庄大道不走,走这羊肠小道,我不过是借鉴借鉴罢了。”

        “我懂了我之前为何修行没有成功了,我先走了。”

        甜甜正准备喊王长生吃饭,却见他直接踏在空中,瞬间消失,

        “大哥哥,你去哪里啊?”

        一道清朗的男声从远处传来:“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