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重楼之境

第三十三章 重楼之境

        王长生也没想真的折腾元丰这个小孩,所以在树上吊了两个时辰,就将对方扔出去了。

        是夜,日隐无星。

        他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手中拿出一本如赤金软玉神辉灿灿的金书,再看了看有关重楼境界的描写,心中闪过一些思索。

        加之他白日的时候发现,若是将纯净的灵魂散在身上,竟会让自己的灵魂处于一种极致的幽静之态,以至于修行的速度加快不少,若是辅以神眼,更是可观天地之道反哺自身。

        泉瀑和弦,远处哗啦啦的水声传了下来,那是古林间的瀑布,此时他玉泉之内的神力入水,也如水帘一般倾泻而下,以致明宫之内,都流淌不少纯净的金色神力。

        闭上眼睛,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从那蜃楼出来之景。

        从深潭之下的石壁穿透而出,若蛟龙腾飞,天上飞瀑落下,一派白虹,千寻雪浪。

        王长生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忽睁睛抬头观看,那里边却无水无波,明明朗朗的一架桥梁。

        他住了身,定了神,仔细再看,原来是座铁板桥,桥下之水,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挂流出去,遮闭了桥门。

        玉泉之上,忽而出现那白玉阶,宛若半月,云浮玉辉,光摇片片烟霞。

        他一时身体若水银晃动,竟发现自己落在了那白玉弯阶之上,往上看去,只觉云烟浩渺,似有仙家洞府在其上,只待自己向前,便可一步登仙。

        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王长生站在白玉弯阶之上,前者无路,后者不退,竟然油然而生一种怅然之感。

        明宫之内小明王突然睁开眼睛,望向王长生,一道飞虹而过,空中像是架起了一座神桥彩虹,又极快的消失不见。

        “呼”

        他浑身气蒸云霞,金色神辉弥漫,一睁开眼,眼神清澈明朗,虚室生白,看着竟像是心境又上了一阶。

        “这便是重楼境界。”

        王长生喃喃自语,心中突然涌出一股热血,长望虚日,若非手中只有真经,而无术法,他现在就想捉了那元濉看看,到底是何等缘故,竟屡屡引动灵魂湖波动。

        他从屋檐上站了起来,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若说之前只可运用神力,而现在,他神识已然醒来,正端坐与重楼第一阶之上。

        不过片刻,天便大白,虚日由虚转实,大放日辉。

        他猛然一跃,脚下神力流转,发现自己可以凌空而上,脚步踏在虚空之中,虚空而过几步,重新落在了地上。

        鸟鸣阵阵,冲天的血腥味传来,猛兽吼叫的声音也屡次不停。

        王长生站在小镇门口,有心查探这第一层仙域之内,其余的那些荒原人如何,却担心待自己离去,那些外来之人为难留仙镇人,只能踌躇之下回转。

        远处突然传来几声高亢的鹰唳,声音裂金穿石,寻常人听到恐怕会把耳膜震碎,王长生也皱着眉头。

        “快去,就是前面的那个镇子,好像有姒家的荒奴逃出来了。”

        “该死的野人,你小爷我又来了!”

        王长生听到元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这一次来的人很多,而且看着却是两拨不同的人混在了一起,其中一个衣着华丽的人手拿着金铃,极为倨傲的看着王长生。

        众人在小镇的面前停了下来。

        一位姬姓的少年看着王长生率先开口,他语气很是跋扈,直接吩咐道,

        “那个荒奴,出来。”

        王长生坐在大青石和石碑之前,翘着二郎腿,抬起眼睛懒散的看了一眼这些人,当没听见。

        “荒奴,你是不是从第四层仙域逃出来的?果然是大胆贱民。毕竟荒民天生低人一等,就连人人都有的明宫都是依托姒族的《青帝密卷》方才拟化成功。”

        王长生抬头望天,点了点大青石上刻的字,想让这群神经病赶紧滚。

        却不料姬姓少年以为王长生心虚了,更是上前一步语气训斥的说道,

        “听元兄说,你这等荒奴竟然不长眼的得罪了他,还不快快跪下谢罪,难道还想要主家在这训狗吗?”

        这话极为严厉,一旁的人也是个个面露讥讽和不屑,尤其是元丰,脸上满是恶意,就等着王长生跪下来,好好的折辱一番。

        王长生不由伸出手遮脸叹了口气,略带揶揄道,

        “荒奴喊谁呢?”

        姬姓男子下意识的回答道,

        “荒奴喊你。”

        话音刚落,他就意识到了这话的陷阱,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王长生嗤笑一声,这才悠然起身,

        “看来你都知道你自己就是荒奴,还喊什么喊。”

        这些少年之中,有几个浑身如同铁塔的人,听到他这话,眼神流过一丝波动,又很快消失,归为寂灭。

        “你,你找死!”

        姬姓少年唰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啪挞一下打在了光幕之上,王长生打了一个哈欠,眼中还含有没睡饱的泪水,

        “荒奴你没事儿吧,都跟你说了无相寺的圣僧在这布下法阵,看来不仅人蠢,还眼瞎啊。”

        这挑衅的话一出,姬姓少年气急败坏,直接将鞭子甩在了一旁铁塔一样的男人的身上,神力涌动,留下了一道血痕,他的眼中露出深深的寒色,

        “下等的荒奴,也敢以下犯上,该死!”

        “姒宗发,你还在等什么?”

        人群之中,一个手中拿着金铃的华衣少年一下子上前,看着姬姓少年面上有些歉意,再看着王长生的时候,眼神便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样子,

        “荒奴,本来你只要跪下求饶便可留下一命,谁知道你竟如此的不知悔改,当狗就应该有当狗的自觉,义宣公子,既然狗不听话,便待我好好的训一训狗。”

        这话理所当然的之极,话里话外的意思,竟然是说那些归附姒姓之下的荒原人全是狗一般。

        见到王长生一副毫不在意的神色,姒宗发森然一笑,周围的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尤其是姬义宣更是冷笑连连,似乎下一秒就能见到王长生求饶的模样。

        元丰元濉两兄弟站在一旁,脸上满是恶意,冷眼旁观。

        叮铃铃

        只听到一道奇怪的铃铛声音

        那群本来挺直着背站着的几个如同铁塔一样的男人,小腹处发出微光,他们神色带哀色,转瞬消失,突然跪了下来。

        其余的人见到这一副场景,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更是将视线看向了王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