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夏虫不可以语冰

第三十二章 夏虫不可以语冰

        王长生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那间木屋。

        他静下心来想到圆寂告诉他的那些话,重楼境界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力量,而是心境,想要登上重楼之阶,就必须是通心神及玉泉之奥妙。

        此泉为入海口,又称作“海眼”,玉泉海眼神力流淌,致使明宫壁上涓涓细流不绝,若珍珠倒卷帘,重楼则似位在玉泉之上。

        “神力如桥下之水,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挂流出去,遮闭了桥门,方见重楼”

        他念了念圆寂告诉他的这些话,还是半懂不懂。

        玉泉也不知为何,泉涌初极狭,后豁然开朗,现玉泉之内,神力如池水沸腾,神力虽多,可运用手段,却寥寥无几。

        王长生思极自己眉心之灵魂,神目流转,双瞳变成了纯白之色,只是周围还有一圈金色的光晕。

        约莫两个时辰后,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神光闪烁,他若有所思,好似悟出了什么。

        起身方才觉得肚中饥饿,出去便见到小甜甜眼巴巴的等在外面,让他会心一笑,揉了揉对方的小脑袋。

        只是刚刚修行,心神完全沉入体内,并未听到外面的嘈杂,如今虽在小镇之内,可千米之外的动静也瞒不过王长生,他若有若无之间好像听到了别样的人声。

        顺着声音过去,原来是外面又来人了。

        “怎么不见消停?”

        王长生瞧了一眼,便觉得烦躁,这次却没有和那些人对阵,而是将镇子旁的大青石搬来,站在大青石的面前,食指神力涌动,很快便在石头上写下了入石三寸,痕记极深的几个字。

        他再靠纯粹的肉体力量,单手抱起大青石,嘭的一下,放在了留仙镇石碑的旁边。

        之间大青石的上面,从右到左竖字,银钩铁画的写下了下面的几行字,

        “无相寺圣僧隐居之地,已布法阵,勿扰”

        做完这一切,王长生连个眼神都没有瞥过眼前的这些人,就准备离去,他想要琢磨琢磨重楼这个境界,若是到达这个境界,出去找找那个引起自己眉心灵魂湖波动的元濉,也有自保之力。

        “站住!”

        一道稚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回望一眼,竟石元丰元濉两兄弟。

        王长生当没听到,径直离开。

        元濉见此,眼中寒光闪烁,用手抵了抵元丰,小声道,

        “你不是要报仇吗?还不快去?”

        元丰本来还有一丝犹豫,可听到堂兄的话,心中怒火激起,直接叫嚣起来,

        “喂,停下来,你没听到我在叫你?”

        见王长生视若无睹,元丰气急,猛然一踏,又踏进了小镇之内。

        王长生这才回过头,看着面前的臭着一张脸的小屁孩一脸不耐烦,

        “你要做什么?”

        “哼,之前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小爷我天资横溢,怎么会输给一个野人,我这一次是来找你决斗的。”

        本来元濉叮嘱他的话一下子被抛到了脑后,反而扬着脸,神气十足的说了这么一句。

        王长生斜了这小屁孩一眼,没当回事。

        元丰看见他不屑的目光,气愤涌上心头,双手一动,想要催动神力,捏出光轮,一掌劈死面前这个羞辱自己的野人。

        可让他惊骇的事情出现了,明宫玉泉就像是被封禁了一样,似乎神力已经彻底的干涸,竟涌现不出半点的神力。

        “我头一次见到这么自投罗网的蠢货,你这是不是就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王长生似是对元丰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惊讶,而是嗤笑一声,面带嘲讽的看着对方。

        元丰的脸一下子气的通红,双拳握紧,

        “这法阵竟然能够禁锢神力,就说小爷我这么天资横溢,怎么连一个野人都打不过,原来是这样。”

        王长生听到这小屁孩的话怎么听怎么不爽,可是看到这个不过十岁出头的小萝卜头,他也懒得计较。

        “天资横溢我是没看出来,人蠢我是真看出来了。”

        “你!”

        元丰原本跟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差不多,听到王长生这话一气,却又很快平静下来,抬了抬下巴,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模样,

        “野人你懂什么,看你都多老了,也不过和小爷一个境界,若是小爷我在你这个年纪,早就打穿道府秘境,真可谓,夏虫不可以语冰,野人就是野人,没见识。”

        听到这番话,王长生面色不动,盯着元丰,眼睛一眨不眨,把元丰看的心底发毛。

        “看什么看,野人你快放我离开!”

        元丰颐指气使,极为高傲的吩咐着。

        王长生也没生气,咧开嘴,露出大白牙,然后猛然一收自己脸上的笑意,一步过去,直接将元丰倒拎了起来,

        “行,那今天就让所有人看看天资横溢的天才是怎么被挂起来的。”

        说完,王长生神力一动,从一旁拿来一串麻绳直接将元丰的双腿捆了起来,再倒挂在树上。

        做完这一切,他拍了拍手掌,像是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放我下来,该死的野人!”

        “放我下来!”

        元濉看着被挂在树上的元丰,心中大骂起来,可现在这种局面也有他的原因,逼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高声喊道,

        “那个野人,你快将我堂弟放下来,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就敢这么对我们?”

        没有回答他的话,恰好一片绿色落了下来,王长生手指轻轻的捏住绿叶,唰的一声,飞过了元丰的脸颊,留下了一丝血痕,

        “再喊的话,他就不是被挂在上面了。”

        淡淡的少年声传来,空气一静,本来闹腾着的元丰感受点点的血珠渗透下来,他的呼吸一下子屏住,然后一个歪头,晕了过去。

        至于元濉则双拳握紧,面色阴沉,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这么嚣张。”

        王长生哪里想得到那么多,他只是有些烦躁的摸了摸眉心。

        吃了一顿饭后,王长生走过去,就见到小甜甜好奇的看着挂在树上的元丰,

        “小哥哥你是做了什么被挂在上面啊。”

        小甜甜的声音奶声奶气,可听到元丰耳朵里,只觉得是小野人在嘲讽自己,不由语气恶劣的说道,

        “关你屁事,小野人能不能离我远点。”

        小甜甜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整张脸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甜甜不是小野人,是小荒人。”

        元丰本郁闷的不想说话,可听到这话,却眉头一动,

        “小荒人?”

        “对呀。”

        “那你叫大哥哥的那个人呢?”

        元丰想到王长生,不怀好意的问了起来,

        “大哥哥,当然是大大大荒人了,他可厉害了,可以修炼,还说以后帮甜甜去北,北...”

        “北州”

        “对对对,去北州问问,甜甜怎么样可以修行。”

        “原来你是荒人啊,北州,看来和姒家有关系。”

        元丰的眉头微动,眼中闪过了一丝恶劣,一下子便想到了之后改如何的报复王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