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十五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荒原人,本统领可以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只要你告诉本统领,你在荒原是如何修炼的。”

        陈子石摸着自己身侧的火焰长枪,侧身面带高傲的说道。

        王长生体内神力流转,纵使他的恢复速度远超旁人,可对上这个高自己两个境界的男人,依旧力有不逮。

        他预估错误,面前的男人绝非止于玉泉境界。

        他还以为要在这里血战到底,可听到陈子石的话之后,瞳目一转,总算是知道为何这些人一言不合就想要擒住自己了,心头万般的思绪闪过,最后一笑,淡金色的光明火焰在他的体内燃烧,此时站在青石之上,看着如神子降临一般,

        “告诉你们也无妨,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乃是白莲圣教,白阳法王座下弟子,多亏了他老人家我这方才能够修行。”

        “不过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并非是从荒原出生,只是幼时随侍法王身侧罢了。”

        陈子石听到此话,神色一变,连忙抬手拦住那些满腔怒火的骑兵,他双眼微眯,似是对王长生所言的话半信半疑,可奇怪的是,他们并未动手。

        “原来你是邪教之人。”

        此话出口,陈子石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略带玩味。

        王长生面露虔诚之色,

        “我圣教的光辉如同大日一般照遍人间,老母慈悲,渡尽世人,尔等虽执着于法相肉胎,可我圣教不在乎。”

        这一刻的王长生,他自觉自己的头顶简直有佛光笼罩,自己就像是一个再世佛陀一般。

        实际上,王长生只是想要用这番话夺其神智,明着打不成,出其不意的偷袭未尝不可。

        《小明王出世经》已经握在了他的手上,神辉闪动,让手臂都染上了一层金色。

        拖延的时间越久,他体内神力恢复的越多,尤其是小明王可直接吞噬空气中的药力转化在体内,这一来一去的时间,王长生已经感觉神力涌动,似恢复了大半。

        他看到陈子石上前一步,心头一紧,金书神力涌动,下一秒他就准备御起金书斩向面前的人,不料陈子石上前一步,竟然直截了当的跪了下来,其余的六位骑兵也份份跪了下来,用白莲教的手势叩首。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

        王长生有些尴尬的连忙将自己要挥出去的手给收了回来,金书消失,他看着面前的场景,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双手合拢,做白莲态,

        “未曾想到,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不知这些人和白莲教有什么关系,王长生就随意的扯了一个万能的回答然后让他们站了起来。

        陈子石脸上的高傲已经全部的收敛了起来,他微微的低头,语气中满是歉意,

        “不知是大人您,属下本以为是那些中土来的探子,这才对您出手,请大人赎罪。”

        王长生挥了挥手,

        “无事无事,我也没有看出你们和圣教的关联。”

        王长生此时不由的在心中吐槽,是不是这个世界已经全被白莲教把持了,怎么哪哪都能够碰见他们。

        世界寂静一片,天地之间唯有呼吸的声音,气愤一下子陷入了凝结。

        “大人之前是想要离开吗?不知法王身在何处,属下想前去拜访他老人家。”

        王长生没好意思说自己已经将你们的法王超度了,现在白阳法王在世间的痕迹,唯有他眉心的那一片灵魂湖。

        清了清喉咙,

        “我师尊的事情,不是你们能够打听的,先说说这是哪里,该如何出去吧。”

        峰回路转,此时瞧见这些骑兵低眉顺眼的模样,王长生有些乍舌。

        西夜国本就是临近荒原的一个小国,所以对蜃楼的了解也不多。

        倒是陈子石的身份也让王长生大为吃惊,因为他竟然是西夜国贵妃的弟弟,方才年纪轻轻就可以统领一支西夜军。

        “大人,关于蜃楼,我们的了解也不是太多,往常若是有蜃楼出现,我们都是禀明大周留在西夜的星官,大周自会派人前去,我这也是第一次进入蜃楼。”

        “传闻这荒原乃是太阳日落之地,因此便永无日光。”

        “荒原人更是不知什么原因,无法发现体内的明宫,据一位圣人推测,荒原人的身上很可能根本没有明宫。”

        “荒原内时不时的就会出现海市蜃楼一样的奇景,有时是凡间的城池,有时是古代的战场,有的时候便是如此仙土一般。”

        “传闻若是能够进入仙土一般的蜃楼,就能彻底的脱胎换骨,开启人体的七大秘境,一步登天。”

        王长生听见这些,面上的神色一点变化都没有,内心却犹如波涛汹涌一样。

        “如何从蜃楼内离去,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大人您可以请求法王出手。”

        说完,陈子石拱手,微微低头。

        王长生的脸色一僵。

        “我不过刚刚离开师尊,便要师尊前来,岂不是如同俗世的婴儿一般,不必再提,我自可解决。”

        他一副年少意气,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其余的五个骑兵默不作声,不敢反抗陈子石的决定,只是王长生偶尔从对方撇过来的目光中,可以感受到其中怨毒的色彩。

        这蜃楼内很大,似乎没有黑夜一般,不知是不是王长生的错觉,他发现空气中的生命因子似乎活跃了一些。

        可那些地上,或者树上的凶兽猛禽还是一动不动,唯有呼吸的声音,似乎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王长生继续的上路,而陈子石座下的神骏已经让给了王长生,可这个举措非但没有让他放下警惕,反而心中的警惕心越来越重了。

        只是感知到明宫内小明王的精魄蠢蠢欲动,似乎心神要彻底的合二为一,他并没有蠢到质疑什么,毕竟时间拖得越久,越是对他有利。

        在这一片天地,他连沉淀在空气中无处不在的药力都可以化为己用,而根据他的观察,这些人可做不到这一点。

        他没有开口说话,陈子石便也没有开口说话。

        除了走动带起来的声音,以及沉重的呼吸声,几乎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王长生眼中神光闪烁,时不时的看着四周,想要看一看是不是有什么出路或者奇怪的地方。

        陈子石稍退一步,打量着神骏之上的王长生,垂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