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北州冠族

第七章 北州冠族

        王长生重新坐在了轿子内,只是这一次,不止面色平淡,就连内心也安静了下来。

        在真正的白莲教白阳法王被甄有以死目之焰彻底杀死,而自己又将其超度了之后,他明白从那一刻开始,自己便是这白莲教的法王。

        纸轿浮在空中,八个脸上涂上了两坨腮红,在空荡荡的荒原之内,显的分外的诡异。

        一切又恢复成了从前的模样。

        一盏赤红色的灯笼,落在了王长生的旁边。

        已经成功升阶的红阳灯笼,凑到王长生的旁边,用灯笼蹭了蹭他的身子,竟然带了些人性化的谄媚。

        王长生控制着这个和自己牵绊最深的红阳灯笼,让它护卫在自己的身边,至于心神,则沉入了明宫之内。

        他发现自己明宫内的那尊小明王似乎有些奇异。

        这尊小明王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然后影响外界。

        恰好如今正是最安全的时候,他便心无旁骛的查探了起来。

        这还是王长生第一次进入明宫。

        小明王通身之躯仿佛琉璃塑成,莫名的光华在其中流转,双目闭上,一手虚置腹前,另一手做拈花状。

        无穷无尽的热量从小明王的身上散发出来,宛如大日在人间行走,传递光明,焚尽邪恶。

        而这尊小明王的长相,和王长生一模一样。

        试了试之后,王长生发现,自己果然能够影响这尊明宫之神。

        不过,他入明宫最主要为的并不是小明王,而是这其中放着的,他父亲留给他的东西。

        东西不算是多,可每一样,都很贵重。

        其中最为贵重的便是原本的《小明王出世经》。

        不过王长生此时并非为此而来,而是一旁的结契婚书。

        白莲教的《小明王出世经》其功法的特点实在是太过于鲜明,若非他父亲死之前为他遮掩,那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能够发现王长生这个白莲邪教之人。

        天地之间,唯有北州冠族姒家可拟化万物的《青皇密卷》能够遮掩住他《小明王出世经》的功法气息。

        可若非姒家之人,习得《青皇密卷》,不但姒家会追杀其人,不死不休,其余同气连枝的另外七族也当出手。

        因而只能是与姒家联姻。

        王长生看着婚书上面的字,怎么也想不明白他爹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现在他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爹安排好的,王长生越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便越是心情复杂。

        没想到前世虽无父无母,今生也只相处了短短的一月时间,便感觉到了何为父母之爱。

        父母之爱,计之深远。

        内还有《青皇密卷》卷一,王长生想到之前修行功法产生的异象,决定等离开这里再开始修行。

        越是往荒原内走,就越是寒冷,大地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天色昏暗,这荒原似乎永无止境。

        白莲教众大部分都只是被裹挟而来的凡人,在这种极度的冰寒之下,人比作冰雕都不为过,还未死,自然是因为白阳灯笼所散发的热气。

        “不必再向前了,回去。”

        在两日之后,王长生琢磨着应该已经够了,于是坐在纸轿上,淡淡的说了一声。

        甄有背生双翅,双翅上是密密麻麻繁复的血色复眼,每一只眼睛,都像是有着自己的灵智一般,此时他听到王长生的话,立刻跪倒在地,答了一声是。

        贾无脸上白色的眉毛上唰唰的落下来了白色的粉末,脸如白墙,唇色发白的看了一眼纸轿,

        “法王这是何意?教内不是吩咐让我们寻找这荒原大变的缘有,再收些人入圣教吗?”

        甄有声音阴柔,他盯着一个人的时候,仿佛同时有千百双眼睛同时注视着,听到贾无这话,他冷笑一声,阴柔的脸上扯出讥讽的笑意,

        “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德性,还真想要寻找荒原异变的原因?我可告诉你,你寻不到还好,寻到了绝对没命,怕是你这只白骨又要死上一次。”

        见到贾无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茫然模样,甄有嘁了一声,

        “大周,大乾,大离这些国家都派人深入荒原,据我所知,就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这儿的事情这么大,你以为就教主知道?我告诉你,你感觉到法王身上的阴寒之意了吗?”

        “感觉到了,又怎么了,法王本就是受了重伤,还找了一个替死鬼,这才.....”

        贾无马上闭嘴。

        “八眼,你是说,法王是因为深入荒原这才受到了重伤?”

        甄有点头,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法王身上的阴寒和从荒原深处传来的极寒,类虽不同可源却一致,你也不想想,就连法王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折戟沉沙了,那该是多恐怖的人物,我们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明白了,那我们马上离开。”

        王长生并不知道,这其中竟有这些缘有,只是没有听到那两个人的询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怕被询问前去何处,王长生哪里知道?

        要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王长生恐怕还没有对白莲教的了解深。

        他们朝着出荒原的方向而去。

        王长生旁的红阳灯笼越发的红艳了起来,就如同醉酒的女子一般,带着些微醺的酡红,这些它天吃了太多精纯的灵魂。

        实在是王长生眉心的灵魂真的装不下了。

        于是大部分散出来的,都喂给了小赤。

        赤,乃赤色的意思,王长生随意取了一个名字。

        在荒原的这些时日,加入白莲教的荒人已经有万千之数。

        越是往外,人也是越多。

        王长生觉得自己坐在轿子内,目标实在是太大了,于是落了下来,走在两位白阳护法的中间。

        甄有脸带谄媚之色,掐着嗓子问道,

        “大人,我们是否回圣坛?”

        王长生依然带着兜帽,除了那惊鸿一瞥之外,根本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听到此言,王长生伸手,碰了碰那充斥着火焰之色的小赤,

        “本座尚有事务处理,你们二人带着这些教众回去。”

        “这,是!”

        甄有和贾无一齐答了一声,然后往着王长生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