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白骨法相

第三章 白骨法相

        这一段经文很快就结束,白衣人开始阐述白莲教的教义起来。

        在白衣人讲述的过程中,王长生的神情都有些恍惚,觉得对方讲述的是世间至理,而他来到自己的面前,就是为了度化自己这个冥顽不灵的凡人,他心有大仁,连带着这一片死寂的荒原,在对方的讲述之下,竟然生出来了点点的繁花和绿草。

        凡是白衣人经过的地方,都出现了荒原从未出现的景象,荒地变成了绿州,甚至还能听到澹澹的溪水流过的声音。

        人间似乎变作了真空家乡,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心灵的宁静,从内而外的认可了白莲教义,而面前的白衣人,庄严宝相,混若圣贤,与之前那个睁眼便虐杀荒民的魔王完全不同一般。

        王长生突然感到自己明宫之内的小明王突然睁开了眼睛,琉璃眼之下,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刚刚陷入了什么样的处境。

        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无知无觉的被人洗脑了还不知道,明明身体各处暖洋洋的,可王长生的心中,却只有恐惧和后怕,额头的冷汗已经将兜帽浸湿。

        他一定要尽快离开!

        因为小明王的警醒,白衣人后来讲的话便也没有了那种魔性。

        王长生听着,只觉得白莲教果然是造反的高手,因为站在最前面演讲的白衣人,简直口绽莲花,连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还说教内人人平等,只要入教了教友关系则是同生父母的兄弟姊妹关系,而且教内互通财物,互相帮助,人人平等,死后更是可以前去真空家乡,享受世间的一切。

        不止如此,还宣扬“大劫在遇,天地皆暗,日月无光,世界必有大变,明王出世,解救世人”,明王自然是无生老母派下来解救众生的。

        王长生就算是有小明王时刻提醒,这样听着都差点被他们忽悠成功,颇有几分前世传销头子功力。

        看到漂浮在自己旁边的白阳灯笼,他叹了口气。

        其他的白莲教他或许不甚清晰,但这个白莲教,定位很清晰:邪教。

        而就在一个时辰前,他成功的加入了这个邪教,成为了白莲教中,最不起眼的养灯人。

        人在灯在,人亡灯还在。

        若是白阳灯笼不喜养灯人的话,随时可换。

        换的结果,自然也是死亡。

        “不知道要是我爹醒过来看到这一幕,会不会被气死。”

        “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远离白莲教,没想到就在您死后的第二天,就被我撞上了。”

        王长生现在甚至不敢运转《小明王出世经》,生怕被别人感觉到。

        只是听着白阳护法传授教义,王长生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的用眉心的一缕灵魂抹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然后,一副令人惊恐的画面出现在王长生的面前。

        白阳护法的身体白骨隐绰,血肉和骨头分离开来,那些狂热的信众从脑袋上飘起来了缕缕的白色雾气,而白色雾气,大部分都涌入了白阳护法的鼻子内,少部分则落在了白阳灯笼上。

        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白阳护法虽觉得有些异样,却因为受伤,感知能力大跌,完全没有发现王长生的窥探。

        “他受伤了,而且是重伤!”

        “这是一个机会!”

        第二句话马上就被王长生否定掉,因为就算是对方受伤了,也远远不是自己这种初入修行界的人,可以战胜的。

        至于自己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杀了对方,更是一点都没有。

        现在,王长生的身上,除了这一身的衣服,还有装在最深处的一些银子,以及脖子上的挂饰,还有明宫内的那些毫无杀伤力的东西之外,什么都没有。

        王长生甚至觉得,他爹就是等着他开明宫,然后将《小明王出世经》放了进去,这才选择死去的。

        白阳护法受重伤,确实让王长生很是心动,可最后还是按捺住了这种冲动。

        跟在队伍后面的人越来越多了,原本已经彻底麻木的荒原人,脸上似乎又多了一丝希望,以及狂热,他们之前陷入了迷途,而现在觉得自己找到了未来。

        每个人每天都喃喃的念着白莲教的教义,那些狂热的教众,更是会高喊着“真空家乡,无生老母”,然后投入白阳灯笼内,奉献自我,充当灯芯。

        面对这种乱象的王长生,心中十分的复杂,却无力阻止。

        后面已经跟随着一群密密麻麻的荒民,明明他们是准备向着荒原外迁移的,而越是往内,越是冰寒刺骨,以他们的体魄已经完全受不住这种寒冷了,可他们还是坚定不移的跟在后面。

        每每看到这一副画面,王长生只觉得天灵盖都凉了起来,对白莲教更警惕了。

        再走了一些路,王长生才知道白衣人是白莲教的护法,白阳护法。

        可白阳护法在白莲教之中,并非什么最高的位置。

        他叹了一口气,只能寻求其他离开白莲教的办法了。

        很快,就到了王长生建墓的地方。

        那里除了土稍微有点松之外,敬遵他爹的吩咐,王长生连块牌子都没有立。

        可就算是这样,都被白阳护法发现了异常。

        白阳护法只是走过,似乎就感觉到那一块地有一种莫名的玄机流转。

        他踩在地上剁了两脚,然后哼了一声,嘴中吐出一个奇怪的音节,那一片的土地都在往上翻转。

        王长生的心提了起来,他不知觉间靠近了那只不敢靠近他的灯笼。

        现在,正是白日,黄土飞扬。

        地下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朵青色的莲花。

        莲花如玉,透露出一种夺目的光华,又静静的安静了下来,明明莲如玉,却有一种青色的质感,青气缭绕,朦朦胧胧,灿灿的光华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再一次看过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一片的虚无,后变成了黄土,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

        白阳护法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睛眯了一下,最后挥了挥手,让其他人远离。

        他招来一只白阳灯笼,落在了挖出来的大坑上。

        灯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就算是灯笼内再虔诚不过的信徒也在这种痛楚之中,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灯火先燃烧内脏,最后燃烧表皮。

        王长生冷眼旁观者白阳护法又抓了八个荒民,灵魂落在了那一只白阳灯笼内,以供助燃。

        不过最后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还是离开了。

        王长生随着队伍离开之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坟头。

        新坟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

        一路上,走走停停。

        走的路程不算是多,可王长生看的出来,这位白阳护法屡次停下来讲道收服信众是为了恢复自己的伤势。

        可是王长生没有半点的办法,只能任由他不断的恢复着自己的实力,而心却越来越沉。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现在的局面,王长生根本没有办法破局。

        他只能随着白莲教的人一起离开,无法脱身。

        可是王长生清楚的知道,他爹叮嘱他,让他离白莲教越远越好,这其中定有大问题。

        比如说,他现在修炼的《小明王出世经》。

        听白阳护法讲了那么久白莲教义,王长生也明白,明王在白莲教之中,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那会不会……他所修炼的功法,就是取自白莲教?

        这种推测,一想起来就让王长生不寒而栗,却有八成的把握,这是对的。

        他身上遮掩《小明王出世经》只能够遮掩一年,一年间,必须要修行,他父亲为他要来的《青皇密卷》。

        这几日的时间,王长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特殊,因为最前面的白阳护法,所以王长生一日不过运转几圈的《小明王出世经》,因为次数的减少,慢慢有一种透骨的冷意,不知从何处传来,让王长生的身体变得僵硬,寒冷。

        他父亲曾经告诉过他一定要将《大小明王出世经》练到大成,否则只要有一日不练,就会重新回到之前活死人的模样。

        而没有昆仑神木棺椁压制,恐怕连活死人都做不成。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王长生就算是不为了其他,为了自己的身体,也要尽快的从白阳护法的身边离开。

        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