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举目不见日

第一章 举目不见日

        北风就像是一头要将人彻底吞噬的巨兽在荒原上呼啸而过,带来了浓烈的寒意。

        冷冽的风几乎要将人的皮全部刮掉,流露出里面血色的红肉。

        地上一片的荒芜,连一丝绿意都没有,唯有那些正在苟延残喘的迁移的人们。

        王长生将头垂的更低了,浑身上下,除了一双眼睛之外,再没有任何部位露出来,就连手上也缠满了一截又一截足以保暖的黑色破布,连手指甲都没有露出来一点,而头上还带着不知名动物做成的皮帽,脖子间裹着的围巾透露出一股酸臭的味道,大半张脸都被埋了进去,可在这寒冷的荒原,让人羡慕不已。

        “咳咳”

        站在王长生旁边的,是一个一手扶着他,另外一只手拄着拐杖的枯瘦老头。

        老头的脸上满是皱纹,牙都没有剩下来几颗,身上裹了一条看起来不怎么厚重的斗篷,走一步,停一步,王长生也随着对方走走停停。

        “长生呐”

        一道与面貌不相符合极为粗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王长生沙哑着嗓音,答了一声在。

        荒原的冬日本来就十分的难熬,更别说,今年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寒潮,不知多少人死在了距离家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可惜就算是防的住寒,却防不住缺食。

        已经第二年的四月份,荒原的冬日却是一日比一日寒,很多终年未曾离开荒原的人,终于开始思考迁移,只有迁移,才能活下来。

        王长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十六年前来到了这个世界,还是一个月前来到了这个世界。

        或许,十六年前来的并不是完整的自己,而在一个月前,为自己开灵,终于觉醒智慧才算是来到了这个神鬼志异的世界。

        他比较特殊,因为他,不怕荒原的寒冷。

        这一身厚重的冬衣也全无必要,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特殊,所以裹得严严实实。

        王长生现在的小腹,就像是有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着热气。

        这是他父亲,开灵之后,让他修炼的功法。

        自从去年的冬天开始,荒原永远都是这么灰蒙蒙的,王长生抬头看了一眼天,露出了两个黝黑的眼珠。

        站在天上往下看,这些人就像是依附在大地上的蚂蚁一样,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王长生听到了扶着老人的咳嗽之后,眼神忧虑的看着他,伸手过去,想要为他提供一些温暖,却被拒绝了。

        这里的夜很长,白昼很短,哪怕是白昼,也像是雾里看花一样,王长生从醒来,就没有见到这里的太阳,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太阳。

        夜晚的荒原,比白昼更加的寒冷,而且多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像是老鼠,又像是蛇。

        大部分人都围在了一起,守着一个篝火。

        火焰的颜色是红绿,只带来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温暖,这种如同无垠之水的温暖,很快就消失不见。

        没有足够的食物补充能量,所有人的身体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冷了下来,这里的生命之火摇摇欲坠。

        王长生看着这些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悲哀,然后用力的吞咽了嘴里的被塞进来的一株药材。

        他咬的很用力,当药汁顺着喉咙通向五脏六腑之后,这一股庞大的药力先是浸入了四肢百骸,在经脉各窍中流过,最后落在了小腹内,肚脐眼往下三寸的地方。

        这里有一座明宫,乃是人体的生命之始。

        王长生运转着《小明王出世经》,如此往复,三万六千次,明宫内的那座小明王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个月,他终于踏入了修行的第一个境界:存神。

        当小明王睁开眼睛的一霎那,一种光明的火焰在王长生的双眼中燃烧,他周身磅礴的热气几乎遮掩不住,天上没有了太阳,可他此时却像是地上的太阳。

        那些离王长生稍微近一些的人本能的察觉到了这里的热意,向着这边倚靠。

        突然,一只枯瘦的手搭在了王长生的身上,原本四溢的精气一下子被锁了回去。

        “咳咳”

        做完这一切之后,老人用力的咳嗽了两声。

        王长生看向他,黝黑的眼神中闪过一些担忧,因为从自己醒来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他进食,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不一般,但是心中难免有些担心。

        “别管我,我们继续走。”

        王长生闻言点头,他们,除了随着大队伍一起休息半个时辰之外,不管是夜还是日,都在赶路。

        穿在王长生最里面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可他非但没有脱掉外衣,反而将本来松开的斗篷裹得更紧了。

        自己先站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则举在半空中,让老人倚靠。

        夜晚的荒原,除了零星的几颗星星之外,再见不到一丝的光亮,脚下的原野上满是碎石以及已经倒在半路的尸体。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粗犷却虚弱的声音传来,王长生垂眸,点了点头。

        “我要走不下去了。”

        “明日这个时候我会死。”

        王长生的身体一僵。

        ........

        一日后,

        再继续往前走的,只有一个人。

        王长生的背影稍显沉默。

        他知道,以后在这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北风呼呼,宛如人泣,他面无表情,刚刚丢掉的铁牌子,重新回到了他的脖子上。

        铁牌子的上面雕刻有一朵妖异的莲花,说是妖异,是因为多看两眼,连神智都会被其唬夺,竟会生出其为活物的幻觉。

        “长生,这个月我要支撑不住了。”

        垂暮老矣的老人用着皱巴巴干枯的手,抓着王长生的胳膊,让他停下来,用力的喘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

        “我让你修炼的《小明王出世经》一定要继续练下去,但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会这道功法。”

        “还有,你从小带到大的那个牌子,找个机会,把它扔了,如果扔不掉的话,就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它。”

        “除了这些我给你的东西外,我身上所有的东西,你都不要动。”

        老人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人发颤,眼睛中闪烁着一种妖异的青光,不过这种青光马上就被压制了下来,他用干瘦的似乎只剩下骨头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要咳血,却什么都咳不出来。

        王长生回忆起这一幕,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他听的出来,这块挂在胸前的牌子,一定是什么麻烦的物件,只可惜,丢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