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言情 - 不信邪在线阅读 - 第167章

第167章

        吴不落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到了酆都城的后面。

        他还没有来得及多问那个太昊几句,楚岳和逆阴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结果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哎。;

        吴不落难得的觉得有些心累。

        其实知道天外天和东岳大帝的秘密对目前的情形是有利的,可惜自己并不能说出来。而知道了楚岳才是逆阴盟的盟主之后,吴不落心里就更加明白了楚岳他的执念有多深。

        如果不是为了天外天和东岳大帝,楚岳怎么可能会去当什么逆阴盟的盟主?他和地府又没有仇。

        楚岳的执念深到了这种程度,他真的能够劝服楚岳么?

        吴不落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

        可不管怎么样,该试还是要去试的。实在不行,就只能动手了。

        好歹他如今也是孽镜台,如果趁楚岳不备偷袭的话,应该也是能成功的。

        不,等等……

        吴不落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

        楚岳身上的黑气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再等半天的时间,他便可从酆都城里出去直达天外天,他多年的夙愿即将达成,按理来说,他此刻应该是激动万分的才对,只是楚岳却时不时的将视线放在了来路上,似乎在渴望什么人出现?

        难道不落真的不会来?

        楚岳难得的陷入了纠结之中。

        一方面,他希望吴不落可以不要来,这么一来,他的心也可以不用动摇;可是另一方面,他去了天外天之后到底能不能回来也没有个定数,若是见不到吴不落的话,或许以后都见不到了。

        两个念头在楚岳心里疯狂的打架,打的楚岳火烧火燎的,觉得以前和罗惜刀竞争秦广王失败了都没有这么闹心。

        等的时间越来越长,吴不落还是没有出现。

        楚岳不由苦笑,也许吴不落是真的被他伤了心了,他如今已经封印了体质,他若是想要甩掉他重新再找一个,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眼角的余光瞥到来路,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楚岳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是吴不落。

        他真的来了?

        在这一刻,楚岳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遗憾居多还是惊喜居多,可是他发自内心的觉得,如果……如果吴不落愿意和他一起去的话,他也可以再等等,带着吴不落一起去。

        至于地府那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那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不,不能让吴不落考虑。

        将他打昏了直接带走也是可以的。

        楚岳心里闪过这么一个阴暗的念头。

        等到吴不落越走越近,楚岳正想要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吴不落看着他的眼神没有了往常的神采,反而平静如死水,就好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怎……怎么回事?

        吴不落走到距离楚岳三米之外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而楚岳也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

        他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在吴不落身上感受到那种奇异的吸引人的魅力了,可是现在的吴不落似乎又回到了吃补天丹之前的时候。不,应该说,比那个时候还要更加吸引人一点。

        丹,丹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失效才对。

        “不落,你……”

        “好久不见。”吴不落对着楚岳微微颔首,“没想到我们还会在见面。当初的事情,是我欠你一句抱歉。”

        楚岳的心重重的沉了下来。

        这不是吴不落。

        对方的眼神,还有身上的气息都表明他如今只是顶着吴不落身躯的孽镜台而已。

        那个他喜欢的吴不落不见了。

        楚岳想要从坑里出来,只是他刚一动作,吴不落就往后退了一步。

        “请您不要动。”吴不落微微皱眉道,“我来这里,只是想要趁着最后的机会和你说一句话而已。”

        “你……你怎么会回来?不落呢?”楚岳没有理他,直接从坑里站了起来,“不落呢!”

        “我就是吴不落。”吴不落认真的看着楚岳回答道,“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没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楚岳低声咆哮道,“怎么会没有区别?”

        “你和吴不落之间的事情,我全部都记得。”吴不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您要去天外天不是么?我之前,哦,是吴不落之前去了业火地狱,他想要去摘业火红莲。”

        “业火……红莲?”

        楚岳念着这四个字,想起了自己当初和吴不落的话。

        “吴不落想要将业火红莲取下来,这样你就必须要受到他的威胁。不管是让你留下来还是带着他一起走,都有可以谈判的余地。”孽镜台沉思了一会儿,顿了顿,似乎在掂量着如何组织语句才好,“你知道的,业火地狱。”

        楚岳怎么会不知道?

        业火地狱的业火红莲足以烧尽世间的一切生灵。

        “他想要去业火地狱,就必须重新融合孽镜台。”孽镜台指了指自己,“那其实没有什么,融合之后,也是他为主导,我顶多在边上给他一点指点。身为孽镜台,我们身上的业障低的可以忽略不计,可是我当初用功德买的那一副七情六欲,却不是属于我本身的东西。”

        楚岳听明白了孽镜台的意思。

        吴不落的出现,是因为孽镜台购买了不属于自己的七情六欲,再投胎之后才会出现的人身。当吴不落重新和孽镜台融合,七情六欲又被业火红莲烧毁之后,那么重新出现的自然就会是不留一点尘埃的孽镜台灵了。

        “那他呢?”楚岳张口问道。

        “他就是我。”孽镜台灵肯定的回答道,“如果你问的是那些七情六欲,那么就在业火地狱之中被烧毁了。但灵魂的话,没有任何损害,十分庆幸。”

        孽镜台见楚岳怔怔的没有动静,大约也觉得这里不适合自己再留下来,“听闻您要去天外天,所以我才赶来补上当年的一句抱歉。事情已了,我告辞了。”

        说完,孽镜台也不再打扰楚岳,而是准备转身离开。

        “停下。”楚岳低声喊道。

        孽镜台似乎没有听见。

        “我叫你停下!”楚岳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孽镜台的跟前,五指几乎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但还是没有碰到。

        楚岳放下了手。

        “您还有什么事情么?可以的话,我愿意为你效劳。”孽镜台笑的十分勉强。

        “你别用他的脸笑,很难看。”楚岳十分不悦。

        孽镜台立刻收敛了笑容。

        “楚岳先生,我想要纠正您一点,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孽镜台,既是我也是吴不落,我和他就是一个人,不存在两个人的说法。”孽镜台尽职尽责道。

        “他……他真的回不来了?”楚岳还有些不甘心,“我现在就去业火地狱,或者重新给你购买一副七情六欲,你觉得可以么?”

        孽镜台对楚岳的话感到十分疑惑,“业火红莲烧毁的东西不可能找得回来,不过只是重新购买一副七情六欲是可以的。只是……我装上之后会不会是您喜欢的样子,我也不清楚。”

        他还是给了面子,没有说死。

        但楚岳知道这是不一样的。

        就算重新装上了一副七情六欲,也只会是另一个模样的孽镜台,而不会是吴不落。

        吴不落的出现,除去七情六欲之外,还有他本身作为人的经历而综合形成的。他是唯一的,也是不确定出现的,不可能再复制一次。

        楚岳觉得有些荒谬。

        他只是想要去一次天外天而已,只是想要将他多年的夙愿完成,去得到一个回答之后就可以放下,他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可是却发现他心里的失落远远比他的满足更多。

        “请问,我可以走了么?”孽镜台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您差不多也该走了。”

        “你觉得我错了么?”楚岳伸手挡住了孽镜台的去路,一双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孽镜台,“吴不落的演技很好,我经常被他骗到,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去天外天所以才装成这个样子来骗我?”

        “吴不落以前的确是骗过您,十分抱歉。”孽镜台郑重其事的朝着楚岳鞠躬,“如果有什么可以补偿的,我一定会努力帮您完成。”

        “你不必对我如此礼貌,我们……”楚岳伸出手想要去扶孽镜台,却被孽镜台避开。

        “那只是我休假时候的一些必要经历。”孽镜台认真的回答道,“地府的阴官去轮回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的亲人朋友,但这缘分只会存在于轮回的时候。同样的,我与您的缘分也只存在于吴不落的时期。如今,您要离开,我也已经归位,若还有什么别的纠缠,我想,还是忘记会比较好。”

        如果每一世遇见的亲朋好友都要费心记住的话,那么对于轮回的人来说实在太不好过了。

        “或者,您需要一碗孟婆汤?”孽镜台又提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我不需要!”楚岳咬牙切齿道,“吴不落,你一定要和我装么?”

        孽镜台只觉得一切莫名其妙,他本来就不善言辞,所以也只能沉默的看着楚岳。

        “我难道就真的想要走么?”楚岳大约是被刺激到了,说话的时候也不那么讲究起来,“我只是想要一个结果,真的就那么难?我原本计划的好好的,我睡了一千年,我抛弃了我原本的身体,我一步步的走到现在。只有一个变数,一个而已!“

        “吴不落,你就是这个变数。”楚岳的眼睛都有些发红,“我唯一没有算到的人就是你,我没有想到你会追着我到人间来,我没有想到我会喜欢上你,我更加没有想到我都走到了这一步,我居然还会舍不得你!”

        孽镜台,哦,不,吴不落被楚岳这么握着肩膀,心情复杂的看着他。

        “我等了这么久,马上,马上我就能去天外天,我现在的实力比我当年不知道要强多少?就算是秦广王,天地间的正神,我也能和他分个高下,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为了一个巫族的传承,我忍了飞卢足足几百年;为了能到地府里来,我将我自己变成了最肮脏的僵尸;为了融合这个身体,我足足躺到身体都腐烂;甚至,不落,我都愿意暂时离开你……”

        楚岳说着说着,自己反而说不下去了。

        他放下了按住吴不落肩膀的手。

        楚岳从来没有尝试这么一口气将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过,可是他现在不说,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他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最想让人听见的那一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楚岳觉得他的人生真的很荒谬。

        以前他看重的是东岳大帝,他将这个本体当成父亲,当做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他知道自己是因为东岳大帝才会出生,也知道自己以后能变成东岳大帝的相貌,所以一直都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

        可是在他准备和东岳大帝一起走的时候,没有任何理由就被抛弃了。

        好不容易跟着同类一起到了人间,却被巫族的人抓了起来,装疯卖傻几十年才能从那里逃出来。

        从巫族离开后的那些日子,楚岳没有和吴不落说过。

        但一个异类,一个从来没有在人间生活过的人,又怎么可能生活的好?

        楚岳不敢轻易动用法力,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还有和巫族一样的人在盯着他?他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谋生,就像是那个时代里的所有孤儿一样,努力的活下去。

        可是那些孤儿起码能找到同伴,起码有目标,而他呢,他和那些人格格不入,整个世界,唯有他一个人是不一样的。

        异类不管生活在哪里都是异类。

        楚岳将那一段记忆深深的埋进脑海里,从来都不会去回想。

        最后,楚岳只能依靠着心里对于东岳大帝的坚持而不断的生活下来,到了后来,这个执念到底是因为楚岳真的想要知道,还是因为在漫长的时光之后变成了唯一的追求,连楚岳自己都不知道了。

        “不好意思。”楚岳转过身去,声音冷漠,“我说的那些,你都忘记吧。”

        “你刚才说到飞卢。”吴不落询问道,“你是早就认识他的,你才是逆阴盟的正盟主。”

        “是,那又如何?”到了这个时候,楚岳也没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很多年前的逆阴盟还是有着真材实料的。我当年,是被当做上好的材料被抓到逆阴盟的。只是我聪明,又有点本事,杀掉了抓我进来的那人之后,就伪装成他的弟子进了逆阴盟。我越长越大,实力也越来越强,想要做最厉害的那一个,想要去和地府抗衡,就只能做逆阴盟的盟主。”

        当了盟主,才知道十殿阎罗手中有通往天外天的密道,才知道他的追求都是可以实现的。

        只是很可惜,他没能从前任的秦广王口里得到天外天的秘密,反而害的原来的那个身体重伤。

        “那你早就认识吴不花,也早就认识吴不落,对么?”吴不落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还要问这个,可是现在机会难得,放弃了这一个机会,也许以后楚岳都不会这么坦白。

        “对。”楚岳承认的十分爽快,“吴家本来世代单传,这是他们交换天赋的代价,能不绝了血脉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吴家是我的守墓人,他们想要继续传承下去就必须守着我,我知道他们不敢背叛我。吴不落出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孽镜台,吴家人隐瞒了这个消息,因为他们怕我真的醒不来,加上飞卢对他们步步紧逼,他们也需要一个底牌我在手里。可惜,飞卢等不及,直接弄死了吴家的那对男女,就剩下一个吴不花。吴不花想要保护她自己和不落,所以就将希望放在了我身上,希望我能提前醒来。”

        当初楚岳给自己划定的沉睡时间就是一千年,但时间快到了,楚岳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吴家人自诩聪明绝顶,自然不肯将所有的赌注都放在楚岳身上。

        吴不花当初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找楚岳。

        楚岳之所以会被吴不花唤醒,正是因为吴不花身上那根属于吴不落的神骨。

        孽镜台的气息,楚岳绝对不可能会忘记。

        “你对吴不落,是存着利用之心么?”吴不落艰难的问道,“因为他是孽镜台,当初害的你失去秦广王的位置,又能够帮你打通地府的通道……”

        “我没有!”楚岳转过身来,一字一顿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他。如果我真的想要利用他,想要在地府里飞速往上爬,我只需要将他带回地府,逼迫他归位就行。找回了孽镜台,罗惜刀又是个蠢人,我随时随地可以在地府拥有一个比现在高得多的位置。”

        是,他是曾经想过要利用吴不落。

        可是他很快就放弃了。

        因为吴不落和孽镜台不一样。

        很不一样。

        楚岳一开始只是好奇,好奇孽镜台转世之后为什么会变成吴不落的样子?可是看着看着,楚岳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从来没有和人如此亲密过。

        也没有试过和人一起待在一起好几年。

        上一次陪伴楚岳的人是东岳大帝,第二次就是吴不落。

        但是东岳大帝和吴不落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楚岳完全能分得清他对两个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甚至……

        甚至楚岳现在想要重新去描绘东岳大帝的样子,其实都不是记得很清楚了。

        时间,真的过去太久太久了。

        楚岳从来不曾照过镜子。

        他也不想去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子,却也不想毁了自己这张脸。

        变成僵尸之后,他的相貌肯定会和以前有所不同。

        僵尸是怨气秽气而生,但东岳大帝太昊却是天地间最清正的一个圣人。

        截然相反。

        楚岳也不知道自己当初选择僵尸这个物种来当自己的新躯体,是不是存心想要和过去一刀两断?

        顶着一个僵尸的壳子,却拥有着东岳大帝的相貌,多么可笑。

        他的反抗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简单粗暴的可笑。

        “那你现在呢?”吴不落抬起头看着楚岳,“你现在还是要去天外天的不是么?你去了之后就不会再回来,吴不落也不用再等着你。这样的结局,难道不是最好的么?”

        “不好!”楚岳下意识的反驳,“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呢?

        他真的能够从天外天那边回来么?

        如果不能回来的话,与其让吴不落继续等着他,倒不如重新变成孽镜台,什么七情六欲也不会有,是地府除去十殿阎罗之外最超然的存在,没有人可以给他气受,想要什么都不会缺。

        “你的时间不多了。”吴不落的声音平静的可怕,“你身上的僵尸特征已经完全被清除干净,你看,有通道打开了。”

        吴不落手指指向的地方,有一束光落在了坑里。

        那束光刚好可以笼罩住一个人。

        踏上那束光,就可以从这里离开去往天外天。

        这么大的地方,唯有那个坑里还有光。

        楚岳觉得这光亮的刺眼,双腿却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吴不落看着楚岳离开的背影,一抹自嘲的笑容不由的从脸上升起。

        楚岳终究还是放不下。

        就算楚岳真的知道天外天的秘密又能怎么样?天外天如何根本不是楚岳心中的疑难所在,那段楚岳割舍不掉的过去才是。

        对于楚岳而言,那段过去才是他一直放不下的东西,他不想放弃,不想让自己多年的心血成了一个笑话,所以他才要走。

        楚岳看着那束光,眼睛里充满了茫然。

        他真的要去么?

        去的话,真的可以回来么?回来的话,还能再见到吴不落么?

        现在的吴不落变回了孽镜台,他应该没有任何需要留恋的东西才对,他为什么还要犹豫?

        走进这个光束,就能去天外天。

        就能重新见到东岳大帝,将当年没有问出口的问题问出来。

        可是问到之后又能怎么样?

        他完成了心愿,之后呢?

        楚岳难以想象自己之后到底要怎么做。

        吴不落看见楚岳走进了光束里,他想要开口让楚岳留下来,可是脚却好像在地上生了根,怎么也动不了。

        能做的他全部都已经做了。

        吴不落伸手抹了一把眼睛,发现手背上似乎有点水迹。

        他难不成还会哭么?

        就为了一个准备去天外天的楚岳?

        “你哭什么?”

        一只手抚上吴不落的脸,将他眼角的眼泪细细的擦去,“孽镜台是不会哭的,但你哭了,不落,你的演技还是没有到家。”

        楚岳将手放下,淡淡的说道。

        吴不落惊讶的看着他,“你……你不走了么?”

        “不用了。”楚岳长叹了口气,“是我输了,对上你的时候,我很少有赢的时候。”

        他认栽了还不行?

        就算去问了又能怎么样呢?

        问了就能改变他的过去么,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呆在东岳大帝的身边么?

        楚岳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冷静的看待这件事了。

        “你要想清楚,错过这一次机会,你就再也不能去天外天了。”

        “我舍不得。”楚岳看着吴不落,失而复得的喜悦将其他的事情都挤到了一边,只想要将吴不落紧紧的抱住。

        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舍不得什么?”

        “你。”

        作者有话要说:

        敲下“大结局”三个字,一时觉得心情复杂,想要说点什么似乎也说不出来什么。

        一开始想要写这个故事,就是脑补了大结局这一幕,楚岳想要走,还是为了吴不落留了下来。

        楚岳前期的压抑、不作为本身都是为和大结局的样子做一个对比,他是个相当有自己的目标和行动力的人,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什么都可以忍,不出风头,不大杀四方,伪装成一个处处平常的人。这样一个有着自己目标的人最后为了爱人放弃一切,是我萌的点没有错了。

        因为这篇文主要还是吴不落视角,所以对于楚岳的描写就不能过多,大家自己脑补一下哈。

        这篇文写的真是费脑子ojz,我总是喜欢挑一些费脑子又不讨喜的题材写,也是自作自受了。

        接下来还会有众人的番外,可能会比较长,我会在内容提要上写明是什么番外,大家看着买就好,之后也会有一个小队的日常小副本吧,我也想要写写小队在楚岳和吴不落的加持下为祸四方的样子。

        最后,感谢大家一直都陪我走到这里,真的很不容易,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