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都市言情 - 不信邪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吴不落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纸条。

        显然,在刘博文专心致志的不知阵法的时候,吴不落已经利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将自己的消息给传递了出去。

        “我还是想不通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刘博文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如今她来询问吴不落,一方面的确是为了找到自己的破绽所在,另一方面也会在寻求脱身之法。

        吴不落看着她笑了笑,直接将纸条展开来看。

        纸条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剧组的导演是个女人。

        这句话如果放在其它地方当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娱乐圈里的女导演多了去了。但是放在这个判官墓里,指向却很明显。

        因为在这里,只有刘博文一个女人。

        能够当上阴官的女人,往往比同级的男人要厉害好几倍。可女子终究与男人不同,她们更加多愁善感,不似男人薄情,愿意走上这么一条注定孤独的长生之路的女人终究是少数。

        可一旦女人狠下心来,她们往往能够爆发出让人想象不到的力量。

        吴不落一开始怀疑刘博文,其实没有什么道理,只是直觉对方有些不对罢了。大约因为吴不落活过来的这二十年来,除了姐姐吴不花之外,女人缘是差到令人发指的,冷不防有一个刘博文靠上来,他还有些奇怪。

        之后,他便闻见了刘博文身上的药味。

        有趣的是,他在王洁菲的身上也闻见了同样的味道。

        吴不落能够安安稳稳的活到今天,自然是个极为小心谨慎的人。

        因此,吴不落装作不经意的询问了王洁菲关于药味的问题。

        王洁菲的回答是,“我们去山上取景,蛇鼠虫蚁很多,所以我们买了驱虫的药水涂抹在了身上。”

        能够驱虫的药水一般来说味道比较刺激,因此味道也很难消散。但因为整个剧组的人都涂抹了这个药水,因此她们反而没有去注意这个方面了。

        吴不落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导演身上,询问王洁菲导演是否有什么不对?

        王洁菲不愧是在娱乐圈里混过来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她现在的遭遇很可能就是导演弄出来的,当即就将导演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其实导演也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他好像有些感冒,不怎么说话。然而吧,我觉得他有时候的样子真的太娘了。男人走路和女人走路是不一样的,我以前为了拍戏也女扮男装过,但是导演给我感觉,和我当初演戏的样子一样。”

        王洁菲这么说完,吴不落心里就已经有了猜测。

        导演既然能够将剧组引到这里来,自然会对自己的身份有一个掩饰。只是吴不落一直都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才一直都隐忍不发。

        如果不是这一次他们需要去判官墓里出去,吴不落其实还是乐意和刘博文继续玩下去的。

        毕竟,在演戏上,吴不落是很少遇见对手的。

        “原来如此。”刘博文微微叹气,“没想到我没有输给考生,却输给了一个普通的凡人。”

        如果不是刘博文压根没有将剧组的那些人员放在眼里,她又怎么可能会露出这样的破绽?

        “你承认了,你就是逆阴盟的人。”曹帆冷笑道,“这样也好,我们反而省了功夫。”

        “我不明白。”张掖心痛的看着刘博文,“你……你已经是首屈一指的阵法大师,就连我师父也对你赞叹有加。你马上就要考上阴官,何苦做这么多的事情?”

        刘博文平静的看着张掖,仿佛对方在说什么好笑的话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与我来说,只要谁能给得起我想要的东西,是地府也好,是逆阴盟也好,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没有想到,我一时心血来潮想要来研究判官墓的事情,反而让它成为了第三次考试的考场。”

        这完全是出乎刘博文的意料之外的。

        “你和她多说什么,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么?”路东翻了个白眼,“照我说,还是先拿下她再说。你们可别忘记了,她可是最厉害的阵法大师。”

        说完,路东当即暴起,整个人如燕子掠过,轻轻巧巧的就到了刘博文的面前,想要伸手去抓她。

        “咳咳,你抓我做什么?”

        然而等到路东真的掐住对方的脖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找错了人,他此刻掐住的哪里是刘博文,分明是曹帆!

        “等等,怎么会是你?刘博文呢!”路东忍不住质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曹帆一把扯开路东的手,眼睛骤然一紧,“后面!”

        吴不落只觉得有一股寒气逼近,下意识的踢了一脚。

        身后的人闷哼一声,显然骨头已经被踢断,可她却半点也不后腿,而是坚定的将一根针放在了吴不落的脑袋之处。

        “楚岳,你别过来!”刘博文嘴角还有鲜血,但毫无顾忌自我的打算,只是警惕的看着楚岳。

        不愧在首屈一指的阵法大师,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出“移形换影”?就连楚岳也没有发现刘博文竟然拥有这么好的身手!

        楚岳的脸色有些僵了。

        刘博文这分明是打她的脸。

        “吴不落,你真的很聪明。可是从我知道你聪明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想着如何对付你。”刘博文笑了一声,显然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楚岳,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吴不落,第二个缺点就是自负。怎么?真的以为是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如你所料么?”

        刘博文制住了吴不落,就相当于同时制住了楚岳和谢半弯。

        她很清楚,这判官墓里的考生,除了楚岳和谢半弯之外,其他人恨不得早早的淘汰吴不落,哪里还会想着上来救人?看同样的,有楚岳和谢半弯在,他们就绝对不会贸然上来追杀自己。

        “你们放了那个幻术师。”刘博文的针轻轻刺破了吴不落的皮肤,出现一个细小到几乎看不见的红点。

        “交换。”楚岳将那个幻术师提了过来,“不然你别想带走他。”

        “那我无所谓。”刘博文微笑道,“我觉得吴不落的价值抵得过是个幻术师呢!”

        “我们不能让她就这么逃了。”一个考生忍不住想要上前,“她是逆阴盟安插到阴官考试里的钉子,绝对不能放过她!”

        至于吴不落,呵,在这场个阴官考试里死去的考生还少么?

        “你们若是敢动一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楚岳阴沉的扫了在场的人一眼,“给我站在原地别动。”

        “加我一个。”谢半弯同样脸色难看,“你们真的要同时与我加上楚岳作对”

        木初一和阿罗两人淡定如常,什么都不说,也完全不在乎其他考生们传来的目光。

        倒是张掖,虽然他真的不太喜欢吴不落,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吴不落就被逆阴盟的人抓住,“刘博文,你别做傻事,你只要好好认错,地府不会判你太重的。”

        “我既然敢做,还怕地府么?”刘博文毫不露怯,“既然我们没有办法达成共识,那就先这僵持着吧。反正一时半会儿的,你们也出不去。放心,吴不落是我的好人质,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说完,刘博文就挟持着吴不落,一步步的后退。其他考生碍于楚岳和谢半弯两个人,倒是不敢轻举妄动。

        妈的,原来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四角恋八卦是真的?

        靠,他们是来考阴官的,为什么要陷入这种画风之中啊?

        几个考生的神情都快扭曲了。

        那个可怜的幻术师也只能看着刘博文抓着吴不落一步步的后退,压根就没有管他的死活。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刘博文抓吴不落自然是有大用的。

        “你抓我,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好人质吧。”等到他们两人已经走出了楚岳等人的视线范围,吴不落总算问出了口。

        “不错。”刘博文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绳子将吴不落严严实实的绑了起来,“这绳子经过我阵法的加持,你绝对挣脱不开。”

        吴不落原本还想要用自己出神入化的逃跑技术解开绳子,也只能暗暗作罢。

        “怎么会,我压根没有想要逃。”吴不落面不改色的说道。

        “呵呵。”刘博文理都没理他,“我需要离开这个判官墓,就一定要巫山十鬼的帮助。我知道你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

        ……我就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合着巫山十鬼这个坎儿居然还没有过去么?

        “我和他们没有太多关系。”吴不落企图辩解一下。

        “吴不落,你真的很聪明。”刘博文自顾自的说道,“我原本只是好奇判官墓而已,我听说判官墓里有一个镇压了各方妖魔的阵法,所以一直都想要来看一看。可是我又听说想要进判官墓必须要特殊时辰出生的女人才行,我找来找去才找到王洁菲,利用阵法和幻术假扮了导演带着她来到这里。可谁知道,她的身份证竟然是改过的,她压根不是我要找的人!”

        噗。

        吴不落简直有点可怜她了。

        刘博文一看就是不怎么八卦娱乐新闻的而。她难道不知道女演员改年龄是必备工作么?多少年过三十的还敢说自己才二十五的,不改一下年龄简直对不起女明星花了大价钱保养的那张脸!

        但事情还没有这么结束。

        刘博文在发现王洁菲压根不是特殊时辰出生的女人之后就气得走人了,只是稍稍透露了消息,让幻术师带着一些人继续来探查判官墓而已。

        可谁知道,这件事莫名其妙的就被地府发现了,而且还作为了第三次考试的地点?

        刘博文又是惊慌又是庆幸。

        惊慌的是害怕自己被发现,但又忍不住想要依靠众多考生的力量来找到判官墓!

        好在,事情一直发展的很顺利。

        如果没有吴不落的出现,刘博文应该是可以在这场考试里大放异彩,成功的成为阴官的。

        可是等到吴不落出现之后,刘博文又觉得心慌。

        如果她能考上阴官,她自然会与逆阴盟那边断开联系。可是她却未必考的上!

        同样是九十分的人里,她的攻击力是垫底,那些厉害的考生只要存心想要淘汰她,她就没有太多反抗的余地。可她也做了事前的准备,别人想要淘汰她也需要费好大一番功夫。

        但偏偏吴不落是例外。

        吴不落和考生们牵扯的实在太多,他又是注定会吸引无数人目光的人,跟在他的身边,刘博文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踩钢丝。

        阴官职位是固定的。

        人类的职位就那么十个。

        吴不落这人只要愿意,完全可以带着其他人上位。比如之前的王子鸣和周扬两个,刘博文就感觉到了危险。

        因此,在进入判官墓之后,刘博文第一时间就去淘汰了王子鸣和周扬,心情总算安稳了一些。

        可是这样还是不够。

        刘博文向来认为自己智谋出众,但遇见吴不落这样聪明又没有下限的,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一直等到刚才吴不落拆穿她的时候,刘博文心里才生出一种“终于来了”的心思。

        “即使这样,我也不认为逆阴盟是个有前途的地方。”吴不落叹气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呢?和这种正儿八经的机构对立的,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

        “你懂什么?”刘博文冷冷的反驳道,“我考阴官,压根不是为了长生不死,我只是想要学到更多的阵法知识罢了。你以为我这个阵法大师,是凡间那些老头子教出来的么?不是,是逆阴盟培养了我!”

        逆阴盟就算有这里不好哪里不好,可它毕竟存在了这么久,它手里多得是在凡间怎么学也学不到的知识。可是地府呢,地府里那么多的阴官,她就算考上,又有多少时间来学习?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如果说之前刘博文还在逆阴盟和地府阴官两者之中犹豫的话,那么吴不落的出现就彻底坚定了她投向逆阴盟的心。

        原本这一届里有木初一,有谢半弯还有阿罗已经很让她觉得烦恼了,结果居然又出了吴不落和楚岳?

        木初一几个是武力值碾压,她勉强还可以安慰自己。结果吴不落的道术根本烂到家,他能出风头靠的根本是他那个法器!结果,吴不落还是在智谋上碾压了她!

        换言之,地府里若是有吴不落这样的人在,永远也轮不到她出头!

        她若是不能表现出众,又怎么去学习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

        吴不落为刘博文的“远大目标”深深的震撼到了。

        别人投靠逆阴盟是为名为立,刘博文居然是为了学东西?

        就冲着这一点,吴不落真学渣也觉得自己压根不是刘博文这条船上的了。

        “你就乖乖仔这里当我的鱼饵。只要我能引来巫山十鬼,我就能彻底了解到这判官墓里阵法的奥秘,到时候我自然会放了你。”

        “你会放了我?”吴不落觉得很是惊讶,“我这样的人,你确定杀了我不是最好的么?”

        如果是他的话,妥妥杀掉啊,哪里还会废话?

        “我为什么要杀你?”刘博文反驳道,“我非但不会杀你,我还会保你进逆阴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考阴官,但我告诉你,逆阴盟能给你的绝对比地府给你的要多的多。我们逆阴盟现在就缺你这样的人,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该怎么选择!”

        ……真不容易啊。

        我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到了一个能够正面肯定我的人,虽然是个反派。

        吴不落心里不免有点动摇。

        他之所以来考阴官,纯粹是因为他不考阴官就掩饰不住自己的体质,容易死,所以才想要在事情暴露之前先给自己弄一个合法的“公务员位置”。可是如果逆阴盟同样能够解决他的问题,他还有必要考阴官么?

        不得不说,刘博文这番话总算是说到了吴不落的心里。

        实在不行,就去看看逆阴盟也是好的呀。两个都比较一下自己才不会吃亏么?

        吴不落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他动摇了,他肯定动摇了!”一个考官指着吴不落大骂,“我们地府哪里不比逆阴盟强?”

        “……我听说逆阴盟的工资很高啊,不但发钱还给房子。”另一个考官幽幽的说道,“而且他们也有延长寿命的方法。”

        “那些邪门歪道怎么能和我们相比?我们可是正式在生死簿的副册上记录了名字的!”

        “咳咳,这些考生又不知道,吴不落会动摇也是正常。”

        “你怎么一直向着他说话?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舍己为人的人!”

        “吴不落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才会是最好的。逆阴盟,除了那么少数几个骨干,剩下的还真没有什么可怕的,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刘博文的速度相当快。

        巫山十鬼是这个阵法镇压的核心,如果多给刘博文一点时间,肯定能够将这个阵法研究透彻。

        可惜的是,刘博文才开始研究,就发现阵法整个就被破坏了。

        ……考生们不约而同的都将构成阵法的“法器”给拿走了。刘博文也只好就近拿了一个法器,免得到时候自己连个研究的东西都没有。

        如今撕破了脸,那些法器恐怕也拿不回来了,就只能找巫山十鬼,从他们身上下手了。

        希望吴不落给力点吧。

        刘博文开始刻录阵法。

        巫山十鬼很难被抓住,就算是她,也只能借助这个判官墓里原本残留阵法之力,将它们暂时困住,然后再一点点的逼问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早就知道巫山十鬼在哪里,倒是很容易传递消息。

        至于楚岳他们那里,倒是不用她担心。

        她之前就已经传讯给逆阴盟的人,让他们来协助。一个幻术师自然没有那么大本事出动逆阴盟的骨干,可若是还加上一个她就不一定了。

        说起来,她还没有怎么见过逆阴盟的骨干呢,不知道这个骨干是啥样的水准?能不能将她和幻术师从这个地方好好的带出去?

        吴不落看着刘博文专心致志的模样,努力尝试先挣脱一下。

        刘博文这人没法用他的思维来衡量,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够困住巫山十鬼啊?万一不能,巫山十鬼恐怕就要真的吃了自己了!

        吴不落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落到这样的地步。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他还有准考证可以逃跑呢!

        另一边。

        吴子山外。

        十几个阴官几乎全部都汇聚到阵法之外。一旦有什么妖魔鬼怪从判官墓里逃出,他们就要第一时间解决,同样的,如果有逆阴盟的人敢来,他们也是要动手擒获的。

        哎,为了考官这点津贴,他们真是拼了老命了。

        “这阴官考试是越来越变态了,幸好我早出生了几百年,能早早的考上。要是换了这一次,我怕是第一场考试就要淘汰。”

        “谁说不是呢?”另一个同事搭话道,“现在的人真是不给老前辈活路啊,我们要是再不努力,以后新人都成我们上司了,我们还在苦逼兮兮的攒钱呢!”

        “哎,还是好好盯着吧。”

        “我倒是希望有逆阴盟的人来。这样的话,多抓一个,我们就能多领一份奖金。”一个阴官感叹不已,“奖金啊奖金,我都连续好几年业绩垫底,只能拿基本工资活了。”

        “逆阴盟的那些小喽啰压根不值钱,值钱的是那些干部。尤其是做到经理级别的,那叫一个麻烦。哎,我们还是好好的当考官拿津贴吧。”

        话音刚落,阴官们听见了一阵铃铛声。

        “这是……什么?”一个阴官直觉不对,当即站了起来,然而刚刚转过头,就看见了一大片的红色。

        逆阴盟的人……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