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这叫兵不厌诈

第三章 这叫兵不厌诈

        从徐宁提议换个玩法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要大杀四方,何况他还会洗牌,这就相当的疲卑鄙了!

        李渊面前的金子,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反观徐宁的这边,却是堆得越来越多,    旁边的李慧心,眼睛都快眨累了,可愣是没能阻止徐宁。

        李承乾剩的那点儿金子,眼见着事态不对,直接就趁机一把输了进去,随后,便像个局外人似的,    坐在旁边一身轻松的观战。

        李渊脸上的表情,    已经可以用狰狞形容了,    玩牌这么久了,这还是他头回输的这么惨,简直不能忍!

        “开,朕就不信了!”最后剩的那点儿金子,被李渊一把推到了河里,随后,将手中的牌扔到桌上,竟然是三条十,他就不信了,徐宁这把还能比他大。

        旁边的李慧心,看着李渊好不容易拿到的一副炸弹,当场便惊喜的拍起手,目光随即紧张的望向徐宁,    然后,徐宁便翻出了自己的牌,很巧,    也是一副炸弹。

        李慧心惊喜的表情,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目光直直的瞪着徐宁,李渊则是气的一掌拍在桌上,冲着徐宁冷笑道:“行啊,每次都比朕的牌大!”

        这话落下时,目光却是瞪向旁边的李慧心,道:“这把开始,丫头你发牌吧!”

        “今天要不就到这里吧!”面前已经赢了不少金子,徐宁觉得很满足了,看李渊这表情,真怕待会儿会气出个脑溢血啥的,那就太不划算了。

        听到徐宁这话,旁边的李慧心姐弟两,赶紧跟着附和起来,冲着李渊道:“是啊皇爷爷,还是改日吧,今日你也累了!”

        “不行!”李渊的表情有些狰狞,刚刚他还鄙夷过徐宁,    不就是一点儿钱,用得着这么认真,    可这会儿自己却是变成了先前的徐宁。

        说这话的时候,    目光还瞪着徐宁,一脸鄙夷的道:“怎么,赢了钱就想跑?”

        “不是!”徐宁赶紧摇头,目光尴尬的望了一眼李慧心,顿时便冲着李渊道:“这不是怕打扰到太上皇吗!”

        “朕还没老到那个地步!”听到徐宁的这话,李渊顿时冷哼一声,转而,便朝着身后的内侍道:“去给朕再取些金子过来!”

        听到李渊这话,旁边的李慧心姐弟俩,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而徐宁则是无奈的冲着李慧心一笑,那意思在明白不过了,这可是老头自己选择的。

        然而,李渊却在这时,突然站起身来,朝着一旁的偏殿而去,生怕徐宁突然离开似的,头也不回的冲着徐宁道:“等朕一会!”

        这是憋坏了吧!

        徐宁听着李渊的这话,不由挠了挠头,然而,等回过头来时,却见得李慧心一脸幽怨的望着他,道:“你就不能让着点皇爷爷他老人家吗?”

        旁边的李承乾,也赶紧跟着附和道:“是啊,咱们难得陪皇爷爷一会,你还这么气皇爷爷,真是的!”

        “你还好意思说?”徐宁听的李承乾这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的道:“你当你那么放水,太上皇就开心了?”

        “错!”这话落下时,没等李承乾开口,徐宁便又接着说道:“你这么老是放水,只能让太上皇感到乏味!”

        “还有你啊!”徐宁说这话时,目光又转向一旁李慧心,但态度却是天差地别,冲着李慧心道:“不能老担心太上皇生气,要让太上皇真正体会到玩牌的乐趣,对不?”

        李慧心听着徐宁的这话,一脸懵懂的表情,觉得徐宁这话说的有道理,可随即徐宁低头数钱的样子,眉头顿时便竖了起来,说到底还是赢太上皇的钱呗!

        李渊回来的很快,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是湿漉漉的,拿着块手帕在擦,徐宁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敢情是跑去洗手了啊!

        “来来来,咱们继续!”李承乾已经提前退出,李渊的面前,又换上了新的金子,等李渊重新坐下后,便示意李慧心开始洗牌。

        李慧心洗牌的手法,显得相当不专业,可能还因为紧张,几次差点都来了个天女散花,看的徐宁忍不住想笑,结果,却换来李慧心的一记白眼。

        最大的点数竟然是十,徐宁的嘴角便不由抽抽一下,目光看了看对面的李渊,发现李渊正聚精会神咯看牌时,便往河里丢了几两金子进去:“太上皇该你了!”

        没了技术的加持,那接下来比的就是谁能更沉得住气了,徐宁表现的一副胜券在握,那感觉就像又拿了炸弹似的。

        李渊的神情在微微犹豫着,目光不停看着对面的徐宁,最终,还是拿起几两金子丢到了桌上,冲着徐宁道:“朕不信,你这把还能大的过朕的牌!”

        “小牌小牌!”听到李渊的这话,徐宁赶紧笑了起来,然而,嘴上说着小牌,可反手就是扔了几两金子过去,微笑着冲李渊道:“太上皇该你了!”

        李渊的眉头,当场便皱了起来,看着徐宁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由拿起了自己的牌,反复的看了好几遍后,这才又跟了上来。

        徐宁的心里,当即便‘咯噔’一下,看李渊的这架势,这把好像真的拿了好牌,可看看河里丢进去的金子,犹豫了再三,还是一咬牙,将剩余的金子,全推了出去!

        “这么狠?”看着徐宁如此果决,不光是李渊,便是旁边的李慧心姐弟俩,也是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架势明摆着就是拿了炸弹啊!

        “算了,朕弃牌!”李渊手里握着一对k,但看看徐宁这架势,立刻便打起了退堂鼓,他现在已经谨慎很多了,要是放以前,他肯定会全部压上去的。

        徐宁笑的很是开心,再三确认李渊弃牌后,便顿时开心的将面前的金子,一股脑儿的揽到了自己怀里!

        “岂有此理!”然而,刚刚才将金子揽过来,便见得李渊已经翻开了他的牌,徐宁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李渊却已经恼羞成怒的将牌摔在了桌上:“这么小的牌,你也要压上全部?”

        旁边的李慧心姐弟俩,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徐宁的底牌,李慧心的目光,甚至都带上了幽怨,刚刚她真的以为,徐宁握了一副大牌呢!

        “没说不可以啊!”徐宁看着李渊气急败坏的样子,顿时心虚的笑笑,道:“兵不厌诈嘛,要总是老老实实的,那还有啥意思,对吧太上皇!”

        “好好好!”听着徐宁的这话,李渊顿时气的连连点头,感觉像是突然学会了一招似的,回过头便冲着李慧心道:“丫头发牌!”

        李慧心的神情犹豫着,她很想劝太上皇放弃的,就徐宁这样的,太上皇估计玩一晚上都未必占到便宜的!

        可看着李渊一副狰狞的面孔,一副不赢了徐宁,就绝不罢休的样子,李慧心只得用祈求的眼神望了徐宁一眼,便又开始磨磨蹭蹭的发牌。

        依旧是副小牌,徐宁有些无奈的望一眼李慧心,感觉李慧心就跟故意的似的,然而,对面的李渊,却是直接扔了几两金子道:“朕这次也是个小牌,敢跟吗?”

        “不敢!”听到李渊的这话,徐宁却是微笑着,直接就将牌扔了出去,最大的就一个八,最重要的是,李渊这次真握了副大牌的。

        果然,看到徐宁干脆的扔牌,李渊表现的就跟到嘴的鸭肉飞走了似的,颤抖着手指着徐宁道:“你这算什么,如此胆小怕事吗!”

        “太小了,可是跟胆小怕事无关的!”徐宁心里越发肯定,李渊这是拿了副好牌,果然,当李渊气恼的扔下牌后,徐宁顿时没忍住笑了出来,竟然是一副炸弹。

        李渊愤怒的大口喘气,这还是今晚拿到最好的牌了,结果,就这么被打了水漂,连个大点的水花都没溅起,心里那个憋屈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寝殿里不时传来李渊的大叫,有时会是掩饰不住的大笑声,桌上的那点儿金子,也在不停的变换位置,直到傍晚时,已经全部堆到了李渊面前。

        没办法,徐宁这一天的手气都很差,基本就没拿过大牌,有限的几次大牌,竟然还遇上李渊的大牌,这种局面,就只能是一个输字了!

        李渊显得很是高兴,明明就那点儿金子,就算徐宁不来,这点儿金子也还是被他赢走,可结果却是不一样。

        看着徐宁被赢光的样子,李渊就感觉,自己赢了的是一座金山似的,说不出的痛快!

        此时,天色也已经渐晚,几人在这里陪了李渊一天,也该是时候离开了,然而,徐宁几人转身要离开时,李渊却在身后突然冲着徐宁道:“你很不错,以后可要待朕的孙女儿好点!”

        徐宁本来走到门口的人,骤然听到身后李渊的这话,顿时转过身来,冲着李渊就微微一躬,这是他听到最有人情味的一句话了。

        身旁的李慧心,眼圈陡然间泛红,嘴唇微微颤抖着,目光望着站在那里大笑的李渊道:“皇爷爷,你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