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就没这么玩的

第二章 就没这么玩的

        “太上皇想见见你!”

        “啊?”

        “太上皇对襄城宠爱有加,赐婚的事,太上皇也已知晓了!”李世民突然叹了口气,目光有些无奈的望着徐宁道:“这段时间,太上皇一直念叨了几次,你还是去一趟吧!”

        “现…现在?”听到李世民这话,徐宁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说实话,他心里对李渊还有点怵,主要是李渊那里,让他缺少点安全感。

        “正好襄城也在太上皇那里!”李世民望着徐宁,显然,如果不是太上皇念叨了几次,    他也不想让徐宁过去的,    但现在没办法了,只能让徐宁过去,    不然,总也不好推辞!

        “可我什么都没准备啊!”徐宁顿时挠了挠头,努力的找着借口道:“要不下次吧,我准备些太上皇喜欢的东西!”

        李世民的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虽然知道徐宁在找借口,可这话听着就让他不爽,这都多长时间了,徐宁可从来没主动给他送过东西。

        白酒、望远镜还有其他的东西,那些要么是用字画换来的,要么就是他耍赖,硬是从徐宁手里讨要的,怎么到了太上皇这里,突然就要准备东西了!

        “不用!”想到这里时,李世民顿时板起面孔,冲着徐宁道:“太上皇那里不缺东西,    若你有心的话,那就下次弄点好玩的物件来吧!”

        没办法了,徐宁只得跟随宫人一起前往李渊的寝宫!

        李慧心果然就在李渊的那里,徐宁过去时,三人正围着一张矮几玩牌,旁边的一人,却是好久都没见的李承乾。

        每人的面前,都堆了一点散碎的金子,似乎在玩斗地主,不过,赢的一方,显然是李渊,面前堆得金子是两人的一倍多!

        徐宁对李渊也不算陌生了,上次还来过这里,只不过,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而已,不过,此时看到李渊,倒也跟想象中的样子有点符合。

        “你便是徐宁?”看着进来的徐宁,    李渊的眉头,顿时微微的皱起,目光上下打量着徐宁,带着审视的意味。

        徐宁便赶紧微微一躬身,道:“徐宁见过太上皇!”

        “嗯!”听的徐宁这话,李渊顿时点头,目光随即望了望面前的蒲团,道:“朕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坐吧!”

        徐宁便赶紧坐在李渊对面,目光不由望向身旁的李慧心,却见原本望着他的李慧心,白皙的脸颊‘腾’的一红,目光便一下害羞的望向了别处。

        “泾阳侯几时回来的?”李承乾的表情有些僵硬,似乎在李渊这里,他比徐宁还要难受似的,看着徐宁坐下,顿时便没话找话的问道。

        “回来已经有几日了!”徐宁尴尬的望一眼李承乾,这货真的是在东宫待久了,这些天他带着二老跟豆豆,在长安游玩了七天,也就这货不清楚罢了。

        “陪朕玩几把吧!”李渊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眉头微微的皱着,将手里握着的牌,直接扔在了桌上,冲着徐宁说道。

        “…可我没带金子啊!”徐宁看着桌上的牌,顿时冲着李渊无奈的说道。

        他来的时候,李世民也没跟他说,还要跟李渊打牌,身上连一文钱都没带!

        李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目光直直的瞪着徐宁,旁边的李慧心,便赶紧吓得开口:“用…用我的吧!”

        这话落下时,便直接将自己面前的金子,全部推到了徐宁面前,目光望着徐宁,小声的道:“陪皇爷爷玩玩吧!”

        好吧!

        徐宁也觉得无所谓,不就是玩几副牌,于是,便麻利的收起乱牌,哗啦啦的便开始洗牌、切牌,转瞬间便将牌分到了李渊跟李承乾手上。

        李渊的双目微微一亮,这扑克牌他可是玩了几月了,感觉都是难逢敌手,看到徐宁这娴熟的手法,明显是高手的样子,他却是忘了,这牌还是徐宁带来的。

        麻利的摊开牌,徐宁略略扫了一眼手上的牌,目光顿时望向李渊:“太上皇叫地主吗?”

        “叫!”李渊还在努力的摊牌,可听到徐宁的这话,几乎是想都不想,便直接开头道,听的徐宁不由一愣,他这话不过是客气一下,他手上这把可都是好牌。

        旁边的李承乾,完全就不在状态,好像对于地主的抢夺,压根就不在乎!

        底牌是两三加五,徐宁不由叹口气,这要是能给他,就能凑出两副链子了,不过也无所谓,他手上还握有三张二,看李渊这架势,估计是握了双王才对吧!

        “对三!”李渊终于理顺了牌,抬手便将刚刚的底牌扔了出来,徐宁顿时乐了起来,看了看旁边的李承乾,看到李承乾摇头后,便直接扔了一对k上去。

        “对a!”李渊霸气十足,想都不想,便直接‘啪’的一声,霸气十足的扔了两张牌出来,徐宁不由的一愣,这么不惜代价压他,肯定是要急着出牌啊。

        那徐宁还能让你如愿吗,直接便拆了一对二下去,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想要出牌可以,但拿双王来换吧!

        “你出!”看着徐宁扔出的双二,李渊顿时无奈的吸口气,目光直直的瞪着徐宁,旁边的李慧心则是惊讶的望着徐宁,陪太上皇玩了这么久,还是头回有人逼得太上皇没牌出。

        徐宁却没看注意李慧心的表情,心里还微微有点遗憾,没能将李渊的双王换来,没办法,只能扔了一张单牌出来。

        李渊开头就出对,想必手上握着的都是对,那就只能用单牌来捅了!

        “过!”一张单牌下去,徐宁指望着能让李承乾跑牌,可李承乾却是想都不想,便将目光投向李渊,带着谄媚的语气道:“皇爷爷该你了!”

        徐宁直接傻眼,目光盯着桌上的牌,这特么不就是一张三,你手上十几张牌,难道就没一张单的?

        李渊却是得意的大笑,听到李承乾的这话,直接便扔了一张五下来,又是之前的底牌,敢情是一张也没用上,徐宁看了看手上的牌,大致也猜到了李承乾的底牌。

        “二!”想都不想,直接就来了个绝杀,徐宁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逼着李渊交出双王出来。

        然而,李渊却又是无奈的深吸口气,目光瞪着徐宁道:“朕不要!”

        旁边的李慧心,开始拼命的冲徐宁使眼色,就没见过徐宁这样的,已经是连续两把了!

        徐宁却不理会李慧心,目光转而得意的望向李承乾,扔了三条四出来,刚刚李渊出了单五,那想必剩余的三条五就在李承乾手里了。

        “过!”可让徐宁万万没想到的是,李承乾直接想都不想,目光再次谄媚的望向李渊,笑嘻嘻的说道:“皇爷爷该你了!”

        徐宁的肺,简直都要被气炸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李承乾这货压根就没想过出牌的,更别说,想着去压李渊的地主牌了!

        这尼玛还玩个屁啊!

        李渊果然接住了牌,神情显得很是得意,徐宁看着手上的四条j,不由的深吸口气,随即,便直接扔了下去,李承乾靠不住,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王炸!”果然,四条j下去,那对双王终于被换了下来,可徐宁的胸口,却被气的剧烈的起伏,因为拿王炸的不是李渊,而是,旁边的李承乾这牲口。

        “这牌没法玩了!”徐宁被气到脸色变形,合着无论谁当地主,最后都是他一挑二的局面,那还怎么玩啊!

        果然,接下来的局面,就跟徐宁猜想的一样,李承乾拼命的在给李渊放水,徐宁但凡出手压制,立刻就会遭到李承乾的反攻。

        刚刚他坐下的时候,李慧心推给他的一堆金子,转瞬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顿时冲着李渊道:“要不咱们换一种玩法吧!”

        “就…就这不是挺好的吗!”听到徐宁的这话,李渊还没说话,旁边的李慧心却是已经紧张起来了,她太了解徐宁了,一听徐宁这话,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一旁的李承乾,也跟着拼命附和,这会儿徐宁已经不知瞪过他多少回了,他当然能猜到,徐宁这话背后的意思。

        “随便吧!”李渊的神情带着些许得意,其实,对他而言,赢不赢钱的根本无所谓,不过,看着徐宁有些变形的脸,他就觉得很有意思。

        不就是几个钱,用得着这么认真?

        徐宁便顿时开始洗牌,边洗牌边给李渊讲解新的玩法,啥叫炸弹,啥叫拖拉机,啥又叫金华等等,李渊听的频频点头,果然这新玩法有点吸引他。

        徐宁看着李渊点头,目光顿时瞪了一眼李承乾,心说这下你可以大胆放水了,不赢的你当了裤衩,那都是对你手下留情了。

        李承乾的后背,莫名的凉了一下,不由看了看面前所剩无几的金子,这已经是今天最后的份额了,本来输完就可以回去了,但现在看来,只怕是有点不够了。

        “打底一两金子,上不封顶啊!”

        “一两太少了!”

        “随便玩玩嘛!”

        徐宁熟练的洗牌、切牌,转而,便给两人分别发了三张牌,等拿起自己的牌时,果然不出所料的就是三条a,心里顿时得意起来:“太上皇,该你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