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做了一回负心郎

第八章 做了一回负心郎

        僚人崇尚雷神,认为世间一切都是雷神主宰,所铸造的铜鼓也是以雄浑有力为尊,这自然便跟僚人生存的环境分不开。

        僚人的部落,多在崇山峻岭之中,世世代代都以打猎捕鱼为生,至于耕耘,    则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时代。

        但山林当中多雨,时有雷声大作,每每有寨子被闪电击中,便会被认为是雷神降罪。

        在俚僚大战发生时,僚人的部落,还能在拢州一带繁衍生息,然而,    一场俚僚大战后,    僚人部落则全部退居山林,拢州的大片地界,便趁机让俚族夺取了。

        后来,随着大唐的建立,败走拢州的僚族首领,虽然重新回到了拢州,被大唐加封了拢州刺史,但时过境迁,拢州早已不是当初的僚人天下了。

        这两年,无论是谈殿,还是拢州的陈龙树,都在极力的拉拢僚人的大小部落,就是想着能恢复当初僚人的辉煌,重新夺回被俚族占领的地方。

        但那确实老头最不愿看到的,当年的那场俚僚大战,老头也是野心勃勃的,跟随僚人大首领陈佛智夺取广州,差点也已经成功了。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整个俚族的反攻,    僚人大首领陈佛智战死,无数的僚人勇士惨死广州城,而他也变成了如今的鬼样子!

        所以,在老头的心里,永远都不想重蹈之前的悲剧,宁愿让所有的族人隐居山林,过着刀耕火种的日子,也不想让族人再经历一次死亡。

        不过,现在却似乎由不得他了,无论是谈殿,还是陈龙树,都在积极的鼓动各部落,借着选取圣女的机会,将所有的部落都重新团结起来。

        部落里,也已经二十年没有圣女出现了,也是该到了圣女出现的时间了!

        徐宁觉得很扯,这老头分明把他俩当成了工具人,十日后他跟谈殿的决斗,输赢的结果,老头根本不在乎,    如果徐宁输了,那就是假的雷神使者,连带着圣女也是假的。

        到了那时,他便可以当着许多部落的面,从中选出一位他满意的圣女,徐宁甚至怀疑,老头心里早就有了人选,现在不过是拿他们当作了幌子!

        只是,他却不能输!

        窦文静现在还在阁楼,在跟谈殿决斗之前,他根本就没法接近窦文静,只有打赢了谈殿,才会有接近窦文静的机会!

        但这怎么可能,就谈殿那一身黑不溜秋的肌肉,徐宁估摸着,可能刚一照面,就能被拿捏的死死的,到时别说输赢了,便是能保住小命,都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除非,他有克制谈殿的利器!

        想到这里的时候,徐宁的目光突然一亮,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既然现在不能带窦文静离开,那他可以自己先回去啊!

        时空门有着记忆的功能,就像上次的泾阳,虽然不能确定这里什么地方,可时空门却可以将他送到这附近来的啊!

        徐宁越想越是兴奋,目光不由的望向外面,整个山寨都是木制的屋子,徐宁的目光不由一冷,去他娘的决斗吧,把老子逼急了,直接放把火把寨子都给烧了!

        夜幕开始渐渐的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寨子,也渐渐归于平静,徐宁坐在地板上,等着外面一切都安静下来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手机。

        手机就藏在他的贴身口袋里,外面有一圈胯带护着,除非是细心的搜身,要不然,根本就不存在掉落或者损坏的可能性。

        此时,外面已经被夜幕笼罩,整个山寨里,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唯有寨墙的那里,还有十几个僚人在巡逻着。

        徐宁轻轻的打开手机,当开机的画面亮起,时空门的身影,随即也出现在屏幕上,徐宁盯着上面的时空门,带着讨好的语气道:“小伙子,千万要记住这里,咱们还要回来救人的啊!”

        这话落下时,时空门也似乎听懂了似的,微微的颤抖一下,随即,便是一道刺眼的光芒亮起,下一刻时,徐宁整个人便被吸入了时空门当中。

        然而,就在徐宁消失的瞬间,门外突然传来惊慌的大叫,关闭的房门随之打开,不一刻时,断腿的老头,也被几人抬到了这里。

        负责看守徐宁的两名僚人,此时,叽里咕噜的叙述着刚刚发生的事,周围的一群僚人们听了,一个个顿时面露震惊,目光都不由望向了脸色凝重的老头。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他们活了这么大,可是听都没听过的,除非真的就是雷神派来的使者,想到这里时,那望着老头的一双双目光,顿时就变得火热了起来。

        老头的心,此时剧烈的跳动着,他心里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两人都是无意中闯入他们领地的汉人,所谓的雷神使者,不过是他用来糊弄谈殿的。

        可看着此时空荡荡的屋子,想起刚刚那道刺眼的光芒,老头的心里,也不由迷惑了起来,难不成,这还真是雷神派来的使者吗?

        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突然一经,随即,便叽里咕噜的冲着身边的几名僚人说着话,几名僚人便立刻抬着老头,来到了寨后的阁楼。

        此时的阁楼上,原本已经睡下的窦文静,也早就被惊醒过来,看着安静的寨子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样子,却是压根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片刻之后,老头被抬到了阁楼,看着蜷缩在角落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孩,老头的眼里,便不由显得困惑的开口:“能告诉我,你那情郎到底是什么人吗?”

        老头的汉话说的并不利索,然而,这却是窦文静,这些天以来除徐宁外,头回听懂别人的话,顿时惊疑的问道:“情…情郎?”

        “就是薛万钧!”老头看着女孩一脸的惊疑,忍不住微微叹口气,只好补充着道:“薛万钧说,你们两人是私奔出来的,你们的公主并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窦文静的眼眸,突然之间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薛万钧、驸马、公主以及私奔的小情侣,她怎么之前没发现,徐宁还有这样编故事的能力!

        “他…他就是驸马啊!”听着老头的叙述,窦文静顿时害羞的低下头,装出一副被人揭穿了的样子,冲着老头说道:“那个公主很凶的,我们这也是逼不得已…”

        “嗯,我能理解!”听到窦文静这话,老头顿时露出理解的表情,微微的点着头,而后,目光却是望着窦文静道:“可除了驸马之外,他又是什么人呢?”

        “没…没有了啊!”听到老头的这话,原本低着头的窦文静,顿时惊讶的抬起头,表情微微显得有些慌乱的道:“老爷爷,你为什么这么问啊?”

        “因为他刚刚不见了!”老头突然叹口气,目光直直的盯着窦文静,说道:“他的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强光,等我们进去时,他就不见了,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听到老头的这话,窦文静脸上的神情,顿时一点点的僵化,身体也在一点点下坠,最终,‘噗通’一声,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老头不知道那道强光,可她心里却是清楚的很,她就是被徐宁从强光里带来的,而现在徐宁不见了,这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徐宁将她扔在了这里呢?

        窦文静的脸色,一点点的发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徐宁今天还跟他说,要她放心的待在这里,他一定会想办法带她走的,可这才一天没过,徐宁就直接消失了!

        绝望一点点的从心底里升起,目光不由看着面前陌生的人们,想到今后她都要在这里度过,某一刻时,窦文静突然便冲向了阁楼的窗口。

        这座阁楼就建在半崖上,离着地面大概十几米的高度,下面又是怪石嶙峋的地面,要是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估计,当场就能摔个粉身碎骨了吧!

        窦文静使劲的咬着牙,眼泪大颗的滚落,三年了,从她爸妈离开人世,她就很小心的维护着脆弱的心灵,生怕那颗脆弱的心灵,再次受到伤害!

        可现在倒好,即便她再如何的维护,徐宁却用一种极为粗暴的方式,直接击穿了她那颗脆弱的心灵,这一刻,她只想一死了之!

        然而,身体却被两名妇人,紧紧的抱住,女孩用力的挣扎着,大声的哭泣着,可那两名妇人,力气却是大的惊人,任凭她如何的挣扎都是牢牢的抱着她不松手。

        “人活着都不容易的!”老头的表情,突然显得有些惆怅,他似乎明白了一件事,眼前的这个女娃,好像被她的情郎抛弃了,于是,便安慰着道:“为了那样一个人,尤其不值得!”

        “他不是我情郎!”女孩心里此时绝望透了,听着老头还在误会她跟徐宁,顿时有些歇斯底里的哭着道。

        “那样的人,的确不配做你情郎!”老头对于女孩的话,表示非常的赞同,说这话时,继续安慰着女孩道:“所以,更是不能为了那样人去死的!”

        这话落下时,看着还一脸绝望的女孩,老头便又补充道:“要不这样吧,等圣女仪式结束,我就派人送你去长安如何?”

        “长安?”听到老头说起长安,原本绝望中的女孩,突然愣了一下,目光望着面前只剩半张脸的老头,有点不确定的问道:“老爷爷,你真能送我去长安?”

        “我拿雷神之名发誓!”老头的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说这话时,眼里全是真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