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阁楼上的女孩

第六章 阁楼上的女孩

        圣女?

        徐宁感觉脑袋有些晕乎,这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又冒出个圣女出来,窦文静可是从后世来的,连这时代的人都不是,怎么就突然成了他们圣女了!

        “老人家你是不是搞错了!”徐宁惊讶的片刻,终于还是冲着身后的老头,解释道:“我们可是头回来这里,    她不可能是你们圣女的!”

        “不会搞错的!”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头,顿时就得意的笑了起来,冲着徐宁道:“从你们出现在这里,那女娃就已经是部落的圣女了!”

        听到身后老头的这话,徐宁差点没当场噎死,听这老头的意思,好像很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还从开始就认定了窦文静是他们的圣女!

        这尼玛的,    难道他们部落就全是难得,随便逮到一个女的,就能成为他们的圣女不成?

        然而,徐宁这话还没来得及问,身后的老头,便已经自顾自的解释起来,原来他们哩僚两个部落,都有选圣女的习俗。

        从前是每二十年就选一次,而且,还都是从哩僚两个部落里选取,圣女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能够直接号令两个部落的哩僚勇士。

        然而,自从上任的圣女,偏心于哩人部落,导致哩僚两个部落引发大战后,这将近二十年里,    便再没选取过圣女了。

        如今,冯盎的哩人部落,将他们僚人部落,逼得上山之后,僚人的部落里面,也开始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僚人的大部落,又有大大小小的部落,这些部落里都想着,圣女能够落在他们部落,到时圣女出现,他们便可以控制整个僚人族群。

        但这些部落里面,都是一些野心勃勃的人,想要控制僚人族群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跟冯盎的哩人部落开战。

        而这其中,跳的最欢的便是谈殿的部落首领,手底下控制着几千藤甲军,势力是所有僚人部落里最大的,也是僚人部落里野心最大的人。

        按照老头的想法,圣女的人选,    就不可能落在谈殿这些部落里,    但那些小部落,    又没办法跟谈殿抗衡,于是,圣女的事情,就被他一而再的拖延了下来。

        “那不对啊!”徐宁听着老头的这话,顿时一脸惊疑的表情,道:“你们圣女都是你们部落的人,可我们可并非你们部落的人啊!”

        “没事的!”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头,顿时就笑了起来:“那冯盎也算半个汉人,可照样也是哩人部落的首领啊!”

        这话落下时,老头便又得意的笑道:“再说了,这圣女最后的资格,还得是我来决定的!”

        这一点,徐宁其实已经早就料到了,老头应该在部落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按照徐宁的估计,应该就属于那种长老级别的人物了。

        窦文静这圣女,似乎是做定了,徐宁听着老头的叙述,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也总算落了下来,既然是圣女,那就说明窦文静现在是安全的。

        那么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保全自己性命,然后,趁机接近窦文静,这会儿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只要他能接近窦文静,立刻就带窦文静离开。

        圣女?

        那还是滚一边去吧,他自己的事情,现在都还没解决,怎么可能还会牵扯到部落的纷争,还是随他们去争斗吧!

        想到这里时,徐宁便顿时冲着身后的老头问道:“请问老人家,那要是做了你们部落的圣女,最后会变成怎样啊?”

        “不会变成怎样!”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头,忽然嘿的笑了起来,冲着徐宁安慰道:“你就只管放心,每月月圆之夜时,自会有人带你去见圣女的!”

        说这话时的老头,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暧昧,显然,老头已经误会了徐宁的意思,真就以为徐宁两人,是私奔的一对野鸳鸯!

        不过,徐宁听到老头的这话,心里却是止不住的狂喜,圣女是安全的,平时不会轻易见人,只有等到月圆之夜,才能跟小情郎见面。

        最重要的是,老头也压根没打算要了他的性命,这就相当让人惊喜了!

        “好吧!”想到这里时,徐宁顿时长长的叹口气,一脸为难的表情,冲着身后的老头道:“月圆之夜就月圆吧,只要能够让我两见一面,那我就没啥意见了!”

        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头,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显然对于徐宁的这个回答,非常的满意!

        片刻之后,门外忽然进来一人,叽里咕噜的跟老头说着话,随后,便蹲下身子,替徐宁解开了身上的藤条。

        藤条解开的那一瞬间,徐宁便忍不住回头望向身后,而后,便看到了一张似人似鬼的一张面孔,须发皆白,一张面孔几乎都削去一半,怪不得刚刚说话时,那声音听着有些别扭呢!

        老头的双腿,以膝盖往下的地方,显得空空如也,果真就像老头刚刚说的,他并非是过不来,而是压根就没法过来!

        此时的老头,就靠在墙壁上,身后的墙壁上,还悬着三面铜鼓,上面斑斑驳驳的,似乎也已经有了些年月。

        “是不是很可怕?”看到徐宁眼里的惊惧,老头顿时张开缺了半边的脸颊,无声的笑笑,望着徐宁道:“我这副鬼样子,可还是当初冯盎他们留下的!”

        这话落下时,老头的目光中,便似乎想起了当年的场景似的,喃喃自语道:“当年高州一战,部落死伤无数,我能活着回来,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徐宁听的这话,便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其实不用老头说,徐宁也能从老头这副可怖的面容上,猜到当年老头经历的惨烈了!

        远处忽然传来窦文静的哭喊,撕心裂肺的,徐宁的心跟着一沉,目光直接望向面前的老头:“你们怎么她了?”

        “没事的!”老头似乎也听到了窦文静的哭喊,目光望向面前的一名僚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最后,这才望向徐宁微笑着道:“只不过是帮她梳洗而已!”

        “我要见她!”

        “现在不行,要等到月圆之夜…”

        “我说我要见她!”徐宁心里也清楚,现在不是惹恼老头的时候,但刚刚窦文静的哭喊,让他的心跟着下沉,他必须要亲眼见到窦文静安全才行。

        听着徐宁如此执着的话,老头的目光中,顿时闪过一道冷意,但随即想到了什么,那道冷意便随之消失,转而便冲着旁边的僚人叽里咕噜的吩咐起来。

        “去吧!”等吩咐完了那名僚人,老头这才望向徐宁,带着威胁口吻的道:“最好不要生别的想法,要不然,后果你能猜到吧!”

        关着窦文静的地方,是在山寨的最里面,穿过大半个寨子,最后视线中便出现一个悬在半崖上的木制阁楼,而通往阁楼的道路,仅仅只是一条窄窄的栈道。

        窦文静的哭喊声,便从那阁楼里面传出,撕心裂肺的,恐惧而无助的样子,徐宁便赶紧冲着阁楼大喊:“豆豆!”

        “徐…徐宁!”上面哭喊的窦文静,听到了下面徐宁的声音,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飞也似的冲到阁楼的窗口,当看到下面的徐宁时,女孩顿时放声大哭着道:“徐宁带我走啊!”

        徐宁听的心如刀绞,原本想直接冲上阁楼的,结果,眼前带他过来的两名僚人,却是直接拦在了栈道面前,跟两尊金刚似的,将徐宁拦的死死的。

        “豆豆,你别怕啊!”没法上到阁楼去,徐宁只得退到刚刚的地方,仰头望着窗口的窦文静道:“我现在没法上来,但我一定会办法的,你要等我啊!”

        “可你什么时候能上来啊!”女孩趴在阁楼的窗口,放声大哭着,要不是阁楼悬在半崖上,这时候女孩都该跳下来了。

        徐宁便赶紧安慰着女孩,将刚刚老头的话,重复给阁楼上的女孩:“豆豆你放心,最多十天的时间,我就能直接带你离开了!”

        阁楼上的女孩,还在大哭着,不过,听到徐宁的这话后,哭声明显是渐渐小了下来,使劲的抽噎着,可怜巴巴的冲徐宁道:“那我等你十天啊,你可千万别丢下我走了好吗?”

        “我拿我自己的命保证!”听到女孩的这话,徐宁顿时仰起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冲着阁楼上的女孩道:“我若不带你离开这里,这辈子都不得好死!”

        不过,这话落下时,却又冲着阁楼上的女孩,再三的安慰道:“不过豆豆你也别怕,你你现在可是他呢的圣女,不会有人对你怎么样的,就在这里好好等着我就行!”

        “好!”听到徐宁的这话,阁楼上的女孩,顿时使劲抹去脸上的眼泪,冲着下面的徐宁拼命点头。

        然而,偏偏就在这时,山寨的外面,却忽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喧闹,原本拦在徐宁面前的两名僚人,听到这突然传来的声音,脸色都是齐齐一变。

        随即,便不由分说,拉起徐宁便飞快的向着前面寨子狂奔,可怜徐宁都没来得及跟窦文静告别一声,就被硬拉着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