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她可是圣女啊

第五章 她可是圣女啊

        “徐宁…”

        原本嚎啕大哭的女孩,似乎也已发觉了营地里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一边惊声尖叫着,一边向着徐宁的方向狂奔,只是,还没跑两步,就被追来的两人抓住了。

        女孩拼命的挣扎着,    试图挣脱束缚,然而,以她的力量,怎么可能挣脱那两人的束缚,几个眨眼的工夫,就被几人抓着进了密林。

        徐宁的心‘咚咚’的直跳,疯也似的冲向密林,    一边狂奔着,    一边抽出薛万钧的佩刀,将布条一圈圈的缠绕在手腕上。

        此时,天还没亮,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离开了篝火的光亮,密林显得越发漆黑,几乎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徐宁在密林中狂奔着,看不见前面的人影,只能凭借着女孩的尖叫声,一路疯狂的追击,然而,那几个人却健步如飞,就像天生的夜行者一样。

        尽管徐宁使出了浑身解数,可始终与前面的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女孩的尖叫,从始至终都没停过,声音里是极度的恐惧。

        虽然不清楚,这里具体的位置,    但无论是徐宁还是女孩,大概都能猜得到,这里应该就是广东或者海南一带了。

        但无论是那个地方,在大堂这个时代,这里好多的地方,都是未经开化的地方,出现许多野人的部落,那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刚刚出现在营地里的几人,披头散发,几乎都是赤着身子,唯一能遮羞的物件,也仅仅只是腰间的藤蔓,几乎跟野人没什么区别了。

        密林中崎岖难行,徐宁不知摔了多少次,感觉胸口就像拉风箱似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沉重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可听到前面女孩的尖叫,    徐宁却又一次次的爬起,    拼命的向前狂奔,    落叶、沼泽以及山石,    也不知追了多久,脚下的地势,开始渐渐陡峭起来。

        徐宁忍不住向前望去时,视野的尽头,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廓,此时,天色已经微亮,远处的天际边,已经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借着这抹光亮望去时,徐宁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震惊之色,那视野尽头的巨大轮廓,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山寨,依山而建,里面的寨子俱用木制而成,层层叠叠的。

        而整个山寨的外面,都用高大的木栅栏围着,仅能进入山寨的地方,则是寨子的正门,远远望去时,那上面竟然还有十几人在巡逻着。

        徐宁靠在一棵树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感觉肺部有种撕裂般的疼痛,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可依然没能追上这几人的步伐。

        此时,女孩的尖叫已经到了山寨门口,片刻之后,山寨的大门开启,那几人便架着女孩进了山寨,伴随着山寨门的关闭,山寨里忽然传来了惊天的欢呼声。

        徐宁的心,跟着微微一沉,瞬间懊悔的想抽自己,他觉得是自己害了窦文静!

        然而就在这时,徐宁突然感到脖子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叮咬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时,却摸到了一根细细的箭矢,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的景物便突然天旋地转起来。

        在意识完全消失前,徐宁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人,披头散发,身上仅围了一件藤条的遮羞布,心里叫了声完蛋,眼前便彻底陷入了黑暗。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木屋里,此时,天光大亮,有阳光从窗口射进,外面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像是在庆祝什么似的。

        此时的徐宁,背靠着一根木柱,四肢全被藤条绑着,昨晚紧绑在手上的佩刀,此时,早就已经不知去了哪里,不过,让徐宁感到万幸的是,怀里的手机竟然还在。

        徐宁使劲的挣扎着,试图挣脱身上的藤条,然而,费了好大的劲儿,非但没能将藤条挣脱,反而是藤条勒的他越发紧了。

        “没用的!”正当徐宁放弃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声音听着有些别扭,但说出的话,却是徐宁完全听得懂的汉语。

        刚刚徐宁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都是安安静静的,徐宁便以为,这屋子里就只有他一人,因而,此时听到身后的声音传来,徐宁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拼命的想要回过头,可身上的藤条几乎限制了他的行动,折腾了片刻,徐宁只得再次放弃,冲着身后道:“老人家你能到前面说话吗?”

        “好像不能!”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人微微迟疑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但最后,还是冲着徐宁说道。

        “为…为什么?”

        “我好像没腿!”

        “……”

        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身后老人的话音再次传来:“你来说说,你们是怎么到的这里吧!”

        “迷路了!”徐宁谎话张口就来,说这话时,便又冲着身后,一副恭敬的语气问道:“请问老人家,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然而,身后的老人,却不回答徐宁这话,反而是沉默片刻后,突然又冲着徐宁问道:“你们是冯盎什么人?”

        “冯盎?”听到身后老人这话,徐宁的眉头,顿时微微的皱起,冯盎他当然知道,岭南的土皇帝,现任广州刺史,不过,听老人的语气,似乎跟冯盎不太友好的样子。

        “对,就是冯盎!”听的徐宁犹豫的语气,身后老人的语气,突然加重了许多,徐宁都能听得出老人那语气中对冯盎的恨意。

        徐宁的心,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脑子里开始飞速运转,回忆有关冯盎的事迹,然而,片刻之后,却是不由失望的叹口气。

        他知道的冯盎事情太少了,只知道冯盎有着哩人的血统,有个很出名的老妈冼夫人,之后便被李世民封为岭南大总管,彻底成了岭南的土皇帝。

        不过,想到这里的时候,徐宁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既然跟冯盎有着仇恨,那这身后的老人,会不会就是僚人部落的首领呢?

        岭南的哩僚,向来都是水火不容的,虽然看起来似乎同宗同源,可实际上,从隋末的时候,两个部落间就一直战乱不休!

        当年的广州之乱,就是典型的哩僚之争,只不过,最后却是冼夫人的哩人部落获胜,而僚人失败的代价就是,从此退出广州、高州以及崖州。

        徐宁去年的时候,还曾听李世民说起过冯盎,从武德年间开始,冯盎每年都会遣使来长安,一方面是表忠心,一方面就是讨要军需物资,说是岭南这里的僚人部落,时有造反,不得不需要他去镇压!

        徐宁的心里有点苦,这要是真落到僚人的部落,那可跟落在野人部落没啥大区别的,都是难逃一死,只不过,一个是痛快而死,一个却是慢慢折磨而死!

        “你果然是冯盎的人!”等了大半天,都没听到徐宁的回答,身后的老人,语气突然变冷,冲着徐宁冷笑起来。

        “谁说的!”听到身后老人的话,徐宁顿时脖子一梗,冲着身后的老人,语气傲娇的道:“就凭他冯盎,给我提鞋都不配的!”

        “呵呵呵,那你说说你又是谁?”听到徐宁这大言不惭的话,身后的老人,顿时忍不住好笑起来,大概这么多年,还是头回遇到像徐宁这样大言不惭的人吧!

        “薛…薛万钧听过没?”薛万钧的佩刀上,就刻有薛万钧的名字,而且,薛万钧在大唐也早已是赫赫有名,徐宁就赌这老人,早就听过薛万钧的名字。

        “没听过!”然而,徐宁的这话落下,身后的老人却是微微沉默片刻,最后,冲着徐宁失望的道:“我只听过你们皇帝的名字,叫什么李渊…”

        徐宁的表情,瞬间僵化在了脸上,这尼玛信息得多不发达,李渊都做太上皇两年了,结果这老头儿以为,李渊还是大唐的一把手呢!

        徐宁的心里,便开始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刚刚就应该冒充李世民的,但现在也是不晚,听着老头的话,徐宁顿时清了清嗓子,傲娇无比的说道:“没错,咱们皇帝的确是李渊,可你知道我又是皇帝什么人吗?”

        “什么人?”听到徐宁这话,身后的老头,顿时又沉默了一下,随即,便有点好奇的问道。

        “驸马!”徐宁闻言,直接大言不惭的道:“驸马你老人家应该知道吧,就是公主的男人,可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了!”

        “不信!”然而,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人,却是想都不想,便直接说道:“一个驸马会跑到岭南这里来,难道那个女娃,就是你们的公主?”

        “那…那倒不是的!”听到身后老人的这话,徐宁顿时长长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老人,说道:“她是我相中的女人,我…我们其实是私奔出来的!”

        这话落下时,徐宁便又赶紧补充道:“老人家你懂私奔吧,就是背着家里人带着相好的女人跑路了的意思!”

        “我懂了!”听到徐宁的这话,身后的老人,顿时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许久之后,这才叹了口气,冲着徐宁说道:“也就是说,公主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们就偷偷跑了对不对?”

        “对对对!”徐宁听着老头的话,忍不住疯狂的点头,冲着老头道:“那现在能放走我们了吗?”

        “好像不能!”听到徐宁这话,老头又是想都不想,直接冲徐宁道。

        “为…为啥?”

        “…她可是我们部落的圣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