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抱歉,时间够了

第二十章 抱歉,时间够了

        “梁寇作恶多端,唯一死才能谢天下!”

        薛万钧的这一脚,不可为踢得不重,梁洛仁也算是行伍出身的人,然而,被薛万钧这一脚,直接踢得飞出两丈,    重重的撞在了木柱上,嘴里都有鲜血喷出了。

        可即便是如此,梁洛仁却还是飞速的爬起身,冲着薛万钧的方向跪下,匍匐着身子,脑袋磕在地板上,大声的冲着薛万钧说道。

        “放屁!”此时的薛万钧怒火中烧,听到梁洛仁这话这话,    直接便破口大骂道:“梁寇罪该万死,也是某家等人说了算,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自作主张!”

        “将…将军恕罪!”听得薛万钧的大骂,梁洛仁顿时磕头如捣蒜,拼命的冲着薛万钧磕着头,大声辩解道:“梁寇贼心不死,罪囚也是气急之下,这才手刃的此贼,望将军看在罪囚一片诚心上,还能饶罪囚一命!”

        “是吗?”听到梁洛仁这话,薛万钧还没开口,这次却是徐宁突然开口道:“到底是气急之下,还是为了活命才手刃的梁师都啊?”

        这话落下时,目光从面前跪着的一群人身上扫过,嘴角顿时微微一撇,冲着跪在那里的梁洛仁道:“这些人都该是你梁洛仁的家眷吧?”

        面前跪着的一大堆人,男男女女,约摸二十来人,    其中还有几个孩子,刚刚梁洛仁被踢飞的瞬间,有几个孩子一脸惊惧的望向了梁洛仁。

        虽然是惊鸿一瞥,但徐宁还是看出了他们眼里的担忧,若非是跟梁洛仁有着亲密关系,大概也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态了!

        “将…将军说的是!”听到徐宁这话,那梁洛仁顿时又朝着徐宁这边,连连的跪地磕头,道:“他们都是无辜的,还望将军能大发慈悲,饶了他呢一命!”

        “无辜?”然而,梁洛仁的这话落下,徐宁还没开口,薛万钧却是已经冷笑起来,道:“他们吃着梁寇的,喝着梁寇的,与梁寇沆瀣一气,你说他们无辜?”

        “将…将军明鉴啊!”听得薛万钧这话,    梁洛仁顿时磕头如捣蒜,    冲着薛万钧哭丧着脸道:“他们虽身在贼窝,可如今已是诚心归降,望将军能大仁大义,饶恕他们的罪过吧!”

        这话落下时,却又转向徐宁这边,磕头如捣蒜的道:“当今天下有好生之德,罪囚等已诚心归降,还望将军能够给条活路!”

        “你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无辜的!”

        听着着梁洛仁的这话,徐宁的目光,不由望向面前跪着的数十人,这些人里面,有些是梁洛仁的妻妾,有些是他的儿女,徐宁的目光望去时,一个个顿时吓得将脑袋低下,不敢与徐宁对视。

        然而,徐宁的这话落下时,目光却是忽然转向梁洛仁,一脸冷笑的开口:“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归降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死了那么多士卒,从城外一路杀到了这里,就差能活捉梁师都了,结果,却被这厮捷足先登,杀了梁师都不说,竟然还来了个诚心归降!

        他们拿命攻城的时候,没见这厮出来归降,刚刚薛万钧拼死冲上宫墙时,他也没出来说要归降,可直到宫门大坡,刀都架在他脖子上了,突然就来了个诚心归降!

        徐宁听到这话时,心里的怒火,便在一点点的攀升,直到梁洛仁嘴里,再度冒出归降的话,徐宁终于有些忍不住,冲着梁洛仁开口。

        “没错!”听到徐宁的这话,一旁也被气疯的薛万钧,此时,也突然醒悟过来,咬牙切齿的冲着梁洛仁道:“你他娘这算哪门子归降?”

        薛万钧的这话落下,梁洛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目光忽然望向匣子中的人头,冲着薛万钧颤抖着道:“可…可这梁寇却似罪囚亲自手刃的,这还不算诚心吗?”

        他梁洛仁可是跟梁师都,都是同宗同源的梁氏子孙,如今,直接手刃了梁师都,在他梁洛仁的眼里,便已经是最大的诚心了!

        “可没人让你这么干啊!”听到梁洛仁的这话,徐宁突然叹了口气,随即,便踱步走向梁洛仁,而身后的朱有成见状,赶紧便跟了上来,徐宁便顺手接过了朱有成手里的十字弓。

        当着梁洛仁的面,慢慢的转动绞盘,那钢丝绳做成的弩弦,也被一点点拉起,眨眼间,那前端的钢板,便弯成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大殿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梁洛仁一干人吓得面色惨白,而周围的大唐士卒们,则是冷眼旁观,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他们拼死拼活的杀到这里,就差一点就能活捉了梁师都,可就是眼前的这厮,硬是让他们扑了一场空,当场碎尸万段了,那都是丝毫不为过的。

        薛万钧的目光中,出现一丝微微的犹豫,刚刚在他攻入西城时,接到柴绍的命令,要他们务必活捉了梁师都。

        可如今梁师都虽然死了,但这梁洛仁好歹也是朔方举足轻重的人,要是再将梁洛仁给宰了,恐怕柴绍那里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的。

        只不过,当薛万钧的目光,看到徐宁一脸的冷漠后,那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一个梁洛仁而已,杀了就杀了吧!

        “将…将军饶命!”眼见着徐宁拉满弩弦,将一根拇指粗的弩箭填入弩槽,梁洛仁当场便吓得大惊失色,冲着徐宁便连声的讨扰起来:“将军若是高抬贵手,罪囚愿拿全部家当换取…”

        梁师都在朔方这里,经营了数年,梁洛仁又是梁师都最为信任的心腹,本身又是梁师都的堂弟,自然这些年没钱搜刮钱财。

        此时,愿意拿出全部家当,就为换取一条狗命,这话听的周围的士卒们,瞬间都有些眼热起来,若是能得到一丁点儿,这辈子他们都吃喝不愁了。

        然而,梁洛仁的这话落下时,徐宁却是直接摇了摇头,冲着梁洛仁一脸鄙夷的道:“换一个吧,那些东西早就不归你了!”

        此时的整个朔方,都已经是他们的了,就算梁洛仁的这条狗命,都是他们说了算,至于梁洛仁所说的全部家当,自然便也是他们说了算了。

        现在梁洛仁要拿这笔钱,来换取他的狗命,这就相当于,在拿我的钱换取他的狗命,买卖有这么做的吗?

        刚刚还有些心动的士卒们,此时听到徐宁的这话,个个眼里都露出凶光,这厮都要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来骗他们的钱!

        梁洛仁的嘴巴,则是吃惊的张大着,面对徐宁的这话,他竟是有些无从辩解,的确,从唐军攻破西城的那一刻,这些东西便已经不属于他了。

        “拿别的东西交换吧!”此时的徐宁,将冰冷的弩箭对准了梁洛仁,嘴上说着话时,目光却忽然转向旁边跪着的数十人身上,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以拿他们来交换啊!”

        这话落下时,看到人群中,刚刚望向梁洛仁的一个小女孩,突然恶魔般的笑道:“就比如那个女娃,一换一,怎么样?”

        “泾阳侯…”从徐宁拿起十字弓的那刻,就突然沉默下来的薛万钧,此时,听到徐宁的这话后,终于有些忍不住,冲着徐宁犹豫着道:“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他不阻止徐宁宰了梁洛仁,从心底里来说,若非是顾及柴绍的命令,可能在见到梁洛仁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动手了!

        只不过,徐宁此时的行为,却是让他有点看不下去,无论怎样,这些人也只不过是梁洛仁家眷,尤其,那还是个小女孩,这么做就跟屠杀没区别了。

        然而,徐宁却像是压根没听到薛万钧的话,目光只是盯着面前的梁洛仁,慢悠悠的开口:“我的耐心有限,数到三就可能放弩了!”

        豆大的汗珠,瞬间从梁洛仁的鼻头滚落,梁洛仁的目光,不由的转向旁边的小女孩,脸上的神情带着犹豫,似乎在做着极难的抉择一样。

        大殿里突然就诡异般的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梁洛仁跟那小女孩身上来回的打量着,而那小女孩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眼圈微微的开始泛红。

        “罪囚若是…”某一刻,梁洛仁却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了徐宁,然而,刚说了半句话,徐宁手中的弩箭便‘嗡’的一声松开。

        近距离的激射,弩箭直接穿透梁洛仁的胸口,又从梁洛仁的后背穿出,直接钉在了梁洛仁身后的地板上,弩箭的尾部,还在微微的颤动着,将上面的血珠抖落!

        这一下突兀之极,所有人都是没反应过来,目光惊讶的望着地板上的那支弩箭,再将目光望向了徐宁手中的十字弓。

        “抱歉,时间到了!”徐宁一脸的歉意,将手中的十字弓递给了旁边目瞪口呆的朱有成后,这才转过头来,望着身后的薛万钧问道:“薛副总管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薛万钧的嘴巴微微张着,听到徐宁的这话后,顿时飞快的摇摇头,带着惊讶无比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