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多此一举

第十九章 多此一举

        “侯…侯爷,你没事吧!”

        此时,西城的战斗,也已经快接近尾声,大部分的梁军已经缴械投降,战斗进行到现在,其实,    结果早就已经注定,再坚持下去,也无非是一边倒的屠杀而已。

        梁军中的大部分人,干脆便扔了手中的兵器,面对势如破竹的唐军,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反抗是一死,    也许不反抗,还能留的一条性命在。

        唐军也不是真正的刽子手,面对扔了兵器的梁军,那举起的刀,最终也只能放了下来,于是,越来越多的梁军,开始向唐军缴械投降。

        薛万钧在城内的战斗,也已经接近尾声,有消息不断从城内传出,面对薛万钧猛烈的攻势,开始有守军向薛万钧投降,如今,只有梁师都身边的亲军,还在拼命的抵抗。

        然而,面对着马上唾手可得的胜利,此时的徐宁,却是坐在先前的位置,目光呆呆的望着倒塌的城门,    一脸茫然的表情,    不知都在想着什么。

        “我没事啊!”听到身旁朱有成的询问,原本发呆中的徐宁,像是突然醒悟了过来似的,突然深深的叹口气,抬起头来,冲着朱有成笑道。

        “侯爷,那咱们也要进城吗?”眼见着徐宁已经恢复正常,朱有成顿时使劲的搓搓手,一脸兴奋激动的模样,能杀进梁师都的老巢,亲眼看着梁师都伏诛,这样的场景,恐怕以后都不会看到了。

        而在朱有成身后的二百神机营士卒,此时,听着他们校尉的这话,一个个脸上,顿时也露出激动的神色,    显然,    他们也想亲眼见证这样的历史时刻。

        徐宁的脸上带着勉强,    但看着身后一张张激动的面孔,    最后,只得用力一拍大腿,爽快的说道:“那好,咱们也进城去!”

        这话刚刚落下,身后的二百将士,便猛地爆发出欢呼之声,徐宁见状,心里顿时叹口气,随即,便站起身来,望向了远处还在冒烟的城门口。

        空气中浮动着浓重的血腥味,同时还夹杂着尸体烧焦的味道,一路向着城门过去时,不时会有医匠们,抬着从受伤的士卒,从身边经过。

        那些受伤的士卒,有些是攻城时,脑袋被圆木砸中的,有些是全身被滚油浇中的,断腿了的、断胳膊了的,面目被烫的红通通的,上面布满了大泡的。

        从徐宁身边经过时,痛苦的呻吟着,听的徐宁的拳头,紧紧的攥起,快要接近城门口时,徐宁突然停下脚步,冲着身边的朱有成忽然道:“这是战争对吗?”

        “是…是啊侯爷!”正在大步向前的朱有成,骤然听到徐宁的这话,没明白徐宁这话的意思,不由的使劲挠了挠头,冲着徐宁有些不明所以的道。

        “那就对了!”听到朱有成的这话,徐宁顿时用力的点点头,继而,像是在说服自己似的,道:“既然是战争,那就必须意味着死亡,我若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来杀咱们得对吧!”

        “那肯定啊!”这次朱有成总算听懂徐宁话了,闻言后,顿时冲着徐宁使劲的点点头,非常肯定的道:“侯爷你可是不知道,刚刚那城门被炸塌时,末将心里有多佩服侯爷了!”

        “…闭嘴吧!”徐宁刚刚才觉得有点好受的人,此刻,突然听到朱有成的这话,脸色当即便垮了下来,冲着兴奋中的朱有成道:“现在我不想听你拍马屁!”

        “可末将说的是真的啊!”听到徐宁的这话,朱有成嘴里还在坚持着,然而,当看到徐宁的目光后,那后面的声音,便明显渐渐的弱了下来。

        越是接近西城的城门,那股浓重的血腥味,便显得越发浓重,像是化不开的薄雾一般,夹杂着尸体被烧焦的味道,直冲人的胸腔。

        周围全是残肢断臂,烧焦的尸体,被黑药炸碎的尸体,有人还在痛苦的惨叫着,有大唐的士卒,也有梁军的士卒。

        属于大唐的士卒,则有民夫跟医匠们抬走,无论活着的,还是死的,然而,对于那些梁军士卒,往往回应他们的,都是直接一刀了事。

        这些梁军反正是活不成了,能被一刀结果了,反而对她们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从浮桥压着的地方路过时,下面全是死状凄惨的景象,宛如人间地狱般,徐宁的双腿微微发颤,一只手牢牢的抓住朱有成的胳膊,等从浮桥上离开时,徐宁便如从地狱中走了一遭。

        没人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这就是战争,战争的本质,就是用一组组死亡的数字,来堆砌出胜利或者惨败,无论是那种结果,都没人会真正在意那死亡数字背后的东西。

        而就在刚刚,徐宁亲手送走了成百上千条性命,尽管那是梁军,可心里却还是如同堵了一团棉花,让他总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

        此时的整个西城内,早就已经乱成一团,街上不时有大唐的士卒奔行而过,怒骂着、呵斥着,而他们针对的对象,自然便是那些从城墙上投降下来的梁军。

        朔方城分东西两城,而这西城便是朔方的内城,竟然就跟长安的皇城一般,从西城门进来,沿着长长的一条街,便是梁师都的宫城所在了。

        整个宫城,依旧采用的是熟土夯实而成,厚实而高大,宫墙上是梁师都最为精锐的亲军拼死抵抗!

        徐宁等人赶到时,薛万钧已经冲上了宫墙,如同杀神降临一般,手中的钢刀飞舞着,每一刀下去,必定便有一名梁军血肉横飞,惨叫声中倒下。

        而在薛万钧的身后,便是数十名亲兵护着,与薛万钧刚好形成一个半圆,但凡有梁军靠近半圆时,迎接他们的便是数十柄钢刀!

        薛万钧也真的称得上猛将这个称号了,这才不过片刻的时间,他就带人在宫门上,生生撕开了一条口子,下面的士卒们,便趁机奋勇而上。

        梁师都的精锐们,发疯似的向着宫门的方向扑来,然而,却被薛万钧带人一次次的杀退,如此半个时辰后,终于有大唐的士卒,冲下了宫墙,将原本禁闭的宫门,从里面缓缓打开。

        早就在外面等待的大唐士卒们,在宫门开启的那一刻,瞬间便如潮水似的一拥而上,喊杀声,随即在宫城内蔓延开来。

        徐宁身旁的朱有成,兴奋的连连搓手,对于这些杀才而言,眼前这样的景象,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而已,也就是徐宁在旁边,要不然,这些杀才恐怕早就冲进宫城里了。

        此时的宫墙上,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薛万钧一身是血,如同杀神一般,拄刀而立,原本沉默寡言的脸上,此时,竟然露出放肆的大笑,冲着下面的徐宁道:“走啊泾阳侯,跟薛某去会会那梁师都吧!”

        这话落下时,人已经走下了宫墙,徐宁便赶紧追上薛万钧,向着不远处的宫殿而去!

        “禀薛副总管,梁贼投降了!”两人还没接近宫殿,一名先锋将校,便急匆匆的而来,冲着一身浴血的薛万钧,拱手说道。

        “嘿!”听到先锋将校的话,薛万钧的嘴里,顿时发出一声冷笑,脚下却是丝毫不停,沿着宫殿台阶而上时,头也不回的问道:“那梁师都有脸投降?”

        “禀副总管,是梁洛仁在投降!”听到薛万钧这话,那名先锋将校的脸上,顿时闪过一道怪异的神色,冲着薛万钧便说道。

        “…那梁师都呢?”听到先锋将校的这话,薛万钧跟徐宁两人,都是止不住停下脚步,目光诧异的望向身后的先锋将校。

        “死了!”先锋将校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道:“末将等人杀到宫殿这里时,那梁师都已然被梁洛仁杀了!”

        “……”

        果然,就如同先锋将校所说的,等徐宁跟薛万钧两人,赶到宫殿时,就见得宫殿里跪着一大堆的人,男男女女,为首的一人,乃是个中年男子。

        而在这名中年男子的身前,则是放着一个精致的匣子,此时,匣子的盖子敞开着,里面竟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看那头饰样貌,想必就是梁师都本人了吧!

        “罪囚梁洛仁,在此恭迎将军,望将军开恩!”眼见着薛万钧跟徐宁两人,一前一后的步入宫殿,跪在最前面的梁洛仁,顿时向着两人匍匐跪下,脑袋重重的砸在地板上,高声祈求道。

        而在梁洛仁匍匐跪地时,在他身后的几十名男女,随即,也冲着两人匍匐跪地,脑袋重重的磕着地板。

        薛万钧的拳头紧握着,脸部的肌肉在剧烈的抽搐,目光盯着匣中,梁师都的人头时,气的当场一脚踢飞了梁洛仁,咆哮着骂道:“谁容许你杀了梁师都的?”

        他们这么多人,拼死拼活的一路杀到宫殿,结果,却连梁师都的面都见着,梁师都就变成了匣中的一颗人头。

        心里那种难受的滋味,简直都无法用言语表达了,只恨不得一刀剁了面前的梁洛仁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