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城破!

第十八章 城破!

        聚集在朔方城外的几万唐军,这一刻忽然像被施了定身术似的,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处惨烈的场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他们都有些转不过弯来。

        原本坚固无比的西城门,在他们眼睁睁的注视下轰然倒塌,聚集在城楼上的梁军,    在爆炸的巨响中,血肉横飞,纷纷掉落到下面的火海中。

        然而,爆炸声却还没停止,每一次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便见得城楼上烟尘飞扬,    血肉飞溅,有人被爆炸直接掀到半空,再落下时,便已是残肢断臂,尸首分离的场景。

        而那些冒着黑烟的火舌,就像是扑不灭的地狱之火,凡是被火舌沾上的梁军,无论怎么拼命的扑打,那火舌便跟长在他肉上了似的,无论如何也扑不灭。

        有些被火沾上的梁军,拼命的扑打着,最后,竟是直接举起佩刀,向着沾上火舌的手臂、双腿砍去,有些浑身被火舌包裹的,则是直接跳下城楼,活生生的摔死在下面。

        凄惨的叫声,    响彻在西城门那里,随着城门的轰然倒塌,两侧城墙上无数的梁军,开始恐惧的后退,你推我搡,瞬间便乱作一团。

        然而,这里原本就是重兵把守的地方,聚集了不知有多少梁军,当混乱开始的时候,便有无数的梁军,随即便推下断桓,直接淹没在下方的火海。

        恐惧开始像瘟疫一般,在整个西城的梁军中蔓延,最后,演变成巨大的混乱,有人情急之下,直接便举刀劈向挡住后路的同伴…

        薛万钧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嘴巴惊的微微张大,目光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惧,远远望着西城门那里的惨烈场景!

        这可能是他生平,    见过最恐惧、也是最难以置信的场景了,就在刚刚的时候,他都已经准备好,    亲自带着第三波人发动攻势了。

        然而,才一转眼的工夫,那原本固若金汤的西城门,竟然就轰然倒塌,爆炸声声,火海冲天,成千上万的梁军,突然就乱做一团,互相厮杀了起来。

        说不出的诡异,说不出的恐惧,而这一切,都是此刻站在他旁边的徐宁所为,薛万钧的目光,便不由的望向身旁的徐宁,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

        徐宁先前跟他说过,神机营里这些厉害的杀器,似乎是有些巨大的威力,薛万钧也的确相信了,所以,他希望在第二波攻势后,徐宁能够用这些杀器,给他制造出一点攻击的时间。

        嗯,徐宁也的确做到了,将原本固若金汤的城门轰塌,将整个西城的精锐守军吓的溃不成军,顺带也将几万唐军也给吓傻了!

        薛万钧的心‘突突’直跳着,望着身旁的徐宁时,一种由内而外的恐惧突然出现,这是他生平,头一回对一个人感到恐惧,哪怕是当今的陛下,也没给过他这么大的恐惧!

        “杀啊!”

        “杀啊,杀进城里去!”

        “……”

        刚刚被施了定身术的唐军,这一刻,看着倒塌的城门,以及城楼上混乱一团的梁军,不知是谁,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即,便有几万人开始跟着附和。

        听着上万人的狂吼,薛万钧也像是突然醒悟了过来,原本惊惧的双目中,陡然露出一抹杀意,随即,猛地抽出佩刀,狂吼起来:“众将士随某杀进城去!”

        战鼓在这一刻,猛然的擂动,‘咚咚咚’的,成千上万的唐军,伴随着冲天的战鼓声,杀气腾腾的怒吼着,跟随在一骑当先的薛万钧身后,潮水般的向着朔方西城奔去。

        这一刻云梯不需要了,撞车也被扔在了半道,弓弩手、抛石机的士卒们,也都抽出随身的佩刀,嘶吼着,疯狂的冲向西城。

        倒塌的西城们,已经向唐军们敞开怀抱,原本架在护城河的浮桥,被临时拆下来,直接扔在城门的火海里,那冲天的火舌,随之微微一暗,无数的唐军便随即便潮水般踩踏而过。

        沿着倒塌翁城两侧的甬道,直接向着城墙上冲去,甬道里有吓破了胆的梁军藏在里面,听着汹涌冲进的唐军,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钢刀便穿过了他的胸口。

        才不过眨眼的时间,两侧的城墙上,便已有无数的唐军出现,面对着乱做一团的梁军,十字弓在这一刻,‘嗖嗖’的激射而出。

        近距离的射程,那拇指粗的弩箭,直接便能洞穿一名梁军的身体,无数的弩箭,交替着射向成群的梁军,梁军开始如雪崩一般的成批倒下。

        而一马当先的薛万钧,此时则是直接带着几千的士卒,冲进西城之后,直奔西城梁师都的皇宫,不一刻时,位于皇宫的那里,开始有厮杀声传来。

        然而,此时面对势如破竹的唐军,那些皇宫传来的厮杀,也不过是一面倒的屠杀罢了,更何况,他们面对的,还是薛万钧这样的猛将!

        西城这里的溃败,很快便蔓延到了东城的那里,原本柴绍指挥的佯攻,突然间就跟烧红的钳子,插进了冰雪当中。

        刚刚还重兵防守的城墙,突然间就被唐军攻破,率先冲上城墙的士卒,当场便拔刀疯劈,随后,便有越来越多的士卒,冲上了城墙,眨眼间,就在梁军中撕开了一条口子。

        柴绍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机不可失,随即一声令下,战鼓猛然激烈的响起,刚刚的佯攻,这一刻实打实的变成了攻势。

        刘兰成作为东城的先锋将军,听着远处的战鼓声响,顿时狞笑一声,带着两千夏州军,直奔东城城门那里,推开云梯的士卒,直接便沿着云梯而上。

        头顶的圆木,随即呼啸着下来,滚石飞速的在身旁落下,一名梁军的士卒,刚想举着圆木,再度抛下时,迎接他的便是刘兰成锋利的刀尖,直接便插进了他的胸口。

        士卒惨叫着向后倒下,刘兰成也趁着这机会,一下便翻进城墙,抬手一刀便劈向近处的一名梁军,那名梁军都没反应过来,一条手臂便断在了刘兰成刀下。

        身后的两千夏州军,也趁此机会,陆陆续续的攀上城墙,跟随在刘兰成的身后,一路疯魔似的挥舞着锋利的刀,鲜血飞溅,伴随着梁军的惨叫,一路上尽是残肢断臂的景象。

        这一刻的夏州军,早就已经化身成了复仇的恶魔,两年的时间,他们被梁军包抄、打压,每天都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活着。

        心里早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直到这一刻,心里的那股怒火,才被释放出来,裹挟在手中的刀锋上,愤怒的劈向眼前的梁军。

        而随着夏州军的突破,梁军整个东城的防线,也开始如雪崩一般溃败,成批的梁军,开始混乱的向后撤退,拥挤在狭窄的过道里。

        而原本作为东城的指挥,此时的梁洛仁,早在西城溃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群无头苍蝇似的梁军,混乱的在做最后的挣扎。

        远处的柴绍,举着望远镜,遥遥的望着东城上的溃败,脸上的神情,由最初的紧张,演变成了最后的狂喜,如此溃败,不出半个时辰,东城就算是完全破了!

        “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传令兵飞速骑马而来,冲着狂喜之色的柴绍道:“禀大总管,西城破!”

        “哦,破了啊!”听到传令兵的这话,柴绍嘴上欢喜的答应着,目光却还望着东城上,势如破竹的刘兰成一群人。

        只不过,片刻之后,却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猛然放下望远镜,不可思议的道:“你方才说什么?西城破了?”

        “是!”眼见着柴绍总算反应过来,面前的传令兵,顿时一脸的狂喜,冲着柴绍重又说道:“西城破了,薛副总管正带人冲进梁贼的老巢!”

        “怎…怎么可能呢!”听着传令兵的这话,柴绍简直一脸的惊悚,这也的确称得上是惊悚了,薛万钧那边不过才三万人马,可即便是薛万钧再如何勇猛,也不可能仅凭三万人马,就直接破了坚固的西城啊!

        想到这里时,柴绍的的眉头,顿时微微一皱,目光紧盯着面前的传令兵道:“西城是怎么破的?”

        “禀大总管,是神机营将城门给炸塌了!”听到柴绍的这话,面前的传令兵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惊惧之色,仿佛脑海里又想起了刚刚那恐怖的场景似的,冲着柴绍说道。

        “城门…炸塌了?”听到传令兵的这话,柴绍的脸上,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西城的城门,那可是西城最为坚固的地方,竟然直接就炸塌了,到底那玩意儿有多恐怖啊!

        想到这里时,柴绍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似的,突然冲着面前的传令兵道:“传柴某的命令,活捉梁师都,不可让他逃脱!”

        “…喏!”听到柴绍的这话,面前的传令兵,禁不住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但随即,便冲着柴绍称喏一声,转身便向着西城狂奔而去。

        “泾阳侯啊泾阳侯,你可真是让柴某看不透啊!”目送着传令兵离去,柴绍的目光,不由再次望向东城的城墙上,只不过,嘴里却是忍不住的念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