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此城危急存亡!

第十四章 此城危急存亡!

        泾阳的大火,整整烧了十几天,滚滚的浓烟直冲天际,隔着老远的距离,便能看到那天空散不开的浓烟,空气中则是弥漫着羊毛烧焦的味道。

        这场大火从二十天前就烧起来了,朔方的梁军,    突然派出二百人的轻骑,长途奔袭而来,将泾阳这里的羊毛点燃后,便直接返回,压根就没想着恋战。

        整整几百车的羊毛,突然被一下子点燃,那冲天的火势,    瞬间就将泾阳的夜空点亮,整个泾阳大营的兵马出动,    一部分追击梁军而去,一部分则是留下灭火。

        然而,那火势太过猛烈,别说是灭火了,便是靠近一点都办不到,整个羊毛洗涤厂,堆积如山的羊毛,全部都被点燃,那冲天的火势,直接阻拦了所有人的靠近。

        倒是追击梁军的那边,活捉到了十几名梁军,负责坐镇泾阳大营的高甑生,二话不说,直接将那些梁军,带到了大火面前,一刀就给剁了脑袋。

        然而,这却丝毫改变不了眼前的火势,    那火势从夜里一直燃烧到了白天,    依旧有明火在燃烧着,周围的温度高的惊人,空气仿佛都被烧着了似的。

        所有的人,不得不开始后撤,直到第三日的时候,明火才渐渐的消失,然而,那滚滚的浓烟下面,却是藏着惊人的暗火,稍稍风一吹动,那火星子便会随风飞舞。

        高甑生的愤怒,简直达到了顶点,第三日明火消失后,便随即下令,将负责看守羊毛洗涤厂的校尉抓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便是五十军棍的责罚。

        当时,    梁军奔袭而来时,这名校尉竟然带着人,在军营里聚赌,等到发现情况不妙时,梁军早就点燃了羊毛逃的无影无踪了!

        五十军棍的责罚,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军棍落下去时,那名校尉便发出凄厉的惨叫,那声音,即便站在远处,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的。

        可这依然却是改变不了,羊毛厂被毁的事实,堆积如山的羊毛被烧不要紧,关键是,这场大火之下,所有的羊毛池子也被毁于一旦了。

        于是,刚刚才建立起来的互市,也被迫停了下来,至于什么时候才开,那就看这里什么时候重新恢复了!

        结果,这话一出,留在泾阳的那些部落,瞬间就不乐意了,先前他们看到梁军点燃羊毛时,还在那里幸灾乐祸,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

        然而,现在一听高甑生说,要将互市被迫停止时,当场便叫嚷了起来,互市的开通,可让他们刚刚尝到甜头的。

        精盐、美酒还有茶叶,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成了部落里的日常消耗,早上起来,泡一碗酥油茶,里面再撒上精盐,一整天都不会感觉饥饿的。

        尤其那美酒,入口清冽,喝完浑身都是暖洋洋的,虽然宿醉后,脑袋会疼上一两日,可这丝毫也不耽误,他们喜欢这酒的热爱!

        然而,现在却要将互市停了,这不明摆着,就是要断了他们的精盐美酒,让他们上哪去再弄这样的好东西呢!

        可事实也是摆在眼前,泾阳这里的羊毛洗涤厂,被梁军一把火烧了,要怪也只能怪梁军,在这里没恢复前,大唐不可能再开互市的。

        这话一出,那些部落的人,立刻就把怒火,撒到了朔方梁师都那里,部落的大老爷们,直接便追到了朔方城里,指着梁师都的鼻子就开始怒骂。

        据说,梁师都指天赌咒的发誓,这事儿绝不是梁军干的,可这话听在那些部落老爷们耳中,便相当于在狡辩了!

        之前跟大唐开互市的时候,梁师都就多方阻挠,认为这里面肯定有对漠北不利的因素,虽然他也说不上来,可心里就有那样强烈的预感。

        结果,这话直接就被部落老爷们忽略了,想不开互市也行,但大唐那样的精盐跟美酒,朔方这里能不能提供,若是不能,那就乖乖的闭嘴吧!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尤其,他们还亲眼见证了,高甑生亲自砍了十几名梁军,那血淋淋的脑袋,难道还能是作假不成?

        梁师都简直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将部落老爷们送走后,便将下面的人,挨个的叫到了’皇宫‘质问,此时的他,都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干的!

        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出奇的一致,这互市里面,可都有部落老爷们的利益,他们岂会擅自做主,去干这种惹恼部落老爷们的事情呢!

        “那是怎么回事?”梁师都听着下面的人回答,感觉整个人都要气疯了,一时间都闹不明白,那泾阳的大火,到底是谁给点燃的了。

        “总不能是泾阳自己点燃的吧!”说这话的人是梁师都的堂弟梁洛仁,也是’梁国‘里面,最为梁师都信任的人,只不过,这话说出来时,自己便先给否决了。

        那些堆积如山的羊毛,可都是已经做过交易的,他们防火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自己放火去烧,将羊毛烧了对她们有什么好处呢?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梁师都使劲的砸着面前的案几,冲着下面的梁洛仁跟常宝几人吼道:“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撇清咱们的关系!”

        泾阳大火一烧,互市被迫终止,那些因互市尝到甜头的部落,现在都把罪责推到他的身上,认准了就是他派人去烧的!

        梁师都简直都要气疯了,虽然这事儿心里早就想过千儿八百回了,可面对的后果,他也早就想到了,所以,怎么会蠢到派人去烧泾阳的羊毛呢!

        “可那些部落的首领,压根就不听咱们解释啊!”梁师都的这话落下时,下面的李正宝,顿时苦着一张脸,望着明显烦躁不已的梁师都说道。

        “寡人是让你们想法子!”听到常宝的这话,梁师都顿时愤怒的砸了砸案几,冲着说话的李正宝吼道:“要是他们那么容易听进去,寡人还需要你们在这里想法子吗?”

        李正宝的脑袋,顿时就耷拉了下来,像他这样的粗人,要他去领军打仗可以,但要让他想这样的法子,那就是在为难他了!

        “罢了罢了!”看到李正宝瞬间耷拉下去的脑袋,梁师都也看出来,跟常宝等人问不出什么法子,只得冲着李正宝挥挥手,道:“常爱卿先去休息吧,寡人跟洛仁再想想法子!”

        李正宝闻言,顿时犹如如释重负般,冲着梁师都干脆的一拱手,转身便出了’朝堂‘,只不过,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原本苦瓜似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精明。

        显然,刚刚在梁师都面前的愚钝,乃是故意装出来,给梁师都看的!

        泾阳那里的羊毛无缘无故被烧,部落的首领们,一口咬定就是朔方这里做的,还亲眼看见了十几名梁军被砍!

        李正宝也不是真傻,这段日子,城外不时会有小股唐军出没,已经有好些梁军被伏,但很奇怪的是,这些唐军处理俘虏的方式,跟之前有些不同。

        之前但凡落在夏州刘兰成手里的梁军,几乎都是当场殒命,绝无活着的可能,但这些日子出现的唐军却有些不同,凡是被俘的梁军,基本都被他们活着带走了。

        先前李正宝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出了泾阳的事情,常宝两下里一结合,大概便已经猜到原因了,泾阳的这场大火,只怕是冲着朔方来的了!

        解释,等解释清楚时的时候,恐怕唐军都已经来到朔方城下了吧!

        李正宝的拳头,猛然间攥紧,他已经预感到,朔方城已经岌岌可危,泾阳既然弄出这么大动静,那想必,这次唐军就抱着一举拿下朔方的决心来的吧!

        梁师都,那就休怪李某人了!

        “洛仁,那李世民恐怕真要对咱们动手了!”就在李正宝转身离开’朝堂‘时,刚刚还烦躁不已的梁师都,竟然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望着下面的梁洛仁,语气缓慢的说道。

        “陛…陛下何故如此说?”梁师都的这话落下时,下面的梁洛仁顿时脸色一变,目光不可思议的望着梁师都道。

        听到梁洛仁的这话,梁师都顿时冷哼一声,目光望着一脸惊诧的梁洛仁道:“洛仁你还看不明白吗,泾阳的这场大火,就是冲着咱们来的啊!”

        “陛下的意思是…”听到梁师都的这话,下面的梁洛仁顿时深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道:“这场大火就是泾阳自己放的?”

        听到梁洛仁这话,梁师都顿时点点头,表情瞬间有些狰狞的道:“结果你也已经看到了,就是想让咱们被漠北抛弃!”

        听到梁师都的这话,梁洛仁的脸色,已经完全变得苍白,突然便结巴着道:“那按陛下这么说来,唐军岂不就是在赶来朔方的路上?”

        “恐怕此时已经快到了吧!”听到梁洛仁这话,梁师都突然站起身来,缓步来到梁洛仁面前,一脸凝重的开口道:“所以,寡人现在要你亲自去一趟汗帐,将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可汗!”

        这话落下时,目光突然望向长安的方向,忍不住重重的叹口气,头也不回的道:“这次能不能扛过去,就看可汗愿不愿意出兵相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