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突然加价了

第十二章 突然加价了

        “战马?”听到徐宁的这话,杜如晦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望着徐宁问道:“泾阳侯要那么多战马作甚?”

        “尚书,这可不是我要的!”看着杜如晦在他面前装傻充愣,徐宁顿时将手里的毛笔一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冲着杜如晦似笑非笑的道:“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战马,只不过却被尚书扣留了而已吧!”

        这话落下时,复又轻笑一声,目光望着杜如晦道:“若不然,尚书的意思是,陛下给的那二百玄甲军,    之前都是步卒,压根就没战马?”

        “那…那自然不是步卒!”杜如晦很想承认,    但看着徐宁的目光,    这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玄甲军乃是陛下的亲军,里面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卒,怎么可能不配备战马呢!

        “那就是了啊!”徐宁听到杜如晦这话,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要回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战马,难道还有错吗?”

        “可关键是泾阳侯要那些战马没用啊!”杜如晦一脸的无奈,目光望着徐宁道:“泾阳侯可知,培养一匹战马得花多大代价吗?”

        这话落下时,不等徐宁回答,杜如晦便不由的叹口气,自顾自的说道:“从选马到喂养,再到慢慢的磨砺,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最后能真正培养出来,少说也得是七八百贯钱啊!”

        “这还不算平日的养护以及战损!”杜如晦说这话时,干脆唉声叹气的坐到徐宁面前,冲着徐宁大吐苦水:“所以说,    兵部每年光是战马这一项,就得几十万贯的花销呢!”

        “几十万贯?”徐宁听到杜如晦这话,惊的当场便倒抽一口冷气,有些难以置信的道:“怎么会这么多,都花到哪里去了?”

        几十万贯钱,那要是堆在一起,差不多都是座小山了,徐宁实在想不通,每年这几十万贯都花到哪里去了,难不成,直接砸碎了当饲料喂了吗!

        “多吗?”听到徐宁这话,杜如晦顿时苦笑一声,转而便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起来:“一年的饲料,加上战马的保养,还有战损等等,杂七杂八算下来,就得是二十多万贯了!”

        七八万匹战马的饲料,    的确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但剩下的保养,怎么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吧!

        徐宁实在想不通,    在他的印象中,所谓战马的养护,不就是一个喂养,拿最好的饲料养护,无非再加点精料,但估计,那样的精料也不是寻常战马吃的起的。

        至于其他的养护,那就一无所知了!

        “泾阳侯这是有所不知啊!”听到徐宁这话,杜如晦顿时笑了起来,冲着徐宁道:“这战马的养护,可是重中之重,若是养护不当,估计就是损失一匹战马,即便如此,每年都有几十匹战马损失的!”

        徐宁听的这话,当场便微微的张大嘴,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片刻之后,却又好奇的问道:“那具体都养护什么?”

        “马蹄!”听到徐宁这话,杜如晦几乎想都不想,便叹口气说道:“战马的马蹄受损最为严重,若是不及时的养护,可能马蹄就会开裂,进而导致战马退役!”

        徐宁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忽然灼灼的望着杜如晦,问道:“那这一年的养护得多少钱?”

        听到徐宁的这话,杜如晦便冲着徐宁伸出十根手指,但觉得不够似的,却又补充着道:“大概十三四万贯,这里面最怕的是,战马的退役,一匹战马退役,就得是降临一千贯左右了!”

        徐宁的手指,跟着都颤抖了一下,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复又望着杜如晦道:“那就不能想象别的法子?”

        “怎么没想!”听到徐宁的这话,杜如晦顿时重重一叹气,有些唉声叹气的道:“战马一旦动起来,蹄子就会受损最快,一旦开裂,那就得赶紧磨平了,不然,就是整个蹄子都报废了,可总不能不让它们跑路吧!”

        这话落下时,突然玩笑似的望着徐宁道:“泾阳侯在格物一道上,总有着天马行空的想法,要不然,你给想个法子,让战马们都穿上靴子如何?”

        这话听的徐宁的嘴角,便不由抽搐一下,转而,便冲着杜如晦道:“尚书可真会开玩笑,这世上那有战马穿的靴子啊!”

        “唉,玩笑玩笑!”杜如晦听得徐宁这话,不由的摆摆手,冲着徐宁说道:“杜某也是异想天开而已,不过,之前杜某说的战马养护,可是一点都没玩笑的!”

        徐宁当然明白杜如晦这话的意思,战马都这么精贵了,自然是将有限的战马,用到有限的地方,而徐宁的那二百玄甲军,自然就不是有限的地方了!

        徐宁听到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目光望着面前的杜如晦,突然开口道:“既然尚书都这么说了,那看来咱们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

        “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杜如晦一听徐宁这话,当场就有些着急起来,冲着徐宁便苦笑道:“杜某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泾阳侯难道还不明白吗?”

        “明白啊!”徐宁开心的笑着,闻言后,冲着杜如晦点点头,而后,狮子大开口的道:“所以,从现在起就涨价了,一千贯钱!”

        “嗯?”

        “二百匹上等战马!”

        “嗯?”

        “不对!”徐宁这话落下时,突然挠了挠头,冲着面色渐渐发白的杜如晦道:“忘了还有我自己,还得多加一匹,不过,要脾气温顺的,脾气大的受不了!”

        “泾阳侯这是准备要抢了吗?”杜如晦的脸色,此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在这里苦口婆心说了半天,结果,徐宁到头来,反而还狮子大开口,变本加厉起来了。

        “不白要尚书你的!”徐宁看着杜如晦彻底黑下的脸色,顿时笑的无比开心的道:“拿好东西跟你交换如何?”

        “杜某不稀罕!”听到徐宁这话,杜如晦几乎想都不想,便直接拒绝,二百匹战马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是上等的战马,杜如晦想不到,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值二百匹上等战马的。

        “尚书可是想好了,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哦!”徐宁一点也不着急,要不是看杜如晦这人不错,他可能就不是这个价了,张口千儿八百的,那就由着自己来要了。

        徐宁的这话落下时,杜如晦原本想直接摇头的,然而,目光看着徐宁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那到了嘴边的话,还是硬生生给咽了回去:“先说说,到底拿什么东西交换!”

        “不说!”徐宁当场便用力摇头,这玩意儿又不是太技术性的东西,一旦说了出来,以杜如晦的性子,可能当场就抵赖了。

        “那凭什么杜某就要答应呢!”看着徐宁摇头,杜如晦心里,顿时泛起不好的预感,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

        “嗯,好像能给兵部省十来万贯吧!”徐宁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杜如晦,突然便挠了挠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道:“尚书也觉得无所谓?”

        杜如晦一口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当场便呛的剧烈咳嗽起来,然而,却还是扑到徐宁面前,憋的一脸青紫的道:“泾…泾阳侯说的可是真的?”

        “尚书觉得,我什么时候拿这种事开过玩笑?”徐宁看着杜如晦憋的青紫的脸,赶紧便拿起旁边的茶杯,递给了杜如晦道。

        “那…那是什么东西?”大口的灌了一口茶水,才算是压下了剧烈的咳嗽,杜如晦这才冲着徐宁目光激动的问道。

        徐宁却突然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道:“就刚才那些条件,尚书答应了,自然就会知道的!”

        “好,杜某答应了!”听到徐宁这话,杜如晦顿时咬了咬牙,神情微微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冲着徐宁,干脆的说道。

        “空口无凭啊!”徐宁的目光,望了望旁边桌上的单子,冲着杜如晦道:“麻烦尚书还是立个字据吧!”

        拿两百匹上等战马,外加一千贯钱,若是能为此省下十几万贯钱开销,那这样的买卖,无论如何都是划算的,杜如晦咬了咬牙,权衡了下利弊,最终还是重新列了一份单子。

        “现在该告诉杜某了吧!”眼见着徐宁在新的单子上画押,杜如晦顿时心痛的嘴角直抽,目光便望着徐宁,连声的催促道。

        “马蹄铁啊!”徐宁开心的拿着单子,看着上面重新添加的战马跟钱,小心的折起来放入怀里后,便冲着杜如晦说道。

        这话落下时,便又提起毛笔,随便找了快纸张,便在上面画出了马蹄铁的形状,看的旁边的杜如晦,脸颊的肌肉都在猛烈抽搐:“就这么简单?”

        “那不然呢?”徐宁看着脸颊急剧抽搐的杜如晦,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转身离开时,便又冲着身后的杜如晦道:“尚书那天气消了,我这里还有些青贮饲料的书籍,不贵,大概也就四五千贯的样子…”

        “什么是青贮饲料?”杜如晦还在马蹄铁的悲剧中没反应过来,骤然又听到徐宁这话时,忍不住下意识的问道。

        “嗯,就是冬季可以喂养的青饲料!”

        “你究竟还有什么,不妨一起说来吧!”

        身后的屋子里,传来杜如晦气急败坏的声音,徐宁却已经揣着单子,开心的出了兵部的衙门,慢慢来吧,反正有的是机会,从你们手里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