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差点被杜如晦忽悠了

第十一章 差点被杜如晦忽悠了

        “稍息!”

        “解散!”

        “你们属电线杆的吗,喊几遍解散了,还杵在哪里做什么?”

        徐宁双手叉腰,一脸的无奈的看着身后的玄甲军,这些人都说了几遍让解散,可每次也不过是,从这边到那边,    再从那边回到这边杵着。

        徐宁都快崩溃了,被这么一群电线杆子盯着,感觉浑身都不自在,那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这都快半个时辰了,他的时间全花在了怎么解散这群人身上。

        “要不你们先回营,明日再来找我吧!”实在没办法了,    徐宁只能带着商量的口吻,    冲着面前的一群电线杆子商量,    双方都这么耗着,他一点事都做不了。

        “侯爷,末将等奉陛下之命跟随你的!”听到徐宁的这话,那名叫朱有成的校尉,顿时将腰杆挺直了,生怕徐宁听不见似的,扯着嗓子大声道。

        “所以呢?”徐宁掏了掏,险些被震聋的耳朵,一脸无奈的表情,望着面前的朱有成道:“这意思是以后你们吃住都要归我管了呗?”

        “是的侯爷!”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朱有成,几乎想都不想,便再度挺直了腰杆,冲着徐宁大声回答道。

        这话听的徐宁差点都要骂人了,二百多人的玄甲军,吃喝拉撒住,全要他来负责,这是嫌他活的太轻松,    还是觉得他特别有钱啊!

        “这么着吧!”徐宁用力的吸了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冲着面前的朱有成道:“你们今晚先回营地去,等明日的时候,我再来想办法吧!”

        “侯爷,营地已经回不去了的!”然而,徐宁的这话落下,面前的朱有成,却依旧一副固执的表情,冲着徐宁解释道:“从末将等跟了侯爷,营地就再没末将等人的栖息地了!”

        “这么绝情吗?”听到朱有成这话,徐宁的嘴巴,顿时惊的微微张大,好歹也是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怎么可能说翻脸就翻脸呢!

        “并非绝情,是军中规矩便是如此!”听到徐宁这话,朱有成的神情微微有些犹豫,片刻后,    却还是冲着徐宁解释道。

        只是,那语气中,明显是带走一丝丝的失落,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可都是陛下的亲军,出了门那都是高人一等的。

        徐宁听着这话,不由的揉了揉额头,转而,便直奔兵工厂而去,刚刚那老小子溜得贼快,这会儿不找他麻烦找谁去!

        此时的秦琼,就在那里悠哉的喝茶,看到徐宁一脸气愤的进来,顿时装傻充愣的笑了起来:“呦,这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你猜呢!”徐宁听到秦琼这幸灾乐祸的话,当时就气的轻笑一声,转而,便一声不吭的开始收拾桌上的茶叶,老小子不地道,以后那就别想着喝到这么好的茶叶了。

        “别别,有话好好说嘛!”秦琼眼见着徐宁开始没收茶叶,当即便慌得一把夺过茶叶,使劲陪着笑道:“不就是一校兵马的安顿吗,那还不简单!”

        “说说看啊!”徐宁死拽着茶叶罐的一头,屁股却趁势坐在秦琼面前的椅子上,一副不给他解决问题,绝不撒手的架势。

        秦琼便只得无奈的叹口气,冲着徐宁说道:“既然是陛下给你的一校兵马,那就属于是兵部那边备档了,明日一早,可以去找兵部的麻烦嘛!”

        “那若兵部不管呢?”徐宁听着秦琼的这话,微微皱了皱眉,觉得秦琼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还是目光等着秦琼,不死心的问道。

        “那就更好办了啊!”一听徐宁这话,秦琼当场便一拍桌子,冲着徐宁道:“那样的话,刚好你就可以去找陛下了啊!”

        只不过,这话落下时,秦琼的目光,却忽然盯着徐宁,有些迟疑的问道:“那二百玄甲军,你就真不想要?”

        “我要二百玄甲军做啥?”徐宁一听这话,双肩当场就垮了下来,他一个格物院院长,整天就围着格物院在转,突然给他二百玄甲军,他都不知道用来做啥,总不能派去炼磺吧!

        秦琼却突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等到笑够了,这才一脸认真的望着徐宁道:“看来你是到现在,都没明白陛下为何给你二百玄甲军了啊!”

        徐宁的确是不知道,就感觉挺莫名其妙的,本来说好给他一些工匠的,可最后,却又突然给了他二百玄甲军。

        看着秦琼一脸了然的神情,徐宁顿时便眨眨眼,冲着秦琼问道:“那您老要知道,给我解释解释呗!”

        “嘿!”听到徐宁这话,秦琼顿时忍不住轻笑一声,望着徐宁认真的道:“老夫问你,你做出的那些厉害东西,准备是让谁去用?”

        “没想…”听到秦琼这话,徐宁准备下意识的回答时,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便反应了过来,望着秦琼道:“陛下的意思,难道就是把那些厉害的东西,交给这些玄甲军用?”

        “不然呢!”秦琼一脸的想当然,那么厉害的东西,可不光是制作的技术,这使用的方法,也得高府保密才成,而十六卫中,大概也只有玄甲军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徐宁的嘴巴微微的张着,他承认从开始的时候,就想到了另外一边去,此时,听着秦琼的这话,再看看秦琼那一脸真诚的不像假话的神情,顿时便点了点头:“那明日,我就去找兵部吧!”

        二百玄甲军被迫露营一夜,徐宁不可能带他们回侯府,自然兵工厂的那边也没法进去,最后,便只能在玄武门外露营一夜了。

        次日一早时,徐宁便按照秦琼的指使,直奔兵部的衙门,结果,进到衙门里时,杜如晦竟然早早的便等着他。

        眼见着徐宁进来,杜如晦顿时亲热的道:“昨日傍晚时,杜某就已经接到陛下的手谕了,还想着派人去请泾阳侯过来呢!”

        话说的相当漂亮,态度亲热的都让徐宁心生歉意,刚刚过来的时候,他都准备好跟杜如晦吵架了,没成想,杜如晦竟然是这么好的态度。

        “那尚书既然知道了,不知怎么个安顿法?”二百玄甲军的安顿,又要重新建营,又要安顿日后的吃喝,徐宁估摸着,少说也得有五百贯钱才成的。

        “五百贯,泾阳侯以为如何?”听到徐宁的这话,杜如晦顿时微微一笑,冲着徐宁伸出五根手指,一脸自信的道:“外加一些日常用品,杜某够意思吧!”

        “够意思!”听到杜如晦的这话,徐宁当场就乐了起来,这可比他预想的还要顺利,不光钱到手了,杜如晦竟然还附带了一些日常用品,他还有啥不满意的。

        杜如晦也是个痛快人,眼见着徐宁点头,当下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绢帛,亲自为徐宁研起墨,既然双方没什么异议,那就该尽早画押备档的。

        顺利,太顺利了,顺利的让徐宁开始怀疑,昨晚秦琼那老小子,是不是故意给自己使坏,让他给杜如晦找麻烦来着!

        但,没必要啊!

        徐宁心里这么想的时候,提起的毛笔尖,却在绢帛的上面停留了下来,眉头微微的皱着,突然觉得那里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杜如晦的嘴角,便禁不住微微的抽搐一下,目光突然有些紧张的望着徐宁,迟疑着问道:“泾阳侯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听到杜如晦的这话,徐宁原本弯着腰的人,突然便站直了身子,一脸笑眯眯的模样,望着杜如晦道:“就是突然觉得那里不对劲儿!”

        “不对劲?”听到徐宁这突如其来的话,杜如晦的神情,越发显得不自然起来,目光扫了扫绢帛上的单子,不明所以的道:“泾阳侯认为,单子上的东西还不满足?”

        单子上的东西很全,小到锅碗瓢盆,大到将士们的夏装冬袍,就连粮**盐这些,额外都多给了一份,就这样的单子,放在十六卫中,恐怕都是独一份了!

        “单子上东西挺全的!”徐宁脸上带着笑意,脑子里却在飞速的运转着,事出反常必有妖,杜如晦越是这么慷慨大方,徐宁就越觉得,这里面还有很深的猫腻。

        “那单子没事,泾阳侯还是尽早画押了吧!”听到徐宁的这话,杜如晦不由的暗中松口气,继而,便催促着徐宁道:“这几日泾阳侯也挺忙的,没必要为这小事再耽搁时间的!”

        徐宁的目光,一遍遍的看着单子上的东西,到了最后时,嘴角开始一点点的扬起,轻笑着拿起单子道:“尚书,这单子恐怕我不能画押啊!”

        “为…为甚?”杜如晦的眼皮子狂跳,知道是呗徐宁看穿了其中的猫腻,却还是假装不知,一脸不解的望着徐宁道。

        徐宁便突然大笑了起来,望着一脸装懵的杜如晦道:“尚书不觉得,这上面少了二百匹战马吗?”

        好家伙,从一开始,杜如晦就显得特别大方,又是五百贯钱,又是日常的用品,可最关键的战马一项,却是只字不提!

        若非是徐宁最后犹豫了一下,还真就被杜如晦直接糊弄过去了,没了战马的玄甲军,那还是玄甲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