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战争不是儿戏

第七章 战争不是儿戏

        高侃的神智,总算是恢复了正常,只不过,整个人却是消沉的厉害,看见围在身边的一张张面孔,尉迟宝琳、程处默、徐宁还有高甑生等,那眼泪便哗哗的流。

        对于这些天发生的事,    高侃完全都没任何印象,他的思维还停留在遇伏的那一刻,周围是汹涌而来的梁军,鲜血飞溅,耳边是不断响起的厮杀声。

        高侃来夏州也有数月,也曾经历过几次战斗,    然而,    像那天的惨烈,    却是真正头一回经历,突如其来,剩下的就是厮杀出一条血路。

        只可惜,他毕竟才经历这样的惨烈战斗,当敌军四面八方扑来时,他便已经乱了心神,若非是身旁的家将拼死护着他,恐怕他连具完整尸首都留不下的。

        “没事了小侃!”身边的人,都在安慰着高侃,高甑生更是紧握着高侃的手,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没有谁比他更想宰了梁师都了。

        既然高侃已经恢复了,徐宁便准备回去,老道果然留了下来,但徐宁没想到的是,程处默几人竟然也想留下来。

        几个人鬼鬼祟祟的,目光都不敢跟徐宁对视,    徐宁的眉头,顿时便微微皱了起来,    望着面前的程处默等人道:“怎么,就这么着急去送死?”

        他太了解这几个家伙了,看到高侃那模样,便已经计划着,要去找梁军的麻烦,这事儿他们在长安时经常干,谁敢欺负他们兄弟,他们定会找谁的麻烦。

        可这几个家伙却是忘了,这里不是长安,对面的梁师都,也不是长安的那帮纨绔子弟,站在那里不动,让他们去为高侃报仇!

        “可小侃被伤成那样!”徐宁的这话落下时,程处默顿时抬起头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徐宁,微微咬着牙道:“若是就这么不闻不问,那咱们还是兄弟吗?”

        这话落下时,旁边的柴令武跟尉迟宝琳也跟着点头附和:“没错小宁,    小侃是咱们兄弟,    要是不为小侃报仇,    那咱们就不配是兄弟了!”

        徐宁简直都要被这话气笑了,程处默跟柴令武也就算了,这两二货之前都是在长安城厮混,那里懂得什么真正的战争,可尉迟宝琳不一样啊!

        在没遇到徐宁之前,尉迟宝琳可是已经入了行伍的,这时候竟然也跟着程处默几人胡闹,徐宁都想直接骂人了!

        “那你们准备怎么报仇?”气的沉默了一会儿,徐宁这才深吸口气,望着面前的几人道:“是打算跟长安似的,去跟梁师都的人约个地方,然后单打独斗?”

        “或者说,玩点小聪明,给梁军设个伏?”徐宁的嘴角带着点冷笑,目光从程处默等人一一扫过:“你们这是瞧不起梁军,还是压根看不起夏州军?”

        说到这里时,徐宁的声音,微微有些提高,冲着程处默等人道:“夏州军那帮人,跟梁师都在朔方纠缠了几年,无论是地形还是对梁军的了解,可都比你们清楚的很!”

        “结果呢?”徐宁说着话时,突然发出一声冷笑,目光望着程处默道:“结果就是被梁军反过来设伏了,你们觉得你们比夏州军还厉害?”

        “扯淡!”徐宁毫不客气的说道:“别拿你们在长安打架的那套出来对付梁军,小侃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们不想成为第二个小侃吧?”

        “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吧!”徐宁说到这里时,不由的叹口气,语气稍稍缓和了些,冲着面前的几人道:“我知你们的心情,但这是战争,不要把战争跟你们的义气混在一起!”

        “可若这么回去,某家会不甘心的!”徐宁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人都是默默的听着,直到这时,柴令武这才咬着牙,一脸不甘的说道。

        “有什么不甘心的?”徐宁听到柴令武这话,顿时气的轻笑一声,望着柴令武道:“让你甘心,无非就是想宰几个梁军出出气是不是?”

        听到徐宁的这话,不光是柴令武,便是程处默跟尉迟宝琳几人,目光都是瞬间一亮,显然是徐宁说中了他们的想法。

        他们的确就是这么计划的,等徐宁一走,立刻就带上人直奔夏州,然后找准时机,背后给梁军直接捅一刀!

        在他们看来,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很高,因为这里面还有高府家将们的参与,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百战老卒,说以一当十,那也是好不夸张的。

        到时若还有夏州军加入,那基本就是十拿九稳了,高侃的血不能白流,不能宰了梁师都,那起码也得让梁师都付出些代价才对!

        “挺好的!”徐宁听着柴令武的计划,气的使劲点点头,转而,便向着面前的几人,微微一拱手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拦着几位了,明年这个时候,我会亲自来祭奠各位的!”

        说完了这话,徐宁便直接转身离开,身后却是突然传来程处默的咆哮:“那你让咱们怎么办,就这么不闻不问的回长安,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放屁!”徐宁本来已经转身的人,听到程处默这话,顿时转过身来,冲着程处默咆哮道:“我特娘没让你们装聋作哑,想报仇方法有的是,可你们却非选择最蠢的一条路!”

        “还…还有什么方法啊?”听到徐宁的咆哮,尉迟宝琳的目光中,顿时微微一亮,一脸惊喜的望着徐宁,激动的问道。

        尉迟宝琳这话落下时,身旁的程处默跟柴令武两人,也是目光瞬间一亮,直勾勾的望着徐宁道:“小宁,你怎地不早说呢!”

        “说个屁!”徐宁气的骂道:“你们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给兄弟两肋插刀,别人的话,能听进去吗?”

        “能能能!”听到徐宁的这话,程处默顿时咧嘴一笑,冲着徐宁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只要徐宁能出个好主意,就是现在再怎么骂他,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旁边的柴令武两人,一听徐宁这话,也是跟着连连点头,跟程处默一样,只要徐宁能有好主意,让他们给高侃报仇,那再怎么骂他们,他们都无所谓的。

        徐宁便顿时叹口气,望着面前的几人问道:“那我问你们,你们是打算直接宰了梁师都以绝后患,还是只准备杀几个梁军小喽啰,只为图个安心?”

        “当然是宰了梁师都以绝后患啊!”听到徐宁的这话,程处默几乎想都不想,便直接开口,然而,这话落下时,却是不由挠了挠头,望着徐宁道:“但这可能吗?”

        “可能啊!”徐宁闻言,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只需时机成熟,十几万大军围攻,到时梁师都还能有几分生机?”

        似乎早就已经猜到,徐宁会这么回答似的,听到徐宁的这话,程处默登时嘿的一笑,转而,便又望着徐宁道:“那要是只宰几个梁军呢?”

        “也简单!”徐宁闻言,顿时想都不想,便冲着几人道:“就地取材,做几个抛石机出来,趁着天黑拉到朔方城下,随便扔几个石弹进去,也能砸死几个梁军了!”

        说到这里时,目光便有些鄙夷的望着程处默几人道:“到时扔完就跑,还没啥大危险,无非就是损失几个抛石机,但总算是出了口气,那点儿损失,自然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还不如设伏呢!”听到徐宁原来是这个方法,几人的肩膀,当场便垮了下来,冲着徐宁兀自嘟囔着道。

        “但那样会死人啊!”徐宁有些无奈的望着几人,禁不住叹了口气,语气带着惆怅的道:“梁军不是那么软弱的,小侃已经是最好的例子了,你们难道还想执迷不悟吗?”

        “我也是小侃的兄弟!”徐宁说着话时,走上前来拍了拍程程出的肩膀,道:“但这是战争,不是意气行事的事情,需要方方面面的配合,你们想要为小侃报仇,但也要想想能不能承担起失败的后果!”

        失败的后果,没人能够承担起的,高侃的例子已经摆在眼前,高甑生几乎都要疯了,如果他们几个再出事,恐怕疯的就不该是高甑生一人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徐宁的这话,终于让头脑发热的几人,稍稍冷静了下来,程处默更是微微咬着牙,一脸迫切的望着徐宁问道。

        “不清楚!”听到程处默的这话,徐宁顿时叹口气,目光却是望着几人道:“这趟回长安,我会将这里的事跟陛下说起,或许是半年,也或许是两月,可能就会对梁师都动手了!”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望着几人道:“所以,从现在起,你们不是想着怎么去找梁师都的麻烦,你们也找不了他的麻烦!”

        “那咱们能做什么?”徐宁这话落下,尉迟宝琳便深吸一口气,一副不甘心的神情,望着徐宁问道。

        “回长安,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徐宁闻言,目光顿时望着尉迟宝琳说道:“别忘了你们的身份,除了是将门子弟,还是格物院的学生,有这时间去设伏梁军,不如拿时间研究些有用东西!”

        几人的目光,瞬间便亮了起来,一群被义气冲昏头脑的人,一旦冷静下来,立刻就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两月的时间,以格物院的机械,足够他们倒腾出些东西了,更何况,还有徐宁的帮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