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老道的固执

第二章 老道的固执

        徐宁的脸色有些苍白,刚刚他都已经认为,将高侃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可现在一听孙思邈的这话,这才突然发现,高侃的命还攥在阎王爷的手里。

        颅内出血,在徐宁的印象中,    似乎就只有做开颅手术,取出颅内淤积的血块,但那却是相当难的,一不小心就是颅内大出血。

        这样的手术,即便放在后世,也会不小心出现事故,更何况是现在了,孙思邈的医术的确很高,在外科方面,也已经有了独到的见解。

        但要突然面对这样的手术,对于孙思邈而言,大概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

        徐宁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着,目光望着旁边的孙思邈问道:“道长,那现在怎么办?”

        “贫道想开颅取出淤血!”果然,听到徐宁的这话后,孙思邈突然仰起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似的,冲着徐宁说道。

        “不行!”可孙思邈的这话刚落,徐宁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便传来高甑生的声音,随即,帐帘掀开,高甑生便脸色难看的进来,    冲着孙思邈道:“道长还是换一种法子吧!”

        当年,华佗想给曹操开颅,    结果换来的却是曹操的无情一刀,现在孙思邈要给高侃开颅,高甑生的心情,大概就跟当时的曹操一样。

        徐宁也觉得孙思邈这法子太过凶险了,依照现在的条件,十有八九,就是失败的结果,一旦失败了,依照高甑生的脾气,大概当场就会挥刀砍人的。

        高甑生的这话落下时,孙思邈当场便沉默了下来,大概他也知道,这件事背后的凶险,失败的结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徐宁看着孙思邈沉默下来,又看了看面前站着的高甑生,最后,    这才望着孙思邈,试探着问道。

        听到徐宁的这话,    孙思邈顿时便摇了摇头,转而,却是微微皱着眉头道:“若是颅内出血,贫道倒是能施针化去一些,可这终究不是办法!”

        “那若是不取出淤血呢?”孙思邈的这话落下,高甑生便用力吸了口气,目光直直的瞪着床榻上,依旧昏迷不醒的高侃,突然望着孙思邈问道。

        孙思邈原本低头沉默的人,听到高甑生这话,似乎明白了高甑生这话的意思,微微的皱了皱眉后,便冲着高甑生摇了摇头。

        “小宁,你说呢?”看到孙思邈摇头,高甑生的牙齿,顿时狠狠的咬了咬,转而,便又将希望的目光,投向了这边的徐宁。

        “高叔,这时候咱们只能听从道长的话了!”做开颅手术,这是徐宁也不想看见的,风险太大了,但凡有一丁点儿的法子,他都会直接阻拦孙思邈的。

        但看到孙思邈摇头,他就知道没别的方法了,老道也不是笨人,当然也知道,一旦失败后的结果,因而,便冲着高甑生迟疑着说道。

        听到徐宁的这话,高甑生猛地一个转身,便将旁边的案几,直接一脚便踢飞了出去,转头便冲着徐宁吼道:“可那是给脑袋开个窟窿啊!”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又冲着沉默不语的孙思邈道:“道长,你给人开过脑袋吗?”

        若是给人开过脑袋,又恰好成功了一次,那至少说明,还有一点把握的,高甑生到了此刻,也是已经豁出去了!

        然而,听到高甑生的这话,孙思邈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他到迄今为止,都还没遇上过颅内出血的人,又从何谈起给人开颅呢!

        “没有给人开过脑袋,就想给某儿开吗?”高甑生原本还有些希望的目光,此时,看着孙思邈摇头后,彻底便是绝望了,目光带着冷意,冲着孙思邈吼道。

        “高叔,我跟道长来是冲着救小侃的!”眼见着高甑生将怒火对准孙思邈,徐宁顿时就站起身来,尽量控制着内心的烦躁,冲着高甑生道:“若是高叔认为不妥,那就只好作罢了!”

        “可贫道想试一试!”然而,徐宁的这话落下时,身后原本沉默的孙思邈,却忽然站了起来,望着徐宁跟高甑生说道。

        脸上的神情虽然有些犹豫,然而,那双目光中,却是显得异常的坚定!

        “不行!”听到孙思邈的这话,徐宁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便无比坚决的阻止道:“我不同意,道长你也别固执了!”

        就现在的情况,开颅手术的失败率,最起码在九十九以上,高甑生若是态度好点,徐宁大概也想让孙思邈尝试一下,可高甑生现在这态度,一旦失败,老道的性命危矣!

        他心里,当然也想救高侃的,哪怕成功率很低,可若是搭上老道的性命,那就只能作罢了!

        徐宁的这话落下后,孙思邈却是直接站起身来,用手拍了拍徐宁的肩膀,目光却是冲着高甑生道:“贫道从未给人开过颅,但贫道却想尝试一下,但可能失败的可能性会很大!”

        “道长…”

        徐宁的胸口,突然像被大锤砸中,眼眶突然都开始泛酸,孙思邈原本可以待在长安的,是他硬拉着来的泾阳,而现在,面对高甑生的无能狂怒,孙思邈本可以转身离开的,可老道却偏偏不是。

        这一刻的徐宁,不知该怎么形容老道,或许,这才是真正纯粹的人,心里不掺杂任何的私念,眼里就只有他的病人!

        “道长,不要逼某家!”高甑生的眼眶,也开始泛红,拳头使劲的攥着,牙齿咬的‘咯嘣’作响,仿佛要与人拼命似的,微微的仰着头,痛苦万状的说道。

        这样的选择,对他而言是残忍的,不同意那就是小侃彻底没救,若是同意了,到时小侃没了,而且,连个死的时候,还要遭受开颅的下场!

        徐宁的目光望着孙思邈,孙思邈的目光,却在望着高甑生,而高甑生此时的目光,却在望着床榻上的高侃,直到过了很久之后,高甑生这才咬着牙点头。

        谁都希望高侃能够活着,尤其是高甑生,他就这么高侃这么一个儿子,没有谁比他更希望高侃活着的!

        “道长,能不能将时间推移几天?”看着高甑生点头,徐宁便知道,此事已经无法避免了,于是,便突然冲着孙思邈说道。

        “多久?”孙思邈没问徐宁原因,听到徐宁这话后,老道的眸子里,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直接便望着徐宁问道。

        “至少七天!”徐宁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七天的时间,已经是压榨到极限了,他要回去准备一些东西,也许能在有限的成功率上,稍稍再加一点概率!

        “好,那贫道就等你七天!”听到徐宁的这话,孙思邈的目光,不由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高侃,微微的吸了口气后,便冲着徐宁点头说道。

        “七…七天能回来吗?”然而,孙思邈的这话落下,旁边的高甑生却是一脸担忧,他知道徐宁要回师门去,但有点担忧,七天时间根本回不来,毕竟,徐宁之前可是回去过一个月的。

        “尽量回来!”徐宁闻言,不由点点头,随即,便望着高甑生道:“高叔,七天之后,麻烦派出许多斥候,就在泾阳周围等着,到时我会给他们信号的!”

        “好!”听到徐宁的这话,高甑生顿时用力的点头,转而,便望着徐宁问道:“那要不要某家派人护送你去?”

        徐宁顿时苦笑,冲着高甑生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只去宝琳兄的营帐就可以了,不过,此事还是不要张扬出去!”

        熟悉徐宁的人,大概都已经听过,徐宁每次回师门时,都会一种师门秘技,但对不熟悉他的人,这事儿又得重新去解释!

        从高甑生营帐出来时,程处默跟尉迟宝琳等人,就等在营帐的外面,一个个双目赤红,大概都已经听到了里面的话。

        “放心吧!”徐宁看着程处默等人,不由勉强的笑笑,道:“这几日你们好好听道长的话,有道长在,小侃就会没事的!”

        这话刚刚落下,孙思邈便从营帐里出来,目光望着外面的众人,神情平淡的开口:“贫道要输血了,需要你们献血出来!”

        “抽某家的!”献血这种事,在程处默几人心里,早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一听孙思邈这话,当场便争先恐后的撸起袖子,走向了孙思邈的面前。

        徐宁看到这一切时,不由的轻笑一声,对于此时的孙思邈而言,这些事情,自然也已经驾轻就熟,验血、抽血,反正工具药箱里都有。

        “侯…侯爷!”向着尉迟宝琳营帐走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人的声音,徐宁惊疑的回头去望时,却发现,正是许久不见的许青山。

        “待那别动!”许青山而已,徐宁早就忘到了脑后,此时,看着许青山向他追来时,徐宁顿时抬起手,指着许青山道。

        许青山便果真站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徐宁进了尉迟宝琳的营帐,正自纳闷时,便突然看到,营帐里好像闪过了一道光。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等许青山再去看时,却已经恢复如初,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而片刻后,高甑生便派了一队士卒,将尉迟宝琳的营帐,彻底的围了起来。

        “高将军有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营帐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