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这不是我想要的

第四十二章 这不是我想要的

        格物院里有些冷清,临近傍晚的时分,程处默等人一个都没回来,王孝通也已回去,徐宁回到格物院时,就只剩三名工匠还在等着徐宁。

        看见徐宁回来,顿时一个个面露兴奋,    他们三人原本也该回去了,但之所以等在这里,就是等着看蜡烛的成品。

        这都忙活了将近一天,不看到成品,今晚只怕是很难睡着了!

        说起来,这三名工匠,    还是最早跟着徐宁的,从最初的翻砂铸造,    到后来的机械锻造,再到今日的焦油分离。

        只可惜,三人都是不识字的,若不然,恐怕格物院里最优秀的人,只怕不是余笙他们几个,而是眼前的这三名工匠了。

        徐宁刚刚从宫里出来时,就已经给三人备了三根蜡烛,虽然冷凝效果不好,但并不妨碍照明的,就这三根足够他们用上半年的了。

        三名工匠自是兴奋不已,这算是他们今天的额外奖励,激动的跟徐宁打了招呼,便迫不及待的回家炫耀去了。

        只是,目送着工匠们离开,徐宁脸上的笑,也终于一点点僵硬起来,    到了最后时,便直接化为了一声长叹。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迷惘了,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而这一切的起因,自然就是刚刚李世民的赐婚。

        其实,从心底里来说,他并不抗拒李慧心的,如果不是李世民提起,他也许会在某天,也会向李慧心坦白的。

        但现在突然被李世民赐婚,就感觉性质突然就变了,原本很简单的婚姻,突然就多了其他的因素,这并非是他想要的。

        也许,李世民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在他赐婚的潜意识里,其实,只是想给徐宁套一个枷锁,为什么呢?

        难道他来大唐这么久,    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还在担心他突然消失?或者说,自己做的事情,让他有了担心,以至于要拿李慧心来拴住他?

        如此,这就已经不是婚姻了,而是,变了味的无间道,还是赤果果的!

        远处已有暮鼓声传来,皇城里的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而夜幕也渐渐的降临,只是,枯坐在院子里的徐宁,绝对身周的事一无所知!

        刚刚用过晚膳的李世民,正在立政殿里陪着长孙无垢说话,一名内侍却在这时匆匆的进来,冲着李世民微微躬身:“陛下,泾阳侯还没回去!”

        “嗯?”听到内侍的这话,李世民顿时诧异的抬起头,一脸的疑惑:“这么晚了,他还留在格物院做什么?”

        听到这话,面前的内侍,不由微微一怔,片刻后,这才又接着道:“也没点灯,就只是枯坐在外面!”

        听到内侍的这话,李世民的神情,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目光中便露出一抹恼火,然而,眨眼的工夫,那股恼火便又成了懊恼之意。

        夜幕已完全降临,周围都变得漆黑一片,此时的皇城里面,除了留守的一些官吏,整个皇城都显得格外冷清,街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

        徐宁却依旧坐在那里,脑子里被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充斥着,目光有些涣散的望着各别处,直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徐宁才猛然惊醒了过来。

        格物院门口,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来似的,徐宁的头皮,突然开始有些发麻。

        他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怎么坐到现在的,天色竟然都这么晚了,感觉就是发个呆的工夫,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可突然发现,双腿竟然都有些麻了。

        于是,便赶紧摸出火柴,点燃了身旁的蜡烛,这才壮着胆子,冲门口的那道身影道:“谁,别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

        徐宁这话落下时,那道身影便向着院内走来,昏黄的烛光下,徐宁也终于看清了那道身影的主人,竟然是李慧心。

        “你怎么来了?”徐宁的表情,顿时有些吃惊,然而,随即便看到李慧心怀里捧着八音盒,清冷的脸颊上,却已是泪流满面,目光带着恨意的走来。

        “你果然就在这里!”李慧心的牙齿紧咬着嘴唇,仿佛很冷似的,浑身都在打着哆嗦,将八音盒塞到徐宁怀里后,几乎是从牙缝里硬生生的挤出:“你这么桀骜,为什么不直接当面拒绝父皇呢,反正没人拿你怎样!”

        这话落下时,李慧心便抬手使劲擦去脸上的泪,目光凄然的一笑,冲着徐宁道:“从你来到长安,父皇便处处护着你,母后袒护你,国公们也在让着你,你多骄傲啊,骄傲到可以无视任何人感受!”

        “那你既然这样了,为什么不直接回绝父皇呢?”李慧心的眼泪,突然又夺眶而出,身体抖得比之前更厉害了,目光狠狠的瞪着徐宁:“把自己为难成这样,那又是何必呢!”

        “说完了吗?”徐宁总算是站起身来了,将李慧心塞给他的八音盒,放到了身旁的桌上,目光盯着李慧心道。

        “没有!”李慧心抬手摸一把泪,冲着徐宁吼了起来:“我来就是告诉你,不用在这里为难了,我会去跟父皇说的!”

        说完了这话,李慧心转身就走,转身的那刻,眼泪又是夺眶而出,徐宁却一把攥住了李慧心手臂:“你说完了,可好歹也让我说句话吧!”

        “说什么?”李慧心拼命的用力,试图挣脱徐宁的手,目光却是狠狠的瞪着徐宁道:“是想说,你很为难,压根就没瞧上我,是父皇硬逼着你的对不对?”

        “你在胡说什么,我有说过我不愿意吗?”徐宁使劲的攥着李慧心手臂,任凭李慧心如何的挣扎,他都牢牢的攥着,目光却有些无奈的冲李慧心道。

        然而,这话落下时,李慧心却突然抬起一脚,狠狠的踢中徐宁的小腿骨,很疼,疼的徐宁当场便原地跳起,直接将身后的蜡烛,都给打翻在地。

        刚刚还有点光亮的格物院里,瞬间便陷入了黑暗当中,李慧心却在这时,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哭的异常的委屈。

        她的确是委屈极了,好歹她也是公主,天之骄女,可徐宁却是从来都没将她这个公主放在眼里过。

        两次闯入她的寝殿,被他百般推脱过去,父皇又是袒护,母后又是说话,这些她都可以忍了,可现在倒好,父皇将她赐婚于他,她心里还有点欢喜的。

        其实,从上元夜那天开始,她心里就已经改变了对徐宁的观感,后来又知道,背后还有父皇母后在推波助澜,心里便基本认定了,将来自己注定要跟徐宁成婚了。

        这么想的时候,每次心里还是欢喜的,反正自己迟早是要嫁人的,与其嫁给不喜欢的人,为何就不嫁个自己欢喜的人呢!

        结果,真正父皇赐婚的时候,徐宁却突然犹豫了,这让她一瞬间有些迷惘,直到刚刚听说,徐宁竟然为了这事儿,枯坐在格物院里时,她的心,一瞬间就跌落到了谷底。

        她也是有尊严的啊,她可以原谅徐宁两次闯入她的寝殿,可却无法原谅,徐宁这么待她,原来她在徐宁的心里,竟然会这么的差劲!

        够了,现在真的够了,之前的憧憬也好,欢喜也罢,到这时候,就该真正结束了!

        “放手!”李慧心用力的挣脱着,突然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撕咬着徐宁,拳头雨点似的落在徐宁胸口,可徐宁握住的手,反而是更紧了。

        “不能放!”黑夜中的徐宁,声音变得异常的冷静,冲着面前把自己折腾的气喘吁吁的李慧心道:“我若放手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的!”

        李慧心便突然冷笑起来:“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枯坐这里,不就是在想如何拒绝父皇的赐婚吗?”

        “我没有!”徐宁用力的握紧李慧心手臂,冲李慧心道:“我从想过拒绝,只是在心里有些坎过不去!”

        说到这里时,徐宁便长长的吸了口气,接着道:“即便陛下不赐婚,也许等到合适的时机,我就会主动向陛下坦白的!”

        “那现在算什么?”李慧心的手臂冰凉,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说话时,还在使劲的抽噎着,语气中明显还带着恨意。

        “你不会明白的!”徐宁微微的吸口气,声音突然有些低落的道:“我可以欢喜的接受赐婚,可不希望,这件事里面掺杂别的东西,不想今后过的不开心,这是一辈子的事!”

        “你这是借口!”李慧心的语气,突然放缓了下来,没有了之前的激动的情绪,她也是极聪明的女子,当然明白,徐宁这话里的意思。

        “这不是借口!”然而,徐宁闻言后,情绪却反而有些激动起来:“你若不信,我此刻就进宫,去告诉陛下!”

        “不用了!”李慧心抬手擦一把泪,微微的抽噎着,冲着徐宁咬牙道:“你不是需要时间考虑吗,那就慢慢考虑去吧!”

        说完这话,又是拼命的挣脱起来,然而,徐宁却是直接一用力,将李慧心整个人都拽进了怀里,没等李慧心反应过来,双手便紧紧的抱住了李慧心。

        徐宁已经想通了,无论李世民是出于什么,只要是他在大唐,那么这一切就不可能避免的,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坦然面对吧!

        心里会有些不舒服,但跟失去这女人相比,那点儿不舒服,也许根本算不了什么的!

        李慧心拼命的挣扎着,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她整个人都被徐宁揽在怀里,鼻端里能嗅到徐宁身上的气味,这让她一瞬间心跳加速,脑袋里这一刻全是空白。

        “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然而,就在李慧心拼命挣扎时,耳边却忽然传来徐宁的话语,听到这话的刹那,挣扎中的李慧心,突然静止下来,下一刻时,突然便又放声大哭起来。

        格物院的门外,李世民突然轻声的发出一声叹息,听着里面李慧心委屈的大哭,微微的攥紧拳头,转身便向着宫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