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不能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第三十二章 不能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夜幕渐渐的褪去,远处的天际边,开始出现一抹鱼肚白,不一刻时,日头便从东边升起,阳光开始洒满大地。

        喧闹了一夜的码头,此时早已经安静下来,    只是,当太阳升起,码头上一眼望去时,到处都是狼藉的模样。

        原本堆得满满的粮食,此时,早就不见了踪迹,只剩下地上散落的一粒粒粮食!

        韦家主一脸绝望,    从昨晚开始,    他就这么一直呆坐在甲板上,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似的,目光直直的,目光里都看不到光亮了。

        昨晚饥民来时,撒腿就跑的苦力们,此时,也陆陆续续的回来,只不过,看到码头上到处都狼藉后,一个个脸色苍白,眼里全是震惊之色。

        此时的码头上,昨晚的那些饥民,都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到处散落的草鞋、破衣片子,却是无时不刻的提醒着,    昨晚这里经历的混乱。

        韦家的管事跟小厮们,此时头破血流的,    一个个神情怅然的在码头上乱转,昨晚他们算是幸运的了,饥民们眼里只有粮食,他们也只是最初受了点伤。

        最后,躲到河岸边后,那些饥民们,便不再理会他们了,要不然,此时他们就不只是头破血流,恐怕小命都该保不住了才对。

        船舱里响起一阵脚步声,却是那个韦家主带来的美人儿,对于昨晚发生在码头的事,美人儿却是一点都不知情。

        其实,这些天她都一直这样,只要喝了韦家主递来的酒,整个人就都变得浑浑噩噩的,完全什么都不记得了!

        此时,美人儿摇晃着,从船舱里出来时,突然看到码头上的狼藉时,俏脸儿当场一白,    却是当场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李绩的营帐里,李绩看着一脸疲惫进来的徐宁,顿时怒不可遏的一拳砸在案几上,冲着徐宁吼道:“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徐宁便默默的向李绩一躬身,这件事儿本就是他的过错,事先并没跟李绩商量,无论李绩此时发多大的脾气,他也只能默默的受着。

        他其实原本想过,这件事要跟李绩提前商量的,但最后,思来想去,还是自己擅作主张了,就怕李绩知道了,反而会从中阻挠。

        于是,背过李绩时,便交待了石头,带着弟弟妹妹们,偷偷的告诉营里的人,码头的那边,有人屯着大批的粮食,宁愿高价出售,也不愿意低价专卖给他们。

        这话的杀伤力,对于此刻营地里挨饿的人,那无疑是巨大的,不到半天的时间,整个营地里,四处都在传着这话,就像瘟疫似的。

        最后,徐宁眼见时机成熟,便又让石头他们散播,干脆到了夜里,大家一起去码头抢粮,到时能抢多少算多少。

        但等到官兵来时,必须就要听从官兵的,不然,等官兵一怒,那大家可能都要跟着一起完蛋,别说是粮食了,一家老小的命,可能都要保不住的!

        能来到长安城下的饥民们,其实,都已经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此时,可能比任何人,都将生死之事看的很重!

        这便是徐宁敢于冒险的原因,以粮食引诱他们,再以亲人牵绊他们,最后,那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

        然而,这事儿,毕竟是有些对不住的李绩跟许敬宗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两都有点难辞其咎,到时追问下来,两人都要为此受到惩罚!

        “此事怪不得侯爷,侯爷那里会想到,这些饥民突然就会变成这样的!”此时的许敬宗,却还完全蒙在鼓里,看着李绩冲徐宁发火时,顿时在旁替徐宁辩解起来。

        在他的眼里,只以为李绩冲徐宁发火,都是因为昨晚徐宁调走了守夜的士卒,要不然的话,昨晚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了。

        徐宁的目光,顿时有些感激的望向了许敬宗,他发现他有点越发喜欢许敬宗了,这人是真能处,有事他真上啊!

        李绩都不想理会许敬宗了,目光狠狠的瞪着徐宁,有点气急的道:“那你倒是说说,现在该怎么收场?”

        外面的饥民,虽然用了一夜的时间,总算是又重新安抚了下来,可朝堂的那边,却是刚刚开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李绩都能想象的到,朝堂上那帮人,接下来该怎么指着他脊梁骨骂了。

        尤其是御史台那边,估摸着,这会儿都已经在奋笔疾书,弹劾他的奏疏,可能会像雪片一样,飞向陛下的那里吧!

        想到这里时,李绩便忍不住,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徐宁,要是不出昨晚那样的事,等过上几日,他都可以回府好好的睡觉了啊!

        然而,旁边的许敬宗,却以为李绩还对徐宁昨晚调兵的事耿耿于怀,于是,便立刻冲着李绩道:“还能怎么办,那自然便是一查到底,找出昨晚闹事的饥民!”

        可许敬宗的这话落下,不光是李绩,就连徐宁都惊讶的回转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许敬宗道:“昨晚那么多的饥民,许兄能查的过来吗?”

        “侯爷真是说笑,怎么可能就查不出来呢!”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原本疲惫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冲着徐宁说道:“那些饥民昨晚回来时,可都带着粮食呢,只需要查找粮食就行了!”

        许敬宗的这话落下时,徐宁跟李绩两人,同时都惊讶的张大嘴,然而,两人的目光里,露出的却非是钦佩,而是,像看傻子一样的神色。

        李绩更是惊讶片刻,有点恼火的冲许敬宗道:“你这是打算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吗?”

        好家伙,都已经出了昨晚那样的事,陛下那里肯定会大发雷霆的,现在可好,许敬宗竟然还嫌陛下不够愤怒,接着还要添上一把火才算罢休!

        许敬宗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两人,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到底哪里出错了!

        徐宁看着许敬宗,还一脸茫然的表情,只得轻咳一声,望着许敬宗压低声音道:“许兄,你想啊,昨晚出了那么大事,陛下肯定会大发雷霆,要是最后连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猜陛下会怎样?”

        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的目光,不由望了一眼李绩,待发现李绩的神情,也有点怪异后,这才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那话的可怕后果!

        意识到这可怕后果后,许敬宗突然便感到一阵阵的后怕,得亏刚刚的话,是说给徐宁跟李绩听的,要是换成了旁人,许敬宗现在都恨不得当场自尽了事了!

        “昨晚那么多饥民,粮食早就不知去了哪里!”看到许敬宗终于醒悟过来,李绩这才阴沉着脸,说道:“这时候上哪里去找粮食,难不成,还要对他们刑讯逼供不成吗?”

        “英…英公说的是!”听着李绩的这话,许敬宗便不由的擦擦额头的汗,忙不迭的冲着李绩,连声附和道:“是许某一时糊涂,那就不查了!”

        从李绩营帐里出来时,许敬宗止不住的深吸了口气,转而便冲着徐宁深深一躬,无比感激的道:“方才多亏侯爷提醒,不然,许某怕是已经铸成大错了!”

        “许兄这是哪里话!”眼见着许敬宗向他躬身谢礼,徐宁慌得赶紧退到一边,拉起许敬宗的双臂,一脸歉意的道:“昨晚的事情,本就是因我而起,该说感激的也该是我才对啊!”

        “侯爷这是说的哪里话!”许敬宗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听到徐宁这话后,顿时便板起面孔道:“许某不是都说了,昨晚的事情,根本怨不得侯爷嘛!”

        徐宁顿时便不知说什么好了,既然许敬宗还蒙在鼓里,那就干脆也不解释了,于是,微微一顿后,便又望着许敬宗道:“接下来,许兄打算去哪里?”

        昨晚的事闹得太大,李世民肯定会对他们三人降职处理,他倒是无所谓,反正再怎么样,他还是格物院的院长,李世民再如何愤怒,也不会撤掉他院长的官职。

        但李绩跟许敬宗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许敬宗,他本身就有实缺,这次若不出事,还能借此往上爬一爬的,但现在,却是要被一撸到底了!

        这也是徐宁为此感到歉意的地方,因为他的一个决定,直接就让许敬宗丢了官职,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还能去哪里!”许敬宗也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不过,却显得有些无所谓的道:“若是丢了官职,那刚好在府上好好修养一段时日吧!”

        “那即是如此,许兄就没考虑过,要来济安堂做点事吗?”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的眼中一亮,顿时便冲着许敬宗说道。

        济安堂如今已经被李世民获准,许敬宗若是真来济安堂的话,那也相当于,还是在李世民的眼皮子底下,说不准一有机会,许敬宗又会复出了呢!

        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禁不住微微一愣,随即,便是突然张嘴大笑起来,冲着徐宁爽快的道:“好啊,那许某干脆就去济安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