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当然是回营了

第三十一章 当然是回营了

        “狗日的,抢光他们的粮食!”

        “咱们都快饿死了,凭啥他们还屯着粮食不放!”

        “抢,都抢了狗日的粮食!”

        “……”

        月光下的视线尽头,人群越来越多,远远望去时,便乌泱泱的,    一眼都看不到尽头,里面不时传来怒骂声,此起彼伏的,最后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一股声浪,‘轰轰轰’的向这边砸来。

        韦家主的身体,    在剧烈的颤抖着,    脸色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人群时,心便在一点点的下沉。

        此时的码头上,早就已经乱做一团,苦力们眼见那乌泱泱的人群,直接便转身就跑,他们只不过赚一点苦力钱,没必要为此搭上自己的小命。

        转眼的工夫,码头上便只剩下了寥寥数人,他们都是韦家的管事跟小厮,苦力们可以撒腿就跑,可他们却是无处可逃。

        都是韦家的家奴,生是韦家的人,死是韦家的鬼,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反正左右不过一死,看着那些视线中的人潮,已经渐渐接近码头,终于有人大吼一声,拎起了一根棍子,准备就要跟那些饥民拼命。

        一名站在最前面的小厮,    刚刚举起了手中的棍子,脑袋就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中,眼前顿时金星乱冒,可没等他回过神,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将他直接撞出一丈多远。

        耳边随即响起凌乱的脚步,‘轰隆隆’的,大地都感觉在剧烈颤抖,眼前是无数道人影,从他的身边、身上直接就冲过去。

        胸口都被人踩中了很多次,小厮便觉得,自己的胸骨都要被踩断了,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连忙便在人群中爬动,结果,后背却被更多人踩中。

        其他的小厮,根本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些人刚一接近码头,    都没给他们任何反应,    脑袋就被飞来的土块、石头砸中,    当场便倒在了地上。

        船舱甲板上的韦家主,此时,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汹涌而来的人潮,瞬间将码头淹没,疯狂的抢夺码头上的粮食。

        一袋袋码的整齐的粮袋,被粗暴的扔到地上,有些力气大的饥民,直接就扛起一袋粮食跑路,那些力气小的饥民,则是直接撕裂粮袋,拼命的往衣袋里装。

        所谓的衣袋,都是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将破烂的衣服脱下,扎紧了两只袖筒,再将四角绑起来后,便是一个简易的粮袋了。

        粮食散落在地上的哗啦声,不停的传到韦家主的耳中,韦家主便使劲的咬着牙,背靠着身后的船舱。

        刚刚饥民冲来时,小厮管事们的下场,他已经看的清清楚楚的,这时候便是心再怎么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胆敢上前,这些人能瞬间撕碎了他的!

        只不过,韦家主的心,此刻却在拼命的滴血,那些粮食可都是整整几万贯钱啊,就这么转眼间,被些贱民们给哄抢了!

        码头上的哄抢还在继续着,那些饥民显然是已经抢红了眼,拼命的抢着粮食,用尽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就为了能多抢一点粮食。

        有些青壮男子,扛了一个麻袋不算,又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干脆也做了衣袋,拼命的往里面装着粮食。

        于是,月光下便能看到许多,赤着身子的男子,然而,却是根本没人理会,此时的他们眼里,全都是眼前的粮食,即便是被妇人们打了照面,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至于,船舱甲板上的韦家主,那就更没人理会了!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轰隆隆’的,正在绝望中的韦家主,听到这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原本绝望中的人,忽然便站直了身体。

        目光越过几千的饥民,望向了那马蹄声传来的尽头,果然,片刻之后,远处的视线尽头,便出现了一支几十人的骑兵。

        看到那几十人的骑兵,韦家主当场便激动的握紧了拳头,原本想直接大喊的,但目光看到码头上,还在哄抢粮食的饥民,本能的便闭紧了嘴巴。

        只要骑兵来就好了,韦家主的心,猛烈的跳动着,对于此时的他而言,这些骑兵便全都如亲人一般,却是全然忘了,前些日子他还骂过**的话。

        然而,就在韦家主等着,那些骑兵向着码头赶来时,却突然惊愕的发现,那些原本向着码头而来的骑兵,竟然停在了一里外的地方。

        随后,便又在他错愕的目光下,骑兵突然一分为二,向着码头两侧,缓慢的包抄了上来,韦家主的嘴巴,顿时惊的微微的张大,一时都有些弄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是想做什么!

        此时的码头上,可是几千个抢红了眼的饥民,就凭这几十人的骑兵,难道就想包抄这几千的饥民?

        韦家主即便再不懂兵事,却也能看的出来,以这几十人的能力,无论如何也无法困住几千饥民的。

        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冲进人群,将所有的饥民冲散,反正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将饥民冲散,粮食能留下多少,那就留下多少吧!

        可眼前的那些骑兵,却并没打算这么干,而是,选择了最冒险的方法,韦家主的拳头,不由的攥紧,心里不由怒骂起领兵的校尉,就这样的蠢货,怎么还能升到校尉位置上的!

        拿几十人,跑去围堵几千红了眼的饥民,这不是在围堵,而是在送死,除非…

        想到某处可能时,韦家主的目光忽然一亮,嘴巴微微的张了张,随即,内心便不由的狂跳了起来,这样的阵势,恐怕是要打算大开杀戒吧!

        想到这里时,韦家主的心里,不由的激动了起来,不错啊不错,早就该这么干了,一群贱民而已,不好好待在那里,非要跑来抢粮,你们有能耐抢,还有能耐吃进肚子里吗?

        这一刻的韦家主,反而是不在乎粮食了,刚刚一瞬间所受到的惊吓,此刻,全都爆发了出来,目光恶狠狠的,就想着下一刻看到,眼前饥民们血流成河的景象!

        粮食而已,失去了还可以赚回来,但心中的这口恶气,若是不发泄了,那会让他寝食难安的!

        韦家主心里这么恶狠狠的想着,目光追随着骑兵们的身影,看着骑兵们,已经渐渐的形成合围之势,韦家主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冷笑,下一刻,就该是亮出兵刃了吧!

        然后,下一刻时,一个声音却突然从骑兵中传了出来:“大家都快住手吧,再不住手,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那声音听着有点熟悉,韦家主的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他似乎听出来,那声音好像是出自泾阳侯徐宁,只不过,却是怪怪的,好像是从什么桶中传出的一样。

        码头上正在哄抢粮食的饥民,此时,也听到了徐宁的声音,正在哄抢中的众人,全都静止了下来,随后,便惊讶的发现了,码头两侧几十名的骑兵队伍。

        饥民们中间,有人当即露出惧怕的神色,但更多的人,却只不过是稍稍一愣,随即,便又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我他娘的说了,让你们赶紧停下来!”看着重新又开始哄抢的饥民,徐宁的声音,顿时有些恼怒起来,骂骂咧咧的道:“还继续抢粮的,信不信现在就剁了你狗日的!”

        此时的码头上,显得异常的混乱,各种各样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寻常人的声音一出,顷刻间就能被这股声浪吞没,然而,徐宁发出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人的耳中。

        “那光着身子的家伙,你他娘耳朵聋了,听不到别人的话吗?”

        “还有那谁,脚底下踩着两袋粮食,你能扛的起来吗?”

        “卧槽,你一个妇道人家的,能不能别学大老爷们,把衣服给老子穿起来!”

        “……”

        码头的一侧,此时的徐宁,正骑在一匹马上,身前是一截火筒,而在火筒的另一头,则是临时改造的一个喇叭口。

        徐宁的声音,从火筒的那一端进入,再从喇叭口这边出来时,声音便突然提高了分贝,这也是为何在混乱的码头上,徐宁声音还是格外清晰的原因了。

        徐宁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将这些饥民放出营,又能够毫发无损的带回去,只因为,在给石头交待时,顺便也让石头带了话。

        到时候,一旦有骑兵来了码头,他们就要乖乖听从骑兵的安排,不然的话,别说是他们,便是营地里,他们的一家老小,可能都会被牵连其中的。

        刚刚已经抢红了眼的饥民,这一刻听着徐宁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码头一侧传来,原本混乱的局面,便渐渐的平静下来。

        “对嘛,这才像话嘛!”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码头上,徐宁的声音里,也开始出现轻松的语气:“那从现在起,你们都要乖乖的回到营地去,别忘了,那里可还有你们的一家老小等着呢!”

        旁边的一名校尉,此时,却突然插话道:“那粮食怎么办?”

        “蠢话!”徐宁的声音,突然显得有些暴躁:“这黑天半夜的,你去一个个搜身啊?”

        这话落下时,徐宁带着遗憾的话音又传了过来:“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让他们回到营地啊!”

        站在船舱甲板上的韦家主,听到徐宁的这话后,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声,便跌坐在了甲板上,而码头上的饥民,则是心领神会般,带上抢来的粮食,便直奔长安城外的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