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黑夜里的一把火

第二十八章 黑夜里的一把火

        “侯爷,进城的事如何了?”

        “放心,就这几天的事!”

        “可这几日天气不太好了啊!”

        “韦家主不要急,本侯可比你还急呢!”

        “……”

        徐宁的心情很好,早上朝堂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到了外面,世家的人肯定想不到,    李世民竟然会如此决绝,说不让他们开店,那就真不让他们开店。

        朝堂上吵不赢,于是,结束后便又去户部说情,态度那是相当恳切,为了能够重新开店,    即便粮价再降一点,比官仓还低都无所谓的。

        结果,    去的人都被房玄龄轰了出来,去年他可是就这么四处奔走的,好话说尽了,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这些人就没一人愿意的。

        现在却跑来这里说情,房玄龄直接好脸色都没给,直接将说情的人,全都轰了出去,他们费了这么大劲儿,还能让你们轻易破坏了?

        上面不是不让你们开店,而是,压根就不信任你们,即便是你们压价出售,那也是不信任的,鬼知道过几天你们会不会又哄抬粮价呢!

        其实,想要重新卖粮,那也是不是不可以的,将粮食都送来官仓,    由官仓代卖,这样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户部这里也不是不通情理,到时候粮食送来官仓,户部可以先压下官仓的粮食卖你们的,过后,户部不会从中克扣一文钱的。

        世家们几乎傻眼了,房玄龄如此坚决的态度,让他们仅存的那点儿幻想,算是被彻底击垮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此坚决的态度后面,想必就是有些绝对的底气,这么说来的话,官仓里就该有很多存粮了。

        听说后面还有上万担的粮食,还会源源不断的送来,若是消息确定的话,那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了!

        徐宁听马周说起这一切时,    简直都要乐疯了,    就房玄龄这演技,绝对都可以拿个小金人了!

        心情大好,面对三番两次找来的韦家主,徐宁也是表现的相当亲热,只不过,却是从来都没一句实话罢了。

        夜已经很深了,徐宁却还哼着曲儿,站在外面的营地里,背靠着矩鹿,抬头望着头顶的繁星,今晚又是个月明风清的夜晚啊!

        同样没睡的人,还有许敬宗以及那边坐着发呆的石头,石头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也是那些落孤中的一个,却也是其中年龄最大的孩子。

        从当日徐宁决定,要准备收留这些落孤孩子时,石头便一天到晚的跟着徐宁,像个跟屁虫似的,不过,却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的。

        石头的分寸感很好,虽然一天到晚的跟着徐宁,然而,那只限于矩鹿外面的营地,等徐宁回到矩鹿里面的营地时,石头立刻就会停下脚步。

        徐宁倒是几次让石头进来,可这孩子只是拼命的摇头,徐宁打心眼里喜欢石头这孩子,不过,喜欢的却是这孩子的情义!

        营地里落孤的孩子,大概有三十几个,自从这些孩子,被分到单独的营地后,石头俨然就成了所有孩子的主心骨,无形中也担负起了照顾弟弟妹妹们的责任。

        之所以一天到晚跟着徐宁,无非就是用行动告诉徐宁,他们可以很听话,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徐宁有时想起来,不由都为石头的行为感到惊讶。

        也许只有真正经历过伤痛事的人,才会越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吧!

        “侯爷,哼的曲儿叫什么?”许敬宗就一直待在徐宁身旁,听着徐宁一直嘴里哼曲,却都是他从来没听过的,像是哩曲儿,但又觉得不像,有时欢快,有时婉转,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许兄想学吗?”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顿时张嘴大笑一声,目光转而望向一旁的许敬宗,开玩笑道:“要是许兄想学,我可以免费教的哦!”

        其实,徐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哼了多少曲儿,反正就是想起来那首就哼那首,全然都忘了,旁边还有两个耐心听他哼曲的听众。

        “那还是算了吧!”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顿时也跟着笑了起来,要是别的事那还罢了,但要他跟着学曲儿,他可能连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的。

        徐宁听到这话,顿时便咧嘴笑笑,随即,便又自顾自的哼起小曲儿,冲着那边的石头,不由的招了招手。

        那边坐在篝火旁的石头,看见徐宁冲他招手,神情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麻利的站起身,向着徐宁这边奔来,只不过,离着矩鹿一丈远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似乎是石头的底线,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越过一丈的距离,徐宁的右手一翻,手心里便多了三块干粮:“拿去给弟弟妹妹分!”

        看见徐宁手里的干粮,石头的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喜色,神情犹豫着,最后,还是慢慢走到了徐宁面前,双手接过了徐宁手里的干粮。

        没有多余感激的话,却是冲着徐宁,深深的一躬身,眼里的那种感激,自然是无需多言的!

        “叫!”然而,就在石头准备转身时,许敬宗的脸色,却是忽然沉了下,目光直勾勾的瞪着石头,一副随时要发火的表情。

        原本已经转身离去的石头,听到旁边许敬宗的这话,登时便又转过身来,冲着许敬宗微微一躬身,爽快无比的叫道:“许伯伯好!”

        许敬宗刚刚一副要发火的表情,突然间便云开见日,笑的跟占了多大便宜似的,这几乎成了他最近的一大乐趣。

        凡是在营地里,捉到落单的孩子,就会表现出刚刚的神情,直勾勾的瞪着面前的孩子,直到孩子管他叫一声许伯伯,才会大笑着放孩子离去。

        石头也是早就知道了许敬宗的爱好,对此也是早就驾轻就熟,一等叫完了许敬宗,立刻便捧着干粮回了营地。

        不大的工夫,安静的营地里,便传来石头分发干粮的声音,一个个都压低了声音,生怕惊扰到了别的营似的。

        干粮这东西吃多了受不了,但每晚能让这些孩子吃上一嘴,还是相当不错的!

        “早点睡吧侯爷!”看着石头分完了干粮,重新又回到篝火旁坐下后,许敬宗顿时无奈的笑笑,恐怕徐宁这里不睡,这孩子都能一直坐到天亮的。

        “没到子时呢!”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顿时伸了一个懒腰,冲着许敬宗道:“等过了子时再睡不迟的!”

        这话听的许敬宗有些莫名其妙的,目光不解的望着徐宁,总觉得徐宁这话听着有些怪异,睡个觉而已,非得等到子时?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原本坐在那里的石头,却突然站起身来,目光惊恐的望着龙首原的方向,一脸惊愕的道:“火!”

        听到石头的这话,许敬宗的目光,顿时也随着石头的目光望去,果然,顺着石头的目光望去时,便见得龙首原的一座山顶上,此时正燃起了一堆篝火。

        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够感受到,那堆篝火的巨大,火光冲天,皎洁的月光下,浓烟直冲天际,许敬宗的嘴巴,当场便惊的微微张大。

        龙首原的下面,可就是长安城,而首当其冲的,便是皇城的玄武门,真想象不到,什么人胆敢在龙首原上放火,还是如此明目张胆的。

        原本已经睡下的营地里,随即,又被这火吸引,纷纷都爬起身来,一个个站在营地里,远远的望着龙首原那里,各种各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在营地里响起。

        而同一时刻的长安城内,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龙首原上的大火,巡街的武侯们,停下了巡街的脚步,原本睡下的百姓们,也被一个个的惊醒过来。

        于是,长安的各处,被惊醒的人们,一个个全都站在外面,惊讶的望着龙首原上的大火,内心里却是兀自震惊不已。

        而此时的皇宫里,李世民则直接举着望远镜,站在外面望着龙首原,他心里当然清楚,这把火到底是谁放的,徐宁早就让人带来了消息。

        只不过,看着龙首原上的这把大火,李世民的眉头,却是不由微微皱了起来,就这样的大火,到底是在报信,还是压根就在纵火啊!

        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徐宁,他走的时候,都已经交待清楚了,要在子时时分,在龙首原上点一堆篝火,越大越好,总要让城内的人看到不是!

        可看看现在的火势,徐宁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这尼玛还是篝火吗?

        然而,就在所有人感到惊讶时,位于长安城的某处府邸内,有人却是重重砸碎一个杯子,气急败坏的声音,随即从院子里响起:“到现在还在骗我等,上万担粮食,就这火势,恐怕不止是上万担吧!”

        这话落下时,却是长长的一声叹息,随即,便又听的疲惫的话音传来:“陛下,这是根本没打算,让我等售粮啊!”

        火势越大,就代表洛阳那里的粮食越多,而龙首原上的这把大火,明摆着就是长孙无忌在洛阳购买了很多的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