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火力全开的尉迟恭

第二十七章 火力全开的尉迟恭

        朝堂上果然吵了起来,各部的侍郎,以及御史台的御史们,甫一上朝,便把所有的火力,都对准了户部的房玄龄。

        说当下关内正值粮荒的时期,整个长安的百姓,    都在等着米粮下锅,户部不去想法解决粮荒,怎么还反倒将长安的粮店,全都给关了,这究竟安的什么心。

        将长安的粮店关了,然后又舍近求远,跑去河南道购粮,    难不成,长安的那些粮商们,真的就油盐不进,死活都不肯降价?

        房玄龄身为户部尚书,这时候就该去跟粮商们好好沟通,只要是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真就不相信,粮商们还能眼睁睁看着百姓饿死,也不愿降价售粮的。

        御史们更是显得激动,整个太极殿里,就属他们骂的最欢,吐沫星子乱溅,指着房玄龄的鼻子就大骂不休。

        说什么房玄龄身为户部尚书,理该有容纳一切的胸怀,可现在的所作所为,明显是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根本就不配身为户部尚书之位。

        房玄龄的脸都被气白了,这些人明显就是睁眼说瞎话,    从去年秋收开始,关内的粮价,就一天一个价的上涨,后来都已经是斗米千钱了。

        他从去年就想尽各种办法,又是登门拜访,又是拿钱平抑粮价的,结果,那些人有一个愿意降价的了吗?

        现在看着大批粮车进城,明摆着就是沉不住气了,才会发动了某些人,在朝堂上给他施压,这里面的有些人,是明显得了好处的,但有些人完全就是被裹挟进来的。

        房玄龄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什么人是得了好处的,什么人又是纯粹蒙在鼓里的,可正准备发作时,却又几名老臣站了出来。

        这些个老臣,    说来都是朝堂上有些威望的,    虽然官职不高,可门生古交却多,每次朝堂上有事争论不休时,往往最后出来打圆场的,便是这几名老臣。

        房玄龄本来要站起来的人,眼见着这几名老臣,齐刷刷的站出来,只得心里叹了口气,复又重新坐了下来。

        而那几名老臣,威望也当真不是吹的,甫一站出来,便当即冲着先前的那群人,厉声的斥责起来,随后,却是话锋一转,便冲着房玄龄说起好话。

        说什么那些粮商,毕竟也是关内的粮商,手上肯定是存了不少的粮食,先前将粮价抬到骇人的地步,那必定是他们的过错。

        但身为户部的尚书,此时,当要以大局为重,暂时放下之前的事,给那些粮商一个机会,也是给长安百姓一个机会不是!

        河南道那里的粮食,虽然能够源源不断的运来,但毕竟是路途遥远,这一路上运来是,光拿着损耗就够多少百姓吃的,那又何必跟粮商们置气,放着他们的粮食不用呢!

        再者说了,如今长安的粮价,也已经被户部给压了下来,每斗米降到了五百文,那就告诉那些粮商们,若是答应这个价的,那就尽管开店,要是仍旧执迷不悟的,永远都别想开店了!

        老大臣们的这话一出,朝堂上果然得到了一众人的附和,这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官仓的粮价,如今压到了五百文,如果粮商们想开店,那就也按这个价出售。

        “是吗?”听的下面众人附和,坐在上面的李世民,此时,这才面无表情的开口:“那朕倒问问诸卿,你们谁敢保证,等他们重新开店,粮价不会再次上涨?”

        李世民这话落下时,刚刚还吵闹的朝堂上,瞬间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当中,那些先前跳的最欢的人,此时,也乖乖的闭上了嘴,目光都不敢望向李世民。

        没有人说话,那自然是没有人敢打保证,那些粮商们一有机会,就会重新哄抬粮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对于那些粮商来说,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咱们不是还有官仓吗!”长久的沉默之后,又是那几名老大臣中的一人,目光望着上面的李世民道:“万一到了那时,咱们也是不怕,大不了再行关了他们的粮店!”

        “当真是笑话!”老大臣的这话落下,武将那边的尉迟恭,便不由的发出一声耻笑,冲着那老大臣道:“那照这么说来,何必又要多此一举呢?”

        “就是!”一向与尉迟恭不和的秦琼,此时,也忍不住冷笑一声,附和着尉迟恭道:“户部如此大费周折,从河南道运粮,好不容易压了粮价下来,若是再让那些人哄抬了粮价,岂非这一切都白做了?”

        “怎么就白做了?”李世民他们不敢怒怼,可面对其他人时,他们便又侃侃而谈起来,目光瞪着说话的尉迟恭两人,不由冷声说道:“这不过是陛下的猜测,难道还真就会发生吗?”

        这话落下时,便又有一名老大臣当场冷笑一声,怒目而视着尉迟恭两人道:“那按你们的意思,即便搭上那些损耗,也要舍近求远,跑去河南道运粮不成?”

        “这可不是某家的意思!”尉迟恭的脾气暴躁,一旦犯了脾气,那真就谁的面子都不给,耳听的两名老大臣,将矛头都对准了他,当下便气的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道:“你们说这话前,为何不去问问那些粮商,到底是谁逼得户部去河南购粮的?”

        “直娘贼的!”尉迟恭越说越气,当场便指着面前的一名老大臣,怒不可遏的骂道:“某家瞧你这话,当是得了不少那些粮商的好处吧,竟然还在大言不惭,某家问你,去年粮价暴涨时,你可出来说句话吗?”

        面前的老大臣,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可面对尉迟恭的询问时,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去年粮价暴涨,在场的诸位,可都没说过一句话的。

        “没有是不是?”看着面前的老大臣,只顾着抖动身体,尉迟恭顿时气的冷哼一声,目光转向另一边的一名老大臣,继续怒气冲冲道:“方才陛下问你们,敢不敢保证,那些粮商不会再次涨价,怎么一个个都变得哑巴了?”

        “是压根不敢保证吧!”尉迟恭冷笑着,目光从几名老大臣的脸上一一扫过去,不由嘲讽起来:“反正这事儿和你们无关,即便到时涨起来了,那也是百姓在遭罪,你们顶多也是叹口气罢了!”

        “粗鄙,满嘴污言秽语!”被尉迟恭当着百官的面,指着鼻子怒骂,终于有个老大臣受不了了,直接便浑身乱颤的冲尉迟恭道:“去岁粮价暴涨,那是该户部去管的,难道老夫还要越权去管吗?”

        “真是放屁!”尉迟恭脾气上来,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听到老大臣这话,当场便毫不客气的道:“你也知道是户部在管,那方才怎么说的那么欢,方才就不是户部管了吗?”

        房玄龄简直都要笑死了,之前他可是被尉迟恭怼过很多的,每次都能把他气的浑身哆嗦,恨不得都能跟尉迟恭拼命。

        可这会儿,看着几个老大臣,被尉迟恭骂的脸色铁青,浑身乱颤时,心里便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感觉尉迟恭突然都变得亲切起来了。

        面前的几名老大臣,都快被尉迟恭气疯了,浑身乱颤,身体都在剧烈的摇晃起来,后面原本闭嘴的一众门生故吏,眼见的这种情况,立刻便又吵闹了起来。

        朝堂上,顷刻间便陷入了混乱当中,尉迟恭、秦琼还有程咬金、房玄龄等人,纷纷都加入了进来,到后面时,孔颖达、颜师古这些儒学大家,也被迫加入了进来。

        李世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完全都黑成了锅底,眼见着局势开始失控,尉迟恭都已经抡起了拳头,李世民直接便猛地一拍案几,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们当这里时什么地方,眼里还有朕吗?”

        这话落下时,便又指着抡起拳头的尉迟恭,气的脸色发青的道:“敬德,你这还将朕放在眼里吗?”

        周围吵闹的人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目光诧异的望着尉迟恭,再望向上面的李世民,表情便一点点怪异了起来。

        好家伙,陛下这都气成什么样了,竟然还称呼的这么亲热,这不明摆着,就是在偏向尉迟恭嘛!

        刚刚吵闹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表情怪异的退到原位上,片刻的时间,乱糟糟的场中,便只剩下了那几名老大臣。

        “几位爱卿就先回去吧!”看着刚刚吵闹的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李世民这才微微叹口气,冲着几名老大臣道:“你们年事已高,这种事还是交由户部来处理吧!”

        “老…老臣明白!”李世民的这话,虽然是和颜悦色的说出,然而,听在几人的耳中,却是不由内心一惊,这意思,难道还要他们告老还乡不成?

        没有人在这时候,还敢出来说话,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焉能听不出来,陛下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只不过,目光望向那几名老大臣时,心里却是微微一叹,明白事情原委的,心里便不由叹道:“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