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一群嗜血虫

第二十四章 一群嗜血虫

        “咱们这次弄来多少粮?”

        刚刚进来的时候,徐宁也没注意后面的粮船,以为码头上正在卸的粮,都是长孙无忌弄来的,但此时,听到长孙无忌这么一说,徐宁顿时紧张了起来。

        “大概两千担粮!”听到徐宁的这话,    长孙无忌原本高兴的人,神情突然就暗淡了下来,冲着徐宁不由苦笑一声说道。

        “两千担,这怎么够啊!”果然,徐宁听到这话,当场便惊讶的张大嘴,    不可思议的望着长孙无忌道:“这些天,光是城外每日的消耗都是将近一百五十斗呢!”

        更何况,    除了城外的这些饥民,还有整个长安城的人等着,如今,城内的所有粮店都已经关闭,可都指望着长孙无忌的这批粮食。

        区区的两千担粮食,城里城外的消耗加起来,恐怕也只够支撑一月的吧!

        “时间来不及了啊!”听到徐宁的这话,长孙无忌顿时叹口气,一脸烦躁的道:“后面还会有一千五百担粮食运来,就只能是这么多了!”

        这次前去洛阳,长孙无忌已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拉拢上侯君集两人,几乎跑遍了河南道的地方,可最后,也只是凑了三千五百担粮食。

        “最关键的是什么!”说到这里时,    长孙无忌便不由的叹口气,一脸忧愁的望着徐宁道:“某家刚去洛阳时,    粮价还在二百文上下,    可等某家出发时,粮价就涨到五百文了!”

        这话落下时,长孙无忌的眼里,便顿时闪过一道冷意,冲着徐宁冷笑起来道:“这次去洛阳的,可不止某家一人呢!”

        “还有世家的人?”听到长孙无忌的这话,徐宁顿时深吸了口气,不可思议的望着长孙无忌问道:“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非要逼着对他们动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听到徐宁的这话,长孙无忌顿时冷笑着摇摇头,语气悠悠的道:“都是为了一个利字而已,不光是世家,还有那些闻讯而来的粮商呢!”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突然望着徐宁说道:“那你以为,洛阳的粮价,为何会涨得这么快?不就是太多人哄抢,才会导致粮价上涨了嘛!”

        “一群嗜血的虫子!”听到长孙无忌的这话,徐宁当场气的握紧拳头,一下便重重砸在了案几上,    咬牙切齿的道:“陛下真该下令剁了这帮嗜血虫的!”

        也勿怪徐宁这么愤怒了,原本在他们的计划中,    利用十万贯的钱,从河南道购买粮食,加上国库的,还有他带来的那些干粮,总可以应付两个月的。

        然而,现在却是好了,这些嗜血虫们,竟然也将手伸到了河南道,抢购粮食也就算了,竟然还把粮价也抬了起来!

        这样一来的话,那他们之前的计划,就有点凶险了,总共就这么点粮食,如何才能撑到两月?

        世家的人,现在还在观望阶段,在没有彻底的死心前,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服软的,而等到他们服软,至少也得两月,这中间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如今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长孙无忌之前是很反对这个计划的,但现在既然已经开始,那就只能全力以赴,不能有任何的埋怨。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凝重的望着徐宁问道:“你这边准备的假粮,到底准备的如何了?”

        “早都准备好了!”听到长孙无忌的这话,徐宁只得深吸口气,皱眉望着长孙无忌道:“准备了大概一千多担的假粮,都在化肥厂堆着呢!”

        “你不会是装了化肥吧?”听到徐宁这话,长孙无忌的脸上,顿时露出怪异的表情,不禁望着徐宁诧异的问道。

        “现下四门禁闭,那么多的化肥,不可能全让日头给晒废了啊!”徐宁看着长孙无忌怪异的表情,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目光望着长孙无忌道:“反正都要运进城,那干嘛不顺便将化肥运进城呢!”

        “行吧!”长孙无忌一脸的无奈,不过想想,似乎也没问题,该暴露的都会暴露,不会暴露的,装什么都不会暴露的,那干嘛不装化肥呢!

        “明日一早,户部就会派车过来的!”跟长孙无忌也说得差不多了,徐宁便站起身来,冲着长孙无忌道:“刚好等运粮车回去时,就已经是傍晚了!”

        “你这是还要回去?”听着徐宁的这话,长孙无忌顿时赞同的点点头,然而,又见得徐宁站起身时,不由的惊讶道。

        外面此时都已经夜幕降临了,这乌漆嘛黑的,又是骑马来的,路上肯定是会不安全的!

        “没事!”徐宁显得毫不在意,反正他的骑术摆在那里,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那样,他只管抓紧马鞍,剩下的就交给同行的士卒们了。

        说实话,李绩派给他的几名士卒,骑术是相当不错的,更何况,外面还有月光呢!

        明日一早,户部派出的运粮车,先会去化肥厂装载,等用化肥将车厢装起来,之后,才会来码头这里,装上真正的粮食进城。

        世家的人看到户部运粮车出城,肯定是会派人守在街上,到时不管用什么手段,他们都会想办法,探究粮车上的真伪!

        外面的月光皎洁,或许是临近十五,月光显得格外明亮,周围的一切,便都被映照的一清二楚,就跟白昼似的。

        跟长孙无忌告别后,几人沿河而上,快到码头时,却惊讶的发现,码头那里在忙碌着,苦力们正将一袋袋的粮食,抗到码头上那临时的棚里。

        徐宁先前经过时,棚里的粮食还并不多,然而,这才一会儿的工夫,棚里的粮食便已堆积如山!

        这粮棚看来也是刚刚搭建起来的,估计,这些粮船刚到长安,就得知长安四门禁闭,这才打算将粮食全都卸在码头上,等城门开了,再行运进城去吧!

        徐宁看着那些粮食,不由的咬了咬牙,按照他的估算,这些粮食估摸着,也得有两三千担才对,而他们费了那么大劲,也才弄来这么些粮食!

        真他妈一群嗜血虫,如此大灾之年,多少人都被饿死了,可这些人,却还在这里,计划着要吃人血馒头,当真是该死啊!

        一名指挥着苦力的家伙,挡在了徐宁的前面,估计是压根没听到徐宁等人的到来,结果,等他反应过来时,徐宁的鞭子,就已经毫不留情的抽了过来。

        随后,便听的徐宁恶狠狠的道:“瞎了你的狗眼,老子的路你也敢拦吗?”

        这一鞭子委实抽的不轻,那人直接被抽的倒退几步,一脸惊惧的刚想骂人,可目光随即看到徐宁身旁的几名士卒,吓得当场便闭紧了嘴巴。

        眼前的这人,不过就是世家的一条狗,徐宁抽了一鞭,将心里的怒气撒了,便也没打算再继续纠缠了,双腿一夹马腹,一行人顿时向长安城方向奔去。

        而在徐宁等人刚刚离开,码头上一艘船舱里,却忽然走出一名中年男子,眉头微微的皱着,显然是被外面的动静给惊出来的。

        “方才怎么回事?”中年男子走出船舱,目光便不由的四处扫了一圈,没发现任何生人后,这才冲着那被抽过的人问道。

        刚刚挨了徐宁一鞭的家伙,原本正目光恨恨的站在那里,望着徐宁等人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骤然听到身后的男子问话,赶紧便转过身,态度恭顺的解释起来。

        “一群**,也就只能做这种事了!”那中年男子听完解释,目光也不由望向徐宁等人离开的方向,微微的咬了咬牙,一脸鄙夷的说道。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又望向面前挨了一鞭的人,厉声吩咐道:“抓紧时间搬卸,后面还有官船等着呢,耽误了官船,你可承担不起的!”

        说完了这话,便随即又返回船舱,不一刻时,船舱里便传出女子的调笑声,灯光摇曳,也将里面两人的身影,倒映在了船舱的窗上。

        刚刚挨了一鞭的家伙,此时,目光望着船窗上,倒映出的两道身影,嘴里便不由的小声骂了一句,然而,等到转过身时,却又将怒气撒到了面前的一众苦力身上。

        徐宁一行人回到营地时,果然就已经是深夜了,李绩早已经睡下,许敬宗不知去了哪里,但唯独大牛,一直守在营后的那里。

        看见徐宁总算回来,大牛顿时喜出望外的跑来,冲着徐宁小声的道:“侯爷,又有个家伙熬不住了,想给侯爷交待事情呢!”

        “好啊!”徐宁一听这话,原本准备回营帐的人,顿时又跟着大牛,来到了营后地窖的边上,片刻后,看着从地窖里,被拽上来的家伙,徐宁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吧,你从洛阳回来,准备怎么跟你家主人报信?”

        “龙…龙首原,燃火报信!”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家伙,先是一愣,但随即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关进去吧!”徐宁一听这话,直接便转身就走,这干脆的架势,却是弄得身后的大牛,以及那个家伙,都是不由的一愣,但随即,便传来那家伙痛哭流涕的嘶喊声。

        已经都睡下的李绩,听后面传来的声音,不由的发出一声叹息,他就想不通了,不就是关进地窖而已,至于这么恐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