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济安堂

第二十二章 济安堂

        “还是交给刑部吧!”

        李绩的眼里闪着冷意,他本就早已断了那些人的生死,现在听到徐宁这么一说,便越发不想收回命令了,可却被徐宁看了出来,顿时叹口气说道。

        “你确定?”听到徐宁的这话,李绩的嘴角,    顿时微微一撇,眼里的冷意稍去,目光却是望着徐宁道。

        “咱们没资格决定他们的生死!”徐宁忽然冲着李绩苦涩的一笑,他要是动了杀心,刚刚就已经动手了,根本用不着李绩下令的,可既然他没动手,那就永远都不会去动手的。

        “行吧!”听到徐宁的这话,    李绩眼里的冷意,    彻底的消失不见,转而便拍了拍徐宁的肩膀,叹道:“只要你心里舒服,那就由着你吧!”

        徐宁不想断那些人的生死,但并不代表,就这么放他们离开,这些人放出去,迟早都是个祸患,那就交由刑部去处理吧!

        从李绩营帐里出来时,徐宁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收留那些孩子,以格物院现在的能力,别说是那些孩子,再多的也没问题的。

        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的眼里,突然就露出惊喜之色,这便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然而,随即,便神情有些犹豫的道:“兹事体大,侯爷还是跟陛下商量一下吧!”

        这话落下时,不由的苦笑一声,目光望着徐宁道:“有些事,不光只是用钱就能解决的,还要顾及日后旁人的闲言碎语!”

        “嗯?”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不由的回过头来,当看到许敬宗那犹豫的神色后,随即,便也反应了过来,冲着许敬宗道:“好吧,那就跟陛下说一声!”

        许敬宗考虑的没错,现在他可以一句话,就将那些孩子都收留下来,但将来等那些孩子长大怎么办?而且,还都是格物院养大的!

        “那侯爷想过,要将这些孩子,安置在哪里吗?”听到徐宁说要跟陛下商量,许敬宗刚刚的担忧,    瞬间便消失不见,继而,便又望着徐宁好奇的问道。

        “还没想好!”这决定也是他刚刚才做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想到安置的地方,不过,听到许敬宗这么问,徐宁顿时便许敬宗问道:“莫非许兄有更好的地方?”

        “倒是有一个地方的!”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果然便浅笑了起来,冲着徐宁说道:“长安县永安坊,离着皇城不远,里面倒有个宽敞的地方!”

        这话落下时,看到徐宁诧异的目光,许敬宗便赶紧解释道:“那地方本是前朝的悲济堂,如今都荒废许久了!”

        “那就在这里了!”既然是悲济堂,那安置这些孩子进去,就名正言顺多了,当然,前提还是得由李世民下令的,旁人的话,那就有点落人话柄了。

        这话落下时,徐宁便又望着许敬宗忽然问道:“许兄在长安,可有认识的读书人吗?”

        “侯爷的意思是?”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当即便微微皱起眉头,惊愕的望着徐宁道:“打算教那些孩子读书识字?”

        “不光是读书识字!”徐宁听着许敬宗的这话,目光不由望向营地里,那些捡拾柴火的孩子,语气悠悠的说道:“我还要教他们格物,要是里面有聪明的,还要准备带去格物院呢!”

        眼前的这群孩子,都是受过老天爷眷顾的,既然老天都这么眷顾,那他为什么就不能帮他们逆天改命一次呢!

        “有!”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几乎想都不想,便开口说道:“就只是读书识字,许某应该能找到四五个人帮忙的!”

        “也不白用他们!”徐宁听到许敬宗这话,顿时笑了起来,目光望着许敬宗道:“到时候格物院会给他们一点补偿的,起码也能赚个柴米油盐嘛!”

        “那就更没问题了啊!”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当场便大笑了起来,冲着徐宁十分痛快的说道。

        他认识的那些书生,到现在都还四处寻找门路,若是听到能攀上徐宁这条大腿,别说是有偿了,便是无偿,那也会挤破头皮涌来的。

        “那这件事就拜托许兄可!”徐宁听着许敬宗如此痛快的答应,当下也是高兴起来,冲着许敬宗道:“回头我便与陛下说一声,将悲济堂的那块地儿要来!”

        “嗯,不过,悲济堂这名字怕是不能用了吧!”听到徐宁的这话,许敬宗顿时附和着点头,但随即,目光却又望着徐宁,微微迟疑了下说道。

        悲济堂,毕竟是前朝的名字,若是再继续使用的话,恐怕又得落人话柄,到时又得是一大堆的麻烦事!

        “改个名的事,问题不大!”徐宁此时心情极好,听到许敬宗的这话,顿时不以为然的笑笑,随即,便冲着许敬宗道:“悲济堂既然不行,那就改名济安堂或者济安坊如何?”

        “好!”许敬宗一听徐宁这话,眉头先是微微一皱,随即,稍加思索之后,便目露喜色,冲着徐宁大笑道:“那就听侯爷的,就叫济安堂吧!”

        这名字有点熟悉,徐宁刚刚脱口而出,心里也没细想,但此时,听的许敬宗说起时,便忽然反应了过来,这特喵好像是药店来的吧!

        不过,徐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关键这名字用着有些合适,那就用了吧!

        营地里落孤的孩子,大概有三十几个,全都是八九岁的,年纪最大的也才十一二岁,这些天在营地里负责捡拾柴火的,便就是这群孩子。

        徐宁既然决定了,要收留这些孩子,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再混入大营当中,赶在傍晚的时候,便让人又搭建了一个临时营,将这些落孤的孩子,全都安置了进去。

        “他们将来一定会感激侯爷的!”将全部的孩子都安置进去,许敬宗这才跟徐宁两人,回到了临时的营地,看着那边已经安静下来的小营地,不由感叹着说道。

        听到许敬宗的这话,徐宁不由的笑笑,他做这一切,并非是图着感激来的,只不过,是想告慰那些伟大的生灵而已。

        假如那些生灵在天有灵,看到他们用命保全的孩子,能够衣食无忧,还能读书识字做人上人,应该是能欣慰的闭眼了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徐宁不由的抬起头来,望着头顶的璀璨星空,或许是临近十五的缘故,今晚的月光,也是格外的皎洁!

        旁边又有喧哗声传来,中间还夹杂着士卒们厉喝跟打斗,徐宁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然而,旁边的许敬宗,脸色却是刹那间阴沉下来。

        这已经是这些天来,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了,先前的那两人,此时都被徐宁关进了地窖当中,现在,却又出现了第三个家伙。

        许敬宗的脸色阴沉,他已经觉察出,这些人的身份了,听到又是从城内出来的,拳头当场便攥了起来。

        “没事的,交给我来处理吧!”看着许敬宗阴沉的脸色,徐宁顿时拍拍许敬宗的胳膊,宽慰着道:“许兄还是早点去休息吧!”

        许敬宗也不想掺和到这事里,虽然隐约猜到什么事情,但没完全确认之前,他也不想胡乱猜测,当然,更不想去掺和到里面。

        许敬宗刚刚离开,士卒们便压着一名壮汉过来,比起之前的两名,这家伙要更显得彪悍一些,有两名士卒,脸上都已经挂了彩!

        “我现在问你话,你肯定不会告诉我的对不对?”将这家伙拉到帐后,大牛挖好的地窖边上,徐宁边拿出一根钢丝绳,便冲着面前的家伙说道。

        听的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家伙,嘴角顿时微微一撇,目光注视着徐宁手上的钢丝绳,忽然冲着徐宁说道:“你可知某家是谁吗?”

        徐宁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这话了,动不动就有人问他这个,就好像他来大唐,谁都要认识似的,当场便气的说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听到徐宁的这话,面前的家伙,顿时冷笑一声,目光上下打量着徐宁,却是不屑一顾的摇摇头,显然根本没将徐宁放在眼里。

        徐宁手里的钢丝绳,随即便猛地抽了出去,一下子便抽在了面前壮汉的面颊上,这一下毫不留手,那壮汉的脸颊上,立刻便出现一道血印。

        “去你妈,都不知老子是谁,就想让老子知道你的身份!”徐宁看着壮汉脸上的血印,当场便气的骂道:“这他妈公平吗?”

        旁边的一众士卒,包括大牛在内,都是忍不住一愣,这还是多少天以来,看到徐宁头回发怒,而且,出手还这么狠辣!

        那壮汉估计也是被抽蒙了,脸颊急剧的抖动着,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徐宁,只不过,却是死活都不敢开口了!

        徐宁便用钢丝绳给这家伙做了一个脚链,接口都用铝制的钳口扣住,除非是有能力徒手捏碎铝制钳口,否则,就只能老实的待在地窖里了。

        地窖早已挖好,等将脚链做好,几名士卒便将壮汉,直接丢进了地窖,旁边的大牛,便一脸钦佩的望着徐宁道:“侯爷,还要再挖一个吗?”

        “应该不需要了吧!”听到大牛的这话,徐宁顿时笑了起来,算算时间,长孙无忌也该从洛阳回来了,到时即便再有人出来,那也无需再关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