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捡到一个唐太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人之所以是人

第二十一章 人之所以是人

        自这个女里正后,营地里又发现了几名妇人,症状都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让徐宁感到诧异的是,这些妇人见了他们,就跟见了鬼神一般,    转身撒腿就逃。

        即便是被校尉带人按在地上,嘴里也一直在叫嚷着,她们根本就没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拼命挣扎的模样,看的徐宁都有些莫名其妙的。

        于是,徐宁便只好耐心的安慰她们,即便是吃了也没关系,    反正孙道长那里,早就已经熬好了药,    只要喝下去,那就都没事了!

        可不管徐宁怎么劝说,那些妇人们,便都表现的相当激烈,就好像她们真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徐宁到了后来,也懒得再去安慰了,直接给校尉们点点头,那些妇人们,便都被校尉们架起胳膊,带向了孙思邈那里的隔离营。

        从妇人营地出来时,徐宁还有些不太放心,又带人去了其他的营地,结果,这一搜过去,还真被他又查到了几人。

        全都是跟妇人们一个症状,浑身燥热,皮肤发红,只不过,    让徐宁感到惊讶的是,那些人原本好好的,可当听到徐宁说,吃了什么不干净东西时,竟是突然便转身就逃。

        毫无征兆的逃跑,弄得徐宁着实有些惊疑,这段时间以来,虽说每日都只一餐粥饭,也不至于,让他们再去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充饥啊!

        再者说了,就算是他们出去寻食,这漫山遍野的,也无非就是些树皮、野菜之类的,但就是吃了这些东西,也没必要难以启口吧!

        所有的人,都被带到了隔离营,而让徐宁惊讶的是,那些之前躺在窝棚里,    拼命抓着胸口的男子们,自打妇人们也跟着进来,竟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表情突然变得鬼鬼祟祟的,其中有几人,更是趁着徐宁跟孙思邈说话时,突然就向着营外奔逃,然而,营地门口,早就被校尉等人把守,那奔逃出去的人,转眼间,就被校尉等人押了回来。

        校尉的刀锋,此时,早就已经抽出半截,目光中充满了杀意,此时,只要是徐宁下令,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拔刀杀人,这是大将军早就下的令,不准任何人逃出隔离营的!

        徐宁也有些怒了,看着刚刚奔逃出去的人,立刻便气急败坏的吼道:“你逃什么,知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为你们好,外面那么多人,你想死可以,但别连累那些人可以不?”

        徐宁真是要疯了,本来就因为突然发生的病症,已经让他有些烦躁不已,这些人还在这里添乱,这一刻,他都快要暴走了。

        他就有些想不通了,这些人明知自己得了病,还不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难道从这里逃出去,身上的病症就能自我痊愈吗?

        “可…可能不是瘟疫!”孙思邈看着发怒的徐宁,神情犹豫了很久,这才重重的叹口气,冲着徐宁迟疑着说道。

        “那会不会真的吃了什么东西?”听到孙思邈的这话,再想想那些妇人们过激的反应,徐宁顿时皱起眉头,望着孙思邈问道。

        听到徐宁的这话,孙思邈的神情,突然就变得越发犹豫起来,目光几乎都不跟徐宁对视,过了许久之后,这才迟疑着点了点头。

        徐宁看到孙思邈这个表情,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还是他认识孙思邈以来,头回看到孙思邈这样的神情,就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侯爷,你还没明白吗?”看到徐宁依旧没反应过来,旁边的一名医匠,便只好叹了口气,目光望了一眼那边,还在叫嚷着没吃东西的妇人,冲着徐宁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明白什…”听到这名医匠的话,徐宁刚想问什么,但随即,看到医匠难看的脸色,脑中突然便反应了过来,眼眸一瞬间便惊的张大。

        而再想想,这些妇人们,在听到他的话后,那些过激的反应,徐宁直到此时,突然便全明白了过来!

        “道…道长,你已经知道了对吗?”这一刻的徐宁,内心在剧烈的跳动着,目光却死死的瞪着孙思邈,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道。

        “贫道也是刚刚才明白的!”孙思邈的目光,几乎不敢跟徐宁对视,听到徐宁的这话后,顿时仰天长叹一声,一脸痛苦的神情道。

        徐宁的胸口,便似乎被重锤砸中,身体都跟着摇晃一下,旁边的妇人,还在那里哭喊着,听在徐宁的耳中时,一股怒火,渐渐的便升了上来,

        目光随即看向了那边的校尉,几步便走了过去,在校尉惊愕的眼神下,一下便抽出校尉的佩刀,冲向了那哭喊的妇人,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他妈告诉我,吃的东西哪里来的?”

        然而,徐宁冰冷的刀锋,就架在妇人的脖子上,可那妇人却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只顾着在那里哭喊,不停的辩解着,她没吃过!

        只是,到底没吃过什么,她却始终说不出口!

        此时的妇人,明显是已经魔怔了,跟之前刚刚见到的里正模样,完全就是判若两人,然而,徐宁却是升不起半点的同情之心!

        手中的刀,猛地举了起来,目光恶狠狠的盯着妇人,这一刻的他,心中突然充满了杀意,恨不得一刀就结果了面前的妇人。

        身后传来孙思邈的声音,老道整个人都向着徐宁扑来,可没等孙思邈靠近,徐宁手中的刀,便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别恨她们!”老道看着掉落在地的刀,再看看面如土色的徐宁,突然重重叹了口气,冲着徐宁说道。

        徐宁却突然惨然的笑了起来,都没跟孙思邈打一声招呼,直接转头就向着外面走去,既然这里确定不是瘟疫,那这里的生死,就跟他无关了。

        身后的孙思邈,看着离去的徐宁,不由的深吸了口气,这一刻的老道,从内心深处有点羡慕徐宁,徐宁可以转身干脆利索的离去,而他却是不能!

        “侯爷,要末将动手吗?”走出营地的时候,那名校尉却还跟在徐宁身后,看着徐宁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的模样,校尉顿时一咬牙说道。

        有些传闻,他自然是已经听过了,此时,只要是徐宁下令,他就可以义无反顾的转身,将里面的所有人,统统都斩杀干净!

        然而,徐宁却是摇了摇头,他有权利这么干,李世民也给了他这个权利,可他却没这样的资格!

        “查出来了吗?到底什么瘟疫?”回到李绩的营帐,刚刚一进门,李绩就飞速的站起身,冲着进来的徐宁,便一迭声的追问起来。

        然而,他这话刚刚落下,徐宁整个人,就突然向着他倒下,吓得李绩一把便抱住了徐宁,脸色一瞬间苍白到了极点。

        “不要怕,没有瘟疫!”李绩的眼里,已经出现了绝望,费力的将徐宁挪到床榻上,刚准备出去叫人时,衣襟却被徐宁攥住,而后,便听的徐宁冲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听到徐宁的这话,李绩刚想开口询问的,可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见得徐宁,突然一翻身,将脑袋蒙在了毯子里,大声痛哭了起来。

        闻讯而来的许敬宗,一只脚刚刚跨进门口,便看到蒙在毯子里痛哭的徐宁,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进还是退了!

        “进来吧!”李绩有些无奈的冲着许敬宗点头,随后,便叹口气道:“没有瘟疫,放心吧!”

        “那泾阳侯这是?”听到没有瘟疫发生,许敬宗只感觉脑袋都清醒了许多,只是,目光随即望着床榻上痛哭的徐宁时,不由皱着眉头说道。

        李绩显得比许敬宗还有些茫然,刚刚徐宁进来时,都没讲一句话,直接就倒了下来,差点都没把他吓死,结果,又听的徐宁说没有瘟疫,他都没来得及高兴,徐宁就突然痛哭起来了。

        “现在总可以说说了吧?”片刻之后,看到徐宁终于停了下来,李绩这才一脸的无奈,望着坐起身的徐宁,纳闷的问道。

        徐宁便只好,将刚刚隔离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李绩二人!

        “那…那是没办法,人总得活命啊!”听完了徐宁的描述,两人的脸色,顿时都沉了下来,片刻后,李绩这才深吸口气,望着徐宁怅然说道。

        “活命?”听到李绩的这话,徐宁的情绪,便又突然激动了起来,目光瞪着李绩道:“活命就可以对自己骨肉下手?那这样的命,活下来还要做什么?”

        说到这里时,目光突然望向许敬宗道:“那个婴孩的娘亲,难道就不知道活命吗?人在求生时,可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可唯独不能对亲人下毒手的!”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人比动物有感情,如果连连这点都失去了,那还是人吗?恐怕连动物都不如了吧!

        李绩哑然的张张嘴,他本是安慰徐宁来着,可说着说着,突然就觉得,他是在为那些人辩解似的,顿时一脸的无奈望向了许敬宗!